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中)
    叶霏甩着手上的水珠,走到店里。潜水员们离开后,一层厅堂里的电视依旧开着,上面播放着一段潜水视频:一群色彩斑斓的热带鱼从镜头前翩跹而过,叶霏都叫不上名字;下一幅画面是一只海龟,趴在一大片珊瑚上用力的咀嚼;然后是海底的峭壁,四五条一人长的鲨鱼逡巡而过,最近的一条几乎紧贴着摄像机,能清楚看到它目露凶光,眼睛似乎一直盯着镜头。叶霏打了个哆嗦,后退一步。这时镜头摇向广袤无边的大蓝水,配乐变得低沉深邃,伴随着心跳一般的鼓点节奏,而后传来飘渺的女声,浅吟低唱:“loveloveisverb,loveisadoingword”。悠扬的旋律带了一丝神秘,画面上,在浩渺的浅灰蓝色中,一个模糊而巨大的身影渐渐浮现。它的头扁平方正,深蓝色的背上分布着白色圆点,镜头沿着流线型的身躯缓缓摇过去,似乎过了好久,才看到舒缓摆动的尾鳍。这是一条庞然大物,无数小鱼在它身边游弋。叶霏不认识这是什么鱼,只觉得它体型庞大,和周围的潜水员相比,像一艘小艇。但它没有一丝压迫感,虽然张着阔大的巨口,但看不到锋利的牙齿。阳光透过水面的波纹,在它背上绘出网状的光斑。它悠哉游哉,在水中自在地游弋,背上驼着一片夜晚的星空。

     叶霏痴痴地站在屏幕前,几乎忘记呼吸,这是她所见过的最优雅的生物,似乎只存在于细腻的绘本里,或是缥缈的梦境中,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应和着歌曲的节拍,眼底要涌出眼泪来。

     她感到有人站在自己身边,而后听到一把沧桑的声音:“it’samazing,isn’tit”

     叶霏回身,看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尽管脸上布满皱纹,但深邃的蓝眼睛依旧清澈。

     她点点头,“是我见过最奇妙的动物了。”

     老人微笑,“你在这儿工作?”

     叶霏愣了一下,回答道,“算是吧。”

     “这里能经常看到鲸鲨么?”

     因为名字里的“鲸”字,叶霏迅速明白,视频中温和的巨人,就是老人口中的鲸鲨。她摇了摇头,“这个……还真不清楚。”

     陈家骏的脚步声从木楼梯传过来,他走下二楼,和老人打了个招呼,“您好,我是这儿的教练kc,她刚来店里,有什么事情问我就可以。”

     “嗨,我叫保罗。路过时看到视频,就过来打个招呼。”老人指指电视,“是在这里拍摄的么?”

     家骏颔首,“前些年的片子了。这里不是鲸鲨洄游的常规路线,所以并不常见。您知道,能否看到鲸鲨,大家都不敢打包票。”

     “当然,这是你拍的?”保罗感慨,“我潜水有二十多年了,当然,有时候一年只潜几次,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鲸鲨。”

     陈家骏点头:“你知道它就在海里,但是不知道到底在哪儿。”

     “就和爱情一样,是么?”保罗笑,“你知道它存在着,但不知道去哪儿寻找。”他环顾潜店,说道:“我已经有七八年没有潜水了,不知道能否做一个复习课程,再和你们一起出海。”

     “如果您的健康状况良好,当然没问题。”陈家骏详细询问了老人的身体状况,为他制订了这两日的复习和潜水计划。

     保罗指指叶霏,“这位年轻的女士,要和我一起去么?”

     她连忙摆手,正对上陈家骏的目光。他难得没有露出讥嘲的神色,“霏要照看店面,我们会根据教练的时间进行安排,他们都很有经验,您放心。”

     保罗离开后,陈家骏抱着胳膊站在白板前,研究第二天的潜水计划。叶霏凑过来,问道:“老板,还有什么要我做的么?”

     “当然。”他指了指刚刚从二楼拿下来的两本书,“有空把它们看了。免得你说自己在这儿工作,客人一问,你什么都不懂。”

     叶霏走过去翻看,一本是潜水的入门教材,一本是热带珊瑚礁生物图册。她恍然大悟,“我说你刚刚怎么给我留面子。”

     陈家骏不屑地应了一声,“给你留面子?如果告诉顾客,我的员工什么都不知道,简直丢人。”

     叶霏在他背后,筋着鼻子,吐了吐舌头,扬起手中的书本,对着他的背影挥了两下。

     他好像后背长了眼睛:“别做鬼脸。ugly。”

     叶霏坐在门廊下的木桌旁,先翻开生物图册,除了一些形状有特点的鱼,其它在她看来无非是颜色有差异,又色彩斑斓,怎么也记不住名字,倒是有几尾像市场见到的黄鱼、带鱼,好像还有石斑。想起自己囊中羞涩,她叹了口气,将图谱放在一旁,换了入门教材来读。大致翻了一下,物理学部分的内容倒是简单,是最基本的浮力和气压公式,还有些声、光、热在水下传播的常识;潜水装备的内容是她前所未闻的,于是耐着性子,一个字一个字读过去。外面阳光明晃晃的,细密平整的白沙亮的耀眼,但是海风拂面,坐在阴凉处只觉得通体舒泰。叶霏早晨起得早,上午又一直在忙碌,看了几页英文就有些眼皮打架。她起初还端正地坐在桌旁,越看腰越弯,先是左手托着下巴,后来索性在桌上伸直胳膊,侧脸枕在上面,想着,睡一下,一下下就好。

     当然睡不安稳,迷迷糊糊中,总担心黑面老板站在身边,冷哼一声,敲她个爆栗。叶霏内心叫苦,这种感觉,好像回到了中学,自习课打盹时总要提防忽然推门而进的班主任。但这种舒服的温度,像极了少年时代的初夏傍晚,除了考试再没有烦恼。教室开着窗,谁家蛋炒饭的味道飘了进来,还有些焦香的葱花味。

     叶霏吸了吸鼻子,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了两声。她回过神来,意识到食物的香气并不是自己的臆想。睁开眼,面前摆着炒饭,在盘中是一个倒扣的碗状,旁边还有两块炸鸡翅。盘子下面垫了两张纸巾,所以她没有听到放下的声音。她的视线扫过去,在桌子另一端,陈家骏面前放着一份相同的炒饭,已经吃了一半。他自己拿了一把勺子,但是叶霏面前的盘中,不仅放了不锈钢勺,还架着一双筷子。

     没想到他还如此心细,叶霏诚恳地说了句,“谢谢。”

     “本来应该是你去买饭的,不过等你睡醒,大概人都饿死了。”对方头也不抬,三两下将饭吃完,盘子向前一推,“你吃完后把盘子还回去。”

     叶霏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她吐吐舌头,“还给谁?”

     “monkeybar继续向前走,那家joy’,你的室友茵达就在那儿。”家骏喝了口水,“还有,我和他们说了,你想吃什么可以记账,算员工折扣价。”他指尖敲了敲盘子边缘,“不过,饭钱都从你的工钱里扣。”

     “哦,知道了。”叶霏扁了扁嘴,心想,还有工钱呢?按照老板这副资本家嘴脸,能够饭钱么?是不是还得自己倒贴?这样一想,耳朵似乎也痛的更厉害,她一边吃着饭,一面揉着下颌角,还不时擦擦耳朵,看有没有脓液流出。

     吃过炒饭,叶霏捧了两个盘子,顶着烈日,一路走去joy’,路过monkeybar时探头看了一眼,颂西并不在。一位相熟的朋友在看店,回答说他女朋友今天回来,颂西接她去了。到了饭店,茵达笑眯眯地迎过来,“roomie,今天过得怎么样?”

     “今天怎么样?”叶霏哼了一声,“没别的,就是太漫长,像forever那么长。”

     “很忙吧?”

     “一般吧。但是那个老板……好像总在生气。”

     “你说陈先生?”茵达歪着头,嘴巴张大,“他是个大好人。”

     “他是个……”叶霏想不起资本家英文怎么说,“他很刻薄。”

     “但他让你去潜店工作呢。”

     叶霏翻白眼,“我想去monkeybar,自由。来这儿也不错呢。”

     “如果我会潜水,也想去店里工作呢,薪水要好很多。”茵达叹了口气,“可是,我什么都不懂呢。”

     “所以不要去,会被骂死。老板从来没提薪水,我只知道自己欠他两百美金…”叶霏摊手,“…哦,现在还有饭钱。”

     “如果咱们能换换……”茵达说着,有些忸怩。

     “等等。”叶霏凑上去,贴近她的脸,“你不是……喜欢某人吧。”

     “哎呀,你千万不要回潜店去说。”她捂住脸。

     “不会是……k.c.tan吧。”叶霏恍然,“怪不得你说他是个大好人。”

     “不是不是。”茵达摆手,“你快回去吧,快回去吧。我也要工作啦。”

     真是简单的小女生,又害羞,又藏不住话,明明那么急着想和别人分享心事,又羞怯得不知道如何开口。叶霏不再追问,笑了笑,从餐馆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