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初初接触装逼打脸
    第4章初恋很美

     我掏出了自己用的黑色破屏联想机,打开企鹅社交对附近发了条动态:可恶的后妈把我害惨了。

     我这举动属于情绪发泄,像受委屈找人倾述。

     没过多久时间,手机叮的声响,我打开社交号,见个网名叫‘莫小纯’的附近网友发来讯息:我两有相同命运,我也经常被后爸欺负。

     见到这条讯息的瞬间,我仿佛看到自己,就打字回复:“你后爸怎样欺负你?”

     “我原本是音乐主播,后爸说唱歌吵他睡懒觉,就收了我直播手机,现在聊天都用放伴奏的iPad,主播也没做成了。”

     我看完这条讯息就愣住了,后妈不让我调闹钟,说吵她美容觉,这莫小纯?命运和我如出一辙啊。

     我打字安慰她:“没事,日子不可能一直苦,总有熬出头的那天。”

     我说完点进莫小纯照片墙,照片中的她是个清纯女孩:脚踩洁净无比的平底鞋,身着紧身牛仔裤,修饰出凹凸有致的身段,套米色蕾丝短裙,面庞要多阳光就有多阳光,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小纯!

     看见她的模样,我生出种向往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喜欢。

     见有信息发入,便点回聊天框,见她打字说:“可苦得很压抑,唉...做不成主播也没钱,不然非去苏荷喝顿。”

     我肚子饿得咕咕,听父亲在客厅里说,叫象虎出来吃饭吧,他正是长个的年纪,不能饿着。

     我前两天才知道后妈名字,她叫兰雨,正冷冷回答父亲:“他一大早,让我给他煮面吃,饿不着!”

     听闻这样的话语,我心中微凉,用生涩的语气,打字开导莫小纯说:“我也很压抑,你不是活得最压抑那人。”

     多年后遇见此情此景,我可能会对莫小纯说:没事,我陪着你压抑,有我!

     后面这句话,会让妹子莫名的感觉安全,俘获她的芳心。

     两句不同的聊天内容,却见证了人性纯洁到复杂的脱变,也许...这正是青春成长的模样。

     我们聊了很多,得知她真名就叫莫小纯,大我岁,喜欢戴耳机听MP3,围着江潭大水库的泊油路骑行。

     饥饿吞噬着我,我不得不说回聊,将手机放在床头柜,把帆布裤腰带勒紧,抓紧让自己入睡,节约身体能量,不知不觉步入梦乡,可冥冥中,我感觉像睡趾压板样,身体很不舒服。

     待我清醒过来,见墙钟显示晚六点半,我无奈的笑了笑,距离上一次进食,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

     肚子里那种饥饿感,就像是站在无边田野,眼神只能望穿秋水,又如大海的苦水,一直翻腾,没有停止的意向;

     我不得不下床踩着拖鞋,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厨房觅食,我到厨房门外,整个人却愣住了。

     我家以前的厨房门,是张帘子盖下,防止油烟弥漫到客厅,现在却换成了结实的木门,并且上了锁!

     我心中呢喃着:可恶的兰雨,你太过份了,不想让我吃东西?我不会让你得成的,我出去买炒饭吃。

     我听到阵风起的声音。

     砰。

     伴着砰声,我傻愣的回头,见卧室门被风吹关上?

     我...我的钥匙和零钱,放在枕头下呢,这拿不到钱,怎么出去买炒饭?

     那一刻,我被孤独吞噬,泪腺感觉要被刺破,家里的房门紧闭,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低了,跟冰窖没有两样。

     ......

     我狼狈的离开家,走在巷道中阵阵后怕,我怕兰雨将出来的门也反锁,好在她没锁。

     我庆幸的走着,想去菜场捡烂菜当食物,但烂菜质变,得水煮消毒才能吃,我这时很无力,随便填充肚子的食物都弄不到。

     有句古话说,三分钱难死英雄,我虽不是英雄,此时却深有体会。

     我走在街道上,有家小餐馆老板对着街道吆喝:“进来尝尝黄焖鸡的酥脆,八宝鱼的香嫩,九节虾的淡味...没有吃不到,只有想不到勒......”

     书上说生意人靠嘴,我现在信了,但我不求美味,只要碗白米饭。

     老板是个黝黑中年,正坐小餐馆门旁椅子,他见吆喝声吸引了我,满脸堆笑的说小兄弟,吃点啥?

     荷包没有钞票,哪怕只是为了碗炒饭,说话也不会硬气,我是个有骨气的人,凡事靠自己是骨气,不为三斗米折腰、不祈求别人是骨气。

     但这一刻为了碗饭,我想将兰雨的故事告诉老板,求他给我碗饭。

     生出这个想法,我决定求他:“老板,我没钱,能不能给我碗饭。”

     青春正当年,我却为了碗饭折腰。

     他堆笑的表情冷下,说没钱?滚滚滚,晦气。

     被直接拒绝,我内心有些尴尬,却没放弃:“老板,我不是没钱,钱被锁家里,求你给我碗饭,等我父亲回来开门,一定还你这钱。”

     他看着我冷笑:“不但要饭,连设局敲诈的计量都用上了,你走开。”

     世界上的骗子总是多,令许多真实故事都以为是骗局。

     记得父亲弄到报名费那晚,我用那些钱去菜场装逼,维护了自己可怜的尊严。

     那可怜的尊严,却被小餐馆老板在践踏,说我是要饭的,说我的故事是骗局,这让我非常不爽。

     他继续说:“江城的叫花子,少说万数,每个都找我讨饭吃,我怎么应付得过来,别妨碍我做生意。”

     小人物最怕被欺少年穷,老板口口声声说我是叫花子,我感觉心在刺痛,内心深深压了口气,怎样也排不出来。

     “象虎?”

     我随声看去,小餐馆出来个女孩,满脸意外的看着我。

     她有清纯阳光的面庞,瑶鼻大眼双眼皮,黑色马尾,身套轻纱连衣裙,姣好的身材被系着的裙带勾勒出来,踏着洁净无比的平底鞋,露出白皙饱满的脚背。

     手中提着个小皮包,整体看上去非常清纯!

     我认出她是附近的网友莫小纯,我们聊过。

     我很向往她,却在如此尴尬的场合见面,想必和老板的对话,她已经听到了,就有些尴尬的说,我出来吃饭,忘记带钱!

     她往前走了两步,一股青春气息扑面:“没关系,姐请你吃。”

     黝黑老板不知剧情如此反转,渐冷的面容铺满欢颜,点头哈腰道:“您要吃什么,请里面坐。”

     我正想往里走,她微笑着说等等。

     随后拉开小皮包,从里面拿出把车钥匙,在老板面前晃了晃:“认识?”

     老板略微惊讶说:“认识,宝马车钥匙?”

     她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一辆宝马,说那车是我的。

     听闻她的话语,我内心有着惊讶,没想到莫小纯是个富家女,她究竟什么来路?

     老板满脸疑惑,不知道她要干嘛。

     莫小纯见老板表情,极为得意的说:“他叫陈象虎,是我亲弟弟,你说...他是叫花子?这让我很生气,我们家根本不缺钱,却被用叫花子来羞辱,那辆宝马就能说明什么,他只是忘记带钱,不然...吃不起你家饭?你家米是黄金做的?”

     我愣住了,莫小纯在替我塑造逼值,直接打脸老板。

     哈哈,我心里一下乐了,老板认为我是叫花子,现在却成了富家子弟,我知道老板感觉脸疼,感觉被甩‘啪啪啪’的耳光在脸上!

     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我最开心的,不是老板被打脸,而是我富家子弟的身份,老板会想:眼前这人说钱被锁家里,以他这种身份,不会骗我,还丢面子!

     老板微微愣后,对我们说是我狗眼看人低,你们要吃什么,里面坐。

     莫小纯没有其他表示说,就算象虎是叫花子,你赏他碗饭,暖的是人心,谁没有失魂落魄的时候?你却让人看见世态炎凉,看见对人落魄和有钱的脸面转换,抱歉,这顿饭...我们不在你家吃。”

     她说着拉着我的手,转身进入隔壁餐馆。

     耳里传入老板喃喃细语:“看走眼了回,错失一桩生意,真是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