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回
    白榆现在的心情……就算是再挂科一百次,都抵不上她现在的崩溃。

     这……这这这……

     这到底是怎么个鬼发展啊?!

     她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跟她说话、现在却靠在门框上昏厥过去的哪吒,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愣是想不通这位煞神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白榆满腹狐疑地绕着他转了半圈,也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扶,她一边在屋内屋外绕来绕去地仔细打量,一边回忆着到刚才为止都有哪些地方出现了异样。

     在进入卧房之前,一直到侍女端来茶水的时候,他的表现都还正常。

     她注意到哪吒脸色不对时,也是在他说完那句话过了一会儿之后,在这期间,唯一有问题的……难道是茶水?

     但是她自己也喝了啊……

     “哥?”白榆咬着牙,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只好一边保持着一段距离一边在他耳边叫道,“三太子殿下?”

     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又试着伸出手用手指戳了戳哪吒的胳膊,发现他还是动也不动,看样子是彻底失去意识了。

     白榆想了想,横下了心,干脆拉过哪吒的一条胳膊环在自己脖子上,那重量对于老鼠精这等力气来说都有点吃不消。她正艰难地一步一挪地到了自己床旁边,忽然感觉肩膀上哪吒的胳膊一紧,白榆整个人都因为这而僵住了。

     ……怎么觉得这发展有点奇怪呢?

     这么说起来,他之前的表情像是在忍耐着什么,就连呼吸也有点粗重,凭现在肢体接触的面积,白榆也完全感受得到他过高得不似常人的体温,不过因为之前两人也没发生过身体上的接触而无法两相比较,她不知道他是不是之前就是如此。

     但如果是喝完茶才这样的话……

     应、应该不会吧?

     白榆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妙的发展,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大好了,这让她差点忍不住直接把靠在她身上的哪吒甩出去。可她又想起哪吒在走出门去的时候直接靠着门晕了过去,觉得好像和自己的猜测也不是那么契合。

     幸好这时候哪吒的胳膊忽然卸去力道似的一松,白榆也这才松了口气,终于蹭到了自己那张床附近,保持着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的姿势,慢慢地让他半靠半躺在了床上。

     她站在床边又打量了几眼,总觉得短时间内哪吒是醒不过来了,转而又毫无头绪地捧起了那个茶壶,掀起茶壶盖闻了闻里面的茶水,闻到的却只有满满的茶香,没有任何与往日不同的地方。

     可除了这茶水之外还能有什么出了问题的东西?

     要不就是这几天有人一直给他下了慢性药,不过白榆不觉得他会吃这里的任何东西,她也看出来了,哪吒只有在她面前的时候才会意思意思地吃点东西——这么一来,难道还真是茶里被加了什么料?

     白榆三两步跨出卧房外,虽然没有拉上门,却用自己后背挡在那儿,大声喝道:“竹青?”

     这即是刚才端来茶的那位侍女的名字。她一直都没走远,这时候一听夫人叫她便立刻赶过来,还以为是又有什么事要吩咐自己去做,哪料得抬头便看见夫人一脸怒色,连忙又诚惶诚恐地低下头,不知自己是哪里出了错。

     看到她这幅样子,白榆反而感觉出这事并非是她所为,怒气稍稍消了一点,沉声说:“这茶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回夫人,”竹青依然低着头不敢抬起,“就和以前一样是从茶罂里取出来的。”

     虽然已经不怀疑她,白榆仍然不能排除那一点可能性,她接着厉声问道:“知道欺瞒我是什么下场吗?”

     她连忙辩解:“我绝对没有对夫人欺骗隐瞒任何事,沏茶时也和平时无异,用的是洞外的山泉水。”

     “……泉水不是现打来的?”

     “不是,”竹青诚实地答道,“也是贮存在瓷瓶之中的,夫人先前嘱咐说一次打来的泉水分作两次用就好,所以是今早剩下来的泉水。”

     “你去问问负责看管的,”白榆抿了抿唇,如是吩咐道,“看从今早到现在都有谁碰了泉水和茶叶。”

     “用不着。”

     她话音刚落,便有人高声应答:“是我做的。”

     白榆瞳孔骤缩,以差点就要把脖子拧断的速度转过头去,看见了正从走廊的院门那一侧不急不缓地走过来的黄喉。他笑容里满满都是嘲讽,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扇子,一边气定神闲地摇着风,一边走着,身后还追着两个小妖怪。

     他们的实力其实也还不错,不过遇上黄喉就不够看了。

     “夫人恕罪,”他们两个一面赔罪一面解释道,“我们实在是拦不住二当家也没来得及通知您。”

     “没事,你们先下去吧。”

     她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接下来的事不能、她也不想让他们几个听到,转脸又对竹青说道:“你也是,把剩下的泉水和茶叶都给我倒了,我没有叫你就不许进这个院子。”

     竹青低头称是,正打算退去,忽听黄喉道:“泉水就不必倒了,至于茶叶……如果你只是自己一个人喝的话,不倒也无妨。”

     她闻言立刻抬头看向白榆,而白榆根本不想理会他的那些干扰,只是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竹青立刻会意,转身离开了院落。

     “何必不信我?”黄喉以一种嘲笑的语气反问,“这药不是你自己炼出来的?”

     “以你自己的血为引,至于配方,你未曾告诉过我,我也没想过要去打探,历经七七四十九天炼制出来的丹药,”他慢慢说道,“凡人食用会因为*超出极限而爆体而亡,妖精用了又会双眼通红、发狂数日,而神仙……躺在你房里的大概是头一位用过这药的吧。”

     白榆皱起了眉。

     如果真是老鼠精自己炼出来的药,又是以老鼠精的血为药引,那么……为什么她和哪吒都喝了这茶水却只有她安然无事大概也有的解释了,也许是独独于她一人无效吧。

     “本来这药在试用了几次之后发现药力太猛无处可用,就将它收了起来,不过既然是作为二当家的,区区一点药粉当然是取得出来的。我便将它化入水中又沥在茶叶上后催干,既然本就无色无味,下在茶水里也不会被发觉。”

     “什么时候?”

     “大抵,”黄喉又往她房中瞄了一眼,“是从那位三太子大驾光临到这简陋的洞府之中的时候吧。”

     说完这句话,他忽地收起了笑容。

     “你果然不是她。”

     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白榆闻言,一股凉气嗖地从脊梁骨爬了上来,她不动声色地稍稍将半开在身侧的木门又拉上了一点,另一只手探向了之前和哪吒一起进门时随手搭在旁边的双剑中的一把。

     “我之前就隐约觉得不对劲,”黄喉手中扇子又是一展,这一回白榆看清楚了,扇子的边沿处闪着寒光——不,不仅是扇沿,从近处看,整把扇子的材质都不同于普通的折扇,倒像是金属制成的,而扇沿处格外锋利可以直取人脖颈,“……现在只是让我更确信罢了,‘夺舍’?”

     “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

     对于为什么会到这个身体里来,白榆自己也是满头雾水抓不到头绪,这时候更是心情糟糕,既然已经被戳穿,她也索性承认道:“我倒也有一点是确定了,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们两人之间关系不和,现在看来,你对她这么了解又能看出我们俩的不同之处,我之前的猜想是完完全全错了。”

     “……倒也不是完全错了,”黄喉听到这话竟是恍惚笑了一声,“单方面关系不和罢了。”

     ……哪个单方面啊?

     白榆其实也不是不想知道这俩人到底是什么纠葛,只是如今这情况实在不容许她问个清楚,他带着这玩意儿来显然就是来者不善,她现在最在乎的还是黄喉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下手、又是打算做什么。

     “所谓的敌袭,之所以没有任何伤亡,也是因为是你策划的,只是一个为了把人引回来的幌子吧。”

     趁着说这话引开他注意力的空当,她大拇指轻轻一抵,剑刃的锋芒从剑鞘中泄露出一点。

     黄喉却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本来也可以装作视而不见,只要这位三太子没有来的话,”他故意咬重了“三太子”这三个字,白榆总觉得这是在刻意嘲讽她,“或者说,只要你没有打定主意要真和他一起回去的话,毕竟就算芯换了,身体总还是她的吧?不过,你的所作所为还是让我感觉非常危险……特别是听说你今天终于容人在这院落中进出的时候,幸好我早就有所打算,早早将药下在了茶叶里。”

     他话中隐含的意思莫名让白榆一阵恶寒。

     “你是有一小部分记忆,对吧?”

     他突然这么问道,看见白榆不置可否的样子后,又冷笑一声。

     “那你还真该听听三百年前她回来摔了牌位之后说了什么话,我想,这样你大概就不会这么轻率地做出决定了。”

     回来?

     白榆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这个词,也就是说,老鼠精在认了义父义兄之后,回来设了牌位,但在那以后又去找了一趟,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些事……关于李靖的事?

     “所以呢,”她没话找话地问道,“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我打算做什么?”

     黄喉反问,忽地长出了一口气。

     “我只是在想……如果抓了你关起来,谋反应该能更顺利一些吧。”

     话音未落,他那把扇子已经迎面挥了过来,幸亏白榆早有准备,及时地向后仰身堪堪躲过了这一击。她后退两步直接一脚踹上了半开着的木门,然而黄喉连挡门都懒得挡,没握着扇子的左手直接化为兽爪将门刺穿。不到一秒之内,木门便向白榆这个方向轰然倒下,黄喉还没放下半抬起来的脚,另一脚已然使力。那只脚落地之时,他就闪身至白榆身侧。

     白榆忽然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顾及黄喉向着她侧脸挥过来的铁扇,径直以左手握住右腕,在她斜劈而上之时,扇沿也擦过了她的脸颊,而她的头发被扇沿刮去了一缕。但与此同时,剑锋稳稳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紧紧贴着他的皮肤,再往近一点便可割破他的血管。

     “可惜你连现在的我都打不过。”

     她咬牙说道,看着黄喉的脸色一瞬间沉下来,黑得就像能滴出墨。

     “既然如此,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好了。”白榆脸稍微侧了侧,“就在那边的衣柜,里面有一个红布包裹。”

     “被红布好好包着的是两块牌位,你知道是谁的吗?”

     也就是在这时候,她才终于知道,原来真的会有人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脸色变得如此精彩。

     然而,白榆依然很难形容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紧接着,两人都听到了衣服与被褥的窸窣声。

     躺在床上的哪吒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