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挥舞吧,耳光!
    我起来拍了拍灰,嘴唇颤着,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一定...要拿回银行卡!

     我这天一整天下来,上课都在开小车,马勇说一天打我两顿,直到我把密码说出来,他们才会放过我。

     今早已经被揍了顿,还差顿!

     估计我是唯一知道要被打,却无能为力的吧!

     上帝却偏袒我,他们一天没找我麻烦,到了放学的时间,我不敢走。

     心里猜他们肯定堵我!

     喧闹得跟菜市场一般的教学楼渐渐安静,放学时间过去许久,我硬着头皮走出学校。

     走到大门都没遇见他们,高悬的一颗心才算落下,可我,看见后妈站在路边,

     一头爆布般黑色大波浪长发披肩,弯弯峨眉,一双情眼透着冰凉,秀挺琼鼻,面色如白玉般白皙,一套黑色皮衣皮裤,勾勒出曼妙纤细的躯体。

     脚踩着黑色高跟,浑身散着高冷!

     她靠着辆悍马越野车,越野车那硬朗无比的轮廓,似乎让人血脉扩展。

     我回头看了眼身后,我希望有嘲笑我的学生,看见眼下的这一幕,我是软蛋,我是窝囊废,但我与一个开着悍马的霸气女人走在一起。

     或许那一刻,嘲笑我的人,会打心里生出股天然的自卑,那就够了!

     可...此时此刻,学生都走光了,我的如意算盘就没打成!

     兰雨看我的面容有着漠然:“被人打?”

     我走到她面前,不想屈辱的一面被她看见:“我没被人打,我脸上的伤,是中午骑同学单车摔路上摔的。”

     她淡淡的往主驾驶走去:“走,报仇!”

     她冷冷的话语,竟不容我拒绝。

     我有骨气,我有尊严,我不是懦夫!

     我有所有人都有,却在我身上最明显的冲动性格,那是我一直不喜欢的负面性格。

     此时此刻,负面性格彻底燃烧,如火山喷发,我竟一点也不抗拒!

     拉开悍马副驾坐上。

     哐哐哐!

     越野车发动,发动机的抖动,比蒸压机来得劲爆,像火箭般推着我向前,豪无停滞之势!

     我问后妈:“可是,不知道马勇他们在那!”

     “在后街桌球,往死里打,有丝毫留情,别回家。”

     我莫名的点头。

     来到后街桌球时,我与兰雨一起下车,马勇的跟班在街道旁摆了张木桌,正吃烤串!

     他们见我微愣,目光在兰雨身上滞留,移向我警惕的说:“你来干啥?”

     我内心有些怂,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我领着家人一起找勇哥,准备将保护费一道给他,以后就别为难我了。”

     “哈哈哈!”跟班们大笑,说我真怂!

     “勇哥在二楼,201包房,去吧!”

     我与兰雨一起,从不是很宽的阶梯上搂,来到201包房前,她冷冷的点头说:“我等你,打不过叫我。”

     就算打不过,我也有些抗拒叫她。

     我推门走进去,见马胖子正与个打扮妖艳的少妇打桌球,举止有些亲昵!

     见只有两人,我信心倍增,身体靠着门,反手悄悄将锁反锁。

     马胖子见我,疑惑的说:“傻高个,你来干嘛?劳资下午翘课,才没找你麻烦,现在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面容恭敬的说:“勇哥,我准备一次性交情保护费,以后就别为难我了。”

     “哈哈...识相,真特么识相,把钱交来。”

     我走去拿了根桌球杆说:“勇哥别急,我准备交一万多保护费呢,我们以后就是家兄弟,兄弟陪您打盘桌球。”

     我往他走去,心里却在冷笑,我会打桌球?

     马胖子乐开花了,将妖艳少妇推开:“走开走开,我和我这兄弟打盘桌球!”

     我与他近在咫尺...我突然握紧桌球杆,抡园了往他头顶劈去!

     砰!

     他头顶流下丝丝血液,那血液将我热血彻底激起,下手再不留情。

     侧着抡杆,砰的砸在马勇左边!将他砸得跳了起来,他身上的肉被砸得有了波动,像水浪一般。

     我不知道他有多疼,反手又是一杆子!

     砰!

     砰!

     反手又是一杆子,因为力道比上杆大,杆子都被我砸断了。

     “草!”我骂着丢掉杆子,往马勇冲去,凌空跃起,一脚蹲在他胸膛。

     胖子连连倒退,一个踉跄摔倒,将台球桌都砸散了。

     我见妖艳少妇满脸惊讶,走去将她推到混泥土柱,因为推她,碰到些特别软的地方,妩媚的香味灌往鼻孔。

     我暗骂好草都被猪供了,我拿起角落绳索,将之困在柱子,防止她去叫人!

     转身往马勇走去,他见我跟见了魔鬼似的,坐在地上往后爬,眼中全是恐惧。

     不知为何,见到他那种...我曾有过的目光,我感觉体内兽血在沸腾!

     一只手抓住他校服领,一只手的拳头,来回交替的砸在他身上,砰砰砰!铁拳打疼了,我换成脚踢,嘴里边骂草尼玛,欺负我,你特码再欺负我!

     越是将他爆揍,我心里越畅快!

     马勇追开始那料我会动手?所以才没有防备,才给了我可乘之机,此时他被踩在脚底,就没了还手之力,他嘴巴却没被缝着!

     他骂我说:“草你血妈,你敢这样对付你马爷!”

     我是一个孝子,从小不曾见过的母亲,怎容别人辱骂?我二话不说,蹲下拉着他衣领,正反耳光抽他脸上,啪!

     啪啪!

     三耳光下去,我才说:“我发誓,从此时此刻起,谁敢羞辱我父母,甭管是天王老子,我都要抽三巴掌,这三巴掌替我母亲抽的。”

     我见他眼瞳涣散,知道他再次生出恐惧,但他嘴上却没怂,嘲笑道:“你就是个窝囊废,我和我的兄弟,不会放过你。”

     兰雨在外面呢,我怕个卵?我‘啪’的一巴掌抽他脸上:“威胁我?还有,谁是窝囊废?”

     “我是?”

     啪!我再一耳光抽马勇脸上:“你说,谁是窝囊废。”

     “呜,我是,我是,你再敢抽我耳光,我家里人肯定不放过你。”

     这家伙不张记性,又在威胁我,我便又一耳光抽在他脸上。

     ‘啪!’

     “你家里有啥人,用他们来威胁我?”

     “我父亲是马氏集团的总经理!”

     啪!

     “弱,来个能行事的,我后妈开着悍马,送我找你报仇呢,不信问你那些跟班,你父亲算啥?”

     “我...我三姨是开赌坊的。”

     啪!

     “弱,再来个能行事的,我父亲还是赌徒呢,是你三姨的衣食父母!”

     马勇说出来的人,不能令我佩服,他直接有些急了:“我我我我...我是班里混混,我有小弟,你不怕?”

     我起身几脚踹了下去,踹得他发出杀猪般声音:“嗷...别踹...啊...别踹了!”

     我冷冷说:“傻逼。”再次抓住他衣领,一嘴巴子抽了上去:“弱鸡,再来个能行事的。”

     “我我我...没有了...我家再没能行事的人了!”

     见他怂成啥样,我心里爽飞了:“记住,谁都会狗急跳墙,惹急了,我愿用十年青春,换捅你肚子一刀,我不是说笑!”

     见他连连点头,眼中透出深深恐惧,我淡淡笑了:“把我银行卡还我。”

     他看我的眼神变得百依百顺,那有之前优越?那有之前小瞧?

     他从裤包中取出张银行卡,我弯腰拿过,见卡没被破损丝毫,我心里长长出了口气。

     全身无比轻松的,往门走去,不忘回头说:“以后,别惹我。”

     马勇连连点头。

     我邪笑着将反锁打开,迈步走了出去,身姿飒爽,正如正念的高一语文有句诗: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挥一挥衣袖,却带走了一天的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