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回
    本来按照哪吒的行事风格,他是不会带走那封信的。

     明白了是按照自左向右的方向书写后,哪吒读信时虽然仍因为有些不适应而磕磕绊绊不算顺畅,较之一开始的完全摸不着头脑已经好多了。信中内容无非是为先前所做过的事而忏悔,只是其中有些措辞着实奇怪,不过想来他已经很久没来过这凡间,一些东西不甚清楚大概也还算……正常?

     他的关注点又落在了那个落款上。

     初成怪时是个金鼻白毛老鼠精的名号,在灵山偷吃了香花宝烛后就改了名作半截观音,至于地涌夫人又是在下了凡界后有的称号。从头到尾都不见给自己起个寻常点的名字,如今却有了,可也不是姓李,而是跟了别的姓。

     这白姓是从何处得来?

     哪吒心里不由有些不快,于他眼里,这分明就是要划清界限的意思。

     几日之内,他就把周围方圆几百里内搜罗了个干净,意料之内地没发现他那自称名叫“白榆”的“义妹”的身影。哪吒心里也不甚在意,如今的境况倒与他刚出天界时相差无几,依照其建立起那劳什子无底洞的作风,总能留些把柄,他还真就不信他不能把人给揪出来。

     那封信就在他怀里揣着,等到时他还非要问个明白不可,这回也定不会让其像先前那样轻易逃脱。

     他刻意忽略了心中某些不同寻常的念头,转而考虑起了先去哪里看看比较好。

     前不久如来才顾念南赡部洲连年战乱,派遣南海观世音去那边寻一个取经人,哪吒一半是有些好奇,一半是觉得从这方位寻起也不错,就这么定了主意。

     姑且……先去东边看看吧。

     万里之外,白榆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小哥儿这是怎的了,”旁边的商人好心问道,“可是昨晚着凉了?”

     “不,只是有点冷罢了。”

     白榆下意识回答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典型立旗的发言,自己沉默了一会儿,面对一脸疑惑不知她为何露出这样表情的商人,深感这就是时代的代沟。

     她刚才怎么就忽然觉得不太好呢……难不成是……不,这么久都没过来,应该不可能追来的吧。

     “咱们这一路往东走……”她试图岔开话题,“再往东边就是东土大唐吗?”

     “小哥儿这就说笑了,”商人从善如流地接道,“那大唐离这里可还远着,在南赡部洲呢,不过……确实是一直往东走没错。”

     那也就是说,如果她之后再往东去,没准儿连传说中的齐天大圣都能见一面了?

     但也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取经到底有没有开始……

     不,果然还是算了,也许等她刚看到那位嫉恶如仇的孙大圣,就会被他当作和寻常妖精一样一棒子打死。与这个相比,直接去大唐那边看看还更安全点,更别提现在当政的可是唐太宗李世民,去瞧瞧也挺好。

     白榆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看向了被几个商人围在中间的束哲。

     打从被他从那群土匪的包围中救下来,其他人就对这位路见不平拔扇相助的高人感激万分,而束哲对此似乎也很是受用,还不嫌麻烦地主动提出把他们一直护送到了最近的小城。那些土匪被捆了押上车,也一并交给了官府。

     这会儿他正推让着商人们塞过来的银子,谦虚地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

     ……怎么说呢。

     有些人的谦虚是真谦虚,而有些人的谦虚,只是源于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所谓谦虚的话不过是随口说说,包括他们自己都没把这话当真。

     束哲显然是属于后者,且是最为狂妄的那一类。

     不过制服土匪们时虽然只是轻轻一挥扇,可也足以看得出他的实力完全担得起这个评价,白榆目前实力尚显不足,但这点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眼看束哲要和众人道别,白榆趁着没多少人注意到自己,这就转身往一边走去。

     “小哥儿这是要上哪儿?”

     “我……”她早就想好了说辞,“我去解个手。”

     这当然只是她推脱的借口,白榆隐去了身形躲在暗处,等到束哲一个人走了就偷偷跟了上去。

     她也没指着自己能藏多久,既然那个障眼法被束哲轻易就看穿,想来这点小把戏——她这下倒也能心服口服地承认自己现在会的那些确实不过是些小把戏罢了——也瞒不了他。

     入了这城中时已是天色将晚,再赶路的话,等赶到下一座城镇时就会到了宵禁的时间。

     天空昏暗,街上行人不多,有了先前那种想法打底,白榆总觉得这人是在故意配合着她往远离那群商人的方向走,果不其然,等又走了一段距离,对方就转过了身,向着她这边的方向开口道:“怎么着,小姑娘,跟了我这么段时间,难不成是有话想跟我说?”

     “唔,让我想想,”还不等白榆回答,他就自顾自说道,“难不成是还不服气,要来再逼我露上两手不成?”

     “……不是。”

     想到她的打算,白榆觉得这还是有点难以开口,她咳嗽了一声,艰难地问道:“你收徒弟吗?”

     束哲:“………………你说啥?”

     既然话都已经说出来了,她索性也就豁出去了。对着哪吒的时候实在是动摇于他凛然的气场不敢放肆,而对于没个正型的束哲……虽然还不知道其真正实力的深浅,但是在他面前总是还能放松下来一些的。别看白榆在无底洞中碍于身份那般表现,从前插科打诨也是一把好手,不然也不会与这些市井商人混得如此熟稔。

     “自从树林中一见,我对你的敬仰真是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心中的仰慕那是多少卷纸张都写不过来。要是束公子能传我一两手功夫,”她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情真意切,也跟着那群商人一起叫起了“束公子”,“我定会整日沐浴焚香顶礼膜拜。看束公子这么帅绝人寰,帅得和太阳肩并肩,帅得让人想给你生猴子,这点小小的要求肯定也会满足的对不对?”

     这么长的话一口气说完差点没把她呛着,而再回味一下自己刚说过的话,把白榆自己都恶心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转头就见束哲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下巴:“我真有这么帅?”

     ……不要一脸“我知道你说的都对,但是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实在是让人不好意思”的表情啊!

     “……是啊。”

     白榆硬着头皮附和道:“所以我刚才说的事……”

     于情于理,在这里能撞上束哲这号人物实在是走了大运,虽然她以前在神话传说中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号,但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啊!甭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等等,这话好像听着哪里不对味呢。

     白榆决定忘记自己现在就是老鼠精的事实。

     总之,她现在肯定是需要有人来指导一下该如何解决眼下这情况的……能往正道功法的路子上走就再好不过,束哲应该算是正道……吧?

     她心想自己方才的话虽然着实让人尴尬,可对于束哲似乎拍马屁拍得恰到好处,于是满心期待地抬起头,见到束哲满脸笑容,又是多了几分笃定。

     下一秒,白榆就听到他说道。

     “不行。”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白榆以为自己会听见诸如“这是独家诀窍不外传”、“我收徒都是有讲究的,什么什么之类的人或妖都不收”,束哲接着却说,“因为收徒实在是太麻烦了啊。”

     白榆:“………………”

     “你看啊,”他扳着手指一条条地数,“又得教这,又得教那,还得带出去见见世面,以后自己出去闯荡还得背上我的名号,我丢不起那人。反正就算收了也是放养,那我还给自己添堵做什么。”

     ……说的太有道理了,完全无法反驳。

     “不过呢,看在你的话甚得我心的份上,也不是完全不行。”束哲话锋一转,“若是你我以后还有缘再见,那么我到时也许会改个主意,真把你收入门下呢。”

     话虽这么说,他脸上就分明写着“反正这江湖这么大,能碰上才是见鬼了”:“那就此别过,希望以后都不……不,有缘再见吧。”

     话音一落,束哲就冲她挥了挥手,自己又接着转身往刚才去的那方向走了,再没回头往这边看一眼。

     这人还真是随性。

     暗自嘀咕了一句,白榆也觉得强扭的瓜不甜。她该庆幸刚才那段话没被别人听见,不然这羞耻的程度就要翻上几番了。

     等到她回到之前商人和马夫们所在的地方,发现其他人仍未散去。她原本以为自己去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应该已经找了客栈住下了,没想到还在这里等着,虽然被打趣了几句怎么去解手解得这么慢有点难堪,不过不可否认,被人这么看作是同伴的感觉还挺好的。

     接下来的路程始终都一路顺畅,土匪劫道的事也就遇上了那么一次,不可不谓之幸运。

     在遇见白榆之前,商人们就行过了一半还要多的路,十几天后,他们顺利地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商人们赶着趟儿,往自家庄子运货的运货,商品出手的出手,这城市里这么繁华,生意简直是稳赚不赔。十多个马夫都拿到了比一开始讲好的还要多的赏钱,就连白榆这个一路上都没干多少实事的都分到了工钱。

     虽然数目是不多,都赶不上她身上揣着的那些银两的零头,可到底是别人的一份好意——白榆原先的要求只是和他们一块儿上路就行,再加上这还是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后拿到的第一份靠自己得来的工钱。总的来说,白榆对此感到十分满意。

     与这些商人们作别后,障眼法也没了再使的必要。白榆决定接着往东走,最好能一路走到东土大唐去。

     如果现在唐三藏还没开始西行,那就是最好,白榆记得孙悟空应该是被压在……反正是压在离大唐不远的地方,大概可能是两国的交界处吧,不然唐僧也不可能一开始就遇上他。她可以远远地去瞅一眼,这也算是见过了多少人心目中的大英雄嘛。

     她那位义兄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不过只见一个怎么管够呢?

     ——白榆一开始是这么想的。

     然而,她没多久就发现这路压根就没她想象得那么好走,甚至可以说是艰险异常。

     这一点在她抹了满头的汗以后匆匆迫降就可见一斑。

     “这里怎么这么热啊……”白榆可以肯定这里的地表温度绝对已经超过了六十度,偏偏她那些能让自己凉快点的法术还都不怎么起效果,要不是她远远瞅见这山中还满眼的绿色就决定落在这里,现在只怕连鞋底都能烧穿了,“难道……咦?”

     西游取经的故事里,热得人神共愤的地方只有一处。

     莫不是她现在就在火焰山的地界?

     孙悟空当年大闹天宫后掀翻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炼丹炉自天而降,三昧真火烧了个漫山遍野,至今仍未熄灭,是为火焰山,牛魔王与铁扇公主的儿子红孩儿也就是在这里练成了口吐三昧真火的本领。

     就是在近空飞,白榆觉得自己都要热得脱水了,幸好这块山头还算阴凉点,她决定在这里先歇息片刻,等力气回来了就接着赶路好了。

     可惜事情永远不会如她所愿。

     她正折了几片大点的树叶攥在手里权当是扇子扇扇风,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道:“是谁擅闯我们奶奶的地界?”

     白榆的动作顿了顿,听这称呼,来人的身份也能估计得八|九不离十了。

     怎么就这么巧呢……

     反正也就是铁扇公主的侍女吧,等下随便跟她说说她就是沿路经过,在这儿歇歇脚就走。她这么想着,回过了头。

     ……然后就瞧见一个身穿纳云锦袍、头裹团花手帕的女子被两名侍女打扮的姑娘拥着,正自上而下地俯视着她。

     她几乎是立刻就联想到了对方的身份。

     “既是到了我翠云山,就没有想走就能走的道理,”铁扇公主笑道,笑容之中却是暗潮涌动,“妹妹是贵客,何不来我芭蕉洞中坐坐?”

     “……我也就是恰巧经过。”

     坐在桌子旁边,白榆笑容僵硬:“何来‘贵客’之说?”

     她固然可以不听从铁扇公主的要求,自认两人真打起来还不知是谁胜,可铁扇公主有芭蕉扇,还有一众手下。

     芭蕉扇这东西,一扇起来还不知道会把她给扇到哪里去,也真够麻烦的……白榆思来想去倒觉得不如就真如她所说的进去坐坐算了,反正估计也吃不了什么亏,再看铁扇公主的神态语气,倒也不似有恶意。

     “我与妹妹是第一次见面,却正巧是在我难得打算出洞来转转的时候,”铁扇公主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不算是缘分?”

     “……不过这话也就是随便说说罢了,这固然算得上是缘分,可也还称不上是‘贵客’。”

     她收了笑容,语气依旧和善。

     “这几日,我收到消息说,有位神仙在我这附近寻人,倒也不嫌热得慌。”

     “而听那样貌描述,倒与妹妹有八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