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贾易一心听书,倒是没有在意,贾琮却听见了。小家伙板着脸扭头看看谁在说话,没想到竟是史湘云。今日的史湘云穿一身紫色的长裙,镶着白色的银狐毛,外面披着同款的披风,衬得整个人都明艳了几分!

     万书阁的掌柜正亲自端着一碟子蜜豆糕给贾易送去,听见史湘云的话,脸上冷笑,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尝尝这蜜豆糕,是小的贱内亲手做的,您尝尝好不好。”

     贾易低头一看白瓷碟子里一块块桃花瓣形状的红色蜜豆糕,“这个看着就好吃,代我谢谢你家夫人。”

     掌柜得了这句话,就像是得了什么天大的恩宠似的,高兴的连连点头。贾易伸手拿了一块吃着,还塞给贾琮一小块,迎春不喜欢甜食,也是不吃的。史湘云干巴巴的站在大厅里,看着贾易悠哉的模样,心里恨不得贾易被点心噎死。

     掌柜微微笑着对史湘云作揖,“原来是史侯爷家的小姐,今日得空过来,我给史小姐安排个好坐。”史湘云指着贾易的座位说道:“我要坐那里。”

     掌柜心里鄙夷,这史小姐是不是没有脑子,没瞧见有人坐那吗?

     “史小姐,那个座位是姑娘一早儿就订好的,咱们也不能赶人走不是。”

     史湘云脸色羞得通红,贝齿咬着粉唇,正要争辩,却听见背后有人说话,“云妹妹怎么在这里?也是来听书吗?”史湘云扭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堂姐,史湘怡。“堂姐怎么来了?”

     史湘怡是史侯爷的嫡长女,今年已经十二岁,一身的气度,叫史湘云平日里嫉妒又羡慕。“我出来买些礼物,不想在这里遇见云妹妹。你这是在和人争辩什么?”

     史湘怡说话柔和,面带微笑,叫人如沐春风,但是在史湘云的眼里,史湘怡时时刻刻都在端着架子教训自己。“没什么事,堂姐有事就先去吧,我在这里听书。”

     史湘怡本就不喜欢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微微皱眉打量了一眼万书阁,微笑着点头。

     “莫要贪玩忘了时间,早些回去才是。”

     史湘云笑的灿烂,丝毫不见对史湘怡的厌烦。就在史湘怡转身欲走的时候,史湘怡身后的丫鬟云锦忽然悄声说道:“那不是荣国府的易小姐吗?”

     史湘怡一顿,抬眼看去,果然在人群之中,坐在最前面就是贾易。史湘怡眼里精光闪闪,抬脚进了一向最最讨厌的地方。“小姐今日可好?几次拜访,小姐都在太后娘娘处,倒是不巧。”

     贾易听得高兴,关键是说书人的段子都是自己写的小说,听起来特别有感觉。“这位姐姐是哪位?”

     史湘怡温柔的看着贾易,“我是史侯府的小姐,说起来还是小姐的表姐。”

     贾易点头,看向迎春。迎春自然是见过史湘怡的,起身拉着史湘怡坐下说话,“这位确实是小妹的表姐,闺名叫湘怡。你史姐姐和这位姐姐本是一家,小妹平日里不见外人,倒是不知。”

     贾易再次点头,对于这些个亲戚,平日里和自家都不走动,可见是瞧不上。现在巴巴的上前来和自己说话,一定有所求。贾琮这会儿正偷着吃蜜豆糕呢,一盘子糕点贾琮东一点,西一点的慢慢消灭了。

     史湘怡早早就知道贾易的大名,只是从未见过。虽然史侯府的人觉得贾赦其人不可能有什么大出息,但是史湘怡不这样认为。

     此次见到贾易,自然要好好亲近的。“我们既然是姐妹,叫小姐就生疏了,不知我也唤妹妹可好?”贾易对于别人的巴结从来都是不拒绝的,被人说好话,没有人不喜欢。

     “姐姐随意。”

     史湘怡见贾易态度冷淡,心里虽然委屈,但是脸上还是带着得体的微笑,和迎春坐在一起说说笑笑,气质斐然。等着一上午的书听完,贾易招呼自己的小客人吃饭的时候,史湘怡告辞了,而史湘云也被史湘怡带走了。日子一天天晃过去,这日清晨,荣国府的大门热闹非凡!贾赦,贾恩候回来了!

     贾琏这日被皇帝特许回家迎接贾赦,已经长成翩翩佳公子的贾琏,兴奋的脸色通红,一手牵着一个奶娃,早早等在大门口看着远处的大道。

     贾易和贾琮也是欢喜的,只是这样傻傻的站在门口,伸长脖子看着外面真的很累,很傻!“你们听,是不是有马蹄的声音?”

     贾易竖着耳朵听着,贾琮更是蹦跶着跑下台阶,探着上半身看着远方!贾琏背着手,玉树临风的站在门口,身后一串的丫头、小厮规矩的站着,谁也没有注意到贾琏颤抖的双手!

     “来了!来了!姐姐,爹爹回来了!还穿着战甲呢!”

     贾易高兴的跳下台阶,和贾琮并排站在街道上看着马蹄声的方向!贾赦春风满面,马蹄轻轻出现在宁荣街的大道上!迎着细细的雪花,一身银色铠甲,贾赦看起来出奇的强大!

     “闺女,老儿子,爹回来了!”贾赦以前说话慢洋洋的,声调又带着南方人特有的绵软,现在一嗓子传出去老远,完全转变成北方的糙老爷们了!

     荣国府因为贾赦荣耀回归,很是热闹了两天。田姨娘端着热乎乎的红枣粥,穿着银狐披风掀帘子进来,一股热气带着暖香扑面而来,“哎哟,还是屋里暖和,你们几个今日的功课可做好了?”

     贾琏和贾琮相对而坐,手上拿着毛笔一笔一划的写着。贾易歪在一边看书,听见田姨娘的声音,抬头说道:“姨娘来了,快来坐,咱们说说话。”

     白芷上前接过粥碗,田姨娘挨着贾易坐了,伸手抱住胖闺女说道:“今日外面雪大,风也大,原先不是说今日去见见南安郡王家的小郡主吗?闺女今日还是要去了。”

     贾易也不乐意这样糟糕的日子出门见客,自然是愿意的。贾琏收笔,净手说道:“这样的天气,小妹不出门才是对的。南安郡王那里,哥哥打发人去说一声就是了。父亲现在可是实打实的一等将军,安国侯,南安郡王巴结还来不及,自然不会有什么怨言。”

     贾易笑眯眯的点头,伸手捏捏贾琮胖乎乎的脸蛋,“阿弟要不要找贾环玩?上次你们在花园遇见,我瞧着贾环很是喜欢你呢。”

     贾琮闻言皱眉,“阿姐,贾环性子倒是知道上进,只是她娘的性子刻薄小气,只怕是以后不是什么好性子。”

     贾易欣慰的应道:“阿弟也会儿看人了,这话说得对,但是贾环那孩子也是可怜。前面有一个如珠如宝的贾宝玉比着,心里不服气也是应该的。赵姨娘要是再不争强好胜些,她们母子的生活只怕会更加艰难。”

     田姨娘在一边做着贾易的小衣裳,听见贾易说赵姨娘母子的话,出言说道:“闺女这话说的有几分道理,赵姨娘在王夫人的手下生活,确实不易。但是她那个人爱占小便宜,又不愿意感恩。闺女要是想着照拂一二,也可以。但是别的就不要做了,免得王夫人那边不乐意。”

     贾易原本对于贾环母子的印象都是来自原著,现实生活中还真是没见过机会贾环。

     “姨娘说得对,这件事顺其自然吧。”

     田姨娘含笑点头,摸摸贾易的小脑瓜,继续做衣裳。贾琏起身穿上披风,穿上鹿皮靴,“小妹,我带着小弟出门看看铺子。小妹可有什么想要的?”

     贾琮双眼闪亮的张开双手叫人服侍穿衣,欢喜的扑到贾琏的怀里,抱着贾琏的脖子,小胖手不停的拍打着贾琏的小肩膀,尖着嗓子说道:“哥哥最好了!咱们快走吧!”

     贾琏失笑,贾易嘟嘴儿,“你们都走了,那我去哪里玩?”

     贾琏指指外面,“你去找迎春吧。父亲从宫里找来的嬷嬷虽然严肃些,但是规矩是极好的。你也去学一学吧。”

     说完,抱着贾琮出了门。田姨娘拉起贾易的小手,“咱们去瞧瞧?”

     贾易摇头,“我不要去!嬷嬷一瞧见我,就要我学规矩!可是人家不喜欢!人家还小呢!”

     田姨娘失笑,自顾自做针线,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田姨娘只想在有限的生命力给她最好的。贾易悠哉的窝在家里看书,贾赦这会子正待着养心殿,陪着皇帝看奏折。

     “皇上,江南的事,您到底决定怎么做啊?”

     夏侯渊朱笔写下一句话,“你倒是心急!林如海的身子也不好,贾敏更是如此!朕已经派了御医去那边看着了,你还想要朕怎么做?这个时候江南那边不能动,原先弟弟说过年就回来,眼看是不行了!你有这个时间着急,不如替朕去京城巡防营瞧瞧。这样冷的天气,也不知道巡防营那边怎么样了!那些个官员就会糊弄朕。”

     贾赦赶紧起身,这几年的戎马生涯,早就让贾赦改掉了原先懒散的性子。做起事来,风风火火的。“微臣这就去!”

     皇帝看着贾赦冒着风雪远去,扭头对一边伺候的戴权说道:“今晚就翻贾贵人的牌子吧。你去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