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贾赦摸摸贾琏的脑袋,“你母亲不是给你留了三个庄子吗?咱们就去看看庄子,散散心。”贾琏一直被关在荣国府难得出趟门,心里的悲伤也少了些。再看看父亲慈祥的笑容,精致的弟妹,贾琏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

     一家子在庄子上闲逛了几天,回来的时候拉了两车的东西,都是新鲜的食物。现在正当八月末,新鲜的莲子采摘了收着,池塘里的泥鳅、黄鳝都是好的,还有螃蟹和龙虾。一样样装在水里带了来,荣国府大方的下人高兴的一筐筐抬进小厨房。这可都是大老爷弄来了,自然不能便宜了二房。

     贾赦晒得黑黑的,腿脚上还带着泥点子抱着贾易进了门,身后同样晒黑的贾琏也抱着贾琮,手上还拿着一直大大的莲蓬去了贾母的院子。鸳鸯老远瞧见贾赦来了,打发人去给老太太禀报,自己等在门口请安。

     贾赦自然不会注意鸳鸯是不是请安,自顾自带着人和贾母说话。贾母目瞪口呆的看着泥猴儿似的大儿子,“你这是打仗去了?怎的弄成这样?”

     贾赦指指身后的筐子,“儿子今早上还在池子里给您捉螃蟹呢,庄子上的螃蟹倒是不错,只是趁着新鲜才好。咱们家晚上就吃螃蟹吧。”

     贾母这才高兴,儿子心里有她比什么都好。对于贾琏三个也有了关爱的心思,只是比起对贾宝玉终归是差了些。贾宝玉这会子瞧见筐里的螃蟹高兴的拍手,“吃螃蟹哦。”

     贾母听见了亲昵的回身抱着贾宝玉就是一阵亲香,到时把辛苦捉蟹的人忘在了脑后。

     晚上一家子自然都吃到了螃蟹,次日一早贾赦就带着贾琏三个上了马车,怀里抱着迷糊的贾易说道:“昨个儿给戴公公送去的螃蟹不知怎的被皇上和太后看到了,想着好些天不见妮儿了,叫我带着你们进去说说话。琏儿是第一次进宫,一切只管按照家里的规矩来就是。皇上和太后就喜欢乖巧、孝顺又爱护弟妹的,所以琏儿一定要照顾好妹妹和弟弟。有什么话不会说的,你妹妹自会帮着你,还有戴公公也会帮着的。不需要担心。”

     贾琏僵硬的点头,抱着弟弟的手臂都是直的。周舟一早儿就等在了宫门口,看到贾赦的马车就笑了。“贾大人,姐儿醒着么?”

     贾赦抱着贾易下车,伸着胳膊给周舟看,“睡的香着呢。”

     周舟只管笑着接过来,小心拍拍贾易的后背,看着贾易皱起的眉头舒展开了才小声叫贾赦自己去前面,自己带着贾易他们去慈宁宫。贾赦放心的拍屁股走了,贾琏挺直腰板跟在周舟身后,紧紧抱着弟弟。

     周舟瞧了好笑,一句句安慰着,倒是叫贾琏放松了些。太后正好起床,听见周舟抱着孩子过来了,就对着身边的紫馨嬷嬷笑道:“把孩子抱进来吧,叫周舟去前面听差,不用在这等着了。”

     紫馨嬷嬷出门回话,那边几个宫女抱着贾易进来了。太后看着贾易睡的鼻涕泡都出来了,也不嫌弃,只能说贾易重生自带的亲和力真是无敌!

     “瞧瞧悠然睡的,真是香甜。哀家这些天热的可睡不着,到底是小孩子。”

     又抬头看着贾琏和贾琮,笑呵呵的伸手叫到面前,细细打量了才说道:“好孩子,难为你这样小就这样懂事。放宽心,天大的事都不叫事儿,和你爹、弟弟、妹妹在一起才是紧要的。”

     贾琏被太后这样温柔细语的劝着,心里感激的很,眼圈带着红晕谢了恩。太后又抱了贾琮,“南山又长大了些,你爹整治的膳食就是可口,把你们养的不错。就是哀家也沾了光,要不是有贾大人的膳食方子,现在也用不了多少。”

     紫馨嬷嬷正好端了一碟子红豆白玉糕过来,闻言笑道:“太后可算是抓着正主了,那些方子可不就是姐儿和哥儿挑嘴做出来的。”

     太后笑呵呵的抱着贾琮,一边做着贾琏问着平日做了什么,家里有什么缺的,又说走的时候带些碧玉纱回去裁衣等等。贾琮虽不怎么说话,但是时不时冒出一句,就引得太后问贾琏什么意思。

     关键是贾琮惜字如金,想要知道背后的故事就要贾琏来说了。一席话说下来贾琏倒是不紧张了,一张巧嘴儿,倒是把弟弟和妹妹,平日的机灵和贾赦的亲情说的活灵活现,逗得太后高兴极了,连说都是小人精,看着就是机灵的,没想到在自己面前还藏拙了。

     正好贾易醒了,听到太后这句话不乐意了,对于太后,贾易在敬畏的同时也带着亲近,这个老太太对自己没有什么利用的心思,就是瞧着合眼缘才多说几句。

     “娘娘,您最好了!我就是再聪明,在您面前也是小猴子呀。”

     倒腾着小腿儿奔过来的贾易灵活的爬到太后的怀里坐下,亲亲太后的脸蛋,虽然又亲了一嘴的胭脂膏子!

     太后瞧见贾易皱眉的小模样儿就笑了,捏捏贾易的小鼻头,“你个小丫头,还嫌弃哀家的胭脂膏子了!谁叫你亲哀家的,你要是不亲哀家,就不会吃了一嘴了。以后啊,还是离哀家远些吧,啊?”

     太后故意板着脸儿,抱着贾易就要放远点,被贾易一把抱住了脖子,蹭着颈窝撒娇,“那可不成,我最喜欢您了。”

     贾易瘪着小嘴儿冲着太后卖萌,贾琏还以为妹妹真的伤心了,顾不得礼仪上前就要抱住妹妹哄哄,被贾琮出声制止了。但是太后还是看到了贾琏的反应,心里满意,又觉得贾赦好命,这三个孩子都这样好。

     太后拍拍贾易的小脑袋,“乖乖,哀家说着玩的,可不兴生气。来,给哀家说说,你怎么就是小猴子了?又为什么喜欢哀家?”

     要说贾易和贾琮藏拙太后是知道的,荣国府的那些事只要叫人查一查什么都知道了。但是太后和皇帝没有想到的是,贾易和贾琮的心智比贾赦还要高,而且父子四个坚决没有外漏,贾赦的改变也被皇帝认为是两个孩子有福气,引得贾赦人到中年终于肯安分了。

     所以太后和一岁多的贾易说话,倒是不觉得疲累,小家伙听得懂自己的话,还能有趣的回答出来,当真是无聊的宫中生活的乐子。

     贾易稳稳坐在太后怀里,就着紫馨嬷嬷的手喝热牛奶,这是太后从戴笠那里知道的荣国府大房易姑娘的日常爱好之一!

     当时太后从戴笠那里知道了贾赦说的那些话时,都有些后悔的看着皇帝,红着眼圈说:“儿子,哀家是不是太不关注你了?”

     惹得皇帝夏侯渊羞得满脸通红的出了门,但是又觉得自家老娘一辈子叱咤风云的,还有这样感性的时候,倒是对贾赦又看顺眼了几分。

     贾琏担忧的看着贾易小屁股安稳的坐在太后怀里的样子,真是担心太后一个不高兴就把兄妹三人收拾了。但是怀里的弟弟可是一直拿小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紧紧掐着自己腰内侧的软肉呢,那叫一个疼哟!

     自己要是敢有一分不听话,贾琏相信自己马上就会遭到弟弟暴风骤雨的袭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贾易满足的喝完牛奶,又被太后细心的擦了小嘴儿,才笑着握住太后的手,暖暖的说:“娘娘对我真好。”

     小孩子的眼睛澄澈的很,水汪汪的看着你的时候,心里都要软了,太后这个一辈子的女强人也是如此!要不是顾忌着还有人,就会抱着贾易蹭蹭脸蛋了,心里还有些嫌弃自己为什么这么没有定力,自家的小宝贝们也是很好的。

     虽然,太后想到孙子们板着的小脸,呃,虽然很懂事,可是没有这么卖萌好不好?人到晚年也是要有乐子的,贾易这孩子就是在作弊!可是太后就是喜欢,只看着这孩子的眼睛心里就软了,太后再厉害也想不到贾易内芯里是个现代女强人啊!卖萌什么的都是手到擒来!

     太后笑呵呵的冲贾琏说道:“你这个妹妹可是精明的?见天和哀家卖萌,再加上琮儿时不时的神来之笔,简直是绝配。可怜你了,有这样糟心的弟弟和妹妹,以后的路也不知道多么艰难。”

     贾琏毕竟还小,就是聪明也一时间没有理解太后话里的深意,但是太后心疼自己还是听得出来的,马上跪下谢恩,惹得太后又点点贾易的脑门,“瞧瞧你哥哥,你们两个就是小魔星,仗着年纪小就忘了规矩。”

     贾琮安静的坐在贾琏怀里,看着太后脆生生的说道:“娘娘是奶奶,亲近。”

     太后一愣,紫馨嬷嬷倒是理解了,“琮哥儿这是把太后当亲奶奶了,心里亲近,亲人之间哪来的那些礼数。”

     太后又笑了,贾琮也是很的太后喜欢的,但是太后更喜欢抱着贾易,小姑娘软乎乎的好玩的紧。“好好,乖。来,不要说偏了,说说那个小猴子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