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柳和的奶嬷嬷张氏安慰的拍拍柳和的手,“太太不要担心,一切都好好的。”

     柳和一双眼又看向一边丫鬟手里的荷包,“玉镯子是不是质地不够好?您也看到了给的聘礼,每一样都是极好的。”

     张氏也有些担心,谁不知道镇国侯府最不能招惹的就是那对龙凤胎,谁不知道那对龙凤胎一个月有半个月都在宫里,见过的好东西数不胜数!自家不过是一个侍郎府,祖上都是泥腿子,哪来的好东西!

     “没事,没事,都到这一步了,咱们也只能受着。姑娘你苦了半辈子,这次就是再难受也要忍着。您忘了老夫人交代的,咱们不能端着架子,这府上任何一个主子都惹不得。”

     柳和点头,“我知道,我会做好的。”

     正说着话,就听见自己的丫鬟柳梅挥舞着手里的帕子喊道:“姑娘,姑娘,来了,来了。”柳和一下紧张起来,微微起身说道:“谁来了?”

     柳梅着急的皱眉,“还能是谁!当然是府上的小主子了!姑娘,你快坐好,准备好。”

     柳梅麻利的站在柳和身边,垂头不语。张氏作为嬷嬷,这个时候也严肃起来,务必要给自家的姑娘长脸!贾琏当头,按照大小,带着一串的糖葫芦进来,一进门就瞧见了柳和等人紧张的模样,心里一笑,面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微微躬身说道:“太太万福。”

     下面几个小的也齐刷刷的请了安,吓得柳和身子一颤,手抖着说道:“坐,坐吧。”

     不要说柳和小时候是在乡下长大的,后来住进京城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真没见过什么世面!就是面前这排排站的小家伙,一个个粉雕玉琢的,个个都比他们家的哥哥、弟弟甚至侄子好看,萌哒哒的看着自己请安,这场面冲击的柳和是一点子脾气也没有了。

     贾琏笑着应了,带着人坐下,“这是我们兄妹准备的礼物,还望太太不要嫌弃。”

     说完,一串的丫鬟捧着漆盒上前,打开盒子,好嘛!光芒四射,柳和带来的人当即就傻了!这几个孩子真的不是在炫富吗?真的吗?

     柳和面皮绯红,这样的好东西,在对比自己的,实在是拿不出手。“额,那个,谢谢。”

     柳和结结巴巴的说道,却是不敢看贾琏等人。贾易转转眼珠,笑着上前,小短腿儿倒腾着,俏皮的扬着小脑袋看着柳和,“太太不喜欢吗?还是太太不喜欢我们?为什么都不看我们一眼的?是不是悠悠长得不好看?叫太太伤心了?”

     柳和慌张的抬头,一下撞进贾易的黑眼珠里面,当即傻了!这孩子眼神儿干净而漂亮,叫人看着就心神安宁,莫名安心的柳和,终于扬起笑脸说道:“姑娘这样好看,我自然是喜欢的。”

     贾易乐了,扭头冲着贾琏等人显摆,“瞧见没有!太太是喜欢我的!”

     贾琮和明玉得到暗示,一个个跑上前拉住柳和的手,“太太不喜欢我们吗?只喜欢姐姐?”

     这样湿漉漉的小眼睛,马上就把柳和萌晕了!一个个摸过去,“都喜欢,都喜欢。不要伤心啊。”

     贾琏和迎春相视一眼,这样就很好!因着贾易能看透人心,所以一早儿他们就商量好了,叫贾易打头阵!只要确定了柳和是个老实的,对他们没有坏心,自然也愿意给她面子!

     不然,当天就能叫柳和丧失颜面!只能说有这样一群孩子,实在是甜蜜的折磨!柳和傻人有傻福,碰上他们也是走了大运了!一家子没一会儿就熟悉了,坐在一起说着自己的爱好,柳和也说了自己的生活!还真是大家闺秀的日子,平静如水,这样的人放在家里安心!

     张氏乐呵呵的看着自家的姑娘和孩子们说的高兴,一直悬起来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这些孩子虽然聪慧,但是心眼极好,这样就很好!她们不求什么,只求安生度日而已!

     贾赦晚上归家的时候,就瞧见自家的宝贝闺女被新媳妇抱着,冲着自己招手呢。“爹爹,快来,我们今天吃火锅!这汤底还是我们和太太一起做的呢!您尝尝好不好吃。”

     贾赦乐呵呵的上前接了贾易过去,平静的看着柳和说道:“做的不错,吃饭吧。”

     一家齐全的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了下去,元春省亲的事也定了下来!就在正月十五上元佳节!贾易坐在贾赦腿上听见和原著一样的日子时,就说道:“这样冷的日子,听说大观园里还有水呢!怎么不结冰?”

     贾琏说道:“只叫人一直看着,结冰就敲碎了,再用熏火之法,还是可以的。”贾易扭头看向贾赦,“爹爹,到时候咱们是不是也要去参拜?”

     贾赦点头,“这是规矩,不能避免的!你和迎春也要进去见见元春,你不用拘束,元春不敢把你怎么样。”

     贾易点头,看向柳和,“太太到时候去吗?”

     柳和闻言心里一暖,这孩子和自己贴心,自己也把她当作亲生闺女,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就是没把自己当外人。贾赦却接话说道:“你太太也去,娘娘说了要见见她。”

     柳和面色一白,“我知道了。”贾赦看柳和慌张的模样,不免劝道:“你也不用担心,娘娘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为难你!到时候你只要跟着二弟妹她们,规规矩矩的行礼就得了!”

     一家子又说了些话就休息了。过年的气氛很快就到了,太后瞧着面前红包似的贾易和夏侯景,笑着说道:“得了,我们悠悠和小三儿又长大了一岁!也不知道还能在我这个老太婆身边多久,快来,叫我看看,我们悠悠得了多少红包。”

     贾易牵着夏侯景的小手,挨着太后坐着,一个个数着红包,“娘娘,等过了大姐姐省亲,我们要去庄子上住些日子,娘娘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太后摸摸贾易被梳理的整齐的发髻,“你有心,哀家却是去不得的。”

     贾易嘟嘴儿,“娘娘为何去不得?宫里有德妃娘娘、贤妃娘娘她们管事,娘娘只管安心享福就是了。”

     太后笑着对红莲嬷嬷说道:“看见没有,悠悠这是心疼哀家呢!可是啊,这宫里事情多,哀家还要镇着那些闹事儿的小鬼儿呢。”

     贾易窝在太后怀里,“娘娘太累了!”太后心一酸,这孩子什么时候都这么贴心!

     “得了,既然我们悠悠诚心诚意的邀请了,哀家就答应了!但是不能是这会儿,等着天气热了,咱们去金陵那边的行宫住些日子。”

     贾易眼睛一亮,“真的?”

     太后失笑,“真的!哀家说的,去吧!收拾收拾,一会子就要回家了!”

     贾易这才牵着夏侯景的手,欢快的跑出门玩了。红莲嬷嬷递给太后一杯茶,“娘娘,金陵那边您也有五六年没有去过了!这次倒是可以多住些日子。”

     太后眉眼带笑的点头,“要不是那丫头说起来,哀家还真是忘记了!这些年困在宫里,什么心思也没有了!这次正好,对了!贾元春省亲身边的侍从都选好了吗?”

     红莲嬷嬷点头,“都准备好了!”

     太后沉着脸摆弄茶杯,“她倒是心大!准备的吉服竟然是明黄色的!这是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她会不会难为悠悠,咱们的人一定要盯紧了!”

     红莲嬷嬷点头,又想起什么说道:“戴公公要认小姐干闺女的事儿,娘娘是什么意思?”

     太后抬眼看看窗外的小雪,“戴笠也伺候皇帝十几年了吧!”

     红莲嬷嬷答道:“二十五年了!戴笠七岁就在皇上身边伺候了!”

     太后一愣,“没想到这么久了!那老家伙还是哀家亲自给皇帝选的!算了,哀家同意了!但是戴笠的身份要提一提,现在是乾清宫的主管,以后就做大太监吧。这大太监祖上也是有的,只是一直没有几个人坐上!这可是正四品的职位,便宜那小子了。”

     红莲嬷嬷笑着下去传话,一下子宫里就传开了!贾元春怔愣在凤藻宫里,这是怎么回事?在自己省亲前夕,竟然让贾易认唯一的大太监干亲!是害怕自己伤害她么?戴权却心肝都悔青了,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攀上贾易这棵大树!便宜戴笠那小子了!

     戴笠因着是大太监,他的位置自然就给了周舟,这两师徒每日里都笑逐颜开,正月初一的早上,贾易和贾琮就在皇帝和太后的面前,给戴笠磕头认亲!

     戴笠喜极而泣,不住的给皇帝和太后磕头,自己以后有后了!对于这件事,官宦之家议论纷纷,有认为贾易一家不知廉耻,竟然认一个太监做干爹!

     有的又认为贾赦幸运,有一个大太监做后盾,以后一定会平步青云!新出炉的戴笠父女却一点都不在乎,每次见面都亲亲热热的,贾琮更是抱着棉花糖,耀武扬威的叫戴笠抱着逛街,听见沿街的摊贩笑嘻嘻的喊着,“哟!戴老爷带着少爷逛街呐!快尝尝新出炉的点心,不要钱!”

     两父子高兴的什么似的,每次逛街都吃得嘴角流油,空着肚子出去,腆着肚子回来,乐此不疲!贾赦嫉妒的什么似的,经常自己也抱着贾易,肩膀上坐着明玉,拉风似的和戴笠肩并肩走着,接受人家目光的洗礼!

     两个傻爹高兴极了!省亲之日很快就到了,宁荣街上帷幕挡严,一家子早早等在门口,不想从朝霞等到了夕阳,贾元春的仪仗队才缓缓过来了。

     贾易站在队伍里,一早儿过来的时候就没有在队伍里站着。贾赦叫人准备好了椅子和暖炉,就在门房处收拾了一处,贾易等人就坐在门房那里等着。有什么事儿也能赶快站好,所以瞧见薛宝钗、探春等人冻的发紫,浑身僵硬的模样,贾易在心里狠狠给贾赦打满分!

     贾易在元春出现的时候,只看了一眼,就被那一身的明黄给晃花了眼!接下来的游园,贾易站在富丽辉煌的凤舟上,看着满园的风景,心情愉悦!怎么说也叫自家的小金库充足了一把!

     等到元春坐在主殿接见众人的时候,“小妹一向可好?这些日子不见,小妹越发的好看了。”贾易笑呵呵的点头,“谢谢娘娘夸奖。”

     贾元春又说道:“这位可就是大太太?”柳和赶紧起身行礼,元春看了许久才说道:“起身吧,赏。”

     柳和这才颤着小腿儿接了赏退下,贾易站在一边冷笑,这个贾元春不仅把自己忘了,晾在一边,也故意叫柳和在众人面前丢脸!哼!

     当下,贾易笑眯眯的上前一步,直视贾元春的眼睛,“娘娘连日来辛苦了,每日想着省亲的事,身子是不是累坏了?您瞧瞧,你这规矩都忘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难为我这个小孩子,白白站在这里叫人笑话!”

     贾元春一愣,心里怒气滔天,这个贾易时刻都不安生,不过知道今日她悠哉的坐着直到自己来了才起,这才小小教训一下!没想到竟然还敢这样说话?

     正要发作,却被身后的嬷嬷轻轻扯了一下,贾元春马上说道:“是姐姐思虑不周了,竟然叫妹妹站了这许久!我原想着妹妹在太后娘娘那里都是不守规矩的,妹妹快请坐。”

     贾易扬着笑脸,“太后娘娘待我如亲生,我自然如归家中。娘娘省亲,我自然不敢逾越,如何会坏了规矩?倒是娘娘,回去后只怕要好好看看身子了。”

     说完也不管贾元春如何想,自顾自坐下,吃茶不提。贾元春被噎的难受,想想贾易的作为,再想想太后那一张严肃的面孔,心里隐隐担忧。贾母笑着说道:“娘娘难得回来,我叫人准备了戏文,娘娘去看看?”

     贾元春有了台阶,自然顺溜的下了!但是一群人没有去看戏,竟是写诗。贾易苦脸,柳和牵着贾易的手,小声说道:“闺女不要担心,只管做了就是。再不济,叫你姐姐替你做就是了。”

     贾易眼睛闪亮的看着柳和,“太太,您这是教我作弊呢?”柳和眨眼一笑,母女俩高兴的走着。黛玉瞧见贾易先忧愁后开心的模样,对一边的迎春说道:“你今日要辛苦了,待会儿可要好好做诗。”

     迎春看看前面乌压压的人群,“又不是什么正经的比赛,小妹自然不会做什么诗。”黛玉不在多言,一行人坐下,按照贾元春的吩咐,各自选了喜欢的匾额为题做诗。贾易提笔坐在迎春身边,看着纸上的杏帘在望四字,嘿嘿的笑了。迎春和黛玉奇怪的看过来,“小妹怎么了?”

     贾易得意的挑眉,“这个题目我会,姐姐们只管帮我做另外三首吧。”黛玉打趣道:“怪不得你首先选了这个,可见是胸有成竹了。”

     贾易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可不是知道么!当时看电视剧的时候,那么些诗就觉得这个做的最顺口,记了下来!要不是记不住另外三个,哪还用姐姐帮着做诗?”

     三人慢悠悠的做好了诗,黛玉和迎春凑在一起看着贾易的大作,“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黛玉和迎春俱是一脸的红光,心里带着说不出的骄傲看着贾易,“我们的小妹长大了!都能做诗了。”贾易无语,这两人骄傲为哪般?贾元春自然也知道贾易不擅长做诗,就等着叫贾易出丑呢!但是谁知道贾易交上来的四首诗,个个都是佳作!

     尤其是那首杏帘在望,更加出众。贾赦那边也得到了贾易的大作,满面大笑,“没想到我家的闺女还藏着一首呢!”贾政面皮青黑,原先想着一家子自家的女儿最会作诗,没想到叫贾易得了风头。

     贾易在暖阁看着下面戏台子上的戏子,大冷天为了好看,穿的单薄,也不怕得了关节炎。迎春瞧着贾易困顿的模样,悄悄说道:“妹妹靠着我睡一会儿吧。”

     贾易悄悄月上中天的模样,揉揉发涩的眼睛,“没事!最多半个时辰,娘娘就要回去了。”这话刚说完,那边就见贾元春身边的侍女说时辰到了,要起驾回宫。

     这一下,满院子的人都安静了,贾母和王夫人流着眼泪,拉着贾元春的手惜别,等人走了,一家子也就散了。接下来十日的庆贺,荣国府可是热闹得很。

     没想到就在三日后,宁国府那边送来帖子,请贾赦一家参加贾蓉的婚宴,关键是新娘子竟然是贾易熟悉的王熙凤!迎春看着手上的喜帖,奇怪的问道:“这个王熙凤可是二婶家的那个?”

     贾易拿着坚果仁,逗着豌豆黄说话,“可不是!这下宁国府热闹了,这个奶奶可不好惹。”黛玉坐在一边看书,听见这话笑了,“那到时候咱们且看看。”

     贾易点头,抱着豌豆黄,叫白果去把库房里的首饰拿过来。黛玉笑道:“你可是准备给王熙凤的礼物?”

     贾蓉按照辈分那是要叫贾琏叔叔的,王熙凤自然也是如此。“准备好了,到时候免得慌张。瞧这帖子上的日子,就在六日后,之前悄没声息的,是不是怕咱们知道破坏了亲事?”

     迎春戳戳贾易的脑门,“就你想得多,先准备起来吧。到时候吃一顿饭就是了,反正没多少好东西!人家过的好坏,和你有什么相干?”

     贾易不在多言,颠颠叫人去准备东西,皇宫里的贾元春却不好受。自从那日省亲回来,大观园的美景自然叫贾元春在一众嫔妃里面大出风头,但是在太后那里却莫名的被无视了。就是皇帝那里,也是如此!

     贾元春使人叫来戴权问了,才知道自己那日对贾易若有若无的敌对,竟然叫太后娘娘知道的一清二楚!戴权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贾元春,“娘娘不是不知道太后对那位小姐的喜欢,何苦去招惹她?平白被太后娘娘厌弃!现在可好,皇上也因为太后而冷落了娘娘,娘娘还是早早想好怎么处置的好。”

     贾元春一愣,心里惧怕,“我也没有刻意为难,怎的就惹得太后这样生气?再说贾易只是一个镇国候的庶女,我贵为贤德妃,如何不能教导两句?”

     戴权叹口气,“话虽如此,可是那位小姐不同别人!以后您也长点教训,千万不要在生事了。您现在只能静下心思,养好身子,得个龙胎才是最好的。”

     贾元春点头,这个时候最要紧的还是要有个孩子啊。贾蓉的婚事很快就到了,贾易在跟在柳和的身后,看着新人拜堂,那一样样的摆设确实是难得!

     “闺女,你瞧瞧这样的摆设你喜欢不?等着以后你成亲呢,母亲也给你这样摆好不好?”

     柳和巴心巴肝的看着贾易,“母亲,这也太金碧辉煌了,弄的跟暴发户似的,我不喜欢。”柳和皱眉,“倒也是!那咱们先预备着,没准儿到时候用得上呢!你喜欢什么样的,咱们就弄成什么样!这些个金银少不了,到时候压箱底带过去赏人就是了。”

     柳和牵着贾易低声说着,母女两个和谐的很,偏偏被说婚事的贾易一点也不害臊,高兴的说着自己喜欢什么样式的礼物。迎春和黛玉苦笑,这两人不说的话,谁知道她们不是母女!

     王熙凤次日打扮一新过来请安奉茶,柳和安稳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姿态风流的蓉大奶奶,笑得开怀!

     “好孩子,这样的人品和蓉儿相配的很!起来吧。”

     柳和夸奖了两句,身后的张氏把荷包递给了王熙凤。等到一圈长辈都敬完了,贾易等小一辈儿的孩子才笑眯眯的和王熙凤说话。

     王熙凤自然是识得贾易的,“妹妹多日不见,又好看了几分,到叫我认不出来了。”王熙凤经典的爽朗笑声穿出来,倒是潇洒的很,一点没有新嫁娘的拘束!

     柳和在一边说道:“却是叫错了,蓉儿还要叫悠悠姑姑呢,蓉儿媳妇却是不能再叫妹妹了。”

     王熙凤一愣,掉捎眼微挑,“哎哟!是我糊涂了,我给姑姑赔罪,姑姑莫要怪罪。”王熙凤弯腰施礼,逗得在座的女眷俱都笑了出来!

     贾母坐在上首笑道:“这个泼猴还是这样顽皮!”王熙凤叫着老祖宗腻在贾母身侧,一叠声的说冤枉。“得了,我是新来的,你们都这样笑话我,以后就不和你们玩了。”

     说着话,王熙凤起身走到贾易身边,“来,这是侄儿媳妇准备的见面礼,还望姑姑喜欢。”

     王熙凤从身后的丫鬟手里拿过一个精致的荷包,里面是一对儿玉镯子和一对儿珍珠耳环。“知道姑姑喜欢这些,早早备下了,姑姑得太后娘娘喜欢,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我也只能极力准备最好的了!”

     王熙凤一脸的惋惜和忧愁,仿佛贾易要是不喜欢的话,自己就要伤心死的模样。贾易一乐,“好好,既然是侄儿媳妇准备的,姑姑我自然是喜欢的。母亲,您瞧瞧我带上好不好看?”

     贾易利索的退下手上的羊脂玉镯子,带上了王熙凤送的,白玉镯衬得贾易胖嘟嘟的手腕子更加白皙,端的好看。一屋子的人纷纷说好看,王熙凤得意的又给迎春等人送荷包,众人都是一样的镯子和耳环,只是质地不一样罢了。

     薛宝钗暗暗打量自己手里的荷包,里面玉的成色仅仅次于贾易,可见王熙凤还是很看重自己的。王熙凤心明眼亮,又伶牙俐齿,没一会儿就和大家熟识了。

     对于自己的婆婆尤氏更是亲热,虽然眼睛里带着不屑,但是面上还是尊重的很!尤氏一张脸笑的花一样,邀请贾母等人去后花园转转,又留了午膳。

     六月份的时候,宫里传来的好消息,贾元春有喜了!王夫人急匆匆的进宫,贾母更是叫人准备好一应物事,准备给贾元春送去。

     贾易这会子却在后花园看着游泳池里的明玉说道:“明玉啊,今日你要是学会了游泳,姐姐南巡的时候就带上你好不好?”

     林明玉虽然是南方的孩子,骨子里竟然讨厌水!这游泳都学了三日了,还是没有进展!明玉被贾祝抱着,一点点扑腾小腿儿,苦着脸儿说道:“姐姐明明知道我今日学不会,想着法子不叫我去!姐姐不疼我了!果然还是最喜欢琮儿。”

     贾易一笑,“那是!琮儿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哪能不喜欢?那可是我弟弟!”

     贾易一脸的自豪,得意的冲着水里的明玉挑眉!明玉脸色暗淡的说道:“知道了!我不是姐姐的亲弟弟,姐姐自然不喜欢。”

     贾易瞪着大眼,上前一巴掌拍在明玉的脑门上,“傻小子!我要是不喜欢你,还能每日里顶着大太阳看着你?你不知道姐姐我最讨厌长得黑吗?”

     明玉被拍了脑门反而高兴的呲牙,“姐姐果然还是喜欢我的!”

     贾易又拍了一巴掌,“臭小子!就知道吃醋,赶紧的学会游泳,江南那边水多得很!这一路上还不知道遇到什么呢!要是不小心落了水,姐姐我来不及救你怎么办?”

     明玉眼神明亮的点头,“我知道了!我一定学会游泳,不叫姐姐担心。”

     贾易满意的笑了,鹿茸小跑着进来禀报,“小姐,周公公来了。”

     贾易笑着迎出去,被周舟一下抱起来转个圈,“妮儿越来越重了,哥哥都要抱不起来了。”

     贾易嘟嘴儿,“哥哥就会说我胖!我可是很苗条的!”

     周舟一乐,看着水里扑腾的明玉,“这还在学着呢!”贾易点头,“哥哥此来有什么事儿?”

     周舟坐下说道:“就是娘娘想你了,所以南巡的事儿娘娘打算提前了!这不,叫我来给你说一声,早早准备好行礼,十日后等着我来接你。”

     贾易笑了,水里的明玉慌了,“说好的七月呢!这就提前了!我怎么学的会?”

     周舟上前拍拍明玉,“小家伙加油吧!不然咱家可不带你去!”

     明玉泫然欲泣,贾易呵呵大笑!贾赦一家随皇上和太后南巡的事,贾母是在离开的前一天才知道的!当时贾母的脸色那叫一个好看,早知道有这样的好事,叫贾赦带上宝玉也好啊!

     连明玉那个外人都带着,何况是宝玉!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贾赦一家只派人给贾母送了个信儿,就坐着宫里的马车,悠哉的南去了!

     这一走直到十二月份才回来,眼看着离过年就剩一个月了,镇国侯府的下人早早就准备好了一切!贾赦安顿好一家之后,就先去巡防营瞧瞧去了!贾易乐呵呵的看着面前跪着请安的下人,“起来吧。”

     下人俱都笑道:“给县主请安,县主吉祥。”

     贾易乐了,“行啦!没得还请两次安,都赏一个月的月钱。”

     一群人都笑了,黛玉拉住贾易的手上上下下的瞧着,“看看我们的小县主,这样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我想着是不是我眼前就站着一个小甘罗啊!”

     贾易知道黛玉打趣自己,偏偏骄傲的抬起小脑袋,身旁的贾琮和明玉赶紧狗腿的一左一右的站着,“那是!姐姐是最厉害的!”

     黛玉被自家的傻弟弟逗笑了,扯着明玉说道:“你这一趟倒是长大了,听说皇上很是喜欢你?”

     明玉点头,“皇上叫我开了春就去宫学呢!到时候和琮儿一起,我们一块!”

     黛玉眼圈微红,“好好!你有这个心思就行!”

     迎春拉着黛玉坐下说道:“这一路上可是没消停,什么幺蛾子的事都出现过!终于到了金陵吧,不想竟然行宫里都有刺客!当时小妹冲出去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停了!好在小妹会一些拳脚功夫,总算是安全了!还得了个县主,咱们家又出了一个做官的人了。”

     贾易汗颜,其实当时自己一着急竟然忘了会隔空打穴,一下子冲出去推开太后,自己小胳膊小腿儿扯了一根竹竿就上了,当真是不怕死!

     一身的武功没有实战,果然还是白瞎!等到事情平息了,夏侯景抱着贾易嘘寒问暖的时候,才疑惑的问道:“悠悠不是会隔空打穴吗?”

     贾易老脸一红,把脑袋闷在夏侯景瘦弱的小肩膀上,“人家一着急不失望了吗?”

     皇帝和太后俱是一笑,“我们悠悠还有不擅长的。看来,以后悠悠也要上课了。”贾易就在行宫度过了受苦受难的两个月,小胳膊都瘦了一圈!

     黛玉听得高兴,又说了贾元春这胎是个皇子,这会子胎像很稳,贾母高兴极了。几人许久不见,黛玉住了几日才回去,却不想早上刚走,下午就又来了!

     迎春疑惑的看着来的一群女眷问道:“今儿个这样齐全?”

     李纨带着一众姑娘说道:“姑娘们嚷嚷着要见见我们的县主,这不等着林姑娘回来了,一起过来。”

     史湘云也在人群中,之前和贾易闹的不愉快,这姑娘已经忘了,这会子亲热的拉着迎春的手说道:“二姐姐也不去和我玩,我来了好几次也没有见到二姐姐。倒是小妹妹现在是县主了,怎的不出来和我们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