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贾易睁开眼睛看着迎春,“林妹妹舟车劳顿,眼下的乌青有些严重。哥哥只怕是也觉得这件事不着急,先让林妹妹休息好了,咱们晚两日再去也是成的。”

     迎春点头,又说起贾赦在军营的事,商量着今晚是不是给贾赦送些吃食过去!军营的东西再好,也没有家里的细致。这厢林黛玉拜见了贾政,又被王夫人好好嘱咐了一番贾宝玉的痴病,才安静的坐在了贾母身边。

     “黛玉啊,这些都是京城的名菜,你吃吃看。”

     林黛玉饮食清淡,面对一桌子迎合贾母口味,重油重盐的菜肴,胃口自然不好,却也不好多说,草草吃了些就是了。

     贾易和贾琮今晚不在,晚膳十分被贾赦叫人接进了宫,说是皇上赐宴。林黛玉得到消息的时候,恰好见到迎春笑眯眯的来找她说话,顺带说了贾易给她留了好玩意,等着从宫里回来了,再找她说话。

     贾宝玉对于林黛玉那是热心的很,一顿晚膳一半的时间都在看着林黛玉,正应了那句秀色可餐。慈宁宫,太后身边躺着贾易,“悠悠,林黛玉到你们府上了?”

     贾易点头,闭着眼睛回道:“今天到的,祖母很开心,还特意安排了房间,想叫林姐姐和宝二哥住一起呢。”

     太后嗤笑,“她倒是打的好算盘,也不怕林如海知道了和她们撕破脸。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林黛玉那孩子,哀家之前叫人查过,性子敏感细腻,才华出众。你们以前感情好,但也几年不见了,你且看看林黛玉是怎么处理和贾宝玉的关系的。要是个持重端庄的,你在和她来往不迟。”

     贾易打心里佩服太后的老谋深算,拉着太后的手使劲点头,“悠悠知道了,一定好好听话。”

     太后宠溺的揉揉贾易的脑袋,“行了,每日里就会拿好话哄哀家。早点睡吧,明一早儿就回去瞧瞧。眼看着到端午节了,哀家叫人给你打了几套端午的首饰,明个儿给你带回去。迎春的你看着办吧,挑几件送去就是了。

     林黛玉那里就算了,免得一开始心大。”贾易点头,抱着这个把自己当亲孙女对待的老太太睡的香甜。

     荣国府一早儿喜鹊叫,守门的下人瞧见枝头上的喜鹊,对出来巡查的赖大总管说道:“总管,您瞧瞧这喜鹊叫的,多欢快!咱们府上今日又有喜事了。”

     赖大是贾赦身边的小厮,一步步做到总管的位置上的,对于贾赦还算忠心。“那还用说,昨个儿小姐和小少爷被接进宫去了,眼看着端午节就到了,皇上和太后应该又会赏下不少东西。”

     下人一通笑,“还是小姐和小少爷有福气,咱们府上也是沾了小姐的光。现在走出去,哪个不巴结咱们府上的?”

     赖大这个人老实,对于大房和二房的争斗,赖大一向都是不插手的。这些年贾赦风光无限,即使后院的事情是王夫人管着,但是对于赖大这样的男人来说,还是靠着贾赦的。所以大房的下人这些年地位极高,二房的下人可不敢克扣大房的份例。

     “说起来,总管家的小红丫头,是不是在宝二爷身边伺候?怎的没有送到小姐身边?”

     赖大提起这件事就有些不高兴,“还不是家里那个婆娘见识短,说小姐身边的丫鬟都是自小伺候的,小红去了连个三等丫鬟都做不了,她不甘心。所以送到了二爷身边,唉!这些事我懒得管,只凭着她们吧。”

     下人也不敢再说什么,恰好那边一连串的轿子缓缓过来了,只瞧着那轿子上亮闪闪的琉璃宫灯,就知道自家的小姐和少爷回家了。

     赖大赶紧弹衣带着人恭敬地守在门口站好,又打发人进去传话,说宫里来人了。贾易乐呵呵的被白果从轿子里扶出来,扭头看看同样被扶出来的贾琮,招招手,“阿弟,咱们进去吧。”

     贾琮不舍得跑到第三顶轿子跟前,隔着轿帘说道:“公公,咱们说好的,您回去和皇帝伯伯说说。大不了,恩”,贾琮不舍得看向贾易,然后皱着小眉头下了大决心一样,闭着眼睛大声说道:“大不了我把豌豆黄送给皇帝伯伯做礼物。”

     这话说的贾易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豌豆黄可是贾琮的最爱,棉花糖还要吃豌豆黄的醋,怎的现在贾琮就舍得送人了?

     轿子里负责送人顺便买些零食回去的戴笠偷偷笑了,“好好,咱家记住了,谢谢琮儿。”贾琮这才放心,颠颠跑过来,牵住贾易的手进门了。

     贾易好笑的看着自己笑的小狐狸似的阿弟,“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贾琮忽闪着大眼,一脸的纯真呆萌,“阿姐,我最听话了,才不会瞒着阿姐。”

     贾易长长的哦了一声,不再多言,小孩子长大了,就开始有自己的小秘密了,吾家有儿初长成啊!这满满的惆怅感真叫人心酸。

     白果和白芷在后边相视一笑,自家的主子无时无刻都是一出戏。贾母得到宫里来人的消息时,正要打发人出去迎接,不想又有丫鬟进来回话,说是戴公公今日有事不进府了,皇上和太后以及各宫娘娘赏赐的礼物也送到了大房那边。

     贾母脸色一下就黑了,看来自己的面子还比不上两个孩子!即使贾母明白贾易和贾琮有多么得宠,但是老太太习惯了众星捧月,眼见着两个小辈比自己还要风光,那是打心眼里不高兴。

     “哼!每次都恨不得别人都知道似的,下次问清了再来回话。”

     小丫鬟胆战心惊的出门了,王夫人也安静的坐在一边当壁画。“老二媳妇,上次你说的那个邢大姑娘现在如何了?”

     贾母的话叫王夫人心里一喜,邢氏家里那摊子烂事,要是在和贾赦沾上边,大房一辈子也别想翻身。“老太太,邢大姑娘现在正在教导她的二弟读书,说是今年的科举还要下场呢。”

     王夫人一脸喜气的说着,好像要参加考试的是她自己的弟弟一样。贾母眼里精光闪闪,“你叫人把邢姑娘叫进来我瞧瞧。再就是元春,眼看着端午节就到了,各位娘娘的赏赐早就应该到了府上,怎的元春那里还没有动静?只怕是宫里事情忙,元春身边的奴才不尽心,你进宫的时候,别忘了敲打几句。”

     贾母说完这话就挥手叫人散了,自己自去里间休息不提。王夫人却咬牙切齿的出来,叫周瑞家的赶紧递牌子进宫。下午的时候,王夫人就坐在了凤藻宫的椅子上,上首端坐着雍容大方的贾元春,贾贵人。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外边四王八公家里的娘娘们,过节的赏赐早就下来了,您怎么还没有动静?可是银子不趁手,还是下人们不办事?”

     王夫人对于贾元春那是一心的宠爱,认为这个闺女那是有福气的,只要是元春要银子,王夫人就是在肉痛,也会痛快地拿出来。

     元春坐在榻上微微皱眉,“娘,端午节还有十五天,赏赐只要不过时就是了。您怎的还因为这件事就进宫问我?可是祖母那里说了什么?”

     王夫人说起这个就生气,“还不是因为大房的那两个小崽子!昨个儿林黛玉进府,晚膳的时候皇上就叫人把他们接进了宫。你大伯说是皇上赏赐晚膳,叫那两个小崽子去用膳。也不知道咱们府上的东西是有毒还是怎么的,十天里能有五天是在宫里吃的。”

     元春闻言脸色一白,紧张的看着四周说道:“母亲慎言!”

     王夫人自知出言无状,赶紧捂住嘴巴不敢吱声。好一会儿,贾元春才语带嫉妒的说道:“母亲也知道他们受宠,即使是我用尽百般手段,皇上一年里在我这里的时日不超过十天。太后那里我更是屡屡难堪,这样的日子我心里难受,却也只能熬着。赏赐的事,母亲回去的时候带着吧,这样出宫的时候也体面些。”

     王夫人心里一喜,带着娘娘的赏赐,确实要风光得多。没瞧见那两个小崽子每次回来都带着宫里的赏赐,不说东西金贵不金贵,只说一声是宫里赏的,面子上就风光得多。

     “那行,娘就风光一回。你在宫里需要打点,银子不趁手的时候就说,千万不要委屈自己。”

     贾元春眼圈微红,点点头不语。王夫人眼含热泪,起身告辞。等着出宫的时候,又是一派的风光,身后一串的宫女和太监捧着各色礼物,路上的行人纷纷说着这又是哪家的娘娘啊,这样贵气。

     贾母自然是高兴的,觉得从贾易那边找回了面子,林黛玉这会儿却不高兴了。原来林黛玉说了要为母守孝,让贾母安排一个清静的小院子居住。

     不想贾母却说,宫里有消息说家里在京城的,可以请娘娘归家省亲,所以家里四处人手繁杂,丈量土地。黛玉一个女儿家,还是和她住在一起来的安心。

     再说荣庆堂地方大,也清静,又有贾母亲自照看,不能叫人怠慢林黛玉!无法,林黛玉虽然没有住在碧纱橱里,但还是和贾宝玉住了临屋,时刻都要见到贾宝玉擅闯闺房的问候。

     贾易自然知道林黛玉的处境,但是因为太后的嘱咐,贾易也没有插手这件事!再说,林黛玉可是贾母的亲外孙女,贾易又如何能做得了贾母的主!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林如海把林黛玉的居住权交给了贾母,实在是让大房无法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