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回
    ……哎?

     白榆眨了眨眼。

     前面这句话还好,后面那个问题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呢……较之前者耐人寻味多了。

     什么想法……

     还能有什么想法?

     她差点像先前那样直接脱口而出“不过是以往的情分罢了”,话临出口又意识到哪儿不对劲。倒也不是白榆真对老鼠精和黄喉的关系又产生了什么非议,只是哪吒现在的眼神让她的感觉非常不妙,甚至于有点不舒服。

     他们之间的距离也算不上特别近,更别提中间还隔着个桌子,可白榆现在的心跳比她搀扶着昏迷的哪吒往床边走的时候还要快得多。

     哪吒的眼神已经恢复了不少以往的清明,不过,就是这样才让白榆慌张。要是他的眼睛还如同之前那样暗沉晦暗,她倒还能安慰自己说是他完全是由于药效的原因,虽说那样脱身就有些困难……但现在的情况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

     白榆从他身上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危险,她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一样——明明以两个人的关系来说不应该如此。

     冷静点,她告诫着自己,别想太多。

     “我……”白榆开了口,她看见哪吒又稍稍往前倾了倾身体,压迫力更甚,同时也使得两人的距离拉得又近了些,以至于她几乎产生了一种他们俩鼻尖都要碰到一起的错觉。

     白榆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注意到这一点的哪吒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也没改主意,只是得先处理一下洞府里的事务。”

     她发觉哪吒没有为她的话所动,意识到问题更主要是出在第二个问题上。

     白榆定了定心神,她对于老鼠精和黄喉的过去也知之甚少,也完全没得到和此有关的记忆,所有情报来源都是黄喉的只言片语,鉴于黄喉一早就怀疑了她身份的真实性与否,那些话语恐怕也有不小的误导性。现在她只能半蒙半猜地安抚哪吒了。

     可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又是在生什么气……难不成是因为妹妹的交友问题堪忧所以怒气上头?

     “我与黄喉早就相识,这些年来也是由他来帮我处理这洞府上下一干事务,”她看见哪吒的脸色又沉了几分,连忙强自镇定地把接下来的话也倒豆子似的说出来,“只是若问我对他是如何想法,这我便不太明白了。”

     “我素来相信他做事,不然也不会把管理都交由他来做。”

     这就是白榆的信口胡诌了,事实上她根据现有的记忆和黄喉的表现推测觉得,老鼠精之所以把事情都交给了黄喉,虽说少不了信任的成分在,更主要的却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认为区区他也掀不起什么波浪。再加之老鼠精对此没有兴趣,整日在外……嗯,练功,无底洞里出了什么疏漏直接拿人是问就是。

     ——但是在哪吒面前绝对不能说这个理由!就他现在的样子来看,要是她再主动提起老鼠精平日做的事,只怕是火上浇油,更会引起他的怒火。

     她虽不知道哪吒为何忽然如此在意老鼠精与黄喉间的关系,可哪方面较之更严重还是知道的。

     “然而,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手下,”白榆刻意冷下声音,“亲疏远近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所以也不必过于忧虑。我先前说过会如何处理,之后也会就那么去做。”

     听了她的话,哪吒虽没有立刻就接着开口,神情却总算是松动了些。他同样也没有马上就收回撑着桌子的手,仍然保持着俯视着白榆的姿势。

     “药是他下的,”他嘴唇动了动,终于说道,“你并不知情,对吧?”

     ……来了!

     从刚开始,白榆就一直在担心哪吒到底会什么时候问她这个问题,然而当终于面临之时,兴许是因为察觉到了哪吒的危险感觉消去不少,同时也没有多少怀疑她的意思,白榆反而没有被质疑与黄喉的关系时那般紧张了。

     只是,既然问出了口,心中必然还是有些不信任她的,这一点虽然让白榆有点不舒服,不过毕竟是在她这儿出的事,会这么想也无可厚非。

     “那是当然……那时我发现事出蹊跷,便叫来泡茶的侍女质问,发现她是清白无辜的时候本想让她去查清,哪料得黄喉竟然不请自来地主动承认了是他下的药,也承认是想借机谋反。”白榆解释道,“于是,便发展成了先前那副局面。”

     “……原来如此。”

     哪吒这一声应得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目光落了下来,扫视了白榆周身两眼。

     他这举动让白榆心里平白生出了些不安。

     “哥?”

     她叫了一声,接着便看到哪吒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似的愣了下,随即另一只手半掩在了脸前。

     “既是这样,你要去处理什么就先去处理吧,”他慢慢直起身体,支在桌上那只手也收回在身侧,偏过头去没看白榆,“他应当不敢再做些什么,只是这么耽误着难免会多生出些事端。”

     白榆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应了好,立刻冲出了卧房,她巴不得立刻逃离这诡异的氛围。而在白榆身后,哪吒的目光本跟着她,在她的身影从门口消失后便收了回来,挡在脸前的手也放下,只有身侧那只手还紧紧握着,手背上因为用力过度而隐约浮现出青筋。

     不这么做的话,他恐怕无法控制得住自己,以至于做出些无可挽回的事情。

     他受那梦的影响比他想象中还要大,自打出世以来,哪吒便甚少有过那方面的想法。今日栽在了那烈性的药物上,加之她过来搀扶他时两人的接触,所做的梦让哪吒尴尬到无以复加,就算是醒来之后也难直视他那“义妹”的脸,甚至连衣服的边角都不敢去看。

     所幸他一直提醒着自己两人的身份,就算是父王不承认,那日在如来面前所做誓言也并非作伪。

     只是就算如此告诫,哪吒知道自己内心也有所动摇,不然也不会再看到对方如此袒护那个叫……黄喉的家伙时,一股无名火径直从心中冒起。他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为什么而生气,是在为对方为了躲避自己而将那家伙挡在面前,又或者……是因为两人可能会有的关系?

     想到这里,他便险些被怒火毁了理智,要不是那声“哥”提醒了他,将他摇摇欲坠的理智拉了回来……那哪吒本来以为已经压下去的药效恐怕又要复燃了。

     总之,不论他的感觉如何变化,如今赶紧把人带下去才是紧要大事,之后自然有足够的时间待他慢慢梳理,姑且不急在这一时。

     只是……至少这间房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哪吒深吸一口气,迈步直接跨过了门槛。

     “竹青。”

     白榆一走到院落门口,便高声叫了两人的名字,竹青先前被她吩咐去倒掉茶叶和泉水,这时候应该已经回来。果不其然,她话音还未落,就看见竹青闪身出来跪在她跟前,在她旁边的是方才迟迟不见人的鸳鸯。

     “竹青办事不利,未曾验明茶叶中被人下了药粉,险些酿成大错,还请夫人责罚。”

     “鸳鸯一时不察被人支开了去,没能及时赶到老夫人跟前替老夫人分忧,请老夫人责罚。”

     ……这俩说辞还一套一套的。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白榆揉了揉额角,“我也没有要责怪你们的意思。”

     俩人听了她的话便站了起来,鸳鸯立刻从旁边扯过来一个小妖:“老夫人,这家伙就是负责看管茶叶的,我从他口中问出来,前不久——就是在老夫人义兄刚来才此处时,二当家——不,黄喉那家伙拿来了不明药粉下在了茶叶里,还嘱咐说千万不可和老夫人或者是其他人说漏了嘴。”

     白榆瞥了她揪着的那个鼻青脸肿的小妖怪一眼,便知她是用什么办法问出话来的。

     “你说你是被支开的?”

     “正是,”鸳鸯立刻应道,“我本来是和竹青一起等着老夫人吩咐,忽然来了人说是仓库那出了点事,险些走水让我们去处理。我想着一个人就够了,就自己跟着他们去了,结果发现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哪有那么严重,刚回来就听竹青说了发生的事,这才想到应该是刻意来引开我们的。”

     “滋事的人我也都捆了,”她又补充说,“都扔在门楼那儿等着老夫人处置。”

     白榆闻言呼出一口气,问道:“黄喉呢?”

     听到这个名字,不管是鸳鸯还是竹青脸上都显出不快来,显然,介于她们的忠心,对于这么个背叛者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夫人,他在从房中出来以后我便派人一直跟着他。”

     这回应声的是竹青,她垂着头,异常恭敬道:“得到的消息暂时只是他集结了一些姑且算是归顺于他的人员,还没有多余的动作。”

     “你也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竹青点了点头。

     “带我过去。”

     有竹青在前面带路,鸳鸯在一旁陪护,白榆自然也不担心会出什么事,这两人的实力在洞府中也是佼佼者——虽然谁都还比不上她。她走着走着便出了神,她本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一学生,这些日子虽然装腔作势地勉强顶个名头,可对于怎么管理这么大一个洞府……完全是一无所知。

     等黄喉走了,她该怎么安顿这里呢?

     前方的竹青停下了脚步,白榆也随之抬头看去,发现黄喉就站在不远处,正往这边看过来。白榆粗粗一数,他身后站着数十人,倒是比她原想的要少一些,不过也差不了多少。

     这里的妖怪大多数是陆续投奔过来的,冲着的当然也是地涌夫人这个名号。实力既是抵不过,黄喉虽是想反,也只有背后下阴招,妖怪们尽管不忌手段,可也还清楚谁是能得罪的、谁又是不能得罪的。

     “我猜你这时候也该过来了。”

     他平静地说道,脸上看不出多少情绪的波动:“看来你是将他稳住了。”

     “这点上还用不得你操心,”白榆回答,“闹成这番局面还不是拜你所赐,我想你也知道我现在来是要干什么了。”

     “也就是说,你们之间的相似之处比我想象得要多——又或者,”黄喉忽然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你在越来越深地受到影响,也许我倒可以期待一下你完全受到影响的那一天是否会来临。”

     周围的妖怪不论是身处哪一方的,皆是一脸云里雾里,疑惑地来回瞧着这两个人,又都碍于是顶头上司而不敢妄加揣测。

     “那你就慢慢期待去吧。”

     白榆不愿再多言,径直绕过了愕然的鸳鸯与竹青,往黄喉跟前走去。她走得匆忙没带兵器,这时候随手抽出了黄喉旁边一个手下腰间带着的刀。

     手起刀落。

     “这是我答应过的惩罚,”她握住刀柄的手有些发抖,这还是她第一次亲手用兵刃与别人血肉相交,只是这是无论如何都要迈出的一步,也是如今境况下……不可不做的事,“你以往既是为左膀右臂,如今做出反叛之事,我留下你性命,取你一条手臂。”

     “从今往后,若是有谁再做出类似的事情,”白榆努力平复下声音中的颤抖,提高声音对其他因为夫人和前二当家之间的纷争而探头探脑围拢过来的妖怪警告道,“我定不会如此轻饶。要是有人对此有异议,现在就说与我听。”

     周围一片安静,没有一个小妖怪敢吱声。

     “我本来还以为你会以其人之道数倍还之以其人之身,再不济也是取我两条胳膊,”被斩断左胳膊的痛楚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黄喉动用法力,胳膊上的断面逐渐愈合,他轻声说道,“这才合‘你’一贯作风,可没想到就算是受到影响还是如此……仁慈。”

     最后那两个字被他咬重发音,又是一贯的嘲讽之意。白榆也知道这个连莲藕都能化为人身的世界观,医治条胳膊虽不算完全的易事,却也不是不可为之。如此看来确实不痛不痒,可她本来也就只想给个教训了事,而不是真给他下上数倍的药让他发狂致死。

     “念在过去的情分上,我说过不会取你性命,自然是言出必行。”

     她把刀往那个小妖跟前扔过去,可惜他压根没敢接,后退一步让刀“当啷”一声直接砸在了脚边上。

     白榆也不在意,接着说道:“鸳鸯、竹青,给那些家伙松绑。”

     “然后,”她瞥了瞥黄喉,“带着他们滚吧。”

     黄喉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带头往顶上那个出入口走去。脚步声陆续响起,白榆正想也转身离开,忽听背后又有人道。

     “别怪我不提醒你,有些事,发生过便无法当做没发生过。”

     她猛地回头看去,想让他解释个明白他到底言指何意,却见黄喉的身影已自洞口消失了,白榆咬了咬牙,也不想再多去理会这个到最后都不忘挑拨离间的家伙。她叹了口气,往回走了两步,竹青及时递来一张帕子,白榆这才发现方才喷溅出的血液沾了自己满手,这时候都已经干了一些,变得有点黏腻了。

     白榆沉默地接过手帕擦了擦手,发现自己的手还是有些发抖,先前还觉得自己不过是个普通学生的想法霎时成了个笑话。

     “把那胳膊埋了。”

     她开口道。

     “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