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中)
    叶霏别过脸去,把淤青藏在灯影里,扯了扯嘴角,“别看了,都肿成一条缝了吧。”

     在她回来前,陈家骏心中反复想象见到她的场景。邱美欣放下电话,和克洛伊一同赶往警局,过了半个小时又拨回来。克洛伊在电话那端低声抽泣,邱美欣还算镇定,简单说了当下的情况。她所描述的景象,和陈家骏现在看到的,几乎如出一辙。

     而一身伤痕的叶霏,居然一副冷漠淡然的神态。

     陈家骏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种屈辱的境遇也会发生在叶霏身上。但是刚刚听闻的事情,和她无法遮挡的惨状叠加在一起,不由得他不多想。

     他定在路灯下,不知如何言语,手上没松劲儿,牢牢地握着叶霏的手臂。

     “别这么抓着我,胳膊都要折了……”叶霏服软,声音也低下来,听起来有些柔弱,“我知道,又是我的错。”

     手臂上这才一松,她也跟着长出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吐完,只觉得眼前一花,视野瞬间被陈家骏柔白的棉布衬衫充满,路灯光挡在他身后,眼前一片暗影。她被对方拉扯着,迅捷却不鲁莽,就这样,跌到他怀中,被一双强韧的臂膀紧紧拥抱着。叶霏的脸颊贴在他脖颈上,似乎能感觉到皮肤下的血管随着心脏一跳一跳的,急促有力。

     他的胸膛宽阔温暖,坚实柔韧的触感,靠着很舒服。叶霏呼吸不畅,腿有些发软,只觉得自己向前微倾了身体,重量都要压到对方身上。

     这个拥抱来得过于突然,她头脑一片空白,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不知是否应该抬手回抱。

     一向叽叽喳喳的女生,难得这么安静,被他拥在怀里,比想象中要纤细柔软。大概只是平时过于喧嚣,身边如同笼着一团强大的气场。陈家骏的心一点点融化,好像被她戳出几个洞,带着细微的痛。他摩挲着叶霏的头发,“你……回来就好。”

     “我……”叶霏有些发懵,她也没去那儿啊,就是回来得有点晚,但是老板表现得太激动了吧。她有些喘不过来气,一方面觉得这个拥抱来的过于突然,另一方面又不舍得离开。

     “……刚刚……去哪儿了?”他问得有些犹疑。

     “山那边……”

     “为什么才回来?”

     “刚出发就遇到大暴雨,只好返回去了。”一山之隔,天气迥异。她说的都是实话,但是隐藏了一部分真相。

     陈家骏松开叶霏,依旧扶着她的肩膀,只是稍微拉开距离,蹙眉问:“这一身伤……怎么回事?”

     “骑摩托摔了。”

     “真的?”他不信,这伤痕的位置,明显不是。

     叶霏抿了抿嘴,目光投到一旁,怯怯地问:“可以……不说吗?我累了。”

     陈家骏脸色愈发严肃,他沉默片刻,再开口时,声音坚定低沉,“叶霏,无论发生了什么,接下来,我都会保护你。”他凝视着她的脸,目光深邃沉静,让人觉得可靠安心。

     叶霏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老板,这算表白么。就是去菩萨面前拜了拜,就得到了这样的保佑,也太灵验了!还是夜太深,自己在发梦?

     她还在发呆,手被陈家骏牵起。他艰涩地说道:“如果要去……现在就去。我陪你。”

     “去哪儿?”

     “警察局。”

     叶霏恍惚,“我……不至于吧。”

     不至于?他的手紧了紧,“有我在,不用怕。”

     叶霏哭笑不得,“我就犯了一点小错,不至于吧。”

     陈家骏回身看她,眉头蹙起,“犯错?”

     叶霏有些犹豫,“是啊,我踩碎了一些珊瑚。我知道这儿是保护区,损害珊瑚要罚款。但我真的是不得已,人命关天啊!”

     他的脸一点点冷了下去,语调也变得严厉,“你到底做什么去了?什么人命关天?”

     “救人啊……我遇到一个中国姑娘,带她游泳。”叶霏知道瞒不住,于是长话短说,“本来我在齐腰深的地方教她,让她继续练习,我去深水区游一下。谁知道她跟在身后追过来,呛了一口水,就慌神了。好在我……”

     陈家骏脸色僵硬,松开她的手,“真的?”

     “是,真的!我真的是为了救人,想把她托起来。不得已,才踩在珊瑚上。”她讨好地笑了笑,“我知道我错了,不是有人种珊瑚么,要不你教教我?看能不能补种一些?”

     刚才心都要被戳穿了,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生,居然还笑得出来!

     陈家骏的怒气冲了起来,拽着她的胳膊,粗声粗气道:“走,和我去潜店!”

     “啊,这都半夜了……”叶霏心里叫苦,以陈家骏爱惜海洋的做派,不会要她立刻写检讨吧。

     “你也知道半夜了?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他强调,“所有人,去了不同的海滩!”他留在潜店附近,已经把附近的大小街巷翻了个遍,口干舌燥,心急如焚,她的宿舍就来了三趟,心一点点变冷。看见她骑着红色小摩托回来,步履蹒跚的样子,只想紧紧抱住她,恨不得将她塞到胸膛里。

     “啊?大家都在找我?”她还不知所以。

     “对,就差报警了!”他狠狠地说,深吸了口气,“我这就打电话,叫他们回来。”

     叶霏被陈家骏连拖带拽,听着他一个个电话拨出去,内心叫苦。她就离开一整天啊,平时也常常半夜睡,今天这是怎么了?脚掌被碎珊瑚划破,虽然做了简单的处理,但此刻要跟上他急促的大步,只能小跑着,咬牙承受足底的肿胀刺痛。

     走到潜店的露台上,气氛十分凝重。邱美欣、雅恩斯和万蓬已经回来,其他几个人陆陆续续还在路上。

     雅恩斯刚刚接到电话,知道叶霏并无大碍,迎上来打趣道:“小夜莺,听说你闯祸了,眼睛怎么了,是骑摩托撞到树上了?”

     “我骑车很小心的。”她一瘸一拐走上台阶,“说来话长,今天第一次在水里救人,没想到那么难。多亏我看到她跟在后面,就转身游了回去。她刚呛了第一口水,我立刻冲过去托着她的脖子。就算这样,还是被她胳膊肘打到眼眶上……好悬,差一点就要瞎了吧……”她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比划着。

     一扭头,看到陈家骏冷冷地瞪着她,叶霏缩了缩脖子,噤若寒蝉。

     他强抑胸中怒火,“救人,下雨,你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吗?”

     “当时太忙乱,手机掉到海里,一下就挂了……”叶霏把浑身发抖的若鱼拖到岸边,从书包里扯出浴巾帮她包裹,猛地一抽,手机被带了出来,跌落在沙滩边缘。一个浪花打上来,手机滋啦作响,屏幕闪了两闪,就在盐水中短路了。

     电解质溶液不愧是电的良导体。想起多年前的化学课,叶霏欲哭无泪。

     “还有公用电话。”他语调生硬,没给叶霏好脸色。

     “那是,可我哪记得潜店的电话啊?”叶霏扁了扁嘴,“再说,我是个成年人,这点自由还没有?”

     “你不能连累大家担心你!”

     “谁让你担心我了。失踪报警,不也要等二十四小时吗?”叶霏心中五味陈杂,因为他的关心而小小窃喜,随之便涌上酸涩惆怅。不要对我有额外的关切,不要玩这种似是而非的暧昧。

     潜店众人陆续回来,听不懂他们用中文说什么,就看二人越吵越僵,

     邱美欣走上前去,拉住叶霏的手腕,眼底泪光闪动,“叶霏,大家是真的担心你……我刚从警局回来……”

     陈家骏默默转过身去,走远了两步,留给女生们谈话的空间。

     “警察局?”

     邱美欣低声说:“茉莉出事了……克洛伊还在那儿,陪着她,验伤,录口供。”

     叶霏心头一紧,“茉莉,她……”

     “她自己去海边,遇到两个当地人,被……”邱美欣说不下去,“警察在主路和码头设卡,拦住一个嫌疑人,还有一个没抓到。茉莉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根本没办法描述嫌犯特征。”

     叶霏心中震惊,她转身,看着身后的众人,他们有的满头是汗,有的腿上沾满泥沙,还有的头上挂了两片树叶,但神色间,都是放松和欣慰。

     “警方怀疑他们磕了药,担心除了茉莉,还有其他受害人。”邱美欣说道,“家骏说,一定要找到你。”

     “什么?茉莉怎么会……”叶霏心中难过,又是自责,鼻子一酸,嗫嚅,“对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太对不起了,是我不好,让大家都替我担心了。”

     邱美欣揽着她的肩膀,“没事,没事。你安全就好。大家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要上课。”

     众人走过来,安慰叶霏两句,或是请邱美欣转达对茉莉的慰问。

     雅恩斯轻轻拥抱叶霏,“没关系,不怪你,大家都喜欢你,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看到你平安,我们就觉得很开心了。”

     叶霏眼眶发热,点了点头。

     “要不要我送你?”他问,“你也很累了吧,回去早点休息。”

     她抹了一把眼睛,“我再等一下,看看克洛伊那边需不需要帮手。”

     雅恩斯又柔声安慰了她两句,才转身离开。

     露台上又清净下来,只有陈家骏还站在对角线另一端。叶霏看看他,有些感激,有些自责。他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看什么看!我现在想拆了你。”

     邱美欣过来打圆场,“明天还要开课,家骏你也回去休息吧。”

     “我等一下警局那边的消息。”他说,“我和他们熟,好沟通。你们回去吧。”

     邱美欣和叶霏异口同声,“我和你一起等。”

     两个人对望一眼,“还是让叶霏陪你吧。克洛伊需要帮忙的话,有个女生在,比较方便。”邱美欣说,“课堂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早晨我去照看。第一节也是汪sir来讲,你多休息一会儿。”

     陈家骏点头,“没关系,我起得来。”

     店里只剩下陈家骏和叶霏,两个人各自坐在一张木桌旁,彼此沉默,都不肯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