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番外·惆怅旧欢如梦(上)
    tan’sdivelog

     陈家骏的潜水日志

     .:3000(潜水次数)

     :12/26/2004(日期)

     :k(潜点名称:象头岩)

     :sinds(地点:斯米兰群岛)

     这几年来,每到圣诞和新年假期,陈家骏都会到蔻粒来工作一段时间,带团前往斯米兰群岛船宿潜水。因为是节日旺季,来潜水的多数是举家度假的欧美游客,大多喜气洋洋,给起小费出手阔绰。他们通常在岸上庆祝平安夜,圣诞当天吃过晚饭上船,放上一挂鞭,在热闹的噼里啪啦声中启航。

     能容纳十余名乘客的潜水船趁夜前往斯米兰群岛,找一处海湾下锚过夜。第二天,潜客们一早醒过来,就能投入到安达曼海的碧波之中畅游。之后的几天几夜,潜船沿着星罗棋布的潜点穿行于群岛之间,最远可以到达北部的黎塞留岩(k)。

     这一路常常见到蝠鲼,如果运气好,还会遇到鲸鲨。

     陈家骏已经有数千个潜水记录,对这条路线的沿途潜点很熟悉,不会再像初学者一样细致地记下每一潜的细节。但是当他感到自己被无形的巨大力量推向水面时,就知道这天早晨的这一潜非比寻常。

     这一带虽然有海流,但是并不强劲。那一潜已经进行了一半,他带着四位顾客在十五米左右的深度闲适地欣赏着珊瑚和游鱼,忽然感觉水流像洗衣机一般搅动起来,而且一股大力托举着他冲向水面,一瞬便冲出四五米,潜水电脑“哔哔”地尖叫起来。他立刻放空浮力控制装置(简称bcd)的气囊,调整姿势,奋力踢动脚蹼,将身体控制在相对稳定的深度。再看身后的顾客,已经被乱流冲得四散分离,他瞅准其中技术和体力最为薄弱的荷兰姑娘,向着她游了过去。

     那个女生被水流带向深处,骤然和领队拉开十余米的距离,她慌乱得手足无措,不断向气囊充气。但海流诡异多变,下一秒向下的拉力骤然消失,她就像鼓足了气的氢气球,不受控制地向水面漂去。

     骤然上升带来的结果是肺部爆裂和一系列的减压病,陈家骏毫不迟疑飞扑过去,一把捉住她bc腰前的带子,另一只手迅速拉动姑娘身后的排气阀。她因为过于紧张,喘息急促,肺部积蓄了大量空气,身体依旧轻飘飘地浮在水中,像要从他手中飞走一般。陈家骏大力摆了一下脚蹼,窜到她侧上方,压住她背后气瓶的阀口,将她推回到相对安全的深度。

     姑娘惊魂未定,罩在潜水镜下的眼睛慌乱地四下张望,嘴里呼吸急促,冒出一串串汩汩的气泡。陈家骏凝视她的双眼,手掌在她面前轻轻挥动,示意她镇定下来。再看其他几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决定立刻中止此次潜水,带着荷兰女生在五米深处做了安全停留,放出橙色的安全浮标。回到水面上,发现潜水船几乎成了视野中的一个小点,陈家骏大力挥舞浮标,潜船在波浪中缓缓驶了过来。

     有多年航海经验的老船长也很是惊惶,用泰语急促地形容着刚刚的景象,本来平静的海面陡然暴涨了,波峰波谷之间相差十余米,潜水船随之大幅起伏。陈家骏和船员们站在船舷两侧眺望,将浮出水面的潜水员们一一接回船上,最远的一位已经出现在一公里外。

     众人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纷纷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位船员挥着手机,神色慌张地奔向陈家骏,用泰语大声喊着:“海啸,海啸!”

     从船员妻子打来的电话中,他们才知道,就在水下遇险后不久,数层楼高的狂涛骇浪袭击了蔻粒沿岸,洪流所到之处,普通的木板房屋转瞬被夷为平地,树木倒塌,车辆被汹涌的潮水席卷,小船从海岸冲入内陆,无数人转瞬消失在水流之中,即使没有溺水,也被浪涛中的各种碎片残骸冲击。

     陈家骏面容严肃,吩咐船长即刻返航。他掏出手机,手指微微颤抖,拨给住在度假村后街的黄碧玲,内心不断祈祷,快接电话,快接电话。

     他们每次来都住在同一家家庭旅馆二楼,前两年黄碧玲偶尔也会随船出海,但是她这几天身体不适,总是感觉疲累,每天都睡不醒,她怕是感冒发烧的前兆,便没有出现在潜水的队伍中。

     听筒中传来软糯的人工语音: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码头附近已经被夷为平地,所有潜水船被命令暂缓入港。

     大家在海上漂荡了一天一夜,才缓缓驶向岸边。之前椰林树影、白沙海岸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眼前的一切无法辨识,甚至找不到码头的所在地。水面漂浮着大量残破的房屋碎片、树木的枝桠、大片的棕榈和椰子叶……还有尸体。无数漂浮着,面目无法辨认的尸体。

     军队、海警的巡逻艇,还有一些志愿参与的渔船和潜船,已经展开了打捞工作。

     所有一切都被摧毁。

     陈家骏反复拨打着黄碧玲的电话,得到的永远是同样的回音。他联络了蔻粒和普吉所有相识的人,拜托他们帮忙寻找黄碧玲的下落。他从船上带了一些清水和食品,放在随身的防水袋里,斜跨在肩上,从已经辨不清形状的码头旧址跳入水中,艰难地跋涉着。

     水中不知暗藏着多少危机,翘起的铁板,参差的树枝,狰狞的残垣断壁,陈家骏身上不知道划出多少伤口和血痕,经受了多少撞击,但他已经不知道痛。阴影笼罩在心头,但他从来没有动过她已经罹难的念头。

     他坚信,黄碧玲一定在某个地方,苦苦等待着他的到来。

     路边出现了哀嚎痛哭的人们。

     陈家骏穿过人群和废墟,凭借直觉,沿着已经几乎不存在的街巷,找回到二人租住的小院前,宁静的院落,扶疏的花木,原木色的桌椅……一切都已经荡然无存。这片离海不远的街区已经被夷为平地。

     眼前的景象仿佛是人间炼狱。

     还能看到完整或残缺的躯体以各种姿势浮在水上,衣服鼓胀地漂浮着,陈家骏捉着衣物,一个个捞起来。

     但是他找不到黄碧玲。

     于是又向水下摸索,有几次探到了软绵绵、毫无生机的手臂,身体被压在倒塌的瓦砾中拽不出来。于是他屏气潜下去,在昏黄的水中看不清,只能靠双手摸索着面容和身体的轮廓。

     浮出水面时,胃里忍不住翻江倒海。但他顾不得恶心,屏了一口气,纵身再去寻找。

     这附近排查过,便将搜索范围扩大。

     陈家骏和一些幸存者一起,打捞尸体,救助受困的幸存者。一个又一个,就是没有黄碧玲的身影。

     蔻粒这个从这端走到那端只要十几分钟,前后几条街的小镇,现在变成了无垠的旷野。

     到了夜里,陈家骏无法安睡。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依旧游魂一样,双眼发直,在如山的断壁残垣中继续搜寻。

     这样找了一整天,忽然听到几乎弱不可闻的哭声。他机械地转头,下意识奔了过去。声音来自一株倒掉的椰子树,树干横亘在水面上,巨大的树叶铺散开来。掀开最上面的一片,露出一个摇篮来,将将卡在下面的叶子上。摇篮进了一点水,好在水质浸到小婴儿的脚。她不断地踢蹬着,脸哭得通红,嗓子沙哑,再过一会儿恐怕就无法发出声音了。

     陈家骏抱起小婴儿,一直神经紧绷,疲乏木然的他,忽然无法遏制地痛哭出来。

     他不能再等,抱着婴儿前往最近的医院。如果黄碧玲还活着,她最可能出现的地方,是在医院。

     赶到医院的大门前,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撼,草坪上搭满帐篷,已经铺散到街上。满身伤痕和污渍的幸存者们,脸上更多的是麻木和茫然,众人在公告牌和电视机前呆呆地张望,试图找到失散的亲友的下落。

     还有更多浑身血污的人被送进来。

     这只是一家医院,已经被几乎绝望的人潮淹没。

     想要找到她,似乎成了奢望。

     黄碧玲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次,又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

     她不记得曾经见到了怎样的景象,只记得耳边震耳欲聋的声音,海浪摧毁一切的暴戾狂啸,人们声嘶力竭的尖叫。她只记得,自己在不停跑,不停跑,不敢回头地向前跑着,但转瞬间污浊的海水就涌了过来,将她吞没。她下意识屏住呼吸,不知在水下旋转了几圈,胸口被沉重地撞击,嘴一张,海水便向着口鼻涌了进来。她的身体无法控制,随着水流急速飘走,不知多少次被水中的各种物体击中。她努力抓住一辆汽车的顶盖,随着车一起打着旋向前漂去,重重地撞到一面墙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听到有人讲话,问着她的姓名。但是她已经无力回答。

     全身上下碎裂一般的疼痛,,她抑制不住地流出眼泪来。

     没等到医院,便又昏迷过去。

     再醒来时,对上一双焦急而温柔的眼睛,他的神色里交织了哀伤与惊喜,握着她的手,说:“不要怕,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