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夏侯渊轻笑,“行了,不逗你们了。这是贾恩候的书信,你们看看。”

     贾琏伸手接了过来,四个人凑在一起,时不时因为里面的几句话笑几声,场面温馨的很。夏侯渊慢悠悠的抬手喝杯茶,等他们看的差不多了,才起身说道:“这次你们贡献的练兵的法子,大将军说十分有效,这次沿海大捷这些新兵可是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朕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希望你们不要伤心呀。”

     夏侯渊一脸严肃的看着贾琮和贾易,心里真怕一会儿说出这个消息,两个小豆丁再来个水淹养心殿。贾易和贾琮对视一眼,同时稳稳的坐在炕上,忽闪着大眼看着夏侯渊,“伯伯要说什么?今天可是十五哦!”

     这话的潜在意思很明显,无非就是十五是好日子,自然要有好消息,对于夏侯渊即将说出来的坏消息,两个小家伙实在是不愿意听得。夏侯渊轻咳两声说道:“这个,有些事情你们也知道,朕也是出于大局着想。贾赦这半年多做的不错,大将军很是赏识。所以,你们的父亲还需要在军营一年。”

     夏侯渊快速的说完这个消息,背对着贾易和贾琮,这个时候要是小豆丁哭了,可是不得了,所以还是不要看了!省的自己心疼!

     贾易和贾琮捂着小嘴儿偷笑,被贾琏和贾迎春轻轻敲了脑袋,才收敛说道:“伯伯怎么不看我们呀?伯伯对着门说话可不好,您没瞧见周舟公公都傻眼了?”

     贾易笑眯眯的看着周舟挤眼,周舟会意的低下头。夏侯渊握着拳头再次轻咳两声,挤出一个笑容转头看着贾易说道:“易儿真是好孩子,没有父亲在身边也很坚强嘛!伯伯很欣慰!”

     贾琮嘟嘴儿,直勾勾的盯着夏侯渊!夏侯渊赶紧补上两句,“琮儿也很乖,果然是听话的好孩子!今天晚上伯伯叫人给琮儿准备很多好吃的,吃不完的通通带走好不好?”

     贾琮乐眯了眼,这段时间贾琮因为小肥膘越来越厚,贾易秉着健□□活的原则,坚决要把弟弟的美男子形象从小抓起,所以,贾琮小朋友的所有甜食和点心通通没收,这段时间嘴馋得紧!

     贾易在一边杀气腾腾的瞄了贾琮一眼,贾琮满心的欢喜瞬间消失了!夏侯渊正张开手准备接受胖乎乎、香喷喷的小家伙一个爱的亲亲呢,谁想到小家伙像个蔫了的茄子,霜打似的坐在炕上,低着头不语。

     戴笠和周舟带着一群宫女进来准备给夏侯渊更衣,瞧见这个气氛,笑呵呵的说道:“皇上,太后娘娘传话来,说是请皇上过去用膳。”

     夏侯渊一笑,“母后哪是请我过去,明明是想着早早见见易儿他们。昂儿三个可去了?”

     戴笠点头,“三位皇子这个时候只怕已经到了,太后娘娘今日整治了很多的好吃的,说是叫皇子们先吃饱了再去晚宴,省的人多只顾着玩了。”

     贾易在贾琏怀里直笑,“伯伯,您果然是娘娘亲生的。”

     夏侯渊黑线,这个臭丫头,真是讨厌!周舟捂着嘴儿在后边伺候夏侯渊更衣,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慈宁宫。

     夏侯景小手扒着慈宁宫的门框,探着小脑袋看着慈宁宫前面那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路,“哎呀!还真是愁人呀!自家的小媳妇怎的还不到?是不是被哪个小兔崽子拐走了?”

     后边顶着暖阳,背着小手慢悠悠走过来找自己心爱的弟弟的夏侯琛,看见自家弟弟翘着小屁屁,探着脑袋巴巴等人的身影,手心一痒,伸手拍了夏侯景的后脑勺一巴掌,“臭小子,这就望穿秋水了?我还真是怀疑,我一向疼爱的小三儿是不是一个妹妹?这黏糊的个性,是个女的都受不了!”

     夏侯景撇嘴,胖手揉着自己的后脑勺说道:“我才不担心,悠悠可是我们家的半边天!”

     夏侯琛怒火攻心,“悠悠是半边天,那你是什么?”

     夏侯景萌哒哒的露出一个萌化人心的笑容,“我负责貌美如花啊!二哥这都不知掉,可见是跟我有深沉的,看不见底的代沟了!唉,年纪大的人伤不起啊!”

     夏侯琛绝倒,转身委屈万分的冲着同样出来找弟弟的夏侯昂告状,一手还指着夏侯景,“哥哥,你看他!”

     这声哥哥叫的婉转十分,夏侯昂被夏侯琛一声哥哥震傻了,心里幸福的直冒泡!

     “呵呵呵!好好!我看到了。”

     夏侯琛更加着急,这个大哥这会子怎么转不过弯儿呢!

     “哥哥,我是说小三儿,你听他说的话,我哪里是个老头了,分明才只有五岁好不好?”

     夏侯昂再次被粉嘟嘟,却一向板着脸的二弟萌呆了,“恩恩!说得对。”

     夏侯琛看着对着自己笑的慈祥万分的大哥,无力的垂下肩膀,有个总是弟控的大哥实在是不爽啊!

     夏侯渊抱着贾琮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的三个儿子一人一边的坐在院子里晒暖,对于三个儿子能和平相处,夏侯渊一向是喜闻乐见的,这可是自己这个做父皇的功劳,瞧瞧前朝的那些个宫斗,还是自己教导有方!

     “快过来用膳了,晚上有的是时间玩。”夏侯景看见贾易的时候,双眼就亮了,这个时候正扒在夏侯渊大腿上,抬着小下巴看着贾易的脚底板说话呢。

     “悠悠你可来了,这次就不要回去了吧?咱们的小生意还没有开张呢!要不趁着这个机会,咱们好好给咱的小金库添上一把金。”

     贾易无聊的趴在夏侯渊肩膀上的小脑袋一动,马上从夏侯渊身上下来,小脸紧绷的拉住夏侯景的胖手,两人一脸严肃的跑去了院子。

     夏侯琛和夏侯昂这会子正带着贾琏和贾琮玩呢,太后从里间出来瞧见夏侯渊,再看看一屋子清静的模样,疑惑的问道:“刚刚还听见悠悠他们的声音呢!怎的现在没瞧见?”

     夏侯渊坐在椅子上,看着陆陆续续上来的饭菜苦笑,“刚刚才叫进来,现在又跑出去了!也不知道一天天的都有什么忙的,倒是比朕还要着急。”

     太后拍拍自家儿子坚实的肩膀,“乖!还有母后呢!咱们吃,不要管那些小兔崽子。”

     夏侯渊好不容易得到安慰的小心脏再次闪了一下,端着茶杯的手都颤抖了,“母后!您这是和谁学的?儿子这就去找他算账!”

     太后脸上微红,才不会告诉皇帝这是自己看贾赦在书信里称呼贾琏和贾琮,自己看着好玩,学了几句,没想到这会儿说漏嘴了!“啊哈哈,吃饭,吃饭啊。”

     夏侯渊委屈的的看着太后,“母后!您怎的用了吃饭二字?这明明是用膳!这事朕小的时候可是被您亲自教导的!”

     太后再次脸红了,“怎的?哀家还不能说了?这两个意思一样,哀家想怎么说怎么说!哀家可是咱们□□的太后!”

     夏侯渊弄黑的眉毛皱在一起,“母后自然是最高贵的!朕只是奇怪母后怎么会说这些话。”

     太后指指外面的暖阳,“还不是这几次贾赦送来的书信,哀家看了好玩,就学了几句,没想到现在说顺嘴了,倒是不雅。”

     夏侯渊眉目舒展,“母后说的是!贾赦和悠悠他们的家信确实很有趣,大将军在书信里也说贾赦在军营很是得军心,这样平易近人的军官可不多见。”

     太后满意的点头,“贾赦做的不错!现在有了沿海大捷,总算在军功上有了出彩的地方!以后悠悠的婚事也好说,不然那些个四王八公可就有话说了。”

     夏侯渊揉揉眉心,“母后也知道他们不好对付!这次晚宴只怕是刀光剑影,十岁以下的女孩子应该多得很,母后晚上还要辛苦了。”

     太后拍拍皇上的手背,“没事儿!母后就是为了给你解决这些个烦心事儿的!有什么为难的就交给母后,前朝的事儿母后管不了,也不能管,但是后边的事儿母后倒是帮上你。”

     夏侯渊红着眼眶点头,这个时候还是有娘的孩子好啊!“说起来,悠悠和小三儿怎的还没有进来?什么生意要说这么久?”

     太后疑惑的看着外面,“悠悠和小三儿要做生意?”

     夏侯渊点头,偏殿的夏侯昂抱着贾琮出来,“祖母,父皇,悠悠和小三要做服装生意,说是要做咱们□□最好的服装店!”

     夏侯琛点头,“过年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这会子应该在商量在哪里开店呢!”

     夏侯渊点头,“这么小就知道勤俭持家,不错!你们学着点!”

     夏侯昂黑线,“父皇,您不是最讨厌商人的市侩吗?怎的现在都变样了?”

     夏侯渊美滋滋的夹了一筷子豆芽,“恩!这个凤凰做的不错,御膳房的厨艺果然长进了!”

     夏侯昂等人黑线,顾左右而言他的父皇什么的最讨厌了!为了心爱的儿子,自己的喜好都变了!

     贾易这个时候正在枯萎的葡萄树下,拉着小伙伴夏侯景的双手,眼睛晶晶亮的看着夏侯景的大眼说道:“要知道衣服什么时候都是身份的象征,定制系列的衣服更是如此!咱们的‘景易’自然是最高档的,平均每套的售价在一白两银子左右。当然这不是只有衣服,还有相配套的配饰。要是想要手表之类的,还要在咱们店里买。”

     夏侯景看着一说起未来的高大上的事业,双眼发亮的贾易,自己心里也是满满的。自家的小媳妇无时无刻都在给自己的小家积攒小金库啊!美哒哒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