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你们欺人太甚,以后再不和你们玩了!”

     史湘云跺脚跑远了,探春和惜春带着一行人自然是跟着去的!贾易看着这样一出闹剧,心里冷笑,“迎春姐姐,这位史姐姐可是史侯府的小姐?”

     迎春微微侧目,“哪是正牌的小姐!她的双亲早早就去世了,现在正经的侯爷是他的叔父,她只是寄养在史侯府。只是老太太喜欢她,时常接了来住些日子!”

     贾琮一边用白瓷长颈勺吃果肉,一边说道:“那她要在这里住几天?为什么她那么嚣张?刚刚还抢了姐姐的杯子,真是可惜了一个好杯子!”

     贾易想起这件事心里也气,低头看看石桌上绘着两条锦鲤的杯子,淡淡的说道:“白果,扔了吧。”

     白果赶紧上前拿了杯子走开不提!迎春一边用新杯子给贾易盛酸梅汤,一边说道:“还不是啊仗着老太太喜欢她!整日里把这里当自己家,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每每来了,只要史侯府那边不来人接,那是一定不走的!还最是喜欢作诗,口齿也伶俐,几个人也不是她的对手!倒是和二婶娘家的侄女王熙凤有的一比!”

     贾易一笑,“不说她了!今日之后,只怕她那样心高气傲的脾气,应该也不回来了!”

     迎春点头,天空中长大了一圈的豌豆黄抓着棉花糖拉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喵喵喵!”豌豆黄撒娇的蹭蹭贾易的小腿儿,贾易弯身抱起沉重的狸猫,“哎哟!这个重量可是不简单!以后我是抱不动你了!”

     棉花糖忽闪着大眼看着贾易,湿漉漉的眼睛带着委屈,看的贾易心软!“好好好,我认输!以后还是会抱你的,这样总行了吧!你们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能供起来了!”

     豌豆黄高冷的站在桌面上在自己的专属杯子里喝水,还是灵泉水!棉花糖这个吃货是什么都吃的,还以能吃到和主人一样的食物为荣!贾琮小心翼翼,一点点吃着越来越少的酸梅肉,“阿姐,棉花糖现在在我们这里,王爷那里怎么办?”

     贾易顺着棉花糖的皮毛,“王爷来信了,江南那边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今年过年的时候就能回来了!棉花糖可是立了头功,这孩子倒是个打探、传消息的好手!那些个密信都是棉花糖藏在嘴里,大摇大摆的送进去的!顺利的不可思议,要不是我出事,王爷还不舍得把棉花糖送回来呢!”

     贾琮赶紧上前抱过来棉花糖,软乎乎的小脸蹭蹭棉花糖软乎乎的绒毛,“才不给王爷!棉花糖是我一手带大的,还要给我暖床呢!”

     贾易冲着豌豆黄招手,豌豆黄飞到贾易的腿上,一身嫩黄的羽毛越发的鲜艳,尤其是尾羽的五彩实在是好看!

     “你们在皇宫好好的守规矩,要是有那些资质好的,你就帮着□□几个好的!我打算皇帝伯伯过生辰的时候,送几个灵气的小宠物给伯伯。”豌豆黄豌豆大的紫色眼珠转转,认真的点头!

     迎春失笑,这样的小宠物没有几个人是不喜欢的吧。史湘云气冲冲的回到房间,趴在床上生闷气!贾宝玉笑嘻嘻的捧着一束花跑进来,“云妹妹,云妹妹,你快看看我给你准备的花!这可是上好的狐尾百合,你看看喜不喜欢!”

     贾宝玉粉脸带笑,凑到史湘云面前献宝!史湘云头也未抬,趴在床上说道:“管你什么香的臭的,我都不稀罕!我就是没人要的,走到哪里都招人嫌弃!我还是回去好了!免得找了你们的眼!”

     贾宝玉惊慌失措的拉住史湘云的手,“云妹妹是在说谁呢?谁欺负云妹妹了?我们何时嫌弃你了?”

     史湘云跳起来,一手指着窗外说道:“还能是哪个?不就是你们府上最最得宠的易姑娘?那个人人都说聪慧,十分得太后和皇上喜欢的贾易!”

     贾宝玉嬉笑的粉脸一愣,有些怯懦的撇过去眼神儿,“原来是她!你怎么招惹她了?”

     史湘云瞧见贾宝玉没有出息的模样就可气,“你不是说给我出头吗?现在怎么不说那些大话了?可见是个没气性的,我之前真是瞎了眼了!”

     史湘云说着就要出门走人,贾宝玉赶紧抓住说道:“好妹妹,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不过就是想想怎么办罢了,没说不给你出气!”

     史湘云转身坐在椅子上说道:“那你说吧!”贾宝玉苦思冥想的许久,“易妹妹是大伯的女儿,在大房的地位是比琏二哥还要高的!现在大伯不在家中,临走的时候也交代了要好好照顾易妹妹!虽然易妹妹欺负你,但是咱们的年纪都比易妹妹大,不能反击回去!”

     史湘云冷哼,“照你这么说,我今天就白白受气了?”

     贾宝玉告饶,“易妹妹年纪小,说也说不得,就是祖母对易妹妹也是十分避讳的!加上太后和皇上那劳什子的人在后边给易妹妹撑腰,你又能怎么样?”

     史湘云因着这句话稍稍冷静了一些,“今日不仅仅只有贾易!关键还是你那个二姐姐,贾迎春!不过是个庶女,连亲娘都不在的人物!以前不都是木呆呆的不说话吗?今日的事情就是她先挑起来的!真是讨厌!”

     贾宝玉听见还有贾迎春的事,笑逐颜开的陪笑,“这就好办了!易妹妹那里不能说,但是二姐姐这样大的年纪,还和你这个客人置气,确实不应该!咱们去找祖母说说,祖母自然会给你做主的!”

     史湘云转转眼珠,当即抬腿去了荣庆堂!贾母听说这件事以后,自然是十分生气的!这事要是贾易做的,只怕贾母还真像贾宝玉说的那样,息事宁人!

     但是贾迎春自小被贾母养在身边,说实话,对于这个没眼色的二姑娘,贾母一向没放在心上!即使贾迎春现在已经搬回了大房,但是在贾母心里,这个木呆呆的二姑娘,还是原先那个任她搓扁揉圆的二木头!

     “鸳鸯,你去,把迎春给我叫过来!”鸳鸯应声出门,却是在大房见到做针线活的迎春时,乖巧的请了安!

     鸳鸯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地位超群!之前面对这些个姑娘小姐,那是很少施礼的!迎春端坐在上位,微微抬手说道:“起来吧!有什么事吗?”

     鸳鸯赶紧说明来意,心里对于这个二姑娘重新做了评价!这一身的气度倒是长进了不少!“既然如此,我就和你走一趟!”

     司棋掀帘子进来,大着嗓门笑着说道:“姑娘瞧瞧这是什么好东西?这样的布料可是再多的银子也买不来的,小姐倒是想着姑娘,早早把我叫去给姑娘挑颜色去了。姑娘瞧瞧这个颜色可还喜欢?”

     司棋自顾自说着话,笑嘻嘻的一直低头看着手上的布料,丝毫没有发现鸳鸯的存在!迎春微微咳嗽,“司棋,鸳鸯来了!”

     司棋一愣,随即抬头看向鸳鸯,“哎呀,原来是鸳鸯姐姐来了!咱们许久不见了,怎的有空过来坐坐?”

     说着话就随手把料子放在了小榻上,自然的挡在了迎春面前!这样护卫的样式,迎春心里一暖。“成什么样子,说话也不看人的!叫人笑话!”

     鸳鸯笑道:“不打紧,还是姑娘好气性儿,司棋有福气!”

     司棋挺胸说道:“不知姐姐来有何事?”

     迎春打断道:“祖母那里叫我有事,我自去就是!你去和小妹说一声,晚膳应该就在祖母那里用了,不必等我回来!”

     司棋点头,转身出门回话!这速度快的,鸳鸯想拦都拦不住!荣庆堂,贾母看着下站的迎春沉声说道:“今日在花园你做了什么事?惹得湘云哭了一场,你年纪大了湘云几岁,怎的没有一点子度量?”

     迎春低头说道:“不过是女儿家的几句拌嘴,倒是说道祖母面前来了!饶了祖母清静,请祖母原谅!”

     迎春说话细声细气,有态度诚恳,只是话里话外都在说史湘云不懂事,不过一点子小事,有什么不满的,只管私下里解决就是了!没得还打扰贾母!这是不孝!

     贾母被迎春一噎,“你还狡辩!湘云是客人,又是那样可怜的身世,你们不想着照顾她就算了,也不能挤兑她!她是我叫来的,在咱们府上受了气,不告诉我,告诉谁!难道要你们欺负的说不出话,再也不来往了才是好事?”

     迎春继续低头,“祖母说的是!史妹妹无父无母,祖母疼爱也是应该的!只是今日花园中,史妹妹擅自抢了小妹的水杯,又对琮儿出言不逊,这才闹的有些不愉快!”

     贾母一愣,这事怎么又牵扯上贾易了!疑惑的老太太转头看向贾宝玉和史湘云,两小俱都摇头否认!贾母心知肚明,眼神自然看得出来史湘云的慌张!

     “易儿和琮儿年纪小,你年纪最大,难道任由他们拌嘴?别以为你们住得远,我就不知道,今日的事和你脱不了干系!现在你年纪大了,翅膀硬了,敢和我这样说话了!真是叫我失望!”

     迎春自然是不应话的,任由贾母在那里自导自演的说话。贾母教训了一会子也累了,对于迎春这样油盐不进的,她还真是没办法!“算了,你回去把《金刚经》抄写十遍交给我,练练脾气!再就是和湘云道歉,保证以后再不和湘云置气。”

     迎春自认没有错,自然是不道歉的!史湘云高高在上的等着迎春道歉,没想到迎春只是冷笑两声,“祖母是长辈,教训我几句我受着!可是史姑娘不是,史姑娘到别人家做客,一身的规矩哪样是拿得出手的?今日之事,我做的没有错,自然不会认错!祖母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贾母一愣,抬手就叫人拦住迎春,却在此时,贾易带着贾琮走了进来!一眼瞧见屋子里剑拔弩张的局面就笑了,“哎呦!这是闹什么事儿?你们这五大三粗的,这是要当守门神?迎春姐姐怎的这么久还没有回去?眼看天色都要黑了,我和琮儿接迎春姐姐回家!”

     回家二字说的尤其重,贾母面色一白,随即怒道:“你这是和谁说话呢?进来也不和我请安,自顾自就要家去,你就是这样的规矩?”

     贾易拉着贾琮上前行礼,“祖母安好!”说完也不等贾母说话,转头对迎春说道:“咱们走吧!哥哥应该从宫里出来了。”

     贾母眼睁睁看着三人牵手就要离开,史湘云一下堵在门口,抬着下巴看着迎春,挑衅的说道:“你不和我道歉,别想离开!”

     迎春自是不理,史湘云强硬的堵在门口!贾琮身边的白芷轻轻一指,史湘云不能动了,更是不能说话了!

     贾易好心情的给贾宝玉摆手告辞,惹得贾宝玉心惊的同时,又觉得这个易妹妹才是最好看的!只是不喜欢和自己玩,实在是不开心!经此一役,史湘云再见到贾易等人时,都是躲着走的!

     贾易笑呵呵给贾琏夹了一筷子鸡丝,“皇帝伯伯说明日就叫你进宫学都市?琮儿也一起?”

     贾琏幸福的吃着妹妹给的鸡丝,“可不是!原先过年的时候就说了的,一时间忙起来就忘了!今儿想起来,才叫我进宫去说话,顺便说了这件事!父亲那边也知道了,过不了几日就会有书信过来,皇上叫我赶紧的把学问抓起来,算起来我今年也十岁了,要是可以,今年就要参加童生考试!”

     贾易一愣,“哥哥是打算考个状元回家?”

     贾琏摇头,“状元有什么好的,进了翰林院那样的地方,整日里和书本为伴,我最是讨厌!只是皇上说我以后虽然会是大将军,但是有一个进士的出身,比什么都好!以后再有了军功,想要升官都是容易的!”

     贾易赞同的点头,“这话倒是真的!我原先还想着哥哥要是能好好的读书,以后就是走文人的路子也是可以的!战场终归是危险的!”

     贾琏点头,喝了一口排骨汤,“有些事早早做了也好!我又不冲着当状元,只是一个出身,倒是轻松不少!再说,皇上还特准了我在京城考试,不用回金陵,实在是再好不过!”

     贾琮高兴的拍手,“好呀,好呀!哥哥不用离开我们了!”

     贾琏宠爱的摸摸贾琮的脑袋,“这次你也要进宫学习,咱们家军营里有父亲和我,在官场上就需要小弟你了!”

     贾琮认真的应了,小家伙可是十分喜欢文学的!迎春欣喜的听着贾琏的一连串决定,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有这样出息的家人!只要自己争气,不犯错,以后的一生都会是顺风顺水的!

     这一晚贾易指挥着迎春和白果几个连夜做了两个书包,用的还是牛皮的,这是之前就准备好的!正好派上用场,工匠打磨的很好,绣娘几个的手艺也好,洋气的双肩包可不是这个时代会有的!

     贾琏和贾琮一早儿欢天喜地的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贾母直到起床才知道这件事!“怎么这么晚才告诉我?”

     鸳鸯赶紧回话,“两位哥儿来的时候,老太太睡的正香,不敢打扰!”

     贾母微微皱眉,“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鸳鸯回道:“用晚膳的时辰就回来了,午膳是在宫学里用!”

     贾母点头,自去斜靠在床上算计!眼看又是春节将至,贾易已经是个四岁的姑娘了,小生意打点的有声有色,贾琏的老婆本可是充足的很!这一日安静的荣国府内传来了笑声,贾易和贾琮扒在贾琏身上,挤着看贾赦的书信!

     “哥哥,爹爹是不是要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

     贾琮忽闪着大眼看着贾琏,小家伙这么久不见贾赦,想念的很!贾琏桃花眼流光溢彩,“说是腊月二十回来,赶得上过年!”

     贾琮欢呼着抱着棉花糖转圈,贾易乐滋滋的坐在椅子上吃山寨出来的大白兔,“这下好了!咱们家又要热闹了!没有爹爹在身边,实在是想念啊!”

     贾琏窃笑,“你是觉得没有一个奶爸折腾,心里不舒服是不是?”

     贾易一笑,迎春眼眶也带着红晕,“父亲回来就好了!”

     贾琏点头,起身放好书信。“行了,今天有喜事,咱们出去用饭!”

     贾琮积极的拉住贾易的小手,率先出发,“我要做第一!”

     贾琏和迎春相视一笑,明明家里的饭菜比外面好了不知多少,但是两个小的总是觉得外面的吃食才是好的,才是香的!“啊~~~,恩,好吃。”

     贾琮张大嘴巴卷了两根面条进肚,心里美滋滋的,小嘴儿一圈的油渍,瞧见他吃得香甜,边上同样吃着寡淡阳春面的穷苦书生也觉得好吃了不少!

     贾易面前也摆着一碗阳春面,街边小摊这个时辰倒是生意很好,每一个人虽然脸蛋冻的通红,但是看着面前热乎乎的阳春面,都带着笑意。这家店的老板姓朱,是贾赦在军营认识的一个小兵的父亲。

     贾赦在书信里叫贾琏多多看顾,贾琏就时不时过来吃面,面向到贾琏不喜欢吃寡淡的阳春面,贾易和贾琮却喜欢的不行!每次都要求多多的面,多多的青菜,多多的汤!

     朱老头知道是儿子顶头上司的孩子,每次都很是殷勤!贾易喜欢吃这家阳春面的原因,是因为这里的面条做的很像前世妈妈做的手擀面。贾琮同学纯粹是家里好吃额太多,阳春面清淡的可以,新鲜的很!

     迎春还是第一次坐在这样的小摊上,看着面前一大碗的面条,听着周边三教九流的说话,窘迫的很!

     贾易一边努力吃面条,一边说道:“姐姐快吃,咱们一会儿逛街,晚上再吃好东西!”

     迎春只好一点点吃了半碗,撑的肚子都鼓了起来!晚上吃遍了周围的小吃,吃不下的也给人家说了,明日给送到家里去。

     这条街上的小吃摊都和贾琏相熟,贾琏晚饭回家的时候,时常给贾易和贾琮带领嘴儿。贾琏姿容出色,举止得宜,大多时候都是坐着荣国府的马车,邻近几条街的人都认得这位荣国府的小爷!

     次日一早,荣国府西角门那里就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的孩子!守门的小厮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孩子说道:“是给我们小姐送吃食的?一家家报个名字出来,我好登记给钱。排好队啊,漏了谁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