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这位可是贾太君?这些年不见,倒是变化不少。姑娘是太后娘娘放在心尖上的,平日里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贾太君倒是好大的威风。”

     红玉嬷嬷收敛了笑容,微微抬着下巴,慢条斯理的说着话,却是没人敢小看红玉嬷嬷,贾母早已白了脸。“我,我只是”

     红玉嬷嬷再不看贾母一眼,端庄大方的走向贾迎春,在贾迎春目瞪口呆,浑身发抖的时候抱过了小小的贾易。

     “小人精平日里的威风劲儿哪去了?这会子叫人训斥了也不敢说句话,等一会儿见了三皇子,奴婢可要好好说说姑娘的丰功伟绩。”

     贾易呵呵一笑,揽着红玉嬷嬷撒娇,“嬷嬷对疼我了,祖母是长辈,我怎么能驳祖母的话?我可是一向孝顺的很,爹爹也交代我们要孝顺祖母,尊敬长辈呢。”

     贾易说话娇俏,带着一股子奶娃的奶乎乎的气息,听得迎春心里一松,这个妹妹就是会说话,再瞧这态度,端的和这位贵气十足的嬷嬷亲近,自己也可以稍稍放心。

     红玉嬷嬷抿嘴儿一乐,“就你孝顺,太后可是担心的很,巴巴打发我过来看看。一会儿有什么委屈可不能憋着,奶娃可不能受委屈,以后长不高就惨了。”

     贾易大惊,张着小嘴巴,忽闪着大眼惊慌失措的说道:“我不要长不高,小景会不喜欢我的!我一定做个诚实的孩子。”

     红玉嬷嬷大笑,抱着贾易对呆愣的贾元春说道:“贾贵人和家人相聚,原是好事,不过要注意言行举止,要不然奴婢也不能说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贾元春赶紧低头应了,对于太后身边的掌事嬷嬷,这后宫的妃子哪一个敢拿大的?以前德妃见了这位红玉嬷嬷,都是远远就叫人相迎的,自己不过一个小小的贵人,根子还没有站牢,更加不敢违抗红玉嬷嬷的话。

     红玉嬷嬷满意的点头,带着几个小宫女走出正厅的时候,忽然转头细细打量了一遍在场的小姑娘,在一群小姑娘忐忑又期待的眼神儿中,笑着说道:“迎春姑娘也跟着去吧,娘娘早听说迎春姑娘对悠悠极好,这次难得有机会,就见上一见。不然呐,我们悠悠就要伤心了。”

     贾易嘟嘴儿,附在红玉嬷嬷耳边说悄悄话,逗得红玉嬷嬷直笑。贾迎春喜出望外,在小伙伴们嫉妒的眼神儿中走向了红玉嬷嬷,也走向了人生中的另一条轨道。

     贾易乐呵呵的冲着贾迎春张手,得了贾迎春一个微笑,却是不敢上前把妹妹抱回来,这点子眼力见儿贾迎春还是有的!没看见红玉嬷嬷紧紧抱着贾易的举动是多么的明显吗?

     这老人家很稀罕贾易呢!一路上贾迎春都乖巧的跟在一旁,贾易倒是巴巴的说着自己今天多么辛苦,还说自家的小包子弟弟,早早就被周舟接走玩去了,把自己抛下了,一点都不贴心。

     红玉嬷嬷笑眯眯的接话,时不时发表一下赞同,两人聊的甚是高兴,要是红玉嬷嬷年纪小些,两人就是手帕交了。

     贾易一路上乐呵呵的亲了红玉嬷嬷好几下,“嬷嬷果然最懂我的心!”

     红玉嬷嬷拍拍贾易的后背,“今日是吃了蜜了?嘴巴这样甜?看一会子见了太后,你会怎么说?”

     贾易得意的挺挺胸脯,脆生生的说:“太后娘娘自然是最最最得我的心。我们可是忘年交!”

     贾迎春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红玉嬷嬷不过是轻轻瞟了一眼,也没说什么,这样的冷遇,贾迎春倒是没在意!本来面见太后这样的事情,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的!

     但是因为自己的小妹,自己得到了这样的荣誉,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自己还有什么需要抱怨的呢?一个女子最最重要的就是娘家,夫家,孩子,现在爹爹在战场挣得军功,娘家越来越好是必然的。

     夫家本来是贾迎春最最担心的,养在老太太跟前,虽然听起来好听,但是老太太却是对她们不尽心,该学的什么也没学。平日里和其他府上的小姐来往,二婶也不喜欢,以后还能有什么好人家选自己?

     贾迎春即使只有七岁,但是早熟的她早早就想明白了这些。现在能够面见太后,自己的身份就会提高一大截,有了这份荣光在,自己以后说一个好的夫家还是可以的!

     贾迎春的心不大,要求也不高,所以对于给自己带来美好希望和未来的妹妹,贾迎春心里充满了感激。这一路走下来,红玉嬷嬷暗自点头。这个荣国府的二小姐倒是好性子,对易儿倒是不错,以后好好看看,要是好的话,倒是可以帮上一把。

     慈宁宫里,太后远远就听见了贾易的笑声,乐呵呵的对身边的红莲嬷嬷说道:“去把那株七彩海棠拿过来,还有打造好的小花锄、水壶之类的工具。这样的天气,暖房那边培养出来的海棠真是不错。一会儿叫易儿带走,她不是最喜欢这些娇艳的花吗?”

     红莲嬷嬷一笑,“奴婢已经打发人去花房说了,一会儿就到。”

     太后笑了,“还是你最懂我的心。”

     太后这话说完,就听见好几声的笑声。疑惑的抬头一看,红玉嬷嬷抱着贾易,身后跟着贾迎春,这会子正站在门口偷笑呢。

     太后佯装怒气,说道:“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可是玩高兴了,忘了哀家?刚刚笑话哀家什么呢?可见是胆子大了,都敢打趣哀家了。”

     红玉嬷嬷放下贾易,自己带着贾迎春行礼问安。贾易颠颠迈着稳当的步子,扭搭着小屁股,三投身的小豆丁努力的走向太后。太后看着精致的小娃娃那个努力的模样,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是面上还要端着,这个时候谁先笑谁输。

     贾易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太后,双手抱着太后的胳膊,找个舒服的姿势坐好,“悠悠想您了!可想了!而且悠悠才没有笑话太后呢,人家可是和您同命相连。”

     太后疑惑的看向红玉嬷嬷,红玉嬷嬷指指贾易说道:“都是姑娘说的,说奴婢最懂姑娘的心。奴婢就问那太后呢?姑娘就骄傲的说,太后娘娘最最最的姑娘的心!”

     红玉嬷嬷学着贾易的声音说话,逗笑了一宫的人。贾易害羞的红着脸蛋窝在太后怀里不出来,只露着一个白嫩的小屁股,看得人手痒。

     贾迎春也抿着嘴儿乐呵,太后一边大笑,一边顺着贾易的后背,“看你还说好话不!这就叫人抓住把柄了,一天天的就会哄人开心,其实呀,咱们的贾大姑娘只有三句话,但是听的人可是百听不厌。”

     贾易抬起小脑袋问道:“娘娘是说哪三句话?我怎的不知道?”

     一宫的人也看着太后,太后享受着大家的崇拜,“可不就是‘人家最最可爱了!’‘最喜欢您了’‘您最懂我的心’,是也不是?”

     一宫的人又笑了,夏侯渊带着一溜豆丁过来,听见太后话也笑了。看着身后笑的像太阳花的夏侯景,“说起来,小三是不是也经常是这三句话?朕倒是被咱们的小三给哄了。”

     夏侯景笑的露出来的小米牙一下咬了舌头,痛的掉眼泪,“父皇~~~”,这话说的那叫一个九曲十八弯!夏侯昂伸手摸摸弟弟的脑门,小屁孩逗起来就是有趣得紧!

     太后瞧见进来的皇帝说道:“这个时候怎么有时间过来?”

     夏侯渊带着豆丁们请安,坐下说道:“还不是这几个小的,说是好些天不见悠悠,甚是想念,就闹着要过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前几天才见面,这又开始想小媳妇了。”

     夏侯景红着脸蛋,一点不害羞的跑到贾易跟前,“给你!这是我今天画的最好的小像,你可要拿好了。”

     贾易一愣,打开一看,“怎的是你的小像?人家都是送女子的,你个愣头青!”太后自然也看到了,这下又笑了!夏侯渊无奈,自家这个傻小子也真是的,一点没有遗传自己的浪漫细胞!哄女孩子都不知道怎么哄!

     夏侯景着急了,眼圈红红的拉着贾易的小手哄道:“你别生气!咱们不生气啊!我在画一个你的就是了。”

     就在太后和皇帝以为贾易真的生气的时候,贾易一脸的“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慈祥脸,伸手拍着夏侯景的脑袋说道:“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呀!真是让我操碎了心!等我回去了就画一副咱们俩的画像,给你贴在床头,咱们羡慕死他们。”

     贾易得意的说着自己的主意,夏侯景带着星星眼崇拜,两小又脑袋顶着脑袋说悄悄话去了!这转折实在是让人惊讶,合着人家两个什么事儿都能自己解决,那还要大人做什么!秀恩爱什么的实在是叫人生气呀!

     太后和皇帝对视一眼,充满了无奈,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的满意!瞧瞧自己母子的眼光,这婚事妥妥的幸福啊!是不是在给几个小的指个婚?太后和皇帝暗搓搓的想着,夏侯昂几个却觉得身后一寒,这样的感觉可不是什么好事。

     太后平复下气息,看着坐在一边的迎春说道:“你可是迎春?”

     迎春赶紧起身行礼,“奴婢就是贾迎春。”

     太后看着福身的贾迎春,身条不错,脸蛋也好,性子红玉嬷嬷说是不错,倒是个不错的孩子!几个不错下来,太后对贾迎春的感关还是很好的。

     “行了,起身吧,这些日子你照顾易儿和琮儿辛苦了,这个镯子就拿去吧。”

     太后从自己手上退下一个白玉镯,贾迎春赶紧上前谢恩。太后拍拍贾迎春的手背,“只要你一直这样,哀家自会给你做主。”

     贾迎春身子一颤,眼里带着欣喜的点头。太后又看向贾琏,“琏儿可知道贾太君给你说了一门亲事?”

     贾琏一惊,起身行礼,“奴才不知!娘娘可是有什么消息?”

     夏侯渊也疑惑的看着太后,不知道自己这个娘亲是有什么打算。太后见贾琏跪下,心疼的说道:“跪下做什么,没有外人,咱们坐着说说话。”

     贾琏闻言,顺从的起身。“这还是易儿说的,今个贾贵人的舅母带着几个姑娘进宫请安,贾贵人就指了其中一个给你做媳妇。”

     贾琏惊讶的看向贾易,贾易点头,身边坐着安静的玩玩具的贾琮,“祖母确实是答应了。”贾琮这个时候也抬起头了,这孩子一进宫就被周舟带走了,说是皇上准备了好东西,叫贾琮早早过去瞧瞧。

     这个时候好不容易见着自己这个亲姐吧,连个睁眼也没有,就知道坐在一边玩那个什么旋转木马!这孩子的大眼一直盯着欢乐地小马驹,眼瞧着就是想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贾琏无奈,“父亲现在还在南边,奴才的婚事还需要娘娘和皇上做主。”

     夏侯琛长长叹口气,“琏儿这是嫌弃人家不好?”

     贾琏脸色一红,经过贾易的言传身教,贾琏实在是觉得一个端庄大方又爽朗的大家闺秀更加适合自己家的情况!要是太过精明或是柔弱,怎么照顾自家的熊孩子弟妹?太后现在可是十分愿意做红娘,对于贾琏的识趣高兴得很。

     “行,这事哀家做主!哀家给你把关,一定给咱们琏儿找个好的!”

     夏侯渊看着自家老娘双眼放光的眼神儿,更加为贾琏的未来担心!但是对于那个刚刚坐上贵人就不停蹦跶的贾元春,心里厌恶的紧!这是瞧着自己坐上贵人了,就开始作夭了!

     琏儿的主意也敢打!迎春这次慈宁宫之行,最后只得了一个镯子,还有后来皇帝赏的几匹绸缎,但是这样的荣誉可是叫那些闺阁女子记在了心里,以后哪家贵女在举行宴席的时候,都会记得叫人亲自去荣国府送贴。

     荣庆堂,贾母沉着脸坐在上首,贾政和王夫人安静的坐在一旁。“今日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对于老大,你们以后要小心供着。尤其是老大的那几个孩子,有皇上和太后盯着,你们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贾母幽幽的看着面色不好的王夫人,这个儿媳妇原先还是不错的,只是心眼小的很,最看不得别人比她好!现在又有了贾元春撑腰,以后可是名副其实的当家太太!想要克扣一下大房的几个孩子还是可以的!

     只是今日红玉嬷嬷的话,叫贾母心惊,她们做了什么事,宫里都是知道的!贾易三个孩子绝对不能动!大不了不搭理就是了,只要她们几个在,老大就会老老实实的给荣国府卖命!老大身份上去了,自然会给自己的儿子争光,自家在后边捡漏可是乐的很!

     贾母不愧是老奸巨猾,这样的好事想的透透的!可是贾母到底没有防得住王夫人,这也是命数吧。王夫人现在自然是老老实实的听话,只是心里不以为然!贾元春这天之后,似乎一下就被皇帝忘记了,三个月没有见过一面!

     太后笑呵呵的吃着小青菜,嫌弃的撇嘴,“怎么做的这样的难吃?不是和悠悠学了手艺吗?御膳房的厨子一点没有长进!”

     红莲嬷嬷一边给太后布菜,一边说道:“您这是又想念姑娘了,要不咱们把姑娘接过来住几天?”

     太后放下手里的筷子,“唉!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容妃生了一个小公主之后,明里暗里的说哀家不疼自己的亲孙女,反而对一个臣子的女儿疼爱有加!哀家这也是为悠悠好,只是容妃端的是心大了!”

     红莲嬷嬷脸色微沉,“您知道就好!到底公主是您的亲孙女,您平日里也甚是喜欢。只要您理不亏,容妃也就是蹦跶几下就是了。”

     太后喝口莲子汤,“哀家也不是偏心,只是你瞧瞧她们的心思,再瞧瞧易儿的心思。哀家和易儿虽然有利用的成分在,但是易儿却也是真心想着哀家!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都想着给哀家留一份!再瞧瞧她们,一点子心意也没有!哀家能上心?”

     红玉嬷嬷掀帘子进来,外面好大的雪花!“娘娘,周舟公公从外面回来,这是姑娘给娘娘做的披风还有羊毛衫!”

     太后一乐,指着衣裳说道:“你看看,咱们刚说起悠悠,这就来了!这大雪天的还叫周舟跑一趟,那孩子可冻坏了?把前儿得得那件白狐披风给他吧,再把那件红狐的给戴笠,那老小子也是今日回来吧?这次出门时间倒是久。”

     红玉嬷嬷应声去了太后的库房找衣裳,太后高兴的起身就要换衣。红莲嬷嬷赶紧的劝道:“太后还是再用些吧,这些日子都清减了。下次姑娘来了,可是要伤心的。”

     太后不舍得放下衣裳,“哀家快点吃!一会儿试试合不合适?”

     红莲嬷嬷笑眯眯的伺候太后用晚膳,去了里间换衣裳!外边忽然传来了夏侯景的欢笑,太后一边换衣裳一边说道:“小三怎么过来了?”

     外边锦心掀帘子请皇子们进门,“三位皇子今日的衣裳倒是新奇,看起来既暖和又轻巧。”夏侯琛难得露出个笑脸,貂皮披风上一圈的白毛边衬得小家伙越发的精致。

     “这是琏儿打发人送来的,祖母在哪儿呢?我们传来给祖母瞧瞧。”

     太后正好换好衣裳出来,里面穿着柔软贴身的羊毛衫,外面穿着浅蓝色的盘扣上衣,下裙是同样颜色的百褶裙,都是夹棉的,边沿一圈的佛家万字符,袖口却是红色的福字,加上外面大红色的绣松鹤的披风,生生叫太后一个五十岁的老人家年轻了十岁。

     夏侯昂几个一脸惊讶的看着年轻的祖母,最后齐齐跑到太后身边抱住胳膊说道:“祖母今日真好看!”

     太后换好衣服的时候就被自己的美貌震惊了一把,现在又听见孙子们这样直白的夸奖,脸上红了又红!“那是说哀家平日里不好看喽?”

     夏侯景赶紧表白心迹,“才不是!只是今日的祖母尤其的好看,是吧?大哥?二哥?”夏侯昂和夏侯琛为自家的小三儿这样的机智点赞,纷纷点头附和!

     太后高兴极了,又摸摸夏侯琛的脑瓜说道:“这身衣裳你们新得的?倒是精致,这上面的绣样哀家瞧着眼熟得很。”

     皇帝这时候也过来了,身上穿着便服,也同样是新衣裳。“母后,您仔细看看?是不是像琏儿的手笔?”

     太后仔细一瞧,笑道:“可不是!这身衣裳是琏儿送的?”

     夏侯昂三兄弟点头,“确实是琏儿送的!今一早儿戴笠公公打发小太监过来送的,说是琏儿的心意!这里面的材料是鸭绒,又轻巧又暖和!”

     太后拉着孩子们坐下,伸手摸着衣裳点头。“倒是轻巧!哀家这套裙子也是一样的,原先还以为悠悠是送了哀家春日里穿的,没想到你们倒是知道的清楚!”

     夏侯昂指指夏侯景,“还不是这小子脑瓜转得快?说什么悠悠最是心疼他,上次进宫的时候瞧见他穿的棉服,就说这衣裳又重又不好看,等着做好了新衣裳就给送来。我们这次知道这样薄的衣裳竟是寒冬腊月穿的!”

     夏侯琛稀罕的摸着自己胸前绣着的嫩绿的新芽,“我的这个图案还是上次瞧见落叶的时候想出来的,没想到琏儿记在了心里,这不画了这个叫萌芽的图案,做成了绣样,端的好看有新意。”

     夏侯渊吃醋了,“合着你们都是有寓意的,就只有朕这个是悠悠随意画的?”

     太后和三个皇子痴痴地笑着皇帝,“皇帝不要生气,你瞧瞧你的这一身衣裳,手艺是最好的,可见他们是上心了。”

     夏侯渊得意,“母后就哄着儿子玩吧。眼看着就要过春节了,贾赦也回不来!大将军来信说,新兵的训练正在紧要关头,就是蛮夷这段时间也是最要紧的时候!所以,朕想着要不把悠悠接到宫里过年。”

     太后沉思一下说道:“这个倒不是不好,只是悠悠会不会不习惯?再说了,贾太君还在,悠悠不在贾府过年,到底是不好听。”

     夏侯渊又说道:“那就在十五的时候办个宴席,三品以上都可以带着女眷进宫请安!到时候母后就留了悠悠住些日子,琏儿和琮儿也和昂儿他们一起住,再去宫学上几天学。贾赦在信里说,琏儿功夫好,但是学问上也不能松懈,求着朕给找个好老师教着。朕想着最好的老师不就在宫学里?不如就叫琏儿这次进了宫学读书,至于琮儿,过年虚岁就三岁了,正好也去宫学读着。那孩子聪慧,必然是跟得上的。”

     夏侯昂三个眼睛一亮,自己最好的小伙伴要来了!实在是太开心了!太后对于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没有意见的,“皇帝看着办就是!哀家就等着悠悠进宫了!”

     过年的当天,戴笠亲自跑了一趟荣国府,刚到门口的时候,就瞧见贾易倒腾着小腿儿跑了过来,迈门槛的时候,两手紧紧扶着门框,小心翼翼的迈过去,在冲着里面喊道:“小包子快点,一会儿要赶不上了!说是万书阁今日请的说书的要说小李飞刀呢!”

     戴笠黑线,在守门的奴才恭敬地、胆战心惊的目光下,一把抱起了偷跑出门的贾易。“悠悠这是要去听书?怎的不见琏儿?”

     贾易慢慢转过脑袋,笑呵呵的冲着戴笠傻笑!“公公回来啦!我可想你了!”戴笠一下没崩住笑了,“可叫太后说对了!这句话还真是悠悠最常说的。”

     贾易黑脸儿,“娘娘就会欺负我!人家可是真心的!”

     戴笠拍拍贾易的脑袋,“这段日子悠悠过的可顺心?”

     贾易心里一酸,揽着戴笠的脖子,撒娇说道:“不好!一点都不好!公公都不在,悠悠没有人玩!”

     戴笠一乐,“没事儿!以后就有人玩了!”

     恰好落后好几步的贾琮扭搭着过来了,小脸上红通通的,鼻尖带着汗珠,瞧见戴笠的时候,大眼都挣得溜圆!“公公回来了!”

     戴笠弯腰接住冲过来的贾琮,“走吧!咱们去听说书去!”

     贾琮高兴的挥舞手臂,“啪”一下打在了戴笠的鼻子上,咱们伟大的戴公公瞬间掉了眼泪。贾琮脸上带着贾易一贯哄他的笑容,轻轻拍拍戴笠的脑袋,“乖乖!眼泪飞飞!”

     戴笠苦笑,看门的奴才苦着脸说道:“公公,您老不进去和老太太说说话?”

     戴笠斜眼看了一眼矮小的看门人,“看什么看?咱家就是来看姑娘和少爷的!倒是琏儿那里,你们赶紧打发人去说一声,咱家带着姑娘和少爷去万书阁了,晚上用了晚膳再送回来!要是琏儿喜欢,只管来万书阁,今日咱家请客!”

     说完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抱着两个孩子上了马车离去!贾琏那里马上就接到了信儿,只是自己现在可走不开!

     “知道了,你去和二姑娘说一声,要她收拾收拾,下午的时候和我一起去见见戴公公。”

     贾琏身边的小厮贾风赶紧去了贾迎春处。荣庆堂里,贾母笑呵呵的拉着王熙凤的手说话,王熙凤俏眼圆睁,说着讨巧的话,惹得贾母甚是欢喜!

     “琏儿怎么还没有回来?这里有客呢,琏儿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贾琏掀帘子进来,只笑眯眯的给贾母行了礼,安静的坐在一边充当背景,对于时不时打量自己的王熙凤瞧也不瞧一眼!王熙凤暗自着急,但是也无可奈何!自己总不能上赶着上前和贾琏说话啊!王家的女子虽然不读书,但是这点教养还是有的!

     贾母微微眯眼,却是也不能强要贾琏和王熙凤接触!只是午膳的时候,贾母把两人有意无意的安排在了一处,贾琏问着女子特有的脂粉香,只觉得鼻子都要失灵了!这个王熙凤是往自己身洒了多少脂粉呀,这样的浓郁,贾琏一点胃口也没有!

     对于王熙凤有意无意的碰触也选择了无视,快速的吃完了午膳,就起身告辞。贾母脸色沉了下来,“琏儿是有什么要紧事?难道陪陪老婆子我的时间都没有了?”

     贾琏也不恼,“回祖母话!今日一早儿宫里的戴公公就来了,留话说悠悠和琮儿跟着公公去了万书阁,晚膳才回来。我作为哥哥自然是不能放心的,戴公公那里也需要有人陪,咱们家也不能失了礼数。”

     贾母心惊,看向一边的王夫人说道:“戴公公什么时候到的?我怎么不知道?”

     王夫人也傻眼了,“可能是小厮没有传话进来,倒是媳妇疏忽了。”

     贾母冷哼一声,“还不快点准备礼物,打发人去伺候。”

     王夫人应声出门收拾,贾琏安静的站在一边。贾母再次看向贾琏的时候,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琏儿果然是懂事的!要是宝玉有你一半的懂事就好了!戴公公刚刚回来就带了易儿出去玩,可见是喜欢小孩子!正好琏儿这次去也把宝玉带上,宝玉最是乖巧听话,一定能得了戴公公的欢心。”

     贾母冲着鸳鸯使眼色,鸳鸯抱着五岁的贾宝玉上前,笑眯眯的递给贾琏。贾琏自然是不接的,“祖母不知道戴公公的为人,最是讨厌有人擅作主张。祖母要是想要宝玉见见戴公公,我此次去了自然会说几句,见与不见都要戴公公自己说了算。”

     说完也不管贾母何样脸色,掀帘子出门。同时打发一个小丫鬟去叫迎春,却不想出大门的时候正好和走过来的迎春碰了面!两人笑眯眯的坐着马车离去,王熙凤瞧着贾琏离去的身影,却是实实在在的上了心!

     回去的路上,王熙凤一手摸着怀里的暖炉,一手拿着帕子揉着,“平儿,你说琏二爷是不是不喜欢我的样子?”

     平儿是王熙凤自小贴身的丫鬟,自然是顺着王熙凤的话说。“姑娘多虑了,琏二爷的婚事可是老太太做主的!现在大房没有当家奶奶,贾大爷又在军营里,琏二爷可不就听老太太的话?无论琏二爷再如何不愿意,只要姑娘得了老太太的喜欢,自然是千好万好。”

     王熙凤赞同的点头,“还是你脑子清楚,我就不行了。贾琏看起来不显山漏水,但是在宫里的太后眼中份量不小!再说了,贾琏可是大房唯一的嫡出儿子,以后这个家还是要给贾琏的!我嫁过去就是当家奶奶,何乐而不为?”

     平儿称是,王熙凤又计较一回,“恩!就这样做吧!我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大伯终归不是亲爹,对我自然没有对自己的女儿上心!我的婚事还是要自己谋划的,我倒要看看,等我以后风光了,大伯娘会怎样后悔今日的决定!”

     其实一早儿王熙凤是看不上贾琏的,荣国府的名声在京城可不好听,但是王熙凤知道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不了主!

     所以暗自记恨陈夫人的险恶用心,把自己推进荣国府那个泥坑!但是今日接触下来,王熙凤慧眼独具,认为贾琏却是个潜力股,以后绝对会大有出息!所以,紧紧只有七岁的王熙凤开始了自己的谋划!

     可惜,有着贾易和贾琮这一对异数的存在,前世那个张扬跋扈的王熙凤又如何能入得了这两个奶娃的法眼!贾母沉着脸看着身边的贾宝玉发呆,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其实贾琏才是真正有福气地孩子!

     贾宝玉瞧见一向疼爱自己的祖母眼神儿奇怪的盯着自己,害怕的上前抱住老太太的胳膊,“祖母,您怎么了?可是生病了?宝玉给您煎药。”

     小孩子的关心最是纯粹,贾母一下子觉得自己是多想了!看看宝玉的孝顺,看看那块通灵宝玉,贾母再次坚定了心思,一定要给贾宝玉搏一个前程!

     至于贾琏兄妹,自然是自生自灭罢了!贾母还觉得是自己好心,要是真正狠心的人家,这三个孩子还能有活路?贾琏在路上细细讲了戴公公的一些喜好,贾迎春记在心里,手里拿着自己一针一线做出来的护膝,暗自打气!

     万书阁里面可谓是人山人海,每个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台子中央说书的人,故事情节可是一环接一环。贾琏越过一群人好不容易找着戴笠的时候,这人正一脸趣味的听说书呢!

     桌子上一堆的吃食,腿上坐着两个奶娃,正摇头晃脑的随着说书人比划呢!这样亲民的戴笠看的迎春心里一松,跟着贾琏上前请安!

     戴笠扭头笑着说道:“这就是贾二姑娘?倒是好人品!坐吧!”

     迎春赶紧把护膝拿出来,戴笠低头看看还在一心听书的贾易,盯着迎春说道:“这是易儿想出来的吧?”迎春老实的点头,戴笠又道:“若是我不问,你可会说?”

     迎春一愣,抬头看看贾琏,贾琏望向别处。迎春紧张的捏着衣角,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却是不会说的。做护膝本就是为了得到公公的喜欢,要是一早儿就说了是妹妹的主意,公公只怕是不会注意我了。”

     戴笠紧盯着迎春看了许久,看的迎春背后出了一层冷汗,要不是冬日里穿得多,只怕是衣衫都湿透了。

     “这话说的实诚,既然是易儿出的主意,咱家就收下了!坐下吧,一起听听书,不必这么拘束。”迎春看着戴笠收了护膝,总算是了了一件事情,规矩的坐在椅子上听书。贾易一点没有被这个插曲打扰,和贾琮手拉手听书,时不时张嘴接戴笠喂过来的瓜子,惬意的很!

     贾琏自然是悠闲得很,坐在一边吃着坚果,顺便接了贾风递过来的小本子,看着听书的众人,唰唰唰的画上几笔。

     等着日暮西沉,说书的人换了好几拨,贾易才意犹未尽的说道:“阿弟,你说那个小李飞刀明明是咱们写出来的故事,怎的经他们说出来之后,就这样的好听!”

     贾琮也赞同,“啊!”贾易翻个白眼,不舍得把手上的话梅干投喂到贾琮的小嘴儿中。

     贾琮咕噜着大大的话梅干,“以后还来不?”

     贾易马上点头,“自然是来的,今日才停了多少?后边还有老些呢!还有其他的小说,咱们接着写出来,到时候咱家的出版社又要火爆了。”

     戴笠笑呵呵的听着小豆丁坐在一起商量大事,自己对贾琏说道:“琏儿,晚上想吃什么?”贾琏摊手,看向迎春,“迎春想吃什么?今日可是戴公公请客,尽管捡着喜欢的吃。”

     迎春微红着脸蛋,“我喜欢吃燕春楼西施豆腐。”

     戴笠一笑,“喜欢咱们就去燕春楼,悠悠和琮儿也说想吃那里的点心!”贾易和贾琮等被贾琏抱在怀里,一人给了一个甜蜜的亲吻,才知道哥哥竟然来了!

     “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贾琏用食指敲敲脑门,“恩?什么时候呢?大概是李寻欢抢亲的时候?”

     贾易和贾琮马上闹腾了,一人扒着一边,巴拉巴拉的说着自己对李寻欢有多么傻的见解,还要听贾琏的意见!

     迎春乖巧的扶着戴笠走在后边,戴笠悠悠的说道:“你看他们多么开心呢!这才是亲兄妹,既亲近又互相关心,你以后要好好学着,有些事不是说过去就过去的。日久见人心,咱家不要你对悠悠三个多好,只要你做到本分就是了。”

     迎春一颤,低下头应了,心里却是坚定不已!自己也会加入那个团体,也会是荣国府大房的姑娘!当天晚上,浙江沿海的小帐篷里,昏暗的烛光下,贾赦拿着琏儿寄过来的信红着眼圈看着。

     小剧场:大雪纷飞,红泥小火炉的暖阁,夏侯昂和夏侯琛拿着自己的新衣,“琏儿是弄错了?这衣裳该是春日里穿才对!怎的现在送过来了?”两人有些可惜的反复翻着薄薄的新衣,其实很喜欢的说!但是寒冬腊月穿上,可是会没有命的说!

     “恩?小三儿呢?怎的这时候没有闹腾?那可是悠悠亲手绣的花样,虽然惨不忍睹。”夏侯昂有些担忧的四处看着暖阁,十分担心夏侯景伤心。

     夏侯琛放下手里的衣裳,“只怕是躲在哪个犄角旮旯画圈圈呢!那小子只要是悠悠给的,恨不得天天穿着!现在这个不能穿,还不伤心死!”正在这时两人听到了夏侯景的笑声,打开窗子一看,那小子穿着新衣站在大雪里,傻笑!“大哥,二哥,那是冬日里穿的!你们不知道吧?这是我和悠悠的秘密,我的悠悠可疼我了!你们都是顺带的,哈哈哈哈!”小家伙撒欢似的跑远了,只留下两个黑线的,手痒的,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揍一顿小弟出气的傻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