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我的大闺女就是机灵,这小子一会儿能不能安全回去还两说呢。咱们要是在这小子遭难的时候,帮上一把,到时候还不是对咱们贴心贴肺。琏儿你要认真学习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可以用得上,什么人又是万万亲近不得的。这小傻子就是个被宠坏的二百五,到从他对下人的态度上,也能看出来不是个坏心眼的。这人利用好了,以后没准儿是助力。”

     贾琏受教,身后的小厮有眼色的递上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和炭笔,贾琏唰唰唰的写下了今日的感想。这也是贾易提出来的法子,贾琏坚持的很好,每天都会拿出来看看,加深印象。

     从此,一个善良的肉包子成了芝麻包,贾家新一代的大爷在慢慢成长为参天大树。

     果然,在老鸨劝说无果,少年带着手下冲进花魁的包房,随着一声怒斥和花魁的尖叫,少年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贾赦伸手抱起贾易,身后一串的人马悠哉的出了门。看着面前漆黑的夜色,贾赦笑呵呵的说道:“闺女,咱们去哪儿?”

     贾易装大神的闭眼,掐指一算,小手一直东南方向,“那里妖光四起,一准儿有受害者!咱们这就去斩妖除魔。”

     小家伙说话的时候板着脸,和贾琮十足的相像。后边一串的奴才憋着笑,麻利的跟在贾赦身后去了自家小姐指的方向。果然,贾琏瞪大眼睛看着被人套了麻袋,塞在小巷子里,准备群殴的少年。

     窄小的巷子东倒西歪的都是少年带来的家丁,少年倒是很会做人,这个时候脸皮是什么东西?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贾赦一行人看的起劲,但是在有人掏出刀子准备给少年一下的时候,贾赦挥手叫人上去了!

     这件事还真是够大的,倒叫自己碰上了。少年这个时候头上的麻袋也掉下来了,瞧见凶手带着面巾,手持匕首的样子,早就吓瘫了。

     却不想伴随着皎洁的月光,银白的光芒照射在一个天使身上,笑眯眯的冲自己伸出了小手,拯救了少年脆弱的心灵。这一晚,少年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早上的清风伴随着食物的香气叫人陶醉,少年笑弯了眼,凑在贾易身边,狗腿的夹菜、递包子。“嘿嘿,悠悠吃个包子,可好吃了。”

     贾易小小的叹口气,看向少年,皱着小眉头说道:“少年,这是我家,你能不能不喧宾夺主呢?”

     少年马上举起双手,“当然!我的天使。”

     贾琏放下手上的勺子,嫌弃的看向贾赦,“爹,王大少什么时候回去?”

     贾赦摊手做无奈状,“你瞧瞧他那个狗腿样儿,昨个就说了叫你第一个上去,咋的你的大长腿还没有你妹妹的小短腿儿跑得快!合着又给你妹妹找了个跑腿儿,还这么粘人。”

     贾琮倒是镇定,“姐,王泡泡童鞋到底理清了头绪没有?什么时候把账本拿过来?”

     贾琮这话才是正道,贾易一家子都盯着王泡泡童鞋!大名王哲,小名王泡泡童鞋很是机灵的回道:“一会儿我就回家拿过来,还会和我爹说以后不跟着那个狗屁张巡抚干了!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想要杀人灭口。老子的命这么不值钱吗?”

     王泡泡童鞋想起昨晚的事情就很气愤,花魁是自己一早儿就约好的,那个张巡抚一来就要自己出去!这还了得!还有没有先来后到的道理了!

     自己难得讲次道理,还被人赶了出去!不过就是坏了他一亲芳泽的好事,竟然还想杀人!这世道还有没有道理讲了?这不科学!

     王泡泡童鞋经过一晚上的离奇经历和贾赦父子三人轮番轰炸,竟然知道运用道理来说事了!可喜可贺。

     贾易满意的伸手拍拍自己新收下的忠犬,“乖乖!来,赶紧吃块肉补补,昨晚没少受罪。等过了这段时间,要是你来京城的话,我亲自给你安排课程,一准儿叫你成为这个时代的高大上,别人妄想的高富帅。”

     贾易说道这个伟大的目标,还举起拿着小勺子的右手,大声的“哦~~”了一声,“啪”,勺子上的白粥落到了眼冒星星的王泡泡童鞋的脸上!

     油光水滑的小脸蛋趁着白粥还真是相得益彰啊。王哲在回家的时候,大包小包的带着贾赦一家人准备的小礼物,趾高气扬的走了。晚上小少年就带着账本过来蹭饭了,“给!小天使,咱们晚上吃什么?”

     贾易招手叫王泡泡童鞋过去,凑在一起吃饭。贾赦带着贾琏踩在梯子上,翻过围墙去见夏侯玄了。夏侯玄正好在自家的凉亭里纳凉,冷不丁瞧见墙上出现的人头,吓得手上的茶杯都掉在了地上。

     碎成好几半的心爱茶杯,心疼的夏侯玄都没空搭理带着账本过来的贾赦父子。贾赦坐下来喝茶,贾琏也“咕咚咕咚”的灌了一杯,第一次做这样正经的,还是有关很多人性命的大事,贾赦和贾琏还是很紧张的好吗?

     两父子在贾易和贾琮面前那是淡定的很,一出来就腿软了!幸亏夏侯玄就住在隔壁,腿软的父子两一步路也难走,只好爬墙了。

     贾琏看夏侯玄还双手颤抖的捧着碎掉的杯子,嫌弃的说道:“王爷,您这是干什么呢?不就是一个杯子吗,您要是喜欢,我送您一箩筐。”

     夏侯玄怒视贾琏,“黄口小儿,你懂什么呀?这可是上好的官窑出品,你瞧瞧这上面的小松鼠,这可是一整套。碎了一个就没有了。”

     贾赦低头瞅了一眼,没有接话。琏在夏侯玄紧张兮兮的眼神中,小心地拿起一片,仔细瞅了说道:“就这样的,您还当宝贝呢?合着您是没见到更好的,您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夏侯玄小孩子气的撇撇嘴,“你知道什么,小孩子家家的,见过多少世面?快给我,我让人瞧瞧能不能回炉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