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三日后,贾赦就接手了孙富豪的宅子,改名儿叫了“贾府”。孙胖子还是眼热的瞧着贾琏和贾琮说道:“老兄这次发展生意去京城,就住在宁荣街和京华街十字路口第一户。等老弟回了京城,到时候一定来家里坐坐。”

     贾赦点头应了,还送了一座玉雕的观音给孙胖子,贾易乐呵呵的解释,“这是我们打京城捎来的,叫高僧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文开了光的,最是灵验。保家安宅,送子平安,伯伯接了可要好好供奉。”

     孙胖子一听,小眼都睁圆溜了,叫人赶紧的收了,再三谢了贾赦才上了马车去渡口。贾赦则带着贾琏三人和一众奴仆住进了新的宅子。孙胖子只是带走了一些细软,大件的家具都留了下来,可见是真心想要结交贾赦这个朋友。

     上好的紫檀木家具真的是贾易的最爱,整整一天都在购买新家需要的东西。次日一早儿还请了夏侯玄来,开了一个小小的宴席,算是正式安家了。夏侯玄在宴席上看着贾赦说道:“贾恩候可有想过我是何人?”

     贾赦有些喝醉了,摇晃着脑袋说道:“您是何人干我何事?我不过就是过来探亲,顺便逛逛江南风光,又没有犯事儿。”

     夏侯玄听了直笑,指指那边凑在一起打牌的孩子,“贾恩候好福气,这三个孩子都是好的。皇上在信中说,叫我暗中照顾些,我瞧着有他们在,贾恩候也不会叫人欺了去。”

     贾赦眼里带着骄傲,“那是!我家的孩子不是我吹,都是顶好的。老子要是有什么事,他们准第一个上!”

     夏侯玄了然的点头,“就是要这样有孝心的孩子才好!在这点上,贾恩候可是没有他们做得好。贾太君这些年可舒服的很,贾恩候也是愚孝可佳。”

     这话有些讽刺,贾赦自然明白。“老弟不用拐着弯子说话,老太太那里前些年我是做的过了,现在就是想改也不成了。既然老太太喜欢二房,那就只管在正院住着。啥时候老太太去了,我们分家就是了。”

     夏侯玄摇摇头,“你这话说得轻巧,但是贾太君的身子再有个二十年也是行的。那个时候贾易怎么办?贾琏怎么办?跟着你这个住在偏远的大老爷,以后再婆家怎么说?贾元春可是顶着荣国府嫡长女的身份进的宫,贾易怎么办?”

     贾赦清醒了,看着夏侯玄说道:“可是皇上有什么吩咐?”

     夏侯玄摇摇折扇,“皇上可什么都没说,只是叫我问问贾恩候是什么想法。现在看来贾恩候长进不大呀。”

     贾赦有些落寞,“老太太终归是我的亲生母亲,我除了孝敬着,还能怎么做?”

     夏侯玄一笑,“要是贾太君不是你的亲娘呢?当年的事儿可是陈年旧事了,恩侯要是喜欢听,我倒是可以和你说说。”

     贾赦眼睛瞪得老大,双手抑制不住的扯住夏侯玄的手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侯玄安抚的拍拍贾赦的手背,“不过就是偷龙转凤的事儿,恩侯不必紧张。你还是荣国府的嫡长子。”

     夏侯玄说的事当真是大户人家常有的,贾母当年虽然是正室,但是婚后三年无所出。贾太爷可不是林如海,一个个的小妾进门,没多久得了一个儿子。可是小妾当时就咽了气,贾母好心的把贾赦抱了去,说是记在自己名下,上了族谱,就是荣国府正经的嫡长子!

     贾母在抱养了三年后有了身孕,生下了贾政,有了亲儿子在,贾母自然是偏心的!当年贾太爷在的时候,贾母还能表现的一视同仁,但是贾太爷去世后,自然是贾母独大,想要偏着自己的儿子也是应该的。

     贾赦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小时候贾母对自己的细心体贴贾赦一直都记得,所以对于贾母这些年偏心贾政的事,也一直觉得是贾母心疼小儿子。

     贾易三个竖着耳朵听了个完全,互相看看,纷纷上前抱住贾赦,“爹爹不要伤心,还有我们。”

     贾赦眼圈发红,却是紧紧抱着贾易不语。夏侯玄就知道说出来贾赦得伤心一下,但是在他们皇家看来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贾母没有在得了贾政之后害死贾赦已经是好心眼了!这一晚注定是难过的,但是有些暖心宝宝的贾赦次日就容光焕发了!

     抱着贾易,带着儿子们去边上的夏侯府说话,又说了下午就去林府瞧贾敏去。夏侯玄抱着贾琮捏捏脸蛋,“这是想通了?”

     贾赦笑着点头,“老太太总归是养大了我,我自然感激!以后自然还是孝敬着,只是分家的事情要尽快了。既然老太太一心偏着二弟,我自然会满足老太太的心愿。”

     贾赦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弯起嘴角的模样和贾易十足的像。夏侯玄抚掌大笑,“恩侯要是可以照镜子就知道,你和你家闺女算计人的时候可是十足的像!怪不得皇上在心疼贾易的时候,还得捎带上呢。一封信里,总要问上你几句。”

     贾赦与有荣焉的抬起下巴,“这是微臣闺女的福气,微臣这是沾光了。”

     贾琏和贾琮也骄傲的抬起小下巴,父子三个又是一模一样。夏侯玄笑的腹痛,“好好,说不过你们!你既然猜出来我的身份,自然也应该知道我在江南是为了什么。林如海那里,你要是瞧着还好,不防说几句给他个后路。”

     贾赦脸上郑重,“太上皇可是已经不管事了?”

     夏侯玄点头,“上皇这些年身子已经不好了,那些旧臣就是天天上折子,上皇也看不到。皇兄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些年已经收拢了朝局,只是江南这一块的盐政还是心腹大患。你此次来,要是想着帮上一把林如海,我倒是不介意你透露一些消息。”

     贾赦点头,“我这个妹夫最是厉害,这些年在盐政上也是颇有建树!虽然是上皇的人,但是对于皇上也是忠心的。这人性子直,典型的保皇派!皇上和王爷的意思微臣明白,我会悄悄和妹夫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