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回
    哎?走了?

     白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长时间,但脖子的酸痛显然证明了她保持这么个姿势的时间完全不短,等到她坐起身来,肩膀上披着的东西差点因为她的动作而滑下来。她条件反射似的立刻抓住了那东西,发现是原本放在衣橱一角的一块毛毯。

     她对到底是谁给自己盖上这毯子心生奇怪,而在出了房门、从侍女那里听说哪吒方才来过时还没来得及为自己之前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涂鸦而感到尴尬,接下来就听到了哪吒已经离开了这座院落的事。

     “老爷吩咐说他不在的时候就让您安心在这里待着,”她看着这位几日相处下来已经颇为面熟的侍女低头说道,“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直接跟我们说就是。”

     “啊……好的,我知道了,”白榆压抑着内心的激动,矜持地点了点头,“我暂时还没什么要求,你就先退下吧。”

     等到侍女退下,白榆才双手用力地握成了拳。

     ——哪吒不在!

     那不就是说明——

     她手才刚刚举起来,就看见了手腕上戴着的那个触感冰凉的“手镯”。

     ……白榆顿时就蔫了。

     算了,她有气无力地直接倒回了床上,决定彻底放弃接着逃跑的想法。

     反正按照哪吒的说法,她是不会想知道如果她逃跑的话,乾坤圈会发生什么样的效用的,他那样子也不像是说谎。就算逃跑成功,要是这回又被抓回来,白榆觉得她的下场可就不止是被软禁在这儿这么简单了,反正也就一年的时间,忍忍也就过去了……大概。

     所以她也就干脆真按照哪吒离开之前的吩咐一样,老老实实待在房子里。哪吒还在的时候,白榆总觉得有些束手束脚,所以当他离开以后一开始感觉还是挺轻松的,可时间一长,她又觉得怎么都有点不对味。

     当初在束哲问起的时候,她对哪吒的形容是“理想型”,要是说她没有点别的想法,就连白榆自己都是不信的。不过,她果然还是更多地将哪吒看作是兄长,更何况,哪吒以前的表现也让他的态度很明显了,想要逾矩的念头更是动都不敢动。

     于是,白榆决定将其理解为是找不到能好好交流的人的烦躁。

     ——虽然仔细想想,他们几日间的交流也算不上是有多让人愉快,但相较于和其他人还是好多了。

     她和那些侍女老妇间的交流也就仅限于日常需要的时候,非必要时也不会闲谈。别说是和舒克贝塔它们,就连在无底洞时,与鸳鸯竹青她们谈话都要更自在些。这兴许就是效忠对象不同的缘故。

     她也听哪吒说过,这些人都是从附近的国家里找来的,或是家道败落不得不卖身,或是由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导致没有居留之所。总之,基本上都是无法自由谋生的人,他这般将人找来,重新换了名字在这儿过活也算是做了件善事。在这种情况下,自然都是对哪吒异常忠心耿耿。

     白榆就这么给自己在哪吒不在时产生的焦躁感勉强找了个连她自己都不信的理由,姑且让自己安心了几天。

     而这一天,她正如往常一样在院内随意走走,却忽然听见不远处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尖叫声是从大门那边传来的,白榆觉得有些诧异,心想该不会是生出了什么事端,本来还想着要不干脆将房内那两把长剑取来,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必要。

     在这荒山野岭里还能有什么妖怪不成?

     就算是有什么危险,单是凭她现在的法力应当就能搞定了。

     恍然不觉自己立下了什么旗子的白榆快步走了过去,甚至还抢在别人之前。还没走近,她就看见有个年轻女子的身影倒在那里,细一打量也正是这里的侍女之一,却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而晕倒在了大门后面。

     大门看样子本来是已经被打开了的,但被她倒下的身体又给推回去不少,现在只留下了一道缝隙。

     难道门口有什么东西?

     为了以防万一,白榆没有选择先去扶那名侍女,索性先从另一侧门一窥究竟。

     在她开门的一瞬间,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将门又给死死关上,觉得自己看到的一定都是幻觉。下一秒,白榆又迟疑着拉开了门,面对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在它们发出声音之前抢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将两扇门都严严实实地合上了。

     白榆弯下腰,一手拉住那个吓晕过去的侍女的胳膊,另一手从后面绕过去揽住了她的腰际,轻松地将其半抱了起来,向闻声赶来的其他人解释说见她在门口忽然晕了过去,还是先带回去好好歇息为好。

     她则在她们散去之后,顺手从旁边一棵树上折下一根枝丫,两指从树枝上划过,再将树枝抛到地上后,就见其幻化成了一个相貌身量都与她丝毫不差的分|身。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学艺尚未精通,分|身的神情呆滞,动作也有稍许僵硬,不过要糊弄过这些普通人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了。

     看着分|身往厢房那边走去,白榆转身拉开门闪身钻了出去。

     她一边往远处走一边跟那群小老鼠们招了招手,让它们跟着自己一起过来。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等到走到足够远的地方,白榆转身面向她这群手下,来回仔细端详着它们,发现一个个都是风尘仆仆的模样,不同于她直接被哪吒带过来,显然是赶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儿的。

     “我们当然是要来救大王!”舒克抢先答道,大概是由于终于见到它们大王的激动,脸上完全不见疲惫的神色,不止是它,其他的小老鼠也是如此,“所以在大王被带走以后就出发了,没想到还真被我们找到了!”

     “那位齐天大圣告诉了我们这个地址。”

     杰瑞接着补充道。

     “所以就……”

     “其实在路上我们还迷路过一次,差点就偏离方向了,”舒克兴致勃勃地说,“幸好有大王的——嗷!你踢我干什么!”

     “幸好有大王的庇佑,”做机关是一把好手的米奇收回了踹到舒克小腿上的脚,“我们侥幸遇上了一位老人家给我们指了方向,所以最后才能顺利找过来。”

     白榆注视着它们几个领头的脸上的表情,察觉到它们有事瞒着自己没说,但想来依照它们平时的想法,还能是什么大事?索性也不去追究了。

     “我先谢过你们这番好意了,”她笑了笑,却也是发自真心道,“不过……救我什么的,暂时没有这个必要。”

     她见这些小老鼠俱是一脸茫然,接着又说道。

     “我以前只与你们说过有人在追捕我,却没说过那是我兄长。”它们那时又都是站在门口,她与哪吒的只言片语也不会漏进它们耳中,“……我从前做了些错事,如今他只是提防我再犯,于是定下了一年之期,若我通过就会放我回来了。”

     “确实没听大王提起过大王还有个哥哥,”杰瑞率先接了话,“而且,大王与大王的哥哥好像也长得不怎么像。”

     “那是当然,我与他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

     白榆这话一出,小老鼠们的脸色更显诡异,它们面面相觑半天,最后,心直口快的舒克开了口:“我们会有‘小’……‘小大王’吗?”

     ……你都在想什么?!

     “……”

     白榆沉默半晌,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可以再问一遍试试。”

     舒克闭了嘴。

     “以后让我听到谁再谈论类似的话题,”她宣布,“给我连着吃七天素,一点儿荤腥都不许沾。”

     “大王。”

     不知是谁怯怯地说道:“其实我们已经十几天没吃肉了。”

     对啊。

     白榆想到,它们就算是带上了那些她为了以防万一而长期贮存的干粮,里面也是没有什么荤腥的。

     肉干在她走前刚好吃完。

     “行吧。”

     她思索了一会儿,拿定了主意:“过来。”

     白榆动用法力,将这数十只小老鼠都化成了人形,都是些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模样。与她用树枝做成了自己的分|身还有所不同,这些小老鼠们本来就有了不薄的底子,只是尚无化作人形的实力,如今在她的助力下倒是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人形。

     “你们先去附近寻一个地方躲着,半个时辰后再来这里,到时就说是我的旧识,来这里投奔我一段时间。”她嘱咐道,心里也知这样的借口有些勉强,不过好歹有哪吒的吩咐在,应该也不至于生出什么事端,“以后每天中午和傍晚来我这里一次,以免露了马脚。”

     安排好了这边,白榆这就准备去换回那个替身,她也不从大门进了,直接卷了阵风。守在外面的侍女只觉得风吹得门扉晃动,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白榆就回到了房间里面,看着那个傻愣愣坐在桌前不知所谓的替身,打了个响指,一根上面还带着几片叶子的树枝重新出现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仍然抱有疑虑的白榆从内侧打开了门,叫过侍女来问道:“方才安兰在门口昏倒,此时可是好些了?”

     “醒是醒了,”侍女答道,“不过她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昏倒的了,王妈妈懂些医术,诊出是受惊过度,歇歇就好了,小姐也不用担心。”

     “那就好,”白榆想了想,觉得毕竟是自己手下把人家吓着了,又补充了一句,“这几天让她好好休养吧。”

     “是。”

     这侍女不提还好,提起“医术”,白榆想起自己可还欠着个约定,虽然对方不一定在意,但她可是话说出口就要做的类型。这些年也一直差人去调查,可惜一直都没找到适合的人选。

     半个时辰后,就有人来请她,因为门外有一群人声称自己是她旧时的相识,打发也打发不走。

     对此完全知情、或者说明明就是策划这事的白榆只做出副莫名其妙的样子,跟着侍女们去了大门口,见到了她支使来的手下们。

     “是,我认识他们。”

     白榆用一种颇为怀念的语气说道:“以前还受到过点帮助,也曾说过要是有什么困难便可以尽管投奔我,姑且留他们在这里过上一段时间吧。你们老爷那边有什么责任都由我来担便是。”

     她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侍女婆子们原先的立场也放在那里,自然是没法反驳。白榆发现其中有人确实因为这过于庞大的人数而表现出有些迟疑,不过对她来说,只要掩护好舒克他们的身份,不让这些凡人发现他们其实是鼠妖就好,至于哪吒那里……既然是称赞了她有群好手下,对于手下来这里蹭饭吃蹭住处应该也不至于太反感吧。

     ……应该。

     反正离哪吒回来还有一段时间,白榆决定还是趁这期间对这群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来拯救她的小老鼠们尽可能地好一点。她当晚就摆了一桌宴席让饿得肚子咕噜噜叫的他们饱餐了一顿,接下来的几天内也都是尽可能招待得好些,要不是哪吒留下来的物资还算富足,白榆觉得这都要有些坐吃山空的架势了。

     为了避免法术失效,她每天中午和傍晚都会叫来集合一次,一开始还进行得颇为顺利,可渐渐地,点数的时候竟然少了一个。

     “谁没在?”白榆又一个个地查点过去一遍,“一只耳呢?”

     “现在不知道,”有人开口道,“不过我之前见他的时候还在帮忙扫院子呢。”

     白榆心下一紧,打开门正想让这些已经重新施加过法术的小老鼠们去找人,这就见到一只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虽然名字是叫一只耳,可却是实打实地有两只耳朵,当年白榆取名时面对着它疑惑的表情,淡定地将其解释为这就是像把一只猫取名为“一条狗”的恶趣——不,特别品味。

     而这时候,由于法术已经快要失效了,他两只老鼠耳朵和一条老鼠尾巴都冒了出来,身量也有越变越小的趋势。其他小老鼠们连忙闪开让他进门,然后,站在后面的两个又连忙把门关上,不让外面的人有机会看见里面发生的事。

     “对不起大王!”虽然白榆让他们平时和侍女婆子一样改口称自己“小姐”,私底下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叫她“大王”,“我在花丛边上睡过头了!”

     “有人看见你这样子吗?”

     一只耳:“应该……没有吧?”

     他当天晚饭只剩下了白米饭,连下饭菜都没有。

     好在白榆接下来一连观察了几天,侍女和婆子中都没有人表现出异样,不论是待她还是待舒克他们都一如既往,姑且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她也没有就此放松警惕。

     三天后。

     哪吒按落云头,小心隐去身形落在宅院附近,他不过是在天庭待了半个时辰左右,人间却已过去大半个月。

     好在某人似乎并未脱逃。

     他重新敲响大门,开门的妇人见了他却是一脸复杂又不知从何说起的表情,神神秘秘地把他请到了一边。

     “老爷,这话由我来说大概有失本分,只是我觉得不得不与您说一声。”她语气沉重道,“这些时日来……有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客人造访,说是小姐的旧识,于小姐有恩,于是小姐收留他们住下,只是……”

     “前阵子,我在花园那边除些杂草,正巧看见其中一人竟是冒出了老鼠耳朵和尾巴,却也不敢声张。如今等到老爷回来,就想着先问问老爷,看是怎么办才好。”

     哪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