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回
    呃……

     哪吒这副样子让白榆有点傻了眼。

     原因就在于,这反应怎么跟她想象中——或者说是希望中——不大一样。

     而且……而且总感觉还带着一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瞧那脸色,阴沉得跟马上就要下雨的天空似的。她以前可还没见过他生气到如斯地步,哪怕之前发生了那些事也没见过他表现出这副情态。可见得这回可真是戳到他的点儿上了,白榆不由得有些心有戚戚然。

     而目前唯一有能力帮她躲过这即将就要到来的怒火的波及的人就站在她旁边,然而……

     她怎么就一如既往地觉得这人一点都不靠谱呢?

     白榆很快就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平日里对束哲的印象作祟,更主要的是,凭借她对束哲这些年来的那些了解,就算他现在脸上收敛起了笑容,做出一派严肃正派的样子,他眉梢嘴角的那点弧度都早已经在他徒弟的眼中出卖了他。

     ……白榆觉得自己得严正考虑一下要不要放任师父“为她出头”了。

     因为比起“为她出头”,她总感觉这更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奈何他之前表现得实在是义正辞严,以至于就算现在对此产生了怀疑,那苗头也只是生出来,并没有多少。

     不过在这之前——

     白榆冲着自己的手下们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赶紧离开这不祥之地,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打底,她深知有束哲这一个机构了,再来一群不靠谱的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哦?”面对着哪吒的如此冷面,束哲也依然不觉扫兴,不见丝毫不虞,握着扇柄的手腕一抖,扇子又舒展开来,不紧不慢地摇晃着,“三太子的意见倒与我以为的不太一样啊。”

     ——不要这么明显地说出来啊!

     白榆察觉到了气氛的险恶,不由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可惜她到底是目前两人所争执之中的焦点,一举一动也都是被密切关注着。束哲这边还好,似笑非笑地看过了她一眼后又掉回头去打量着哪吒的反应,而对于白榆而言,后者自然就不会是那么轻松就放过她了。

     哪吒眼神凌厉,惹得白榆一阵心虚,毕竟束哲这么做当然也是经过了她的默许的,她自知哪吒应当也能猜得出这一点,只是不知两人之前的接头会不会被哪吒瞧出些许端倪。

     幸好他好歹也是在他俩在门口聊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才来的,想来也只会觉得是在这期间串通好的。

     在稍打量了白榆的举动后,哪吒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眼神倒稍微放和缓了一些,只是在重新挪到束哲身上时,照样还是一等一的敌意。更别提束哲还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手里的折扇摇啊摇,像是生怕不这么做就不能把哪吒的怒火愈扇愈旺似的。

     “我方才也说过了,”哪吒的声音依旧冷淡,甚至还带着丝毫都不掩饰的锋芒,饶是并未被他针对的白榆听了都有点冒冷汗,“我从前并未听说过她还有个师父,到现在也都还不知道你究竟来历为何。在这种请款下,我岂会同意你的要求?”

     对于他这副说辞,束哲倒好似全然不放在心上,轻飘飘地反问了一句:“三太子当真是这般想的?”

     他这样子叫谁瞧了去当然都是满头的恼火,脾气本来就傲气的哪吒更不例外,原本立场坚定的白榆现在……也依然是立场坚定的,只可惜那些个心虚的情绪倒是越酝酿越让她有点不好受。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情绪平定下来,自知现在去插话也不是个好时机,一个处理不好反倒很有可能变成火上浇油,倒不如还就在旁边静观一下事情的发展。——当然,前提是让某人稍微收敛着点。

     不过在哪吒眼前,还是在他的密切注意之下,白榆也不敢有啥出格举动。她原本眼神不断在两人之间游移,现在也只好在望向束哲那边时偷偷摸摸地使下眼色,还得祈求这人能发现或者说是重视一下。

     束哲分明与她视线交汇了一瞬,下一秒却像是没事人似的转开。虽说白榆也希望他表现得别被哪吒看出来,但他的样子……

     事实也证明了白榆的预感。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哪吒的语气,这明摆着就是更加愠怒了。

     “我是什么意思,我以为三太子应当是清楚的。”束哲语气不疾不徐,之后也没再往白榆这边瞧过一眼,“三太子死死拦着我家徒弟、不让她跟我走,难道真的就只有三太子说的那么简单?”

     ……喂!

     两人间“兄妹”以上又暧昧不明的关系被他这么一语道破,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白榆也是悚然一惊,头皮一炸。

     哪吒的脸色那就更好看了。

     然而到了这时候,他倒也是怒极反笑了起来。

     “不然又会是如何。”

     “三太子也无需如此,”束哲笑笑,“我也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想知道,三太子到底是用什么身份来做出这般阻拦的罢了。”

     这还叫没什么别的意思?!

     白榆的眼神都快带上几分惊恐的意味了,她当然还没忘了他们两个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了——应该是这样的吧——可她现在觉得还不如在几十分钟之前同意了束哲直接一起走的提议。她那会儿想的是大家好好谈谈总能有解决的办法,哪料得她想的好好谈谈和束哲的好好谈谈根本就不是同一种谈法。

     这厮不会是故意的吧?!

     从一开始,哪吒就非常明显是在回避着束哲的问题,从未正面回应过,竟然还是被束哲逼得步步紧退。白榆虽然和娘感慨一句姜还是老的辣,但仔细想想她还真不知道这俩人谁的年纪更代谢,只是凭直觉猜是束哲。

     虽说不管是谁,年龄都是她——甚至老鼠精的几倍几十倍大就是了。

     “我索性也就直说了,方才我尽管是说过希望三太子作为兄长的身份能够同意我带着她走得事,不过,实际情形大概如何,我、三太子,还有——”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白榆,诶呦接着说下去,不过在场几人都是清楚的,“都有所了解了。”

     要说最开始白榆还是对哪吒的反应有点傻眼,这时候就是完完全全的吃惊了。

     哪吒没对此有什么惊讶的反应,在束哲这几次三番的暗示下,他显然对此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这时候也只会觉得这事是白榆告知她师父的。天可怜见,两人见面的时间本来就短暂,白榆根本就没对此提过一个字。

     白榆诧异地注视着束哲,她忽然发现自己完全搞不清楚这个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了。

     这么一想,他来的时机也完全……

     “三太子既是说让她跟着我走放不下心,那反过来,我这个做师父的要让自己徒弟和一个连名义上的关系都没有的家伙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岂不是更放不下心来。”

     慢悠悠地将哪吒之前的理由抛回去,束哲笑吟吟地又问了一遍先前已经问过一次的问题。

     “如是一来,三太子又以为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