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回
    “三太子殿下可否想过,你我二人间并非以兄妹之礼相处之事……?”

     “……”

     哪吒并未开口回答,只是就那么看着她,漆黑的眼眸中瞧不出任何想法。

     她全身的重心都向前倾斜,支撑点只有还搭在椅子扶手上的两只手,哪吒本就是双膝分开的坐姿,无论是白榆先前的跻身进来还是现在巧妙地让自己的身体从他两膝之间靠得越发往里侧都显得极为轻松。

     他一手半搭在大腿上,另一手的手肘则是靠在了扶手上。凑得越近,白榆就更察觉哪吒并没有表面上表现得那么不动如山,他的身体显然是紧绷着的,这个认知让她飘忽的意识中又产生出一种朦朦胧胧的喜悦。

     然而,在她准备将上身又往前倾、脸往他耳朵边上靠去,正想着是吹口气好还是做点其他的什么好的时候,靠在扶手上的那只手忽然发力,握住了白榆的手腕。

     温热的触感让白榆浑身一僵,她没有轻易动作,而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神往近在咫尺的人的脸上瞄了瞄,就见哪吒方才还是面无表情的脸庞上露出了个笑容——只可惜那笑容瞧着着实是让人冰冷入骨。

     “刚才那话,”他说,“不如再说一遍试试。”

     白榆:“…………………………”

     看哪吒这表情,她要是再说一遍她就是大傻!

     这一下直接给她吓清醒了,白榆回忆起“自己”刚才做过的事情,只想捂住脸用脑袋去撞墙,她到底是有多想不开——或者说是受到了多大影响,才会,才会——

     她摇摇欲坠的理智是被悬崖勒马地拉了回来,奈何,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靠装傻就能解决的了。

     不过白榆依旧没有死心,她试着想把自己的手腕抽回来,然后发现……发现……这三太子抓得还挺紧的。

     哪吒低下头来,就如同刚才她要做的那样俯首到了她的耳侧。

     “我应当没有说过。”

     她完全生不出旖旎的心思,满头冷汗地听着哪吒接着便开口道,声音中透着些冷意。

     “我最讨厌的便是有人弯弯绕绕地打些什么歪念头。”

     不不不这说得绝对不是她,她这做的不是相当的直来直去吗!

     在白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径直站起了身,害得白榆一个趔趄就差点仰倒在了方几上,与此同时,他握住白榆手腕的手也没松开,她手腕不由别得一阵生疼。

     白榆暗自咬了咬牙。

     她看上去像那么容易就屈服的人吗?!

     没错,她就是。

     啊啊啊啊啊她错了!三太子求放过!胳膊真的好疼啊!

     “我……嗯,我……”

     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那种奇妙的状态,更不可能直言自己根本就是夺了他原来那位义妹的舍,如今受了那心态和身体惯性的影响……白榆抬头望了望哪吒的眼睛,发现他的戒备没有一丝放松时,眼神也只好心虚地左右游移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责任总的来说还是在她——或者,在她和老鼠精。

     两人的立场完全反转了过来,之前还是白榆将哪吒半困在了她与椅子之间,现在就变成了她被对方卡在这点小小的空间里了。

     白榆瞅见哪吒的另一只手也扣住了桌沿,在这样的钳制之下,她也就只能保持着半仰视哪吒的姿势,两人的身体比她刚才主动挑逗时还要紧密,然而那溢着点暧昧的氛围早就消失无踪。她靠在那儿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碰到啥关键部位让人家怒火更胜。

     “……罢了。”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哪吒一面说着,一面眉梢挑了挑,松开他的钳制。

     “我料得你也该是还没个正统的观念,不然也难怪如来会委派我父子二人将你引上正途。你现在便去收拾行李,只带精简的便可,反正到时吃穿用度也少不得你的。”

     说完这话,他便向后靠去,身体半倚着墙,眼睛也半闭着,一副“让你去你就赶紧去”的架势。白榆觉得哪吒有什么话要说却未说,可这会儿哪来的胆子追根究底,立刻从这厅内冲了出去,一直到回到自己那院落里都感觉心跳还没稳。

     她,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啊?!

     尴尬。

     除了尴尬就只剩下尴尬了。

     就算是那时她失了心智,说出来哪吒能信吗?更何况许久未取元阳进而把主意打到了兄长身上,虽因为是义兄可能也不完全算得上大逆不道,可那人选是哪吒啊。

     所以……白榆叹了口气,接下来……

     跟着哪吒一并回去这条路怎么想都顿时变得凶险了许多。

     若是跟他去了天界,白榆早知道李靖瞧不上老鼠精,所以,她能依靠的本就只有哪吒一人。当初放了她一条生路还存着点仁慈之心的如来佛祖在西天呢,更何况人家放过一次就是仁至义尽了,根本没有必要再帮她。

     ……于是,这唯一的一个人现在被她给得罪了。

     虽然看哪吒的语气及之后的话,他是因为她的言行而生气,可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但问题就在于哪吒的耐心到底有多少,还没发现老鼠精的身体会因为鸳鸯说的“长时间未尝进补”而有所反应前,白榆一点都没担心过跟他走了以后的问题。事到如今发现了这一点,又身不由己、不受控制地做出了那样的行为以后,白榆觉得,将来她的人身安全、哪吒的人身安全都很成问题。

     ——就比如她刚刚回来的路上心里还忍不住冒出了将那日黄喉所下的药再下一次的念头,那药在库房中还封存得好好的,幸亏白榆生生把都往那个方向迈出去的步伐又扭了回来,不然事情还真的没法收场了。

     她怕就怕在将来又控制不住那种冲动。天界高人是多,然而,就算她是托塔天王义女——对方还疑似不认——说到底也就是区区一个妖怪,谁会帮她?

     莫说三太子的面子,心气比天高的三太子估计是不会把这种事暴露于人前的。

     趁着事情还没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前,白榆觉得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行。

     ……跑?

     这个看似荒诞的想法冒出来的瞬间便生了根,白榆越想越觉得这么做……没准是当下还比较好的选择了。

     与其让大家彼此之间的印象跌入谷底、关系破裂,落个哪边都不讨好的结局,也许趁着还能留着点好感和感情在的时候好聚好散比较好。

     只是哪吒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带老鼠精和他回去,不达到这个目的誓不罢休,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人家就是想到什么便去做也不考虑后果的主儿,这时候还认为她图谋不轨,能答应才怪了。

     这样看来也就只好跑了。

     白榆心下有了决断,哪吒现在以为她正在收拾行李,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她随便从衣柜里挑拣了几件换洗好的衣服,抽了块布包作包裹,又将其和老鼠精的双剑放在一起。

     不过,也不能这么就走了,总得有个交代才是。

     这儿虽然是个妖窟,可笔墨这种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上的东西也是不缺的。白榆从柜中取出了纸笔,以壶中清水倒在了墨砚上,手指在墨块上轻轻一点,它就自己转动着磨出墨汁来。她用毛笔蘸了蘸墨,思虑了一会儿就在纸上写了起来。

     她只懂一点书法,写出来的字尽管还算能看,和别人比起来就捉襟见肘了。白榆一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干脆用炭条来写,一边也只好硬着头皮写下去,她洋洋洒洒地用了五百字来忏悔她所做之事是多么大逆不道,又用了几百字来陈述她深感自己错误重大,决定一个人浪迹天涯,还望兄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勿怪。

     从小到大写过不少检讨书的白榆觉得自己这一篇也是写得情真意切,溢于言表。

     末了落款,她才刚写了两笔忽然发现不对,愣神之际一滴饱墨要从毛笔尖儿上摇摇欲坠下来,白榆不舍得废了这稿,想想这么做倒也不是不行,便匆匆将其写完,反正老鼠精名字那么多,权当是给老鼠精又起了个新名。

     将信纸摊在桌上,她左手拎着包裹,两把剑拴在腰上,走的时候还没忘了把门也关好。白榆站在原地想了想,心想她这个自从想起来以后还没用过的法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她卷了一阵风,身体便腾空而起。这感觉确实十分新奇,只可惜白榆飞得还不甚熟练,越过门楼的时候差点就一头栽在地上,还好最后还算是顺利地进入了无底洞与外界相通的那个出入口。在漫长的隧道里飞了许久,如果不是中间根本没有岔路口,白榆都要觉得自己是飞错了方向。

     头顶上终于出现了一点光亮,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白榆被光刺得眯了眯眼睛。

     与此同时,一直靠在墙上的哪吒也睁开了眼。

     时间应当差不多了。

     他放下环抱着的双臂,迈步走了出去。

     他对这里的地形已经十分熟络,不多时就来到了那间房前,想了想也没直接推门而入,而是先敲了敲门。

     无人应答。

     哪吒心生疑窦,伸手推了一推,木门便立刻随着他动作而开,于是他也瞧见房内空无一人。

     他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转身拔腿追出,忽然在转身前一秒看见桌上摆了封信。哪吒心下迟疑,最后还是决定先了解清楚信中写了什么再说,他展开信纸,发现其中夹了不少莫名其妙、要多看一会儿才能猜出那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文字。

     文字的排版也极为奇怪,哪吒瞧了一会儿才发现这字是从左到右横着写的,心道这是什么写法。

     他的眼神又瞥向了最下面的落款,写信的人似乎在前两笔后就迟滞了一瞬,以至于多了个墨点,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清那写的是什么名字。

     ——“白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