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中)
    听到这话,陈家骏闷闷地笑了一声,环在叶霏腰间的手臂向回收了收,让她微凉的脊背和自己贴得更紧。手指滑下去,指尖触碰到的温度,比她凉滑的皮肤热了许多,听见叶霏柔柔地哼了一声,嗓音里带着微颤。

     手指上的触感,已经是她无声的邀约。

     陈家骏探身过去,嘴唇擦过她的耳朵和面颊。叶霏侧过头来,和他吻在一起。他的手探寻着,叶霏身体一绷,紧紧地吮着他的唇舌。

     身体里所有的感觉都汇聚在一起,叶霏的呼吸急促起来,喘息之间,鼻子一痒。“不……”话还没说完,她甩过头去,又打了一个喷嚏。

     仿佛从云端跌落,立刻不在状态了。

     叶霏吸了吸鼻子,从陈家骏怀中挣脱出来,跑向卫生间。他无可奈何,觉得有些好笑。

     今天是不能指望她了。

     叶霏用了好几张卫生纸,又拿清水洗了鼻子,感觉稍微通透一些。她哭丧着脸回来,把纸巾盒放在床头柜上,扑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

     陈家骏轻声笑起来,“你能不能有几分钟,不打喷嚏?”

     她又羞又恼,“我以为忍得住,但……”

     但是当所有的感觉叠加到临界点时,鼻腔也跟着敏感起来,痒痒的,同样忍无可忍。

     陈家骏环着她的肩膀,拍了拍,“不差这一晚。”

     叶霏叹了一口气,窝在他怀中,恋恋不舍地摸着他的手臂和胸膛,“这么贵的房间,还有这么帅的男朋友,好浪费。”

     “那我陪你说会儿话。”

     “那声音好听就够了。”叶霏嘻嘻一笑,两条腿缠过来,勾着他的腿,手也不安分,“我先帮帮你。”

     叶霏玩闹了一会儿,总算安静一些,乖乖地靠在陈家骏肩头,说起这两天参加活动的见闻来,也提到了加州大学的霍普教授。

     她问道:“你听说过圣地亚哥的海洋研究所么?”

     陈家骏点头,“知道,在拉霍亚,很有名。”

     “你去过?”

     “没,但是去过圣地亚哥。”

     “去潜水?”

     “嗯,潜水,冲浪。”他说,“那边有海带森林。”

     叶霏问:“潜水教学片里哪种?特别大,特别长,藤蔓似的海带?”

     “对,还能看到海豹。”

     “是不是很可爱?”

     “幼崽很好奇,会跟着人游。大海豹么,有的比较懒,有的比较凶。”

     叶霏心驰神往,“我也想去看!”

     “好啊,可以顺路去墨西哥,还有加勒比海。”他答道,“离得都不算远。”

     “嗯,等你不忙的时候,一起去。”叶霏说,“霍普教授还向我推荐他们的研究项目。”

     “你想申请么?”

     “申请?”叶霏一怔,旋即摇头,“不申。离你太远。我可不想去美国读四五年博士,太久了。”

     “那你最想做什么?”

     “找你去呀。”叶霏笑道,“不过不能给你打工。”

     “嗯?”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以后我就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叶霏撇了撇嘴,“万一吵架了,或者你变心了,我怎么办?”

     陈家骏胳膊紧了紧,“又胡说。”

     叶霏低头,在他小臂上咬了一口,印了一排小牙印,“看你也不敢。”

     她又畅想起来,“就像上次说的,我想离你近些,有时间就去找你,咱们还能一起去旅行。我们可以去不同的海岛,也许还能多编几个故事,下次讲给柏麦。”

     陈家骏点头,“好,等你找到工作,我们先去旅行。你想去哪个岛?”

     “有你的那个岛,哪里都好。对了,我还没学潜水呢。”

     “冬天吧,找个人教你。”

     叶霏奇道:“难道不是你教我?”

     陈家骏摇头,“我教不了。”

     “为什么?”叶霏想了想,笑了起来,“你是怕违反职业准则,不能碰学生?学课就三四天吧……”她戳陈家骏胸口,“就等三四天而已么……我还是想跟你学啊。”

     他脸上一僵,拢着她的头发,轻笑起来,“我是说,家人、恋人和好友,都不好教,因为教练和学生都很难摆正自己的身份。”

     叶霏脸上发热,等不及的那个好像总是她。“那算了。”她扯扯被角,“我去找雅恩斯吧。”

     陈家骏面色沉下来,掐了一下她的脸颊,“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叶霏咯咯笑着,想把陈家骏推开。

     他的腿也绕上来,嘴唇贴着她的脖颈,细碎地咬了几下,“你再说?”

     叶霏到底是连日辛苦,聊着聊着就打起哈欠,睡着了嘴角还微微扬起,神情安宁而甜蜜。陈家骏打量她的睡脸,忍不住也微笑起来,俯身拨开她的额发,亲了亲她的额头和眼睛。他希望这个姑娘能一直笑笑闹闹、简简单单的生活。

     从今而后,他做的每一个决定,都需要将她考虑在内。

     他想起了下午和地主见面的一幕,对方听了他关于潜店的业务总结和未来的发展计划,不断点头,但是态度并没有完全改变。

     “对于k.c.你的能力,我从来不怀疑,新合同的租金也很理想,说实话,是超过我预期的。

     不过,做生意,还是要大家开心。如果你和林先生有什么不愉快,我也不想夹在中间。”

     他又问道:“你介不介意告诉我,林先生不再和scubalibre合作的原因?”

     “我们在经营理念上有一些分歧。”陈家骏答道,“但是,我仍然把他当做兄弟。他归还了潜店的份额,但并不是要结束它,这二者之间,是有不同的。如果林家不希望我做下去,我想,恐怕没有机会和你面对面协商。”

     地主沉默片刻,他的确没有直接得到林家关于此事的任何暗示。所有讯息,不过是道听途说。有别家潜店已经找上门来,和他洽谈明年的地租。他想了想,“我们暂时不讨论这件事情,还有两三个月到期,我愿意再给你一段时间过渡期。让我再想想,这段时间,我也不会签给别人。”

     想到这些,陈家骏自嘲地笑了笑。他对于经商毫无兴趣,但一步步走下来,运营管理一家潜店,想做和不想做的事情掺杂在一起,他也无法区分。

     最初留在海岛,选择潜水,是为了身处海中的宁静和放松;随后为了谋生而教课;再后来lyn陪他同甘共苦,他希望她有更富足的生活;有了自己的店和一群目标一致、信任自己的员工,便希望保留大家能够安心愉快工作的环境。

     而现在,他要考虑的,还有怀中这个无忧无虑的姑娘。有她在,他不能太任性妄为。

     然而,叶霏还年轻,她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如果不是为了他,她应该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究竟怎样的生活,对二人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朦朦胧胧中,头脑中反复闪现关于未来的种种设想。陈家骏睡不着,起身披上睡衣,走到露台上,看着月光下的庭院,高大挺直的棕榈树无声矗立着。

     叶霏睡到一半,下意识地向后贴了贴,觉得背后一空。她心中一惊,想着刚刚的重逢不会是一场梦吧,立时被这个念头吓醒了。头脑还昏沉,她四下摸了摸,确实是躺在阔大的双人床上,但身边没有陈家骏。

     叶霏心中松了一口气,翻了个身。透过木质的百叶窗,看到起居室的窗帘拉开一道缝隙,一线光透进来,在地板上将他缄默的身影拉长。她半坐起来,想要起身走过去。脚趾刚刚贴到沁凉的柚木地板上,心念一动,又忽然停住。

     陈家骏一动不动,伫立良久,静静地望着悄无声息的庭院。夜色中,他的身影有些寂寥。

     叶霏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他了。

     自从和她在一起之后,陈家骏再没露出过那种落寞的神色。

     然而,冷漠、寡言的他,叶霏并非没有见过。此时又是为了什么?不需要多想,就有一个念头跃入脑海中。

     叶霏忽然有些恼恨自己,为什么要来新加坡。

     她轻手轻脚躺下,在自己的位子上将身体团了起来,裹着被子,心里有点酸涩。身后传来陈家骏的脚步声,叶霏连忙阖上双眼,让自己的呼吸变得缓慢悠长。

     陈家骏探手摸了摸叶霏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他心中舒畅一些,在她身后静静地躺下,将她抱在怀里。动作很轻柔,唯恐惊醒了她。

     叶霏心中有些苦,又漫开了一丝甜意。就算他有一时的默然,然而拥有这样的陈家骏,她也应该满足吧?

     在心里有一个关于过去的角落,又有什么可以苛责的呢?

     她想起了陈家骏曾经听得那首歌:

     lastforever

     a,yeahi’abethere

     thosewerethebestdaysofmylife

     现时当我回望,夏日亘久漫长,如能随心所欲,我愿常留彼方,我生命中最美妙的时光

     在最初,她甚至曾经下定决心,哪怕他对自己有一点儿好感,哪怕他心中忘不了jocelyn,如果能在一起,难一些也没关系。

     但是现在,她会越来越贪心,越来越小气。

     她已经彻底抛开了和许鹏程的过去,那么他呢,他还会为了那段过往而怅然若失么?

     她咬了咬嘴唇,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到底是身体困乏,叶霏难过了一会儿,就又沉沉地睡了过去。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枕在陈家骏的侧腰上,手臂紧紧环着他。床头的闹钟已经指到十点半。

     陈家骏已经起来,半倚在床头的靠枕上,翻看着当天的早报。看到叶霏起来,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梦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啊?不记得……”

     陈家骏的拇指蹭了蹭她的眼角,“那怎么还流眼泪了?”

     叶霏一怔,喃喃道:“好像是做梦了……梦到你其实没来,是我自己在做梦。”

     “小傻瓜,自己吓自己。”陈家骏笑起来,低头吻她。

     叶霏的嘴唇和他碰了碰,便急忙抿了起来,扭过头去,“我要先刷牙。”

     陈家骏笑了笑,也没拦她。

     叶霏刷着牙,抬头对上镜中的自己,看起来是有些无精打采。她搓了搓面颊,按着眉梢向上提了提。

     昨晚半梦半醒间的心事,又变得清晰起来。

     虽然她知道,不应该计较陈家骏的过去;可是一想到身在新加坡,心中就别扭起来。

     回到卧室,陈家骏已经放下报纸,微笑看她。

     叶霏问:“起来很久了?”

     “还好,两个小时吧。”

     “怎么不喊我,那你吃早饭了么?”

     陈家骏努了努嘴,“冰箱里有酸奶,和你带的小核桃拌在一起,味道非常好。你要不要试试?”他将叶霏拉过来,深深吻她,唇舌间有冰凉清新的薄荷香气。

     怀里的女孩不知是不是刚睡醒,情绪有些低落。他啄了啄她的嘴唇,“好些了?还难受么?”

     叶霏将被子掀到一旁,跨过他的腿,半跪半坐,心情轻松不起来。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心境不同,现在再看陈家骏,他似乎没有上次告别之前那么轻松,总觉得笑容背后带了一抹沉重。

     她看不懂。

     叶霏捧着他的脸颊,深深地凝视着陈家骏的眼睛。她认认真真地吻过他,毫无拘束地和他缠绵,但是这样安静的对视,仍旧让她心跳加速,屏住呼吸。

     这么好的一个人lyn怎么会忍心放手呢?他和jocelyn,当时是经受了怎样的苦痛和挣扎?

     好在,现在他有她了,她会很用心地去爱他。

     叶霏低下头来,侧了侧头,双唇微张,和他贴在一起,轻柔细腻地抿着,舌尖探过去,立刻被他缠住,深深吻着。

     两个人的鼻息变得沉重,喉咙里溢出不自禁的轻叹。

     叶霏环着陈家骏的脖子,和他蹭了蹭鼻尖,弯起嘴角,“我觉得,我好利索啦。”

     睡袍的带子松开,领口滑到她圆润的肩头。陈家骏轻轻揪住,叶霏向前一探身。宽大的浴袍顺着她的背滑了下来,堆在腰间。

     她身上也只有这件衣服。

     陈家骏的手臂围在她身后,头埋过来,沿着比基尼肩带的印痕,一点点吻了下来。

     叶霏的身体渐渐绷紧,她轻轻哼了两声,一只手按在他紧实的小腹上,不犹豫地探了下去。

     “不会打喷嚏了?”他问。

     “不会。”她贴在陈家骏耳畔,声音有些哑,柔柔得像是呵气,“你又买薯片去了?”

     他一想就明白了,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买了……你还是不会?”

     叶霏本来觉得,这种事情对方自力更生就可以,她脸上一热,“你教我啊。”

     叶霏难免有些笨拙,怕使用方法不得当,又反复捋了捋,确认已经到位。她认真地低着头,手指来回拨弄,陈家骏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握着叶霏的腰,想要将她覆在身下。

     叶霏没有就势躺下,一只手撑在他胸口,另一只手没离开刚刚的位置,她身体扭了扭,一点点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