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回
    白榆被他的话语和逻辑所震慑,一时半会儿竟然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就这么任由哪吒把她一路扛了出去。她头抬了一会儿就觉得脖子抻得酸痛,先不说混天绫捆得她严严实实没法动弹,再多挣扎一下哪吒肩膀上的护肩都硌得她小腹有点发疼。

     算了,反正这下跑也跑不了,她向来是能屈能伸,这么想着就干脆放松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不至于只有小腹成为全身的着力点。

     她这破罐子破摔得也是利落,哪吒显然也察觉到了她的变化,身体倒是僵硬了一瞬,紧接着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接着往前走去,手也仍然按在白榆腰上,只是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你你你你,”有个熟悉的尖细声音响起来,“你要对我们大王做什么?!”

     白榆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见手下那群小老鼠手里一个个都拿了家伙事,在哪吒的气势下明明吓得两条腿都在打哆嗦还一副要冲上来干架的架势,哭笑不得之余涌上来的更多还是感动。

     只是着实不能让它们和哪吒对上。

     她跟杰瑞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放下手里的兵器拉着旁边几只小老鼠退到了一边。杰瑞还没忘示意另一边的小老鼠们也退开,领头的舒克被拽了好几下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拽了过去,从中间让了一条路来让哪吒通过。白榆没有错过它们脸上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大王的不甘心,暗道她也许应该当时就该告诉它们一声,说来找自己的本来就是她的义兄,好歹这时候也不必这么担忧。瞧样子也知道它们只清楚这是赫赫有名的哪吒三太子,而不清楚其中的内情。

     哪吒并没有对这状况发表任何评论,只是沉默地走了过去,不过没过多久,还没等见到外面的阳光,哪吒就又停下,这回是和靠在长廊墙上的孙悟空交谈了几句。

     其内容无非就是此番也算是得了他的帮助,若是下次有需要哪吒出手帮忙的时候,只管去——

     听到那地址时,白榆竖起了耳朵,心下有些奇怪。

     她本来以为哪吒说不会带她回天上时还以为不过是戏言,虽然觉得哪吒不至于说谎,可心里到底还有点不确定,而现在看来他还真是认真的。白榆这几年在此处打听了这么久的消息,对四大洲的地理分布也是有点了解了,哪吒说出来的这个地址比这里离东土大唐还近得多。

     ……她一时又有点蠢蠢欲动。

     不过也就只是想想,怎么想都知道哪吒现在不可能轻易把她放走。

     待得哪吒腾起云来,才把她从肩膀上放下,彼时白榆的两条胳膊还是被和身体紧紧地束在一起,这么久过去,肩膀和胳膊都是僵硬得发酸。

     她瞟了一眼就站在她旁边的哪吒,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春|宫|图那事实在是闹得太过尴尬,以至于从方才开始,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会儿打破沉默好像不是很容易……

     只是这路途算不上多近,她可不想自己被勒上那么长时间。

     白榆想了想,看着哪吒没有要再就方才的事情发火的意思,还是开口道:“……哥。”

     哪吒过了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嗯?”

     “能……”她瞧着他的脸色试探道,“能把我先松开吗?”

     “不行,”他毫不犹豫地拒绝,“要是你又和之前那几次一样逃跑呢?”

     是啊,她有两次——不,三次前科来着。

     想到这点,白榆决定退而求其次。

     “我能换个舒服点的绑法嘛?”

     话刚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里有歧义,连忙趁着看上去对这方面没什么了解的哪吒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这样捆着实在勒得我胳膊酸疼,能不能轻点?”

     “或者哪怕光在我手上系一下呢,”白榆努力说服道,“这样我也跑不了的。”

     哪吒听了她的话,变得若有所思起来,不过他也没有按着白榆说的办,只是一扯混天绫的另一端。饶是如此,白榆身上也霎时松快许多——虽然她毫不怀疑只要她再露出要逃跑的意思,这混天绫就会绑得比刚才还紧。

     三太子你这是何苦!

     她在心里念叨了一句,又听哪吒像是下了什么决定,道:“你且再忍耐一会儿,等到了地方我就把这混天绫收了。”

     这也勉强算是做了让步。

     白榆这会儿倒有点好奇他到底要带她去个什么地方了,从哪吒之前话里透露出的意思来看,他倒是准备了有一段时间。这两年下来连躲着哪吒都成了习惯,但冷静下来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看样子,哪吒也是这么个想法——在他发现她床底下压着的春|宫|图之前。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过了足有大半个时辰,他们才在一片林子的边沿处落了下来,哪吒如他先前所说一般松去了还缠在她身上的混天绫,白榆干脆靠在树上揉了揉仍然有些发僵的肩膀。

     “是我做得过火了,”哪吒面向着她,忽然如是开口道,“我去找你前原本没想着要直接将你这样带来此处。”

     难道他还想的是和上次一样待到她同意再一同离开?白榆打量了他两眼,又觉得不像。

     她其实仍然不太喜欢哪吒罔顾她意愿的做法。

     奈何两个人有着绝对的武力值差距,这时候的哪吒也不一定就听得进去她的话,白榆只好做着无声的抗议。

     不见她说话,哪吒停住了片刻,又说道:“你倒有着一群好手下。”

     白榆知道他这是又想起当时舒克和杰瑞它们不顾自身安全拦路的时候,心道那是当然,她挑手下的眼光哪是有的说的。

     ——倒是忘了当初完全就是被缠得没办法了才收了人家的。

     “尽管实力太差,品性却比从前那些好了不是一丁半点。”

     “谁说的?”白榆情急之下也忘了接下来打算做的冷处理了,虽然知道他仍然是记着被下药那事呢,却依旧忍不住为其他人辩护起来,“就算不提别人,鸳鸯和竹青可是对我最忠心的,怎么就落个品性不好的评价了?”

     尽管知道她们是对老鼠精的身份而非是她白榆尽忠,可做的事都是没话说的。

     话音还没落,白榆忽觉眼前一暗。

     哪吒仗着他比她身量高,胳膊搭在比她头顶高出几公分的树干上,自上而下地俯视着她。

     白榆:“………………"

     妈呀,壁咚。

     ……不,这算是“树咚”?

     这人倒像是完全不觉得这个姿势做来有多么暧昧,就像他不久前把她扛在肩膀上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似的。白榆忽然觉得这和他几年前光是因为踏入女子卧房就会脸红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了,鬼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白榆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壁咚这事在里见得多了,只是落到自己身上还真是头一遭——对象还是她便宜兄长。

     “方才还好说话,等我真给你松了绑便摆起脸色了,”果然刚才是激她,听着他的话,白榆眼神偏到了一边,“我也说过了,早就做了被你记恨的准备,这话不是作伪。”

     “一年。”

     哪吒口中忽然蹦出这么个字眼,惹得白榆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他没有要拉远两人距离的打算,只是就这么接着说道。

     “我下了天界以后,在找到你之前就听闻你在周围国家犯下的诸多命案,最后一桩便是在我到了那个小国的前一天。”他道,“我本来以为是因为我在那处,故而你才有所收敛,这些年打探下来倒不似如此。这几年住在你周围的凡人也都风调雨顺,更无任何一起离奇的失踪或是杀人案发生,见你对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妖也是一等一地好,一个人如何可能在朝夕之间发生这样的改变?”

     怎么不可能。

     白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在准备行凶之前被一个本专业是研究怎么更好地养水产的大学生魂穿不就得了?

     “我只是觉得,”这话当然不能跟哪吒说,白榆老实地……编了个借口,“一直走这条道不是正途,于是迷途知返,决定好好做人。”

     没想到这还真说动了哪吒些许,他总算是不再保持这么个让白榆更加倍感压力和暧昧的姿势,稍稍拉远了两人的距离。

     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拉了起来,还没看清哪吒怎么动作,手腕上就坠了个重物。

     “自你偷食了香花宝烛,我就担下了要引导你上正途的责任。而你既是已经有了要改正的心思,我便给你一年的时间。如今这一年之中,若是让我确认了你将来不会再为祸,你要再去何处我都不会再阻拦。”

     那这是什么?

     白榆抬起手,发现手腕上戴着个粗细均匀的金镯子。

     ——不,貌似又不完全是。

     “这是乾坤圈。”

     哪吒说得轻描淡写。

     白榆:“…………………………”

     为什么会把乾坤圈戴她手上啊?!

     “我这么做当然是防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脱逃,”哪吒似是看穿她心中所想,如是答道,“至于有什么效果,如果你再次逃走自然就知道了。”

     原来乾坤圈还能作这种用途的吗?!

     她忽然想起了哪吒那时在云上若有所思的表情,感情他当时是在想这个呢,那她说那话岂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不……白榆接着注意到他话中的另一处重点,原来他之后也不会是一直和她待在一起的?

     “你不在的时候?”

     “你以为我是为何花了这么久时间才会找到你?”哪吒瞥了她一眼,“金星最近虽向万岁进言让我有时间来下界寻人,一些该做的职务总还是免不了的,虽然时间不长,但也别动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金星?难不成是太白金星?

     白榆应了一声,见哪吒将身上的装束变为了寻常男子会有的装扮,回过头又打量了她一眼:“你这身衣服倒是没什么不妥,跟着我来就是。”

     他虽是把混天绫解了,乾坤圈还套在白榆手腕上,这下放下心来,量白榆也不会再逃跑,便直接转过身往前方走去。白榆依然半靠在那树上,伸手摸了摸右手腕上套着的东西,心道把乾坤圈当“手镯”戴到底是个什么鬼,然而无论她怎么腹诽,都是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的了。

     话说回来,她觉得哪吒这回的态度着实有点奇怪。

     自打见面以来,虽然口口声声地说要尽到兄长的责任,对她的样子却又不比几年前最初见面那样了,倒不是说因为生气才怎样……就像她那会儿刚被扛起来想的那般,总觉得……

     应该是想多了?

     她叹了口气,也只能别无选择地跟在了哪吒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