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牛辅拿着一瓶酒进来,“老小子又想闺女和儿子呢?哟!这是家书,谁寄过来的?”

     牛辅大手就要拿过来瞧瞧,被贾赦灵活的躲了过去,又把桌上的大包袱藏在身后。

     牛辅羡慕的瞪着眼睛说道:“老小子就是有福气,我家里的几个臭小子可是比你家的琏儿还大了两岁,却是不见给老子一封信的。这是又给你寄什么好东西了?给我看看,我坚决不拿走!”

     贾赦防备的看着牛辅,“才不给你看!你的话我要是再相信就是傻子!上次悠悠寄过来的话梅干你就拿走了一半,当时还说只尝一尝,谁家像你似的,一尝就是一半的量?”

     牛辅嘿嘿直笑,打开酒瓶说道:“过年咱们喝点酒吧,不然一点意思也没有。”贾赦看看外面暗黑的天色,海边呼啸的海风嚣张的吹着。

     “大将军那里可休息了?这些日子蛮夷扰边很是厉害,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不能掉以轻心。你还是少喝点吧,我今日总是思绪不宁,只怕是没有什么好事。”

     牛辅一愣,这半年多下来,牛辅对于贾赦的深藏不漏可是佩服的很,“你是说今晚又有人偷袭?”

     贾赦点头,“上几次他们都没有成功,这个时候士兵都是最懈怠的,只怕是这个年过不好啊!”

     牛辅起身狠狠拍下桌子,小小的四方桌颤悠悠的“啪哒”一声碎了!贾赦淡然的看着牛辅不语,牛辅红着脸,尴尬的说道:“我,我明日再赔你一个。”

     贾赦点头,牛辅不满的说道:“你这老小子,自从来了这里,话也变得少了!俺和你说三句,你也不回一句。”

     贾赦还是淡定的看着贾易的书信,顺便打开那个大大的包袱。牛辅看见一包包的吃食也不抱怨了,上手拿了一包打开,上好的五香牛肉干,“哟呵,好东西!下酒吃最好!今日却是吃不得了!我放着,咱们收拾了那帮子蛮夷之后,在一起尝尝。”

     说完话,牛辅背着手,揣着得手的牛肉干走远了!贾赦一直都很淡定,手上的小纸条打开,上面赫然写着,“牛肉干是试验品,爹爹先让牛伯伯尝尝,要是不错,下次多寄些来。”

     贾赦高高的翘起嘴角,心里满满的,真是想孩子啊!沿海的风声呼呼地吹着,吹伤了贾赦脆弱的小心脏,拔凉拔凉!

     正月十五的时候,夏侯渊一早儿坐在龙床上,睡眼惺忪的看着面前兴奋异常的戴笠回话:“皇上,沿海大捷!这是大将军送来的奏折!”

     夏侯渊脑子还混沌着,伸手接了奏折,“大捷啊!知道了!”戴笠嘴角抽抽,皇上看起来还没有缓过神儿来呢!“皇上,这是贾大人”

     夏侯渊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你说沿海大捷?奏折呢?朕怎么没有看到?”

     戴笠上前从床上拿起奏折,恭敬地递到夏侯渊的面前,“皇上,奏折。”

     夏侯渊难掩喜意,“好好!好!当真是给朕长脸了!去,赶紧的叫人把悠悠接进来,先来朕这里说话。”

     戴笠微笑着出门,却和戴权打了照面,“权公公好啊!”

     戴权扬起笑脸,假笑的拱手说道:“笠公公好!您这是有什么喜事儿?和咱家说说。”

     戴笠挑眉,“自然是好事,权公公自己去问皇上吧!我还要出宫呢,再会。”

     戴笠晃悠着,迈着四方步出门了!戴权脸色一下就阴了,昨晚上沿海八百里加急,自己恰好不当班。今日一早赶紧的过来伺候,就见到对头得意洋洋的模样!这还能有什么事儿?绝对是沿海大捷了!

     贾赦可是在军营呢,这次那位贾府的姑娘又要出风头了,只怕是在皇上和太后心里的份量更加重了!贾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身大红包的衣裳刚刚穿好,就见到贾琏欢天喜地的进来了!

     粉嫩的小脸带着红晕,激动的在贾易和贾琮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两口,“哈哈哈哈!悠悠,琮儿,爹爹在军营立功了!还是头功!沿海大捷,过不了多久,爹爹就会回来了!”

     贾易被贾琏抱着在空中转圈,眼晕的点头附和!站在小榻上的贾琮张着手等着贾琏抱着转圈,“哥哥,抱抱我!我也要转圈!”

     贾琏自然是顺从的,放下贾易,又抱起贾琮转圈!

     “弟弟高不高兴?咱们家总算是出头了!以后再没有人敢看不起咱们家了!”

     贾琮咯咯笑着点头,“哥哥怎么知道的?”

     贾琏安静下来,抱着贾琮,把小家伙当作手指头指向外面,“戴公公过来了!这会子正和祖母说话呢!哎呀!瞧我高兴的,正事儿都忘了!赶紧的,白果,白芷,给姑娘和少爷收拾好,带上礼物,咱们一会儿就跟着戴公公进宫!皇上说叫咱们先去见见他,然后再去慈宁宫。”

     贾易和贾琮高兴的大声应了,手拉手安静的坐在小榻上叫白果给自己收拾。即使小脑袋上只有短短的胎发,这个时候也要抓起来做个小揪揪,带上太后娘娘赏的花,这可是体面!绝对不能叫人小看了去!

     贾琮嘴巴里嚼着软糖,还是玉米味儿的,软糖有些大,这边动动,那边嚼嚼,小脸蛋时不时这面鼓一下,那边动一下,瞧得贾琏欢喜!贾易再扬着小脸叫人擦护肤水的时候,想到了迎春。

     “二姐姐可要一起去?哥哥可去通知了?”

     贾琏笑着点头,“我还能忘了自己的亲妹妹?一早打发人去说了,一会子就到!咱们兄妹自然是要一起进宫的,没得叫迎春自己孤单单的和老太太一起去的道理!不知道还以为咱们忘了迎春呢!再怎么说,迎春也是咱们大房的姑娘!”

     贾易点头,恰好迎春进了来,一身的淡紫色衣裙,倒是叫迎春看起来成熟了不少!手腕上也带着太后赏的玉镯,头上是贾元春赏的赤金头面,身上的衣裙却是皇上赏下来的布料做的,一身的行头倒是齐全,谁也不得罪!

     贾易笑呵呵的冲着迎春张手,“姐姐来了!早膳只怕是吃不得了,咱们到太后那里再吃啊!”迎春听着贾易哄小孩的声音就想笑,这个妹妹人小鬼大,平日里教育贾琮习惯了,对谁都是这样一副模样!端的是对自家人上了心!

     却在几人收拾好准备走的时候,春梅跑了来,“姑娘不去瞧瞧姨娘吗?姨娘可是一直盼着姑娘去看看呢!”

     贾琏脸色一下就黑了,就是迎春也皱了眉!贾易一愣,看着春梅说道:“我不是和弟弟每日都回去请安吗?今日还未到时辰,加上宫里来人,只怕是来不及。等晚上回来了,我和弟弟再去给姨娘请安。”

     贾琮小胖手紧紧握着贾易,神色淡然的说道:“姐姐和一个下人废什么话,还是赶紧着进宫才好!”

     贾易抿嘴不语,任由贾琮拉着出了门,徒留下一个春梅傻傻的站在边上,一脸的愤恨。

     戴笠笑眯眯的被贾母亲自送出来,打眼瞧见贾易一行人的时候,招手说道:“娘娘今日一早就说了接易儿进宫,没想到万岁爷又说想先见见你们,倒是叫咱家一早儿就来打扰了。昨晚睡的可好?”

     贾琏带着弟弟、妹妹上前问安,“我们休息的很好,还给公公准备了礼物。”

     戴笠笑着摸摸贾琏的脑袋,才转身对贾母说道:“老太君留步,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咱家就带着少爷和姑娘进宫了!今日晚膳,老太君莫要忘了参加宴席。”

     贾母自然是点头应下的,这个时候贾母恨不得和所有的宫里人都友好相处,好让贾元春的日子好过些,然后挣得高位。

     戴笠看着贾琏兄妹上了马车,自己在前面骑马,一路疾行到了紫禁城。

     养心殿的暖阁烘的热乎乎,暖和的很,夏侯渊盘腿坐在炕上看书,听见脚步声,也没有抬头,“悠悠来了?桌上新上的奶酥,你先尝尝味道。”

     贾易拉着迎春高兴的应了声,走到一边的桌子旁拿奶酥吃。贾琏和贾琮手拉手上前给夏侯渊请安,“皇上,可是父亲来了书信?”

     贾琏说话的时候,眼睛带着期待的看着夏侯渊,夏侯渊强忍了许久,绷紧的脸蛋还是露出了笑容,“倒是真的来信了,还说你们送去的牛肉干很是不错。”

     夏侯渊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边上吃的香甜的贾易,“琏儿可知道牛肉干的事儿?怎的朕这里没有看到?”

     贾琏抽抽嘴角,低头看向直直站在地上的贾琮,这个时候还是弟弟上吧。贾琮感受到贾琏的目光,扬起小脸看向夏侯渊,“皇上伯伯,您今天真英俊,琮儿长大了也要向您一样英俊可爱!”

     夏侯渊拿着书的手一顿,低头看看刚刚到炕沿的贾琮,到底没忍住,伸手拿着书在圆乎乎的脑袋上敲了一把。“臭小子,心眼不少,这好话说出来倒是顺溜的很。”

     贾琮利索的爬上炕,粘乎的坐在夏侯渊身边,伸手抱住夏侯渊的胳膊,“皇帝伯伯,今日咱们吃什么汤圆啊?听说今天有很多的人一起吃饭呢,咱是不是先吃饱了再去?阿姐说,这样的宴会可是吃不饱肚子,我可还长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