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下)
    她沿路问了几家组织浮潜跳岛游的商户,但是当日的船都已经出海,带走大部分装备。叶霏无奈,又兜回monkeybar来。颂西听说了她的遭遇,倒是热心,说:“还是我来解救你把!”他回身从内间拿了蛙蹼和面镜,叶霏试了一下,大小刚刚好。她有些惊讶,问道:“你的鞋号竟然和我一样?”

     “怎么可能?看!”颂西抬起腿,抖了抖脚,“那双是我女朋友的。不过她最近不在岛上,你先用。”

     “你……女朋友?”叶霏想起昨晚,撇了撇嘴,不知自己脸上是否带了嫌恶的神色。

     颂西点头,神情颇无辜,似乎在说,你又没有问。

     叶霏拿着蛙蹼,心中别扭,还给他也不是,索性不再说话。颂西不以为意,详细指点适合浮潜的地点。在地图上看,还有将近十公里,叶霏将护照押在前台,租了一辆摩托车。

     出发前颂西再三叮嘱:“浮潜比水肺潜水要危险,尤其你们中国人,好多不会游泳。第一次去,千万不要到深水区,先在齐胸深的地方练习一下比较好。”

     “我游得非常好。”叶霏应了一句,背上装备,架好墨镜,沿着公路迤逦向南。

     叶霏没有说大话。她上小学时在业余体校学了两年游泳,虽然后来没有走竞赛之路,但幼时的规范训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许鹏程也是因此而迷恋她。他几次说起,那天在学校的室外游泳池,看见四肢修长的姑娘站在跳台上,轻盈地跃入碧波之中,只溅起些许水花,然后池面归于平静。过了数秒,她从距离入水点很远的地方露出头来,轻巧地滑动手臂。阳光在池边繁茂的树木后穿行,在水面投下斑驳的光影。她漂浮其间,像是优雅神秘的水中精灵。那一刻世界都宁静了,只有她激起水花的淙淙声。

     那时候他迷恋她,她也同样痴迷着他。他们爱慕彼此的容貌、身体和灵魂。在分别时,他们在机场紧紧拥抱,许鹏程说,再过两年,如果叶霏拿不到美国的奖学金,他们就结婚。虽然陪读的生活会辛苦一些,但总好过长久的分离。

     到如今,他宠溺的目光、温柔的话语、用尽力气的拥抱,还有最亲近时意乱情迷的神情,似乎都还真切地环绕着她;却不知从何时起,早已经交托给别人。叶霏用不惯呼吸管,于是屏气潜入水中,被宽广的海洋拥抱,闭上双眼,让一切随着温暖的波浪摇曳荡漾。直到胸闷气短,才冲出水面,仰天漂浮着。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翻转身体,斜前方数米深的珊瑚间,一只海龟悠然游过。叶霏屏住呼吸,钻入水中,纵身追了过去。海龟不疾不徐地划着水,游向更深处。耳朵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她强忍着,又弓身向深处窜了一下,只觉得耳膜一阵尖锐的刺痛,扯得半边面颊紧绷发涨。她不敢再追,摆动身体,飞快地游向水面,划着水回到沙滩上。耳朵依旧针刺一般,一跳一跳的疼。叶霏拿起搭在树枝上的浴巾,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挂在树上的背包,不禁大惊失色。

     背包所有的拉练都被拉开,墨镜和房间钥匙掉在沙地上。叶霏顾不得擦干身体,冲上前去仔细检查,后背一阵阵发凉——不见了两样东西,她的钱包,以及摩托车的钥匙。

     这是岛屿南部一处僻静的海滩,基本没有什么游客。叶霏懊丧地坐在枯木桩上,低下头,发现人字拖只剩了一只。她此时反而哭不出来,自嘲地笑笑,心想:“叫你那么文艺,跑到海边来自怜自艾,搞什么旧情告别仪式。现在好,如何在岛上生存下去都是大问题。”人到了窘困的境遇中,伤春悲秋的情绪反而就都消散了,毕竟,解决温饱才是头等要事。

     这么想着,叶霏心里反而踏实下来。她套好衣服,索性也不穿鞋,把仅剩的一只人字拖和脚蹼一起提在手中,就这样踩着公路边的沙土路,顶着炽烈的热带阳光缓缓走回去。即便她尽量避开灼热的柏油路,脚底还是一阵阵发烫,整个人像在铁板上炙烤一样。走了三四百米,她眼前一亮,看见自己的另一只拖鞋正孤零零躺在路边的草丛里。叶霏顾不得脚底板被烫熟,连蹦带跳地穿过柏油路,拾起人字拖,如获至宝。

     穿上鞋子,回到大路上,挺胸昂头,阔步向前,似乎连阳光都没有那么毒辣了。这么多天来,叶霏第一次感到轻松畅快。

     竟然只为了一只失而复得的拖鞋。

     叶霏丢了摩托车,□□也随钱包一同丢失了,好在还有两张美元大钞放在房间里。她在无遮无挡的公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脚背被人字拖的细带磨破了皮,才在路边拦了一辆三轮摩托车。

     当她再出现在monkeybar时,蓬头垢面,脚步蹒跚,看起来很是狼狈。颂西迎上来,“你没事吧?怎么看起来精疲力尽的。”

     叶霏摆手,“别提了……我得见你们老板,还得去趟警察局。”

     下午有几班轮渡从岛上发往大陆,摩托车早已不知所踪。警察漫不经心地询问了几句,知道她没有遗失护照,简单地写了一个笔录,让叶霏签字了事。临出门时她问了一件最关心的事儿,丢的这辆小轻骑价值多少。警察耸耸肩,“如果是新车,几百到一千美金都有可能。”

     叶霏捏了捏口袋中仅存的两张绿票子,心想,这明摆着是赔不起,是不是得动用美色收买颂西,让他帮忙把护照偷出来,然后自己趁着夜色掩护离开海岛……回到酒吧,她还在神游天外,颂西向她招手:“来这边,郑先生过来啦。”

     郑先生是当地的华裔,中文名字叫做郑运昌,四十来岁,看起来十分和善。除了monkeybar,他还在岛上开了一家餐厅和一个小小的旅行社。他说摩托车有保险,可以赔付一部分,再算上折旧,报给叶霏的赔金是两百美元。

     “我就剩了两百美金。”叶霏如实交代,“而且□□丢了,机票是两周以后的,不能改签……”

     “这钱你先留着。”郑运昌将美金推回给她,“可以让家人或者朋友从国内给你汇款,两三天就能到,虽然手续费高些……”

     叶霏犹豫,“还得让他们担心。”

     郑运昌笑:“如果不介意住宿条件简陋,你可以来我店里帮忙。包食宿,还有工钱。”

     颂西随叶霏回旅馆拿上行李,带她去员工宿舍。他路上一直在乐,“问你你不说,现在我知道你住哪儿了。”

     叶霏狠狠瞪他:“不要调侃我,没那个心情。”(脑海中想的是她的英文对白,stopflirting,中文怎么说,语气轻重都不对_别和我打情骂俏?别和我搭讪?)

     距离酒吧不远是一排二层的简易木板房,员工们两人共住一间。宿舍里没有床,左右地板上各铺着一张软垫;也没有空调,墙上一架老式风扇,摇起头来吱嘎作响。房间里潮湿闷热,弥漫着木头发霉的气息,叶霏总觉得墙角会长出一株蘑菇来。和她同住的茵达在餐厅里工作,她身材瘦小,长了一双黑溜溜的圆眼睛。叶霏大概讲述了白天的遭遇,她不住点头,露出同情的神色。

     郑老板交待给叶霏的工作并不繁重,每天早晨和中午在渡轮抵达码头时,带着一沓传单分发给刚刚下船的游客;夜里去酒吧打扫卫生,如果旅行社来了中国游客,帮忙去招揽一下生意。

     白天仍然有大块属于自己的时间。在颂西的指点下,叶霏找到一片步行二三十分钟就可以到达的海滩。每天退潮时,峭然耸立的石灰岩山壁下会露出一条狭窄的白沙滩,需要从路边攀缘而下七八米。崖壁旁的热带植物蓬勃茂盛,巨大的叶子翠□□滴。面前的大海是深浅相间的蓝,阳光射下去,如同通透明净的琉璃。

     当叶霏置身于澄澈的海水中时,总会想起安徒生写下的《海的女儿》。“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连起来才成……”他举行婚礼后的头一个早晨就会带给她灭亡,使她变成海上的泡沫。

     叶霏想,自己从论坛上随手挑了一个海岛,固执地来到这里,已经算是冥顽不灵。这场失窃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才是对心灵的救赎。否则她或许会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变成海上的泡沫。

     郑运昌很信任叶霏,知道她正在读研究生,便让她负责酒吧收款记账,颂西则专心调酒。叶霏知恩图报,时刻盯牢存放现金的抽屉。颂西笑她过于紧张,说附近都是熟面孔,顶多有酒虫过来偷喝,丢钱的事从来没有发生。叶霏不服气,再三强调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己就是前车之鉴。

     果然隔天就在吧台里见到一张生面孔,他大摇大摆走过去,开始摆弄店中的电脑。叶霏飞奔上前,敷衍地笑笑,请他出来。面前的男子比她高出一头,垂眼看人时颇有威压,语气不屑:“你放的歌太无聊了。”面前这张脸看起来有些熟悉,轻挑了一侧的嘴角,带着三分讥嘲。正是那天在潜水店门外扫地的男子。

     “s(不好意思,不是我选的)。”叶霏挡在他身前,“theboss(如果有什么建议,和老板说)。andhere(这里),”她指了指吧台,“ly(仅限员工)。”她想,你不是喜欢短句子么,如你所愿。

     对方愣了片刻,撇了撇嘴角,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一字一顿说道:“iamtheboss(我就是老板)。”

     一直忙于招呼客人的颂西早就看到僵持的二人,稍一得空,连忙赶过来打圆场。“霏,这位是郑先生的合伙人,k.c.tan。其实他才是酒吧的大老板。”

     “也是摩托车的主人,”面前的男子戏谑地笑了笑,伸出手来,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道,“陈家骏。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