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贾赦胆子小,还以为今日上贡的菜出了问题,脑子里一直想着一会子怎么说,却见到了笑呵呵的戴笠。“贾大人今日的菜做的不错,皇上很高兴。只是这方子”

     贾赦赶紧答应回去就写方子,戴笠摆摆手,“没得在劳动贾大人一次,叫周舟跟着去就是了。咱家这里有些小玩意给姐儿带过去,也不知道姐儿喜不喜欢。”

     贾赦马上接道:“妮儿喜欢玉质的玩具,越新奇越好,只是有些东西不是有钱就买得到的,倒是劳烦公公给找着些。”

     戴笠一笑,这个贾恩候真是直肠子,尤其是在女儿身上,“你放心,咱家记得。”

     贾赦这才真心谢了,带着周舟一路回了家,身后的马车上带着四个捧礼物的小太监。贾赦引着周舟进入正门,没一会儿贾母就得到了消息,在家休沐的贾政也换上了朝服赶了过来。贾琏抱着贾易,身后小厮抱着贾琮站在院门口等候,周舟远远瞧见贾易就笑了。

     “姐儿还记得我不?”说着话就冲着贾易伸手,贾易露着新长出来的小米牙一笑,张手扑到周舟怀里,“记得,粥粥,吃饱。”

     周舟当即就乐了,“姐儿还是这样聪慧,怎的没见姐儿准备好吃的给我?今日贾大人带去的吃食可是好吃的很。”

     贾易看看一边抱着贾琮的笑的恣意的单纯爹,嘟嘟嘴儿说道:“有个不叫人省心的爹真是我的苦恼啊!”

     这话逗得周舟一群人又笑了,叫赶过来的贾政不知所措,不知道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到底是为何高兴。

     众人进去屋内说话,贾琏带着人写了方子,周舟看着腿上软嗒嗒的奶娃,“姐儿喜不喜欢这些礼物?要是有想要的只管和我说,回去叫你戴爷爷找齐了送来。”

     贾赦听到那声“戴爷爷”心里就乐了,这是戴笠看上自家的丫头了,以后宫里也算是有人了。贾易拿着果子吃着,眼睛溜溜的看着面前的礼物,“喜欢,都喜欢,以后都是嫁妆。”

     周舟笑的开怀,“你个小人精,这才多大就知道嫁妆了!再说这些个小玩意也做不得嫁妆,免得叫人笑话。”

     贾易马上倒腾着小脚下来,抱着一盒十二生肖的玉雕件说道:“这是戴爷爷的心意,我要一直带着。”

     周舟心里一动,看着小小的奶娃眼里带上了真心的笑容,这个孩子这么小就这样纯孝,知道好歹。“贾大人有福了。”

     贾赦乐呵呵的应了,自己的闺女可是观音大士都说的贵人,自己可不就是有福的嘛!贾政尴尬的坐在一边陪着,看着贾易的眼里却带上了深深地羡慕。周舟留在荣国府用了午膳才回去,还带了贾易画的画。

     “这就是姐儿兄妹三个手脚印上去,再添了几笔画上的?倒是有趣。”

     戴笠看着手上憨态可掬的浣熊、兔子和银狼发笑,周舟指着那个浣熊说:“这是姐儿的,浣熊倒是第一次听说,贾大人说是一本古书上提到的,姐儿就记下了。姐儿还说自己就像浣熊,看着忠厚可爱,内里却也精明。倒是哥儿,以后就应该是个兔子,人畜无害,瞧着就高兴。”

     这话其实是贾赦在一边翻译的,贾易可不会在周舟面前表现得太聪慧。左右古人还有七岁当宰相的呢,就是大皇子夏侯昂两岁就可以读三字经了,自己一个一岁的娃子能多说些话也没什么。

     戴笠满意的把画收了起来,“是个好的,以后照顾些。只是姐儿这么小就知道嫁妆的事,只怕荣国府里边不干净。你叫人查一查,什么时候都要有把柄握在咱们手中才踏实。”

     周舟似笑非笑的应了,这个时候的师徒两才是真正的宫里人,都是踩在死人堆里爬上来的,哪个手上没有鲜血!不过是在中意的人面前表现得完美罢了,眼里和身上的森森冷意又有谁会忘了这是太监总管,皇上面前的红人呢!

     贾母沉脸坐在荣庆堂的榻上,看着面前规矩坐着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媳妇说道:“老大,戴公公的事你做的很好,但是为什么事先没有和我说一声?你终归经历的事少,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公公就不好了。这次你自作主张我就不说什么了,只是五姑娘那里却是不成事。”贾赦就知道贾母要说贾易的事,只是贾母对贾易的称呼叫贾赦不高兴。

     “老太太说的谁?咱们府上哪里来的五姑娘?”

     王夫人适时地说道:“贾易不就是行五吗?排下来确实是叫五姑娘。”

     贾赦撇嘴,“妮儿是有名有姓的,叫什么五姑娘。等大些了出门见客,都是五姑娘叫的哪个?再说妮儿的名字是太后娘娘起的,咱们到是不叫了,岂不是觉得太后起的名字不好?”

     王夫人被贾赦抢白了几句,当即红了脸不语。贾母叹口气,“罢罢,你就宠着她吧。你说叫什么好,我们都随你。”

     贾赦赶紧弯腰,“老太太说的哪里话,儿子终归是儿子,有您在儿子自然听您的。”

     贾母一噎,“你倒是圆滑!算了,迎春几个都是按照顺序来的,但是贾易却不能。以后就叫易姑娘吧,老大觉得怎么样?”

     贾赦点头,“一切都依老太太。”

     贾赦说完话,贾政又问起贾元春的事情。“母亲,元春在宫里可有信儿出来?”

     贾母眼睛里一暗,“元春是大年初一生的,什么事都会逢凶化吉,你不要担心。现在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只管做好你的差事就成。倒是你妹妹那里,这次有喜却是不好,你们也要写信去关心一下。再就是新得的好药材也送去一些。”

     贾赦和贾政应了,又说了会子话才回去。贾赦回来抱着贾易就说了贾敏的事,贾易一直很好奇贾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贾赦知道闺女喜欢听故事,就把贾敏在家时的表现说了些。“你这个姑姑很是有才华,小的时候就跟着我们一起读书,你爷爷还在的时候专门请的退了休的老翰林讲课,把你姑姑教导的很是出色。当时京城里最出名的姑娘除了你姑姑,就是现今宫里的甄嫔娘娘。你姑姑性子说不上和软,倒是有些嚣张,只是在外人面前收敛的很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温柔的姑娘。当时咱们家正是兴旺的时候,你姑姑身边除了专门请的教养嬷嬷两名,只大丫鬟就有四个,小丫鬟六个,洒扫的小丫鬟和粗使婆子十几个,一出门就一堆人跟着,排场的很。只是跟我的闺女比起来还是差了老些,我的闺女就应该值得更好的。”

     贾易乐呵呵的倚在贾赦怀里,“爹,你真好。”

     贾赦乐滋滋的享受姑娘的依赖,再看看一边托着腮帮听故事的儿子,再看看床上躺着的张氏,“说起来我那个妹妹倒是好命,咱们家当时深得皇上喜爱,父亲也不想着把妹妹送到宫里争宠,所以一早儿就想着给妹妹找个合心意的。巧的是当年你们姑父林如海正好中了探花,文采出众又样貌出色,父亲当时就进宫求了皇上指婚。靠着父亲的脸面,皇上私下里找了林如海说了,林如海才带着彩礼提了亲。”

     张氏对于这个小姑子很有印象,当时和自己处的不咸不淡,自己倒是不知道这样的□□。“老爷,我听说当时好几家都看上了林如海?”

     贾赦点头,“可不,得亏父亲下手快,不然林如海指不定就是别家的了。那里,”

     贾赦指指二房的方向,“当时也瞧上了林如海,只是林如海不喜欢王家的家教,加上皇上私下里的暗示,才选了咱们家。要我说咱们家的门第说出去好听,实际上这些年哪里还有当年的底蕴了?还是林家那样的书香门第,加上妹夫手握实权才是正理!偏偏二弟和老太太还觉得妹妹是嫁低了,也不知道凭的是什么。我们妮儿以后可不能这样,咱们要一步步走才是。”

     贾赦适时地教养贾易,贾易乖巧的点头。张氏看着贾易可爱的模样就笑了,她现在没什么心愿,老爷似乎也改好了,儿子也上进了,名分也定下了,“老爷,我的身子我知道,我们家因着忠义亲王的事遭了难,留下的那些个东西就分作三份,一半儿给琏儿,三份给姐儿,剩下的两份给哥儿留着当零花,算是我这个嫡母的心意。”

     贾赦眼里一红,低头握着张氏的手无语。果不其然,没几天张氏就去了,一时间荣国府银装素裹,气氛沉重。

     因着大房没有当家太太,田氏作为侧室自然不能出面打理这样正式的事情,所以王氏就被借了来,过了一把当家太太的瘾。丧事过后,贾琏哭的小兔子一般被贾易和贾琮一边一个抱着脑袋,准备用自己宽广的心胸承接哥哥的悲伤,倒是叫贾琏闷的出不来气。

     贾赦一手一个提溜了起来,又叫了贾琏一起出门。坐在马车上的一家四口看着外面的景色乐呵,“父亲,咱们这是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