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回
    白榆差一点就答应了他。

     ……差一点。

     美色当前,又是那样一番真情实意的劝说,她的心智的确因此而产生了不止一丁半点的动摇,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把手放上去,答应的话也差一点就脱口而出。白榆愣愣地盯着哪吒伸在她面前始终没有收回去的手,放在腿上的右手手指紧了紧,掐入了掌心。

     “我……”

     她吞咽了一下,发现喉咙有点干涩。

     “恐怕我……现在还不能答应,容我再想想吧。”

     白榆听见哪吒轻轻地叹了口气,抬眼看去,发现他表情之中多少有些失望,然而正当她心虚地准备收回视线时,他正巧望过来,两人眼神相撞,哪吒似乎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了什么,那抹失望转瞬即逝,取而代之地又露出了与之前有些相似的笑意。

     “也罢,”他道,给了白榆一个台阶下,“毕竟也足有三百年了,本来也没指着你这么快就答应,我会等你改变主意的。”

     在那之后,他便就此告辞,留着白榆一个人还坐在桌前,对着对面空无一人的作为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她趁着没人,长出一口气,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好险啊刚才。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白榆总觉得刚才哪吒伸出手来的那一瞬间,她的心跳忽然停了下来,短暂而又漫长的几秒之后才终于恢复了原先的节奏。

     她原本的想法,是打死都不愿意跟着哪吒回去天庭的,那边规矩又多,又没什么欢迎她的人,跟着回去不是自取其辱吗。相较于此,还不如就在人间为妖,虽说乱世难以保全自己……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她现在不是也能一点点得到老鼠精的力量了吗,怎么看都是这边更加自由且不至于那么束手束脚的。

     还有另外一点。

     就算得到了一部分原属于老鼠精的记忆,她从来也就只是白榆,如今夺了老鼠精的舍,虽不是没想过要担负起对方的责任活下去,可一方面老鼠精先前夺了那么好些人的性命,要说是罪大恶极也不是说不通的,另一方面,这责任实在是太过沉重,她也不确定自己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到底该怎么办啊……”

     白榆自言自语地叹息道,抬手想一拍桌,忽然想起那把被她拍掉了扶手的椅子,讪讪地又把手放了回去。不过,当她侧过头去的时候,看见了仍然挂在墙上的那两把长剑。

     那么不如就来试试吧,也索性借此发泄一下好了,白榆这么想着,将那双剑从墙上取了下来。

     事实证明,即便是没有老鼠精本身的记忆,这具身体对于这兵器和招数还是有一定的身体记忆的。

     起初白榆真的只是在院落中央做着简单又毫无章法的劈砍动作——当然,她也没忘了提前屏退左右,并仔细观察好周围到底有没有人在暗中窥视,一面是以防就像那日在比丘国那只乌鸦那样远远监视之类的情况发生,另一面是被人看到自己这么做实在是太傻了——但渐渐地,当白榆闭上眼睛时,她开始能从其中感受到一丝熟悉感。

     事实上,这时候距她握起剑开始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她也能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酸痛,然而这灵光一现似的感觉给了她相当大的鼓舞。白榆也顾不上双臂的僵硬了,动作变得越发得心应手起来。不到半个时辰以后,她已然不止是依靠着身体记忆,而是借着渐渐从脑海深处涌现出来的剑招在操练了。

     直到无底洞内的天色渐晚,白榆才终于停了下来,她抹了一把额头,发现自己甚至根本没出多少汗,不由得暗自感叹修炼了三百年——不,肯定远远不止——这身体素质就是不一样。

     这下白榆算是终于摸到了门道,接下来的数天,她闭门谁都不见,把时间都花费在了练剑上,这么下来也算是小有所成。与她得到的记忆与从其中感受到的相对比,白榆觉得这离老鼠精原有的水平虽还有距离,但光凭剑招的熟练程度大概已经不相上下了,于是便取消了先前下过的禁令,以往人员怎么出入,现在一并照常便可。

     闭门谢客也未免没有逃避的意思在,自那日之后,她光是再想想你哪吒当时的样子都觉得心神有些动摇,更遑论真见面了。

     原本压根没动过跟哪吒一起走这念头的白榆,不知不觉竟然也开始有要是真答应了他,好像也未尝不是个出路的想法。

     要是在天庭待着,虽说她的身份似乎还是有些敏感,但既然有如来佛祖作保就还算是有保障;哪吒又做了会担保她、不会让她有麻烦缠身之类的保证,这样来看至少人身安全无忧,最大的问题是李靖那边,可白榆不像老鼠精,本来对他也没有什么感情,如果她这一方压根不在乎,“自取其辱”也说不上。

     至于无底洞这边,既然黄喉想要权力,那就给他,岂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只是就不知道这洞府中的大小妖怪愿不愿意了……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白榆也能感觉得到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尊敬也都是发自真心的,至于那少部分,毫无疑问,当然是更效命于他们那二当家的。

     她反手向空气中斩下,以右脚为轴的同时身体翻转,左手持剑的剑尖向上挑起。

     ——然而她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距离。

     剑尖不偏不倚地划过了一根廊柱的中段,幸好白榆早就领教过她的力气到底有多大,从此不管做什么都留着三分力。廊柱上只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要是她再多用点力气或是再不小心迈近一步,它恐怕都不会好端端地立在那里了。

     “手腕的动作还有待改进。”

     白榆刚刚收剑还鞘,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开口道,她只让其他人在最了解老鼠精的黄喉来之前通报她一声,隐形中也是默认了其他人可以任意出入,所以当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她一点都不意外。

     她转过身去,看见背着双手站在那里的哪吒,满意地发现自己心神没怎么乱。

     “招数不错,不过尚有改进的余地,”资深专家如是总结道,“手腕翻转时若是再多用上几分力道,角度上再稍作改变,威力可以大增。不过这样一来,你那根柱子也就别想要了。”

     紧接着他便向这边走了过来,沉吟了两秒,征求同意似的将手往两人之间一伸。白榆差点还以为是像几天前那样的意思,然后才反应过来,将其中一把剑从剑鞘中抽出,转交到了哪吒的手上。

     手上握住剑的一刹那,哪吒周身气势一变,白榆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有些惊讶地注视着他的动作。

     从表情上来看,他显得颇有几分随意与散漫,但就他的动作而言,干净利落、同样不失凌厉。只此简单的一招,白榆便从此发觉了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同时也从他这番动作上更深切地理解到了他方才所言之意。

     他现在这样实在是像极了在指点练功还不到位的妹妹的兄长。

     “如果……我是说如果。”

     她忽然开口道。

     “如果我真答应跟你回去,只要我……不像以前那样行事,”白榆其实仍有些犹豫,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心中的天平确实越来越偏向哪吒想要的那一边了,“我应当还是有按照自己心意行动的自由的吧?”

     哪吒闻言猛地侧头看向她,神情像是有些复杂又有些欣慰,他笑道:“当然。”

     不管他现在怎么说,现在什么都还没发生的情况下都只是一张空头支票。不过,白榆眼下倒是觉得,这一次相信他也无所谓。

     “暂且进去坐坐吧。”

     不知为何,她忽然又觉得不太自在,借此打破了沉默。

     他们就像上一次那样对坐在了桌前,而那时还会因为只是踏入她房间就耳朵发红的哪吒这回倒是适应良好,已经表现与往常无异了。白榆由于之前那一番练习,这会儿也有些渴了,回到房间才发现茶壶里空空如也,这几天她都是自己泡茶喝,自己动手也别有一番趣味。

     不过如今她当然不能放关系才刚缓和不少的哪吒在这里一个人坐着,那样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于是干脆想唤来鸳鸯,却没见到她人影。

     “鸳鸯呢?”

     白榆将茶壶交给另一个常侍奉的侍女时,随口问了一句,可惜她也非常抱歉地表示她也不知道鸳鸯姑娘去了哪里。

     于是,她也没有放在心上,虽说鸳鸯忠心耿耿得就差形影不离了,忙起来时找不到人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所以她只是坐回去接着和哪吒聊了几句,等到茶壶重新被侍女轻轻敲门送进来后,才毫不怀疑地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把自己那杯一饮而尽以解喉咙的干渴。

     哪吒大约也是心情不错,不似上一次只是简单地抿了一丁点茶水,这回倒是一口气喝了好几口。

     “我到底还是没有白来这么一趟。”

     他一边思量一边说道:“到时便由我先去禀报父王一声,你就不用一同跟去了,在外面等着我就是,之后我会为你安排住处。”

     坐在对面的白榆不无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她这会儿多少从刚才头脑有些发热的状态下回复过来了,这时候对于一时冲动的自己感到有点尴尬,不过再怎么说,都没有后悔刚才的决定。

     那么就如同之前想的那样,把她的位置交给黄喉?

     对那些小妖做出点说明是必须的了……但既然她已经让哪吒以义兄之名留在这里数日,他们想必也有了心理准备,希望到时不会有多困难。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白榆一时没察觉到坐在面前的人已然没了声音,回过神来时,她本来还以为哪吒是像自己一样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仔细一看却发现他脸色不太对劲。

     他表情倒不像是痛苦的样子,但一手握成拳状挡在嘴巴前面,眉头深深皱起似乎有点疑惑,比起难受来说倒不如说是在刻意忍耐着什么。若是仔细打量,便会发现红色又从他耳根出开始蔓延,这回变成浅淡红色的也不仅仅是局限于他的耳朵了。

     不同寻常的发展把白榆吓了一跳。

     “哥……”她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

     声音就像他硬从喉咙里挤出来似的,哪吒双手撑在桌面上站起身,身体竟是随着动作晃了一下。这让刚才还目睹了他那般剑法的白榆更是大惊失色,她连忙也站起想要拉住他扶一把,奈何哪吒虽然身体不适,但要躲过她还是绰绰有余。他生生拖着沉重的脚步往门口走去,可才刚推开门,还不等跨过门槛,就靠在门边上不动了。

     白榆连忙三两步赶上,瞧了瞧他的样子。

     哪吒竟然已是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