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贾易一直悄悄看着贾迎春,这个二木头的二姑娘自己是真不喜欢。什么人都要自己先自立了才能得到尊重,这个二姑娘还没有贾探春活得好,可见性子就是再聪慧也是没有用的。但是,贾易看看贾琮,又看看贾琏,唉,都是亲姐妹,如果对自己兄妹好,自己就照顾些。

     要是不好,自己也让贾赦给找门好的亲事就是了。贾易一时间觉得自己就是操心的命,一个个的都让自己操碎了心。精致的小脸蛋上就带上了愁云,叫一直关注的贾琏伸手捏了捏胖嘟嘟的脸蛋,“小妹这是想什么呢?小眉毛都要打结了。”

     贾易伸手叫贾琏抱抱,腻在贾琏哥哥温暖的怀抱里撒娇,扭骨糖似的就是不说自己想什么。贾琏自然也不问,这个妹妹神奇的很,却对自己好,有什么事儿以后自然会说的。

     贾迎春看到贾琏对贾易的宠爱,心里莫名的有了一丝火气,看看自己身上的首饰,再看看贾易那一身的衣裳,一溜的下人,怨念深重啊。探春也注意到迎春看向贾易的目光,虽然只有三岁,但是在王夫人这个面慈心狠的嫡母面前可是练就了一颗玲珑心。

     “二姐姐可是羡慕五妹妹?”贾迎春一愣,默默低下了头,就是羡慕又如何,自己的父亲可没有这样疼爱自己。贾探春看着迎春鹌鹑似的模样心里冷笑,这个二姐姐还真是蠢笨,要是自己早就如贾易一样受宠了,哪会成为她这样的隐形人。

     “哦,我忘了,不能叫五妹妹了,太后亲自给赐的名字,咱们府上都叫易妹妹呢。听说大伯父那边,都是叫小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二姐姐。”

     贾探春状似无意说出的话,叫贾迎春一愣,“父亲那边只叫易妹妹小姐?竟然没有排行?”

     贾探春摆摆手,“我是听嬷嬷们说的,都说易妹妹是大房那边的大小姐,唯一的小姐呢。可是二姐姐不也是大伯的姑娘吗?怎的没把二姐姐算进去?”

     贾迎春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看着气氛和谐的贾琏三人,抓着帕子起身悄悄出去了。贾探春看着离开的迎春,再看看千娇万宠的贾易,冷哼一声,“都是庶女,看你怎么嚣张。”

     只能说贾探春对同样是庶女的贾易充满了敌意和嫉妒,所以小小年纪就开始挑拨贾迎春争宠了。可惜,贾迎春是个猪队友,脑子发热的跑去贾赦面前求安慰,贾赦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女儿心里是不在意的。

     “这个时候你来我这里做什么?怎么没再老太太面前说话?”

     贾迎春看着面前严肃的父亲,心里直打鼓,这个父亲自己自小没有什么印象,现在又哪来的亲近。只是贾易的模样刺激了贾迎春,眼里含着泪花的贾迎春柔弱的给贾赦请安,“女儿给父亲请安。”

     贾赦倒是被贾迎春这话惊了一把,这个女儿自从抱去贾母那里,可是从来没有给自己请安过,这是闹哪出?放下手里的兵书,要是仔细看上面几乎全是画,这也是为了贾赦这个老小孩不爱读书,想出来的法子。

     为了这个,贾琏的画技都进步了不少,最后贾赦还没了解这兵书讲的什么呢,贾琏倒是记了个七七八八。贾易和贾琮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见自家基因里就是武将,贾赦和贾琏只怕是也逃不开这个命运。

     “你倒是懂事了,平日里也不见你过来,今日来是有什么事?只管说。”

     贾赦现在也有了慈父的心思,对自己的孩子也多了一份耐心,迎春虽然和自己不亲近,但是来请安也不能冷脸不是。

     贾迎春看贾赦说话软和了,安静的站在贾赦面前说道:“父亲,我年纪小,不记得我的亲娘是谁。只是瞧见易妹妹有田姨娘疼爱,所以想着问问父亲。”

     贾迎春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不会一上来就说自己委屈了,贾易为什么可以得到老爹你的宠爱,我却没有?这不公平之类的蠢话,倒是知道迂回说起自己的身世,勾起贾赦的回忆。

     贾迎春这步棋走的很对,贾赦本就是喜新厌旧的主儿,但是死人什么时候都比活着的人叫人怀念。

     贾赦一脸怀念的说道:“你娘是个好的,只是短命,你也长大了,不要想着这些,好好过你的日子就是了。”

     迎春红着眼睛点头,“我只是羡慕易妹妹有亲娘的疼爱,有父亲的喜欢。这些年我养在祖母面前,什么都是好的,只是和父亲、哥哥生分了。上次哥哥说了我一通,我倒是明白了,以后会日日和父亲请安的。”

     贾赦看迎春娇娇弱弱的,但是长得也好,对自己也尊敬,遂高兴的应了。“你妹妹和弟弟年纪小,脾气娇纵些,你要多多忍让。你哥哥是个懂事的,以后有什么事你只管和他说就是。”

     贾迎春应了,这才回去。路上迎春身边的大丫鬟司棋高兴的说:“大老爷到底是姑娘的亲爹,还是心疼姑娘的。以后姑娘还要好好和琏二爷他们联系感情才是,免得姑娘被底下的婆子们欺负了,还没有人撑腰。”

     迎春唇角带笑,没有说什么。贾易看到贾迎春用饭的时候回来了,只一瞥竟然听到了贾迎春的新声,合着这位二姐姐对自己竟然有了怨怼。

     只是贾易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穿着,烟青色的碧螺纱,绣着一朵朵白色的百合花绽放着,衣角和袖口还有小小的向日葵,端的是精致漂亮。就是自己小脚丫上的袜子,都是月华锻织的,上面还有可爱的小熊猫!

     再看看自己扎着冲天辫的小脑袋,一串上好的紫色水晶头饰绕在小辫子上,映着阳光一闪一闪的。小小的,白胖胖的手腕和脚腕还有自家老爹注满爱心的银手镯,刻满了福寿纹。

     就冲着自己这一身儿的衣裳和首饰,就能叫同时女儿的迎春嫉妒心蹭蹭的上升!唉,贾易叹口气,伸手拉住弟弟的手,奶乎乎的说:“阿弟,你说咱们是不是待二姐姐好一些?她也是可怜人,就是性子有些纯真,被人利用了,不能很好的了解自己的身份,和咱们疏远了。”

     贾琮无语的伸手拉拉贾琏,使得贾琏喝茶的手一顿,抬头看看贾琮,“弟弟怎么了?可是要去如厕?”

     贾琮翻白眼,自家这个哥哥自从那次一起听书以后,简直就是贾赦二号!什么事都恨不得自己上手,自己可不是真正的一岁娃子,怎么能叫哥哥看到小*?

     “哥哥,你就不能想些别的?姐姐想要待二姐姐好一些,哥哥说怎么办?”

     贾琏疑惑的伸手抱住贾易,“小妹怎么想起这个了?迎春在老太太这儿过得很好,不需要你操心。”

     贾易看看那边悄悄看自己的迎春,小姑娘心里可是纠结得很!一边觉得自己去找贾赦给贾易上眼药的方式不对,一边又暗暗高兴自己得了贾赦的关心。贾易看这孩子还有得救,都是一家人没得弄的太生分,只要贾迎春不要伤害自己兄妹三人,自己可以帮着她找个好人家!

     “哥哥,二姐姐总归是咱们家的孩子,就是利用也不能叫别人利用。二姐姐年纪小,和哥哥离了心,以后咱们慢慢教过来就是了。要是二姐姐以后过得不好,咱们心里也不好过。”

     贾琏在原著中可算是荣国府难得的有良心的人,对于亲妹妹也不是那样狠心。“好吧,只是这件事小妹不要插手,我时不时照看着就是了。”贾易看贾琏接手了,自己乐的做甩手掌柜,抱着贾琏亲了两口,转身拿着玉雕的十二生肖和贾琮讲起十二生肖的故事。

     贾琏手上拿着个本子,唰唰唰的画着,自己妹妹讲的故事看起来凌乱,实际上画出来可是好看的很。没准儿下次进宫的时候,太后还会喜欢这个故事!

     贾母抱着贾宝玉,带着一串的人去用饭,看着面前泛着油光的荤菜,贾易咽咽口水,伸开拇指和食指揪住贾琮腰间的小软肉,来个一百八十度旋转。“嘶~~~~”,贾琮大眼带着水光,扭头看向自家姐姐,“阿姐,疼~~~”。

     贾琮这话也随着贾易的旋转说的山路十八弯,贾易用肥嘟嘟的小下巴指指面前的红烧肉,贾琮赶紧摇头。贾易这才放心,“白果,我要吃青菜。”

     贾易身后一直充当隐形人的,一身粉色衣裙打扮得七八岁的小姑娘,利索的上前给贾易布菜。贾易满意的拿着自己的小叉子吃青菜,贾琮也冷着脸叫白芷布菜。

     两个小家伙吃的安静优雅,一身的气派叫贾母心里一惊,这两个小崽子倒是叫老大教养的很好!可惜,不是嫡子,也不是政儿的孩子,可惜了。

     贾母眼光微微黯淡,再看看粉团似的贾宝玉,四岁的孩子了,还要嬷嬷喂饭,一身的规矩到底是差了些。贾易自然注意到了贾母的心思,只是现在是用餐时间,不能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