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暴风雨
    潜店中大多是没有预约的散客,时而忙碌些,时而闲散些。遇到客人多的时候,便要全员出动,陈家骏还要操持店内各类补给,常常开着皮卡,往返于市镇和潜店之间,叶霏留下来独自看店,也帮忙招呼一下来咨询的客人,不过陈家骏再三叮嘱,不懂的事情不能乱说。她言辞谨慎,但凡没有十足的把握,便坦白告诉顾客,“这个我不清楚,等教练回来帮你解答。”

     潜店内外都已经被她整理得井井有条,除了每天正常的打扫,手头工作也不算多,所以偶尔帮万蓬去拎气瓶,或者帮汶卡推船。在沙滩和潜店之间奔走,切换穿鞋与赤脚模式实在过于繁琐,她便学其他员工,赤脚走来走去。水底偶尔有石子和碎珊瑚,不小心踩到,痛得龇牙咧嘴。万蓬笑:“你没有当地脚,就不要模仿当地人。”

     “你们不也是一点点练出来的?”叶霏弯了弯手臂,露出微微突起的二头肌,“看,我比刚来的时候厉害多了!已经能单手拎起气瓶啦。”陈家骏从他们身边走过,颇不屑地扫了叶霏一眼,似乎很看不起她那微不足道的肌肉,但也没说‘没让你碰不许碰’一类的话。

     她在店里忙前忙后,顾客早将她看作正式工作人员。有人第一天来店里潜水,返回后拆卸了装备,喊住叶霏,问她在哪里清洗。

     叶霏指了方向,一瞥之下,发现顾客没有盖好防尘帽,这正是前几天万蓬挨骂的原因。她忍不住提醒:“那个,小心不要进水,你的……”还不待说完,就听到陈家骏冷冷的声音:“不要好为人师,那不是你的职责。”

     “我是在帮你避免损失。”叶霏撇了撇嘴,“好心没好报,不管就不管!”

     陈家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二人正在对峙,只听“扑通”一声,那位顾客已经将呼吸调节器扔到水桶里。叶霏连忙扑过去,将它捞上来,克洛伊说过,上面一个小金属头价值几百美金呢,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她现在是太懂得勤俭节约了。

     爱蹙眉老板也走过来,接过调节器,眉头紧锁。

     类似事件时有发生,店里其他众人倒不紧张,更忙各的。克洛伊送走学生后,从柜台后面捧出方方正正的饼干盒子,招呼大家到桌旁坐下,“k.c.会搞定的,他有装备维修的资质。”

     陈家骏拉下脸来,“不许在我的店里吃东西!会招蚂蚁。”

     “放心,我们会擦干净的。”

     “我要修一级头,得用那张桌子!”他语气强硬,可惜毫无威慑力,叶霏欠了欠身,本想站起来,但看大家都充耳不闻,又坐回椅子上。就连刀疤也指着角落的小木桌说:“那边空着。”

     陈家骏不再多说,悻悻走到一旁,放下进了水的调节器,转到装备间拿了工具。出来时指指叶霏,“你,先别吃,过来帮忙。”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克洛伊按住叶霏的肩膀,嘻嘻笑道,“放心吃,这是我们用小费买的,老板管不着。”

     刀疤依旧言简意赅,“eatfirst。”

     陈家骏不发一语,到后院拿了气瓶吹干调节器,又摊开一块干净的棉布,将它大卸八块。刀疤吃了两块饼干,也拿了自己的调节器,走过来在家骏身边坐下,“我也清理一下自己的。”

     恰好他的两个学生过来,问道:“教练,我们现在可以做结业考试么?”

     陈家骏挥挥手,“你去忙,我来吧。”

     克洛伊咯咯地笑着,“还有我的,也想保养一下,辛苦老板了。”

     万蓬从装备间绕出来,举着两个调节器:“啊,这几天顾客投诉,说这两个也不大好用,你要不要检测一下……”

     陈家骏瞪他:“都给我做,那还要你做什么?”

     万蓬向旁边蹭了蹭,辩解道:“教练说反正都是考试,让我也去做两章题目。”

     叶霏吃完饼干,去水池边拿了抹布,打算把桌面的残渣擦净。一转身,正对上陈家骏的目光。他恶狠狠瞪了叶霏一眼,“都是你的错!”

     她哭笑不得,“我本来想提醒你好不好?”

     克洛伊扯扯她的袖口,“这就对了,他需要一点教训。”

     陈家骏咬牙切齿,“克洛伊你是我的员工吗?信不信我解雇你?!”

     “我们这样,老板不会生气吧?”叶霏附在克洛伊耳边,小声问。

     “我早说过,老板只是在装酷。”克洛伊眨了眨眼,“岛上有时候也蛮无聊,我们需要一些娱乐,是吧。”

     叶霏点头。果然,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克洛伊建议:“既然店里这么忙,有些事情可以交给霏来处理呀,让她来回答顾客的一些问题,帮忙登记,试装备,预留船位。”

     “你们做主,还需要问我吗?”陈家骏举着八爪鱼一样的调节器,身边还盘着四五个,堆满了一张座椅,咕哝了一句,“一个个都不当我是老板,现在我才是shopslave。”

     克洛伊问叶霏:“白板上排船期的表格,你能看得懂?”她详细解释,表格上是不同船只每个时段的目的地,单元格里写着当次搭载的人员,黑色是教练,蓝色是学生,绿色是持证潜水员。“每家店有自己的方式,但大同小异。”她又详细说明了一些顾客常问的问题,恰好万蓬做完了题目,跟在刀疤身后,从教室里出来,其他几位员工也凑上来,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日常工作里遇到的奇葩问题。

     员工a:“你们的船上有洗手间么?”

     叶霏:“没有。”

     “那我怎么方便?你们可以在无人海滩停一下吗?”

     “呃,我得问问老板……”

     员工b:“在能看到鲨鱼么?”

     叶霏:“这个不敢保证。”

     “那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如果看不到会退款吗?”

     “呃,我得问问老板……”

     员工c:“这套装备太久了,给我换一套新的。”

     叶霏:“好,号码合适的都在这儿,您挑一套吧。”

     “啊,没有我喜欢的颜色。那套呢?那套不错。”

     “哦,那是教练的。”

     “我可以借用一下么?我真的不喜欢自己这套。”

     “呃,不好意思,我得问问老板……”

     老板一直埋头清理呼吸调节器,置若罔闻。

     克洛伊笑道:“不要听他们的,大部分顾客是很通情达理的。我觉得你没什么问题。”

     刀疤也点头:“嗯,可以。”

     大家一起看向陈家骏,他过了好久才抬起头,“看我做什么?你们都拍板了。我就是个shopslave。”

     天色将晚,天边布满金红的云霞,随着夕阳缓缓沉入海中,天空又渐渐褪成清浅的玫瑰红,一排椰树的剪影装饰了漫长的海岸线。众人结束一天的工作,纷纷去吃饭,门廊里亮起两盏青白色的吸顶灯,陈家骏还坐在角落,一言不发地修着装备。

     “我要去吃米粉,要不要带一碗给你,加鸡脚还是叉烧?”叶霏在他旁边坐下,“总比方便面好吃得多。”

     “你有钱么?”陈家骏上下打量她。

     “吃顿米粉还够。”叶霏将两枚硬币拍在桌上,“我也没打算请你,各付各的。”

     他哼了一声,“小气。”

     “拜你所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拿起桌上的牙刷,“这个做什么用,需要我帮忙么?”

     他指指面前的零件,“这些,仔细刷刷。不许丢,丢一个整套就不能用了。到时候都记在你账上。”

     叶霏笑出声来,“色厉内荏。你也就对我厉害。”

     “对你已经很客气了!”

     “好好,我知道。”叶霏拿起牙刷,仔细地刷着放在小碗中的配件,“我什么都不懂,你还肯让我来店里工作。”

     “哼,怕你在酒吧,喝光我的酒,横尸街头。”

     “喂,没那么可怕吧。”

     “你当这是天堂?打听一下party有多少人下落不明?”陈家骏瞥她,“如果你是我妹妹,看我不把你锁起来。”

     “当你的妹妹还真是没有人身自由呢……”叶霏撇撇嘴,“幸好我不是。”

     “嗯,幸好你不是。”陈家骏挥挥手,“吃你的米粉去,别来烦我。”

     叶霏起身,“不给你添乱,那我走了。”

     他又喊住她:“如果平时真的有顾客来,问你下午那些刁钻问题,直接让他们去别家潜店。”

     叶霏惊诧:“老板,我以为我这么得罪顾客,你会让我滚蛋。”

     “遇到挑刺的顾客,他们也不是我这儿的上帝。我会尽力维护员工。”

     她回过神来,欣喜地问:“员工?你认为我合格了?”

     “你自己认为呢?”

     “还不算,还得更努力。”她努力做出谦虚的样子。

     他点点头:“还算有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