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回
    “唔咳咳咳咳咳!”

     白榆这回是真给呛着了,她揪着胸口处的衣服不断地咳嗽,死活不明白那么丁点的葡萄核怎么能把人呛成这个样子,又一时没想到自己如今也是个可以用妖法解决问题的,只一味担心要是真进气管里了该怎么办?等到她终于痛苦地把那颗卡得不上不下的葡萄核咽下去、把气喘匀,一抬头发现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不速之客正在盯着她,大概已经看了半天了。

     白榆:“…………………………”

     她想申请sl*倒带重来啊!

     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身之后,白榆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都做了什么……在哪吒面前,在她这具身体的原主的……“哥哥”面前。

     呃,等等。

     哥哥?

     ……哪吒?

     哪吒?!

     在派遣手下去洞府附近巡逻打探时压根没考虑过那人——不,那个神仙——会是哪吒太子的白榆完完全全地傻了眼。如果可以给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做个排名,排除掉已经见了面的黄喉以外,首当其冲的就是李靖和哪吒这对父子了。

     原因还用问吗?

     她铁定捞不到好果子吃啊!

     如果可以的话,白榆真是永远都不想回过头去,她的心情甚至比初到无底洞时还要紧张数倍。假使将那时候的感觉比作心脏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现在就是觉得有人硬生生将冰块塞了进去,衬得五脏六腑都是冰凉冰凉的。

     她迅速把那日乌鸦转述给她的话又在心里过了一遍,它只说在比丘国的方位见到了不同寻常的“金光”,便猜测可能是哪位下了界的神仙。白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做做也没什么损失的想法派了几个小妖怪去外面巡逻,现在看来,倒没准反而把人家给引过来了。

     ……不,她所做的大概只是推进了事情发展的速度,小妖们的巡逻范围从来都没有超过这座陷空山的山头,哪吒之所以能被引到这边来也只会是因为他自己就找到了这块地界。再联想一下比丘国王城内流传的传闻和贴出来的画像,虽说那不是老鼠精真正的脸,但这也足够引起有心人的疑心了,而既然比丘国的国王也被惊动,消息未必就不会被一些过路人带到别的地方当作谈资——就像她那天在茶楼里遇到的那两个人一样——这样想想,哪吒为什么会到比丘国来,又为什么会一路找到了陷空山,好像也有得解释了。

     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是有多大的闲心才会没事从天庭跑到人间来还追查一个本来不被他和他爹放在心上的妖精啊?

     不过白榆也知道这还都只是她的猜想,也许人家就是随便下来走走,随便听到个传闻,随便为民除除害……个鬼啊!

     白榆站直身体,眼神虚无地直视着前方,两秒之后,她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尽可能冷静清醒下来。当然,她还是留着劲儿的,不然她可不想这么张漂亮脸蛋像那个椅子扶手一样被拍得稀巴烂。

     她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有点僵硬的笑脸,慢慢地、慢慢地先是侧过了身体,想从余光稍微打量一下这位便宜兄长。

     老鼠精本就视力不俗,等到白榆摸索到该如何借助法力来帮助自己往更远处看得分明后就更是如此。唯一遗憾的便是她找不到更深一步的、可以从这具身体里挖掘出真正实力的办法了,白榆这几日苦思冥想,终于又能回忆出一点《西游记》中老鼠精的来历。

     金鼻白毛老鼠精当年本来就是成怪后在灵山偷食了如来佛祖的香花宝烛,仗着这番举动又长了点修为。而下了凡间后偏离了正道,修炼增长实力的方法,白榆虽从断断续续的记忆里知道了一点,可她却是决计不肯去做的。

     ……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压住底下这一大群妖怪,这是药丸啊。

     白榆发现自己的思绪竟然在这种时候又不知不觉飘到了一边,忽然想给自己一耳光。

     不管她这边闹出了什么动作什么状况,“便宜兄长”那边都是动也不动地直视着这边,他脸上甚至没多少表情,白榆也很难从他神色间辨别出他现在的情感和想法。少年身形瘦高,要不是他周身的气势和威压完全不会让人对他说的话产生任何疑心,光凭那和她印象之中大相径庭的形象,就要让白榆怀疑他的真实身份了。

     那俊秀的容貌吸引走了白榆大部分的注意力,要说她在无底洞里待了这几日,见过的美人也不在少数,可偏偏只有这少年的面相极其符合她的胃口,再多一分的阳刚或是少一点傲气都不会达到这个效果,如果……如果这人不是哪吒的话,那就极好不过了。

     白榆被他盯得挺不自在的,但她对和对方近距离面对面这事还很是发憷,她试着把不礼貌的视线从对方脸上移开,却在刚做出这样的努力时就胶着在了那双眼睛上。

     ……对了,一开始她就觉得这双眼睛眼熟来着。

     她身形一飘便轻盈地落在了地上,门楼的高度对她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了,不过白榆还是刻意落在了离哪吒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算她不再盯着哪吒看,那双眼睛也依然在她脑海里时隐时现,白榆灵光一现,忽然想起了刚穿成老鼠精的第一天,她撞见的那个人。

     下一瞬间,出现在白榆脑海里的只有短短三个字。

     ——完蛋了。

     想了想,白榆决定装傻。

     “不知……三太子殿下,”她上前两步,硬着头皮开口道,“莅临此处所为何事?”

     也许这种时候该行行礼什么的,奈何白榆一个现代人对此一窍不通,屈膝礼又好像哪儿都不对劲……姑且先算了吧。

     正这么想着,她看见趴在哪吒靴子旁边的那个小妖怪的爪子稍稍动了动,握成了拳状,还朝这边挥了挥,示意自己没事。

     白榆:“……”

     她快被自家手下的智商感动哭了。

     哪吒听见她这话愣了一下,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面色古怪,语调中却又没带多少感情地反问道:“你叫我什么,‘三太子殿下’?”

     哎,这样果然不对吗?

     她试探道:“……哥?”

     她本来是想按照之前的猜想叫“哥哥”,然而才吐出一个字,剩下的那个就不上不下地噎在了那里,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

     就算如此,此言一出,白榆也总觉得对方的表情看上去更奇怪了,不仅如此,他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可最后终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而轻咳了一声,默认了这个称呼。

     有,诈。

     她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可“妈呀从小在电视剧和动画片里看到的神话人物竟然真成了便宜哥哥”的错位与虚无感始终挥之不去,白榆为这不同寻常的发展所怔愣,而不知所措的也不止她一个。

     现在白榆只有祈祷哪吒真是随随便便走一走,至少,别是那最糟糕也最有可能的原因。

     然而,他一开口就打碎了她的那点幻想。

     “我因故到凡间来一趟,却不料听到了些奇怪的传闻,”哪吒语气淡漠,双手负于身后,却是看也没看白榆一眼,“说是在千里之外的比丘国有妖女作乱,一时兴起便觉得花费几日时间查查也无妨。”

     您这一时兴起可闹得够大发的……

     白榆本来只是随便一腹诽,然而突然想起眼前这位仁兄可是小时候就在东海给龙王三太子扒了皮抽了筋的,便连在心里妄言都再不敢。

     “是吗……”她打哈哈装傻应道,觉得自己背上就像被针芒刺着似的,“原来那边竟出了这等事吗?”

     听了她这话,哪吒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完全无视了白榆站在他前方为想要试图让他尽可能忽略掉身后那众多妖怪所居住的房舍而做出的努力,毫不犹豫地迈步从她旁边绕了过去。

     由于他背对着白榆,她看不见他到底是用什么眼神来打量这处于她掌管之下的无底洞里的一草一木,现在还远不到交接班的时间,再加上她这几天放言说自己喜欢清静,门楼附近自然没什么妖怪聚集。不过,哪吒刚到时的两句话虽然音量不大,却极具穿透力,白榆估摸着没听见的人才是少数,她也感觉得到一些正从隐秘之处传来的窥探视线,但没有她一声令下,他们还不敢轻易露面。

     “我记得,”哪吒稍一侧首,注视着白榆,“自如来饶你性命,也有三百来年了吧。”

     白榆自己是知道有这么回事的……这时候不做出点什么举动好像也不行,她默默点了点头。

     她随即听见对方长出一口气,说道:“父王与我往日待你不周,你可曾有怨言?”

     这又是个什么问题?

     她努力揣摩着老鼠精的心境,要说怨言的话,她还真不太清楚,不过好好地拜了义父义兄以后却无人问津,最后沦落到又下界为妖,应该会是有所不满的吧。

     见她不言,哪吒忽然一笑,白榆差点看傻了。

     “我先前已经与他商议过,”那抹笑意转瞬即逝,他眼睛稍一眯起,神色显得颇为认真,但白榆隐约从期间感受到了点不同寻常的意味,“又正巧出了这种事情,出于对你的安危的考量。我会在这里待上几天,如若你考虑清楚……”

     他刻意咬紧了“正巧”两字的发音,暗示他根本就清楚白榆在支支吾吾不肯承认什么。

     “如若你考虑清楚,”哪吒又重复了一遍,一字一句中却丝毫没有给人商量的余地,“便跟我一同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