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回
    ……实际上,白榆的很多疑问,在看到那六个字的时候都迎刃而解。

     “陷空山无底洞”,她起初联想到的是五鼠的陷空岛,不过不多时,当她又细一思索,便成功从记忆深处挖出了这六个字的来源。这实际上有点困难,因为白榆本身对《西游记》的印象仅限于动画片和好友偶尔讨论到《西游记》时会提到的只言片语,幸好白榆的记忆力还算不错,如此一来,对自己眼下的状况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与此同时,她的内心涌上了一种无尽的悲凉之感,这很近似于白榆在大学第一年期末考试前坚信自己会挂掉每一科考试并且会因此而留级的悲怆……不不不,那怎么能比得上这个,挂科是很多人都可能会有的经历,更何况她之后还合格了,但是、但是穿成一个妖怪,还是妖怪头头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

     她一开始怎么就只被“老夫人”叫得头晕,忽略掉了鸳鸯口中“练功”那两个字呢?!

     不……现在倒不如说怪不得鸳鸯要叫她“老夫人”……

     年龄在那儿摆着呢。

     现实给不了白榆多少慢慢悠悠回味这种整个世界观都要被震碎了的天崩地裂感,很多小妖怪都从门楼后层层叠叠的房舍中涌了出来,口中欢天喜地地嚷着“夫人回来了”、“夫人回来了”。其中有修炼完全的,也有还留存着不少破绽的,什么兽耳兽尾,更有甚者还长得奇形怪状。

     看着各式各样的妖怪齐齐往自己这边跑来的景象,那场面实在是超现实得别有一番惊悚感。

     之前经历过的那都不算是事儿了!被通缉哪比得上进了妖窝可怕啊?!

     白榆头皮都快炸开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下意识来回转头向寻找他们来时的方向试试看能不能逃跑。尽管她清楚地知道这不过是痴心妄想,来了这儿就别想轻易脱身了,可还是忍不住做一点垂死挣扎。等到白榆往后一看,却发现身后根本就退无可退,徒有一座陡峭的峭壁,往后踏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

     那他们刚才是从哪儿来的?

     她来不及再往其他地方寻找看看有没有生路了,现在最该担心的就是怎么从这……嗯……万妖包围中保全自己。

     白榆听见心脏在胸腔中咚咚作响,内心里开始感谢原身——也就是金鼻白毛老鼠精——往日里一直保持着的威严形象,以至于这会儿虽然那些妖怪们一副亲近的样子,却也不敢太上前叨扰他们的“夫人”。他们纷纷在离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自发停住了脚步,然后像个人类似的躬身行礼。

     要说这妖怪是妖怪,可举止行为也似人非人的。

     白榆端着架子点了点头,别人哪会知道她现在脚都软了,不是为别的,实在是这妖怪们的模样太渗人可怖。修出人形的妖怪中样貌昳丽的占了绝大多数,还剩个兽耳或是其他部位还留存着原先的特征的至少也说得过去,只是……只是这些都及不上剩下那些的数量。

     还好有人——不,现在看来也是个小妖——还挺有眼力见儿的。

     “老夫人,”鸳鸯连忙请示道,“是现在去看看还是先去歇息一会儿?”

     她当然选择让她先缓缓!

     “先不急,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儿。”

     白榆故作深沉道,假装自己真的是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但她想想又觉得这样不妥,便道:“等下先让我听听都发生了些什么吧。”

     鸳鸯点头称是,看上去也不疑心有他,只道“老夫人这边请”,便自发走在了前面为白榆开道。白榆虽不知两人以前的相处模式是不是也如这般,可现在她是发自内心地感谢鸳鸯这么做的,不然要是光是沉默不语地跟在她身后,白榆可不知道要是“去歇息”该往哪儿走,妥妥是带着鸳鸯一起迷路,顺带把自己对这里构造一无所知的事情暴露了个干干净净。白榆当然不想用“失忆”来当幌子,别的不说,这妖窟里现在对她而言就是危险重重,如果鸳鸯口中的那个“二当家”真有什么反心,趁着她失忆的时候肯定会有所动作的。

     这么想想,怎么成功地扮演金鼻白毛老鼠精就是个让人头疼得要命的工作了。

     她沉闷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还不敢在面上表现出来,只敢做得一派淡然,实际上迈步子的时候都有点打颤……她到底是为什么会穿成这么一个高难度的角色啊?

     所谓“金鼻白毛老鼠精”,白榆倒还有印象。

     她当年好像是因为偷吃什么蜡烛被捉住,本来该当个死罪,然而佛祖慈悲,念她还有向善的余地,便让她认李靖为父,认哪吒为兄,奈何李靖对这个义女不大上心,认便认了,在那之后就再没管过她,甚至还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么一个义女。金鼻白毛老鼠精下凡在人间作孽,自称为“地涌夫人”时便在陷空山无底洞占据了一方之地,在西游取经组途经此处时也是把唐僧抓来那里……不过这暂且不提,她现在她该就处于“地涌夫人”阶段?

     ……啊。

     白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个身份进一步的特殊性。

     别说是现在无底洞里暗潮汹涌的状况……之后没准还有更“凶险”的事等着她?

     “老夫人?”

     就在白榆出神的时候,原本叽叽喳喳着“老夫人这边走”、“老夫人别摔着”、“老夫人当心这边有个台阶”个不停的鸳鸯显然也察觉到了——从她那娴熟的口吻来看平时也是这么做的,真不知道老鼠精是怎么忍受她这么个性格的——她侧过头来疑问似的看向白榆。

     “没什么。”

     她摇摇头,接着便摆出不想多言的姿态沉默了下来。白榆现在越发掌握到了正确扮演的要领,反正她是这儿的一把手,底下人也没有敢公然反抗她的,在“初来乍到”的时候只要摆出这副样子,想要蒙混过关也不是什么问题,接下来只要视情况而定树立威严就好。

     不过,那还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这一路上她跟着鸳鸯也是边走边看,瞧见房舍中确实是有不少都被暴力摧残过似的,这么想想,最前面那座二滴水的门楼反而一点儿都看不出毁坏痕迹才是怪事。

     这么想着,白榆忍不住出口问道:“那些家伙是怎么闯进来的?他们都干了些什么?”

     “我还想着您什么时候会问呢,”鸳鸯松了口气,皱着眉头道,“不过,当时的情形太过混乱,我也只负责了一小部分区域……至于更具体的,老夫人还是问二当家的吧。不过,有些地方我想老夫人应该已经注意到了。”

     白榆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实际上,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之一,就是至今都还没露面的二当家。

     言谈之间,她们来到了一座被众多房舍簇拥着的位于正中央也是装潢最奢华的院落之中,白榆透过层层回廊看见了后方的花园,心道原身还真是会享受。待坐在大堂里,看着鸳鸯殷勤地在跟前的方案上摆上新鲜得晶莹透亮甚至还带着露珠的水果,又不知从哪儿端来几盘精致的点心,她对于别人的好意还不怎么会拒绝,自然也不知道怎么说她现在紧张得一点儿东西都不想吃,只想一个人静静。

     幸好这个愿望不用她说就很快实现了,鸳鸯还是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吵吵什么时候该保持安静的,她又跟白榆行了一礼后就出了大堂顺带还关上了门。白榆不太明白这妖怪窝里为什么还保持着这种礼节,不过看来大概也是原主的喜好。

     她没有立刻就放松警惕,而是仔细地打量了这儿一圈,确信不管是哪个边边角角还是头顶的房梁上都没有藏着什么人——不,什么妖之后才放心地又坐了回去,长长地、长长地出了口气。

     ——然后右手抬起,重重地砸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神特么老鼠精!

     “啪嚓!”

     本来只是为了发泄压力的动作登时让白榆傻了眼,她瞪着眼睛、张着嘴巴注视着被她一拳砸烂了的木头扶手,眼皮又跳了跳。

     原本好好安在椅子上的扶手已经躺在了地上,断面处的木茬支楞了出来,简直就像是在谴责着她刚才的暴行,尽管这里其实没有其他人或妖在看着,白榆却莫名地心虚了起来。她假咳了一声,觉得自己该对这具身体的能力和力量重新正视一下,这样才不至于做出点什么她看起来轻而易举却破坏性巨大的事情来。

     不过,这样一来,她觉得自己也不是没有东西傍身了。

     没有了金鼻白毛老鼠精的记忆,目前为止,在这个无底洞里,她还不知道谁是真正可以信任的。白榆自认没有雏鸟情节,所以也不会去毫无保留地相信一开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鸳鸯和那个大汉——呃,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实际上,根据她的观察,在她看来鸳鸯可以怀疑的地方也不止一处,反正初来乍到,保持着警惕心还是好些的。

     现在的所有事情都可以串联起来了,金鼻白毛老鼠精为了“练功”而暂时离开无底洞,将这里交由二把手来管理。而所谓的“练功”就是诱骗一些长得不错的年轻男子来老鼠精提前在醉春楼找好的房间……嗯,她其实也对《西游记》中老鼠精都做了些什么有所了解。事后,那些男子的尸体或被处理掉,或被抛尸,比丘国的官差们和国王们被这些接连不断的失踪案所惊动,在终于出现了一个疑似受害人的活口时便从他那里得到了消息,画出了那幅画像……鸳鸯他们一早就知道她在比丘国,在无底洞遭袭后便来这里寻人,正巧在人群附近和她遇上,这才有了那之后的事情。

     这真是……

     白榆头痛地扶住了额角,却因为右边的扶手已经被她砸坏了,只能把整个身体都靠在另外一边。

     可以的话,真想直接从这里溜走开始新的“妖生”,然而这约莫是不可能的,满是妖怪还有各式神仙的世界……感觉好凶险啊,相对而言待在无底洞可能还安全点。

     然而一想到这里也有人对老鼠精虎视眈眈……

     正对面的两扇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还没反应过来的白榆愣愣地眨了两下眼睛,然后才想起来要迅速调整好自己这个一点都不优雅矜持的坐姿,她坐直身子,定睛瞧向径直走进来的人。

     “失礼,”尽管这人这么说着,白榆一点都没听出他语气中的歉意,他那一头在下部开始逐渐转为黑色的褐发只是束了束,随意地垂在身后,“我从小的们那里听说你回来,又听鸳鸯说了,便连忙赶来这里了。”

     “你”……啊。

     从遇上鸳鸯开始就被一直毕恭毕敬对待的白榆立刻就察觉到了这人的态度不一般,虽不至于是以同等的口气说话,可语调里是听不出多少对她的尊敬之意。

     这“二当家的”接着便眼神在她身上转过,表情微妙道:“你……怎么还是这副打扮?”

     ……

     ……?!

     他不说白榆还真想不起来,这一路上所有人都对她态度无异,以至于她根本就忘记了当初是谁扒下了那个男人的衣服又套在身上,现在显得不伦不类的。而且……

     白榆下意识想摸一下自己的脸,然而“二当家”在前,她生生忍住了这个动作。

     现在的面容虽说是长得不错,可她从一开始就有种少了点什么似的感觉,加之,她总觉得这和老鼠精素有的艳名不甚相配。也就是说,老鼠精在外出时并未以自己的真正面貌示人?

     大概是用了什么法术吧,问题是白榆不知道怎么解除这层法术。

     “你来这是干什么的?”

     因为根本无从解释,白榆也没理会这个问题,她时刻提醒着自己现在的身份,想象着如果是老鼠精本人会做出何等的反应,勉强反问道。

     “二当家”闻言瞥了一眼被她砸坏的右扶手,看着他的表情,白榆发现这里的人都有一种强大的想象力,能把她本来没想多少而做出的行为生生脑补出另外一种意义。这样也不是不好……至少为白榆省下了一点力气,结果是好的,但是这样总会让人感觉微妙。

     他到底还是一五一十地把他知道的情况报告给了白榆,内容无非是昨天半夜忽然遭袭、他带着手下们击退了那些不知是来抢地盘还是来寻仇的妖怪,一个活口也没有留,相反的是他们这边根本就无“妖”伤亡,唯一的损失就是房舍方面,所以他差鸳鸯他们前去将她请回来,希望在这期间能够稳操大局。

     他既然说,白榆也就听了一耳朵。听是听了,其中有多少地方可以相信就是另一回事了,鸳鸯提前的警告、他那与旁人不同的口吻,都是白榆产生怀疑的原因,不过她直觉这“二当家”跟她汇报的是实情,至于隐瞒了多少就不一定了。

     “他们是从哪里进来的?”

     “洞中出入口只有一个,也自然是从那里闯入。”

     “既然如此,”白榆从椅子上站起,绕过方案,从他的身边走过,不知道为什么闻到了一股甜甜的味道,“为何毁坏的只有里面的房屋,首当其冲的门楼和周边的花草树木都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呢?”

     “二当家”神色不变:“他们起先是秘密潜入的,当晚负责警戒的家伙打了瞌睡,我已经责罚过了。”

     白榆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对方还没说话,她自己倒有点虚了,硬撑着侧身对着“二当家”,故弄玄虚道:“我想说什么,我想你都知道,该点的我就只说到这里,你自己想想吧。”

     对方闻言便沉默下来,白榆想了想,觉得再多说也无益,径直往门口走去。她刚一只脚跨过门槛,忽听身后有人开了口。

     “夫人。”

     她差点身子晃了一下,不知道为何,被这人这么叫她总觉得有点恶寒。

     由于刚才的打滑,她自然而然地扶了一下门框,白榆紧接着便愣在了那儿,连“二当家”接下来的话都浑浑噩噩听了去又似没听见。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