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贾琮不在意的捏着手里的糖人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过是没落的商户,以前风光的时候也不过是个皇商,阿姐为甚对他家上心?”

     贾易拍拍炸毛弟弟因为自己关心别人吃醋的小脸蛋,“乖!不是阿姐关注她们,而是对她家那位薛宝钗好奇罢了。”

     贾琮一听贾易不是对薛蟠上心,而是因为一个不知名的薛宝钗,当下也不吃醋了,好奇的拉着贾易问薛家的事情。

     贾易被扰的心烦,指指对面一溜的小摊子说道:“那家的炸肉饼要出来了,咱们去买个。还有那家的小笼包,听说有了鲜虾和鱼肉口味的,咱们也去买一笼尝尝。”

     贾琮是个地道的吃货,有好吃的,什么薛家不薛家的,一律靠后站。贾易牵着贾琮一排的小摊逛过去,手上拿满了纸袋子,贾琮更是跨了个小篮子,里面满满的吃食。

     姐弟俩在众人热情的招呼中,坐在了一家茶水铺桌前。这家茶水铺的老板娘原先是贾府的丫鬟,后来被家里人赎了出来,嫁了人开了这个铺子。

     平日里贾易出门,但凡经过这里,老板娘都会笑眯眯的递上一杯新煮的茉莉花茶。“小姐和小少爷走累了吧?快坐下歇歇。”

     娇滴滴的老板娘快手快脚的用自己雪白的帕子擦干净桌子和凳子,又让自家的男人准备好茶水。自己亲自端上来,小心翼翼的捧上,“小姐尝尝,这是今年家里茉莉花树新开的花做的。”

     贾易微微点头,端起那个只有自己来时才会上的白瓷茶杯,“好喝,多谢老板娘。”

     老板娘一下就圆满了,笑眯眯的福身去招呼别的客人。贾琮不喜欢和茶水,现下正一点点吃着小竹篮里的美食。茶铺现在只有两个零散的客人,其中之一瞧见老板娘一家的态度,有些疑惑的暗自打量贾易二人。

     老板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心眼憨实,瞧见这个客人一直盯着贾易看,大脸一沉,上前说道:“那是小姐,不能随意看。”年轻的男子脸色一白,“我,我不是,我只是好奇。”

     老板皱眉,“有甚好奇?这条街上谁不认识小姐?你是外地人吧?”

     男子脸上更是惨白了几分,起身说道:“不知在下可否拜会一下小姐和小少爷?”

     贾易正拿着一串烤肉吃着呢,听见有人和自己说话,转头瞧见老板为难的表情和白面书生可怜兮兮的小眼神,“过来吧。”

     招手的动作,十足十像在召唤一直哈巴狗。书生没有察觉,风度翩翩的走过来坐下,“在下蒋玉菡,不知小姐和少爷是哪位大人的千金?”

     贾易放下吃光的肉串,拿着老板娘递过来的雪白帕子擦擦嘴,“我父亲是一等将军贾赦,这是小弟。”蒋玉菡听见贾赦时,脸色更是有些不对劲。“原来是小姐,在下失礼了。”

     贾易见不得这人心思诡异,娇娇柔柔的模样,尤其是这人还是蒋玉菡。一个戏子出身,即使后来取了袭人又能如何?忠顺王爷又怎么会放过这个人?不过是掩耳盗铃,一个可怜人罢了!

     “无妨。”

     贾易不在意的摆手,不再说话,一边吃着美食,一边看着来往的人群。蒋玉菡虽然尴尬,但是这人野心不小!

     一个戏子出身的男子,即使深得忠顺王爷的喜爱,但是这份喜爱的背后何曾不是随意的玩弄?蒋玉菡想要逃离忠顺王府,必须要有人撑腰!

     只是一个小小的戏子,有权有势的人家,谁会瞧得上!所以,蒋玉菡当真是愁白了头发!眼下出门喝个茶的工夫,竟然认识了最最得宠的贾易和贾琮!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贾易可是能看透人心的,蒋玉菡的心思贾易看到清清楚楚。联想到原著中蒋玉菡和贾宝玉的交情,还有互赠汗巾的亲密,却是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你可是有什么事?”

     蒋玉菡仿若听到了天籁一样,眼巴巴的瞧着贾易说道:“在下,在下有事相求。”

     贾易歪歪小脑袋,“男子汉说话不要吞吞吐吐,你这样我瞧着难受。”蒋玉菡白玉的面庞绯红,“在下只是不知如何说。既然小姐说了,在下就厚着脸皮求小姐帮帮在下,在下感激不尽。”

     贾琮这会儿吃饱了,偷偷把咬了一口的小笼包放到贾易的盘子里,笑的像偷吃了鱼的小猫,抬着小下巴看着蒋玉菡说道:“你是不是在忠顺王府做事?”

     贾琮说话还是给了蒋玉菡面子的,在街上说一个男人做戏子,那是相当打脸的。蒋玉菡心惊,“真是在下。”

     贾琮得意的说道:“你的心思小爷明白,但是忠顺王可不是好糊弄的。我们犯不着为了你得罪一个王爷。”正在这时,贾易指着缺了口的包子对贾琮一笑,“阿弟,这是谁的?”

     贾琮心虚,顾左右而言他,“小猫的。”蒋玉菡没忍住笑了出来,得了贾琮一个大大的白眼。“吃不完,干嘛要吃?”

     贾琮皱着小脸赔笑,“阿姐,我只是想要尝尝是不是一样的味道。”

     贾易无奈,对于这个时刻都在卖萌的弟弟,贾易一向宠爱。蒋玉菡羡慕的看着贾琮,心想要是自己也有这样一个疼爱自己的姐姐多好!那样自己就不是一个人,这诺大的尘世,自己也不会孤独无依。

     贾琮看蒋玉菡神情悲戚,不免说道:“一个大男人,干什么伤春悲秋的。忠顺王爷那边,你们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除非你不要这张脸,不然在你变丑之前,只怕要一直待在那里了。”

     蒋玉菡脸色通红,按着贾琮的眼神儿都带着恐惧!这熊孩子知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大喇喇的说出来的?这是往人家幼小的心灵上撒盐知不知道?人家要不是清楚这些,为什么还要和你们两个熊孩子套近乎?

     贾易轻轻敲敲桌子,“这事不是我们能管的,你只知道我们受宠,无非是为你说句好话,但是你要知道,忠顺王爷势力庞大,我们小小的荣国府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王爷抓住把柄。所以有些事,自然是不能管的。”

     蒋玉菡的心情就像是过山车,忽上忽下,这会儿平安着地了,但是得到的结局却是最最不想要的。“在下莽撞了,告辞。”

     蒋玉菡失魂落魄的离去,贾琮托着小腮帮看着离去的蒋玉菡,“阿姐,这人看着也是可怜,咱们要不帮上一把?”

     贾易摇头,“有些事自有它的定数,咱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再说江雨寒的为人咱们不清楚,还是再看看吧。”

     贾琮也就不再多说,专心看着街道上淅淅沥沥飘下来的雨丝。“哎哟,这是哪家的轿子,看看这一车车的行礼,真是气派啊!”

     贾琮耳尖,听到围观群众的声音,马上转头看向驶过来的马车。“阿姐,那不是薛家的马车?”

     贾易稳坐在茶摊,看着远处缓缓驶过来的马车,“这不来了!又要热闹了!”

     两人瞧着薛蟠神气的坐在马上从面前走过,又看着两顶轿子香风阵阵的过去,隔着窗纱瞧见一个妙龄女子坐在里面。

     贾琮笑道:“阿姐,这个薛宝钗长得还不错,只是身上的药味儿有些重了。”

     贾易伸手拍拍贾琮,“小孩子家家的说什么大话,咱们赶紧的回去。明日可是热闹,看看皇商会给我们什么见面礼。”

     果然,当天晚上王夫人派人来给贾琏说明日薛姨妈到,叫一起去门口迎迎。贾琏接了信就去看贾易了,迎春也在贾易那里。

     “二婶还真是好大的排场,一个没落的皇商,还带着一个躲避案子的儿子,一个小选的女儿,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了,还要我这个举人老爷去亲自迎接。”

     贾易见贾琏面色不善,给贾琮使眼色!贾琮马上张开小手冲着贾琏说道:“哥哥抱抱。”

     贾琏见软软的小弟看着自己的小模样,心里的火气下了一下,抱起贾琮坐下,一边用话梅干投喂,一边说道:“小妹是怎么看的?”

     贾易看着掀起的珠帘外,朦胧的烛光下,被风吹动的芭蕉叶,“这雨还要连着下好几日,我和阿弟明日去瞧瞧爹爹。皇上赏赐给哥哥布置得功课,哥哥不是做完了吗?何不拿去给皇上伯伯看看?姐姐明日不是要参加牛伯伯家的大姐姐的生辰宴吗?这可是一早儿就定下的,可不能去晚了。”

     一会儿工夫,贾易就给一家子安排好了去处,迎春无奈的一笑。“好好,都听小妹的。只是薛姨妈那里,咱们回来了是不是再去见上一面?”

     贾易挑眉,高傲的说道:“不用!他们不上赶着见我们就成了,姐姐何必掉了身份去见她们?今日出门,我见到了薛宝钗,当真是朱颜国色,姐姐可不能掉了咱们大房小姐的架子。”

     迎春心里暖暖的,这个小妹时刻都不忘替自己着想。次日一早,王夫人穿戴一新,打发人去召集人群,没想到周瑞家的回来禀报,说大房的主子们都出门了,最早也是晚膳之前回来。这妥妥的打脸行为,差点扇肿了王夫人慈眉善目的脸!

     “既然这样,就算了。”这话说的随意,但是周瑞家的战战兢兢,自己的主子什么性子,周瑞家的可是清楚得很!今天这口气没有发出来,只怕以后有的折腾了!

     林黛玉带着紫鹃站在贾宝玉的身边,微微踮脚看着东院,眼看着时辰快到了,贾易等人还不见踪影。林黛玉皱眉,担忧的看着紫鹃说道:“你去看看,怎么小妹还没有过来。”紫鹃应声去打探,没一会儿回来说道:“大房的主子们一早儿就出门了,只怕晚膳之前才能回来。姑娘就不要等着了。”

     林黛玉面色一白,“可说了去什么地方了?”

     紫鹃回道:“琏二爷去了宫里,二姑娘镇国公牛府参加大姑娘的生辰宴,小姐和小少爷去了军营,给贾大爷送衣服去了。”

     林黛玉一愣,随即心里酸涩,易妹妹终归是和自己不亲近了!今日的事情,易妹妹显然是不想参加,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一声呢?现在自己一个外人干巴巴的站在这里,自己的面子又放在哪里?

     林黛玉在这边伤心,贾易和贾琮则乐呵呵的坐在贾赦身边,你一嘴,我一嘴儿说着昨天上街遇见的趣事。贾赦笑的爽朗,“你们两个机灵鬼,一刻也不安生。至于薛家,你们不用搭理!要是求上门来了,只管推到我身上。”

     贾易点头,“爹爹,这次薛宝钗指定是进不了宫的。但是依着他们一家的意思,只怕是主意会打到哥哥身上。所以哥哥的婚事要早早定了,免得节外生枝。”

     贾赦一说起婚事,脑袋就痛!自己手上那个册子,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去看看,后来是一点也不想看了!

     “闺女,这件事还是你做主吧。爹的婚事你也做主,我是没别的心思,只要能老实本分的就成。”

     贾易也知道贾赦现在是一心扑在事业上,对于女色早没有以前的心思。“行吧,那我就代劳了!”

     贾赦心里长舒一口气,可算是了了一件心事。巡防营都是皇帝的亲卫队,贾赦做的是监军的位置,这可是只有皇帝的心腹才能做的。加上贾赦一身的武功,巡防营的人可是佩服的很!这不,一听说贾赦的龙凤胎儿女来了,纷纷拿着零食过来哄孩子了!

     “大侄女,来,尝尝咱们这新做的栗子!这可是正宗的糖炒栗子,好吃的很!”“还有这个,这是牛轧糖,花生味儿的,极好吃的。”

     一个个都捧着好吃的给贾易和贾琮,贾赦护着儿女,瞪着一个个手下,“你们做什么呢?”

     “嘿嘿嘿,我就是想要抱抱大侄子,沾沾喜气。”

     贾赦绝倒,后来一天的时间,贾琮就在不同的大老爷们手上传递,小家伙吃着零食,笑眯眯的一点也不恼,惹得大家伙更加开心!

     等到贾赦耀武扬威的带着闺女吃了军营特有的杂烩菜以后,屁颠颠的给闺女准备好新鲜的野菜,“闺女,这是你要的野菜,都是今个儿新摘的。你回去做个小菜,包个包子,尝尝鲜。”

     贾易和贾琮分别在奶爸脸蛋上亲了一口,在众人不舍得眼神儿中坐着马车走了。都统林碧愤怒的拍拍贾赦的肩膀,“大侄子,大侄女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也不让给做好吃的!这临走了,你瞧瞧你给孩子带的什么?野菜也是孩子能吃的吗?”

     边上一群竖着耳朵听得大老爷们纷纷附和,看着贾赦的眼神儿都带着审视!这人平日里荒唐,没想到还是会虐待孩子的!好好的孩子吃什么野菜,在吃坏了怎么办?

     贾赦淡定的生活在大家鄙视的眼神中,“我家闺女喜欢绿叶菜,说是补充维生素,个头才长得高!你没瞧见我家闺女那俏生生的小个头?”

     说完贾赦大摇大摆的回去了,留下一群人不解的看着贾赦的背影,实在是不敢说,其实按照五岁的奶娃年纪,贾易和贾琮算是长的低的!可见还是这个不负责任的贾恩候的错,一点都不会照顾孩子!

     所以,接下来在贾易出嫁之前,总是会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礼物,无外乎都是一些吃食,要是查作用的话,都是叫人长个的!

     贾易要是知道自己费尽心思保持的身材被人鄙视了,只怕要吐血了!天色蒙蒙黑的时候,贾易和贾琮才回到府上。林之孝和贾琏的小厮贾风正等在门口,瞧见马车,终于是松了口气,上前请安。

     “小姐,少爷,大少爷正等着呢。”

     贾易和贾琮一笑,进了正门去东院,身后呼呼啦啦一串的丫鬟、嬷嬷,门口八个当值的奴才齐刷刷的躬身行礼,这样的场面,贾易每次出门、进门都会发生,早已经习惯!但是贾易等人没有发现在她们离开的时候,拐角的树后,薛宝钗带着莺儿一脸震撼的看着贾易。

     “妈,你可知道大房的小姐?”

     薛姨妈放下手里的团扇,“你说的哪个儿?”

     薛宝钗想想那些人的称呼,“应该是小的那个,就是龙凤胎的那位。”

     薛姨妈眼含不屑,“你说的是那个姨娘所出的女儿?闺名唤作贾易的?”

     薛宝钗点头,“妈。咱们来的时候也没有打听清楚,这府上女儿瞧着不像姨妈在信上说的那样。”

     薛姨妈不在意的说道:“贾赦的为人早些年我是见过的,现在又没有当家太太,那对龙凤胎就是再得宠又能怎样?不过是面子上的情面罢了!再说,我的儿,你是来小选的,以后可是宫里的主子娘娘!咱们不必理会他们。”

     薛宝钗雪白的脸蛋带着红晕,低头不语。贾易一家也没有在意薛家母子,倒是林黛玉那里叫贾易不解。这日贾易闲来无事,去找黛玉说话。

     这些日子忙的昏天黑地,还没有和黛玉好好说过话。没想到一大早儿贾易欢天喜地的去了,却神情微愠的回来了!“小妹这是怎么了?不是去找林妹妹说话去了?”

     迎春瞧着气呼呼坐在椅子上不语的贾易,上前摸摸脑门,没有发热。贾易一下就委屈了,“姐姐,林姐姐说我和她生分了,不和她好了,今日有的没的说了一通,夹枪带棒的,我心里委屈,就回来了。”

     迎春瞧见自家捧在手心的小妹,大眼里含着泪珠的模样,心疼的不行。抱着贾易像个小孩子似的打横晃悠,“哦哦,乖乖,我们小妹最好了!咱们不和她一般见识,咱们不生气啊!以后不理她了。”

     贾易被迎春这样抱着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觉得委屈,也就窝在迎春怀里,闷闷的说:“林姐姐只怕是为了那日咱们没有和她说一声,就一家子都出去的事生气。可是姐姐,这样的事情,自然要自己拿主意的。林姐姐那样聪慧的人,怎么会猜不到我们是不会参加的。为什么还因为这个生气呢?”

     迎春也觉得黛玉有些无理取闹,自家的事情自己做主,没得自己受了委屈,还来怨他们这不相干的不提醒她!这是什么道理?

     “林妹妹心思重,你以后少来往就是了。再说林姑父不久就回来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贾易点头,自从重生一来,贾易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她的意思从来不会有人违背。这样被宠着长大的奶娃,那股子傲气可是厉害的很!尤其是现在贾易没有做错的情况下,竟然被林黛玉挖苦了一番,这孩子不生气才怪!

     姐妹俩都没有注意到窗户外面站着的林黛玉,自然也不知道林黛玉听到,迎春叫贾易以后少和林黛玉来往的话,伤心欲绝的模样。

     眼看着进了十一月份,天气一日日冷下来,贾琏和贾易给贾赦挑选的未来妻子也有了定论,这日一早儿贾易牵着贾琮的手正要进宫,不想在出大门的时候,听到一声苍老又带着谄媚的声音说道:“太爷们纳福。”

     贾易一愣,扭头看去,却是一个一身麻衣,裹着灰色的头巾,挎着篮子,牵着一个流着鼻涕的五六岁小娃的老人家。一瞬间,贾易就明白了,眼前这位寒酸的老人就是那个出尽洋相的刘姥姥,也是后来感恩的刘姥姥。

     “贾祝,去把老人家请过来。”

     贾祝是贾易出门使唤的小厮,听见主子的话,迅速上前把人请了过来。刘姥姥原先没有瞧见贾易,现在猛的听见面前这位衣着光鲜的小哥竟然彬彬有礼的说主子小姐有请,当即就把刘姥姥吓得战战兢兢。

     “给小姐纳福。”

     刘姥姥一下扯着板儿跪在地上,那个礼可是真正的五体投地。“噗通”好大一声声响,“您老快起来,我年纪小,当不得您这样。”

     白果和白芷有眼色的上前扶起老人家,刘姥姥一直低着头不敢多话。贾易见站在门口也不是事,遂说道:“正好我要出门,老人家且随我走走。”

     刘姥姥自然不敢不依,扯着板儿被贾祝安排在一辆马车上,刘姥姥端坐在车上,板儿小手摸摸左边,摸摸右边,好奇极了。

     “哎哟!没想到我这一辈子还能坐上这样好的马车!这就是贵人家的车子!可真好看!你个臭小子摸什么呢?别再摸坏了!到时候就是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刘姥姥抓住板儿的手,板着脸训斥。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万书阁,掌柜的瞧见贾易的马车就迎了出来。“小姐和小少爷来了,可要雅间?”

     贾易点头,“今日有客,就去雅间吧。上些你们的招牌菜,还有小孩子爱吃的点心。”

     掌柜的下去吩咐,刘姥姥和板儿亦步亦趋的跟在贾易身后,眼花缭乱的进了雅间。“老人家请坐!”刘姥姥牵着板儿坐了,局促的红着脸不敢瞧贾易。

     贾琮在一边瞧见板儿坐立不安的模样,“阿姐,我想和他一起玩。”贾易低头摸摸宠爱的幼弟,“乖!去吧,照顾好板儿。一会儿回来用饭。”

     贾琮欢快的应了一声,起身牵住板儿的手,“走,咱们去前面听书去。”

     板儿最是好动,自然是跟着去了。刘姥姥眼见着板儿出去了,瞧着贾易姐弟的行为举止甚至有礼,心里的不安减少了些。

     “小姐可是有什么吩咐?”

     贾易一笑,“老人家不必低着头,我是瞧着老人家大老远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找来府上?”

     刘姥姥努努嘴,“我,我家原是和府上的王夫人有亲。现下家里日子艰难,想着姑太太能接济一二。”

     刘姥姥说这话的时候,苍老的面皮涨的通红,贾易也知道求人给银子的事,最是难堪。“原来是这样,老人家这样直接在正门是进不去的。要是想要见见二婶,我叫人送你进去就是了。倒是我不常去乡下,烦劳刘姥姥给我说说今年的收成如何?地里都种些什么粮食?可有养了鸡鸭?一年到头能攒多少银钱?”

     贾易也是对古代的农村好奇,很想知道他们的日常都是什么样的。刘姥姥闻言心里的大石头去了一半,抬头说话的时候,瞧见贾易的面庞,竟是傻了!

     白果在一边推推刘姥姥,“姥姥怎么呆了?我们小姐还等着您说话呢。”

     刘姥姥红着脸说道:“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仙女!”

     今日的贾易穿着一身大红色撒花袄,纯白貂皮披风,手上拿着刻金丝鎏金手炉,一个小小的丸子头,点缀着白玉头面,腕子上各带着一个水晶手表和红玉手镯,笑眯眯瞧着人的模样,就像小天使一样可爱!

     白果见刘姥姥这样说,笑着说道:“您老倒是会夸人,我们小姐可不就是仙女!”

     贾易抿嘴一乐,“姥姥只管说,我乐意听这些稀罕事。”

     刘姥姥也放开胆子说了一年四季的劳作,贾易算算最后的收成,要是没有壮劳力打零工,一家子只怕吃穿都不能保证。

     “没想到日子这样艰难,你们也不容易。”

     正好掌柜的送来了饭菜,贾易招呼刘姥姥和板儿吃饱了,才叫当归带着刘姥姥二人去找王夫人了。等着贾易晚上回来的时候,刘姥姥竟然还守在门口。

     这样冷的天气,板儿冻的脸色紫红,刘姥姥苍树皮似的手也通红了。

     “您怎么还没有走呢?天色黑了可就不好赶路了。”

     贾易忙叫人给刘姥姥手炉,刘姥姥摆手不敢接。反倒拉着板儿跪下给贾易磕了三个响头,“小姐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不敢忘。”

     贾易奇怪的看向当归,当归沉声说道:“二太太说家道艰难,又要准备娘娘省亲的园子,只给了五两银子和一些不穿的衣裳。”

     贾易闻言一愣,随即说道:“老人家来一趟不容易,要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也不会上门。你且拿五十两银子过来,在准备些棉布和棉花一并给了姥姥。”

     刘姥姥闻言一脸的感激,却摇头说道:“已经给过了,不能再要了。我们只是等着给小姐磕头,不能做那没良心的人。”

     贾易瞧见当归冲自己点头的模样就知道已经办妥了,“行了,既然这样我就不给了。天色不早了,姥姥也不要急着走了。现在家里住一晚,明个儿一早儿我叫人送姥姥回去。”

     刘姥姥再三拒绝,但是贾易可不会叫一个这样有情有义的老太太带着个孩子赶黑。次日一早,刘姥姥就带着板儿来告辞了。贾易又叫人准备了两盒子点心,才叫人送了出去。

     贾琏一头汗水的拿着湿毛巾进来,“小妹倒是对一个老人上心!这人瞧着品性不错,倒是二婶做的过分了!就是在没有,二三十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更何况还是祖上就有的亲戚!”

     贾易摇头,“不必管她。爹爹的亲事定的兵部侍郎柳中庸的大女儿柳和,太后娘娘说了,三天后就是吉日,倒时候叫爹爹去提亲。”

     贾琏点头,“就是那个早些年订了婚,没想到成婚前夕新郎去世,自此再没有嫁人的柳和?”

     贾易点头,“唉!都说是人家姑娘克夫,新郎自己得病死的,关人家姑娘什么事?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这姑娘这些年疏于调养,年纪又大了,不能生育。”

     贾琏满意的点头,“咱们家现在炙手可热,以后分了家,还不是她做主。要是以后再得了孩子,只怕心就变大了,在搅得家宅不宁!现下这样的身份正好,加上柳中庸不过是一介书生,家中亲戚全无,爹娘又去世了,这些年一步步做到兵部侍郎的位置,也不过如此。这样的人家嫁过来,也不会,不敢给你们气受。”

     贾易眼睛一酸,这个哥哥无论是给贾赦挑媳妇,还是给自己挑,首要一点就是不能对自己姐弟不好。这样贴心的哥哥,贾易哪能不高兴呢!

     “爹爹的事情定了,哥哥的呢?”

     贾琏每日里被打趣的习惯了,面色淡然的说道:“我的事情还有些考量,倒是不着急。等什么时候中了进士,再说亲不迟。”

     贾易也不在多说,却笑着说起省亲的事来。“哥哥,要说省亲这件事,皇帝伯伯做的可不地道。这主意是不是小三出的?”

     贾琏一笑,“你们两个的心思就是一处的,你还能不知道?现在国库空虚,练兵需要银子,难不成叫皇帝伯伯点石成金?倒是王爷在江南盐政上追回来的银子当了急用,却也是杯水车薪。这不,小三就出了这个主意。左右四王八公富的流油,这次正好很赚一笔。等着以后收拾了他们,那些个园子既可以做成行宫,也可以坐地起价卖出去,还可以赏赐给有功之臣,一举数得,可不是好主意?”

     贾易咯咯的笑了,“小三儿这次做的不错!只是咱们家也要出银子了!”

     贾琏泰然自若的喝茶,“什么出银子?咱们家虽然没有分家,但是元春要是回来省亲,自是让他们二房自己接待!咱们不沾她们什么福气,自然不能出银子。再就是公中的银子,都是有定例的,要是想要用公中的银子,可以!必须分家!”

     贾琏早就算计的清清楚楚,自家兄妹手底下的所有生意都购进了修筑园子需要的材料,到时候很赚一笔!算是自己的私房钱!

     “有哥哥在,我乐的轻松。既然如此,咱们就看戏吧。爹爹那里哥哥可说了?”

     贾琏点头,“不仅爹爹那里,迎春那里我也说了!等着爹爹的婚事定了,新娘嫁过来之后,咱们就要开始给迎春相看了!”

     贾易皱眉,“可是姐姐只有十岁呀!”

     贾琏瞥了贾易一眼,“十岁已经不小了!有当家太太带着,时不时出去参加个宴席,叫人家都见见,到时候也好说亲。好的人选,自然要早早就开始考查的!等过个三四年,迎春也就可以出嫁了!”

     贾易见贾琏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爹娘操心吗?怎的自家的哥哥实在是太热心了!两人正说着话,外面却传来说话声。

     “我是来给姑娘送花的,这可是宫里头做的,姨太太叫我给姑娘送两支。”

     白果进来回话,贾易了然,叫了进。周瑞家的端着木盒子进来,只闻见一股清新的果香,这样的天气问起来倒是新鲜。笑眯眯的说着话,一双眼睛还四处撒着,这样的布置既好看又温馨,叫周瑞家的暗自吃惊。

     “这就是薛姨妈当宝贝似的堆纱花?”

     贾易似笑非笑的摆弄中盒子里四枝纱花,无所谓的说道。周瑞家的一愣,随即说道:“姨太太说是宫里头作得新鲜花样,白放着可惜旧了,叫我给姑娘们送两只过来。”

     贾易随手拿了两只,看着剩下的两只微微一笑,没有多话。周瑞家的出了门擦擦额头上冒出来的细汗,扭头看看身后秀丽的院子,心想这个易姑娘实在是厉害!不过几句话,我怎的这样心虚!

     我也是傻了,姑娘时不时进宫,什么样的花样子没有见过,只怕今日的新鲜花样姑娘之前早见过了!姨太太也真是的,过了时的花样子,还叫自己拿过来显摆!

     给其他没见识的姑娘就算了,但是易姑娘可是当今太后都喜欢的,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周瑞家的一边往林黛玉处走去,一边想着以后再有这样的差事,自己再也不往前露头了!

     不想林黛玉没有在自己的屋子,正在贾宝玉的屋子一起解九连环。见到周瑞家的送花来,瞧见仅剩的两枝,林黛玉便问道:“是单送我一个的,还是别的姑娘都有了?”

     周瑞家的自然实话实说,不想林黛玉冷笑,“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也轮不到我!”

     扔了花扭脸看向别处,叫周瑞家的好自尴尬!贾宝玉自然用别的话题圆了过去,又哄好了林黛玉,周瑞家的更加坚定了以后再有事自己绝对躲在后边的想法!

     过了些日子,宁国府那边,贾蓉的媳妇秦可卿竟然去世了!贾易还真是没有注意过宁国府的事情,一家子都是蛀虫,贾易一点都看不上!一下子听见秦可卿去世了,贾易最先想到的就是王熙凤当家!

     可惜,托着腮帮子的贾易,一边吃着葡萄,一边想着王熙凤被自己蝴蝶了,现在谁来管宁国府的那一堆烂摊子!虽然混乱,但是秦可卿还是风光下葬了!贾易和贾琮自然也在送葬之列,见到南安郡王,北静郡王等人搭建的灵棚,贾易抽搐嘴角!

     这样明晃晃的昭告行为,你们真的不怕皇上知道你们和废太子有关系吗?还是不错的关系!秦可卿要不是皇室之女,你们这些个王爷谁会临路祭典!真是作死的节奏!

     贾易牵着贾琮,一声不响的走在队伍的后边,在慢悠悠的回来!贾赦的婚事也定了,次年八月十六的婚事,贾母知道了也不能说什么!这可是太后亲口许的婚事,贾母不敢质疑。不想这边其乐融融的,林如海那边却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