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做人与做狼的区别
     “你为什么问我这个?”

     “因为我要做个决定,需要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对不对,需要知道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哟,你不怕我瞎说哄你?”

     “我相信你?”

     “为什么?”

     “因为,”冷玉有点落漠地道,“我五岁时见到现在的父亲,十八岁那年发生的事确实决定了我一生。你,都说对了!而且,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在七岁那年见到了父亲,知道我实际年龄的,只有我和我的父亲,我们绝对不会对第三人讲。你,能解释你怎么会知道的么?”

     她这么一说,李金灿无语,总不能说自己是瞎猜的吧?猜的这么准,连人家最私密的事都能猜到,谁信那!

     不过,要解释就要涉及到自己最大的秘密,这傻妞虽然漂亮的离谱,可说不说他还真拿不定主意。

     “你先等等,我看下外面的情况。”他只能先用拖字决。

     人模人样的四处张望一下,其实他的左手已用大拇指在手心点了十二下。

     说和不说对以后的影响都不小,在拿不定主意的情况下,他更愿意借助自己的能力来拿主意。

     这样比较省事,不费脑子,还非常快捷。

     手指点完,他已明了自己应该怎么做最好,顺便知道怎么破现在这必死的局。

     看了下外面,那个机甲还呆在那没动。再侧耳听听右后方,某种细碎的声音在做环着运动,那是第二个人在对这片草丛做环状搜索。

     时间还有,李金灿先对冷玉道,“我怎么会知道不可能知道的事,我是不会解释的。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说的是真的,你义母,是在你离开的三个月后,被人按在水潭里淹死的。你那时住的地方,家门前有一个水潭。”

     冷玉低下眼,“家门前确实有个水潭。也就是说,我义母……”

     李金灿狠狠心,接口道,“明说吧,你后母派人干的,你义母属于被害,而非正常死亡。”

     冷玉低头,轻嗯了一声。

     细碎声音离这里越来越近了,搜索到他们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为了小命,他狠下心催促冷玉道,“小妞,你的决定是什么?快点下,不然我们就要没命了。”

     冷玉抬头,两眼微红。

     李金灿硬着心肠耸耸肩。

     “好吧,你帮我杀了外面的两人。以后,我就是你老婆。”

     “好!”李金灿直接答应,“你怎么让我有能力杀了他们?”

     冷玉看他的目光波动一下,而后低下头平静地道,“你果然神奇,连我有能力让你变强这种事都知道。”

     “其实,只要我用一样东西和这只红眼狼的两只眼球配在一起,你吃过之后,就足以能空手杀了他们。”

     “哦?”

     李金灿迅速挖出狼眼,将腥红的眼珠放在手心,“你快点弄,时间不多了。”

     冷玉仍然低着头,口中轻喝道,“转过头去,不许看不许听不许闻。”

     “呃,啊?哦……”

     李金灿转过头,闭上眼,耳朵竖着不知在努力听什么,鼻子耸动着不知是在努力闻着什么。

     在听到一些古怪的动静,闻到一些古怪的味道之后,他听到冷玉说,“吃下它们。”

     李金灿在头还别着的情况下,老实地闭着眼吞下了手心的东西。

     鼻间有着某些特殊液体的气味,根据这气味,他猜到冷玉刚刚地狼眼上涂抹的是什么。

     李金灿脸微微一红,心中古怪地想道,“这东西还有这用处?我怎么不知道?”

     天下间奇葩的事多了,就在李金灿疑惑间,两个入腹的眼球,开始在他的胃中融化。

     他的两眼突然如针刺一般的疼痛难忍,这种痛突如其来,又是如万针齐刺,李金灿猛地捂眼。

     “忍住,千万不要张开眼,也不要出声。”

     冷玉清冷中带着点点关心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李金灿想骂人的话只能闷在肚子里,死劲地捂着眼,强抗这剧痛。

     两眼的刺痛在十秒后突然消失!随之而来的,一种无形的炙热能量,从胃中散发出来,充满全身。

     身体内一阵咔嚓咔嚓的乱响,所有的骨头在灼热能量的作用下,在一秒内从相互依靠化为各自为政的状态。

     李金灿如烂泥一样软伏在地。

     下一秒,突然又依着狼的形态开始组合。连带着,他那些强壮的不象话的肌肉开始变形,依照巨狼的形态或融化或重组。

     李金灿突然之间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难道是将自己变成一只狼?

     很不幸,他的预感一向是很准的。他现在四肢着地,在能量的作用下正在变形,活脱脱已是初具狼形。

     变成狼好不好?可以实力翻倍,可以逃得生天,不错的。

     可是,以狼的形态,还能与人做、特别是傻妞做羞羞的事么?

     脑中想像着一头狼和傻妞……一头狼和一辣妈……

     李金灿猛摇头!

     “无论如何,死都不做色狼。快,快给我变回去!”李金灿心中狂吼。

     可是能量依然在作用着身体,完全没听从他的吩咐,自顾自地将他向着世间珍惜物种——人皮狼的方向改造。

     除了皮肤没长出鳞片外,其它都要变成狼的样子。

     手指指节在收缩,指甲在变长变弯,在向狼抓方向变化。

     这事谁遇到谁没辙,一般人肯定只有变成狼的命。

     可李金灿不是一般人,他是二般人。

     他会算命,是个卦师,还是超级厉害的那种。

     算命之法古已有之,奇门遁甲、梅花易数、八字、紫薇斗数……等等,李金灿学的是六爻,以八卦为基,加入六亲世应,按五行生克冲合为本,算天算地算万物之过去、末来。

     在李金灿看来,用六爻知道别人的过去那是用来装B用的,而六爻能知晓末来,从而指导人来改变末来,从而改变命运,这才是六爻最强悍之处。

     象现在这个将要变成不是人的时候,怎么改变这种局势,借助六爻最好。

     在左手起好卦,他急急推算一下,心中一苦。

     “靠,方法是有,就是九死一生。如果不用,十生无死,就是人要成狼。”

     在人与色狼之间,李金灿为了性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人。

     他心中有个隐忧,这世上有女人愿意和狼做羞羞的事么?就算有,那肯定只有拍那种小电影的人才能接受吧。

     “嗷呜。”

     李金灿张口猛嚎了一声。他本想骂一声尼玛的,结果声带变异,成了狼叫。

     冷玉正想着,在这家伙变成狼后,怎么去补偿他。

     “自己没说服下变异狼眼珠与体液的混合物的后果,是太自私了点。”

     李金灿的狼叫声,她听着象是李金灿的惨嚎,非常凄惨。她心中愧疚,“我是人,你是狼,以后我是不能嫁给你。这样吧,我一辈子不嫁人了,为你守身。以后,就给你找十几个母狼给你做老婆,补偿你。唉……”

     如果李金灿听到她心里的话,肯定会趁机提要求,十几个那够,哥要这天下所有的漂亮母狼!

     李金灿没听到,所以他继续为自己的性福努力。

     怎么做?

     他突然作死地从草丛中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