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一个小,却又不小的局
    我走在桌球城的过道中,却不见兰雨身影。

     我的鼻子中嗅到股熟悉的味道,面容淡然的走下搂,街道上那还停得有兰雨的悍马车?她已经走了。

     马勇手下似笑非笑的问我:“小子,给了多少保护费给勇哥!”

     “两万!”我说着往家的方向走去。

     后面传来‘识相,真识相,兄弟们又可以大吃大喝’这样的声音。

     知道他们大吃大喝的愿望必须破灭,我回头问他们:“刚才和我一起来的那女人呢?”

     “她说有事,先走了。”

     我闻言后,暗暗加快脚步,一切都明白了,兰雨那里是领我来报仇?根本是领我来交给仇家......要不是我下狠手,将马勇制服,这会躺地上的人就是我了。

     真应了那句女人心,海底针!

     我走上没两步,听马勇手下说:“勇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面色一紧,一步躲到辆货车后,心中袭着紧张,他们追上来,我要被揍成狗的,四肢断了都是轻!

     “陈象虎揍的,不然还能怎样?”

     “草,他刚走不久,我们追!”

     “追尼玛,先送我去医院。”

     YES!

     听他们不追我,我一颗心砰然落地,如果一个人能爽飞,我想我已经飘到月球,马勇的伤很重,重到不能先追我!

     兰雨刚刚又挖坑,将我送给敌人,希望敌人将我打成狗,她的计划没得成,爽!

     我早想报复马勇,现将他打成重伤,爽!

     马勇拿走我的银行卡,我说过,一定要拿回来,轻而易举将卡弄到我手里,更爽!

     我从货车后探头,见马勇被手下送去医院。

     我步行回到家。

     兰雨身着套连衣裙,悠然坐沙发看电视,见我平安无恙,她眉目微仰,说你没事?

     “托您的福,我没被人弄死。”

     见她豪不在乎,我暗说回来得真块,衣服都换了,是不是冲了个凉?我想着走进厨房,简单热了些剩饭,将肚子应付完,打开手机将莫小纯约了出来。

     我们在处街道见面,两人坐街边长凳,见我异常兴奋,她问心情为何如此好?

     我稍有顾虑,将马勇的事告诉她,说到气愤之处,她捏紧粉拳说,领我去,我和她拼了。

     我说别急...我将事情说完,得知马勇被我送进医院,她大呼畅快,一个劲的鼓掌,说象虎,干得漂亮,不愧是我男朋友。

     我感觉非常甜蜜,问她你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他啊,名叫象虎,象之大,一锅炖不下,虎之武,宝塔像虎最威武!”

     我刮了刮她鼻梁,说什么象之大啊,没正经!

     她满脸正经的说:“真的,我的男人,得像象样高大,有老虎威武,我的男人,必须顶天立地,哪能让阿猫阿狗在你面前张牙?你做得很棒,青春不悔!”

     她说着靠在我肩膀上。

     我被她拍马屁,拍得心里那叫个通透,觉得男子气息爆棚,自己那样爷们。

     我告诉她走,我领你去一个地方。

     那晚,我领莫小纯去了家手机店,豪不后悔的,冲动性格没爆发的,刷了父亲的棺材本,给她买了台最新款爱疯!

     当时,小妮子感动坏了,眼角依稀有着泪光。

     我告诉她,你不是想做主播?回去就播,播它个天荒地暗,播它个海枯石烂,到时候我来看。

     她一个劲的点头,说:和直播平台签约,来回寄快递需要十天,签约后才能直播的,你得等十天半月,才能看我直播。

     等这么久的时间,我当时没放心上,聊了会儿天,她说八点半了,我老妈他们估计要回来了,我回去炒两个菜等他们。

     我们就这样分开。

     一日就这样过去。

     翌日。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去上课,马勇手下搁走廊聊天,面目不善的看着我。

     见他们不动我,我匆匆忙忙跑去教室,长长出了口气,在班长那得知,马勇请了病假。

     有同学猜测,马勇生什么病?我脸染淡淡得意,任他们怎样,也难料马勇是我送进医院的。

     那早上,我们班发生了件事。

     有个男同学,一直趴课桌上哭,有人安慰他好一阵,问他怎么了?

     他说,我被酒托骗干了身上的所有钱财,我不想活了。

     我摇摇头,世界上还有这样傻的人?被骗干了钱财,更被骗了感情,他心里得多难受。

     那天。

     我整天上课都在游离,心里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一种彷徨不安,充斥着我的内心,事实也证明,我的直觉没错。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后。

     我在校门口看见了辆车,一辆宝马,车牌号为‘燕B-WM888’

     莫小纯家的车?

     我说过,莫小纯开的宝马车,车牌很亮眼,一眼就能记下,因为车牌带的字母BWM,是宝马的缩写,字母后是三个八。

     我见个很胖的中年男,正给个学妹开车门,等其上车后,驾车离去。

     我在原地愣住了,莫小纯说后爸很讨厌,我就要过他后爸的照片,那是个骨瘦如柴的男人。

     她当时还打趣,我后爸这被酒色掏空的身体,风一吹就要倒了。

     而刚才驾车离去的男人,体形很胖。

     莫小纯家宝马车借别人接女儿?我脑中生出这个想法,就立即否定了。

     一般车是不借人的,更别说燕B-WM888是辆豪车,就算有人能借到这车,也不可能是为了借来接女儿。

     我得出一个结论:莫小纯在骗我,我想起那被酒托骗干钱财的同学。

     莫小纯会不会也是酒托?

     我心里一阵后怕,也不愿相信,却推翻不了她是酒托这结论,那只有去证明了。

     我心里跟日了狗似的,掏出黑色破屏联想,拨通莫小纯电话,对她说小纯,我被马勇报复了,心里非常不爽,晚上八点以后,陪我去苏荷喝顿酒好不好?

     我要证明,她究竟是不是酒托?

     电话里的莫小纯稍稍想了会,就答应我说:“行,到时候不见不散!”

     我挂了电话,心里冷了半截,往日,莫小纯与我在一起,每天晚八点,她都以父母回来了为借口,说先回家。

     今晚却答应我八点多见面?

     我回家后,父亲和兰雨都没在,也没心情吃饭,好不容易熬到八点,我便匆匆出门。

     和莫小纯在苏荷的路口相见,她还是往日那身着装,身套轻纱连衣裙,系着的裙带勾勒出纤腰,脚踏洁净无比的平底鞋,手中提着个小皮包......

     我装作没发生任何事,说走吧,被马勇报复,心情好烦,好好喝顿!

     我们轻车熟路的进了苏荷,在张小卡上,我招来服务员说,来瓶皇家礼炮!

     “尊贵的客人,来我们这里消费,一般都是先结账,请问您刷...”

     我打断那服务员:“刷犊子,我喝完再给钱,成不?像消费不起似的。”

     “不是这个意思,您请稍等。”

     我后来才知道,一般夜场,客人要求先喝酒,再结账也是可以的。

     因为每个场子都有人罩,敢喝霸王酒的更是没有!

     服务员走后,莫小纯问我,怎么又要喝皇家礼炮,那酒很贵的。

     “没事,贵才好。”

     她听不出我的言外之意,贵,才能试出她是不是酒托。

     没多久时间,那些身着黑色西服,配白色衬衫的服务员往我们这里走来,张扬的正步行走,为首的手里,托盘托着皇家礼炮,还给酒瓶戴着个皇冠。

     探照灯聚在瓶身上。

     见如此排场,我一点不觉得有面子,一会拆穿是骗局,现在多张扬,我就有多丢人!

     酒上来之后,我兑着冰红茶,和莫小纯碰了杯,一杯酒饮完后,她说肚子突然疼,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她说先去卫生间。

     我淡淡的说去吧,其实,她的迹象已经很可疑了,莫小纯离开后,我将皇家礼炮倒大半在垃圾桶,装作是自己喝掉的样子。

     莫小纯这一去,接近半小时才回来。

     再见她时,她面色更红了,抱歉说:“不好意思啊,象虎,我真来大姨妈了,去外面买了包姨妈巾,又蹲了许久厕所,今晚怕是不能喝太多了!”

     “没关系。”

     我装作去扶她,趁她不注意,一把扯过她手里小皮包,猛的将拉链拉开。

     她疯了一样抢包,慌张的说你干啥?你是不是疯了。

     我那能让她将包抢回去?我将皮包里装的东西全倒酒桌上,看清那些东西,我彻底傻了:倒出七八个豪车标志的打火机:有宝马,奔驰,保时捷,法拉利,大众,林肯等等!

     看清楚这些东西,我还不清楚真相,那我真是傻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