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老太太跟前教养的元春也是比不上的。没有后顾之忧的两姐弟欢快的拉着自家的老爹,暗搓搓的寻找以后的出路。贾赦抱着脸蛋红通通的贾琮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拿着一身国宝熊猫衣服的闺女。

     这身衣裳就是贾琮这个外星人也喜欢,作为王子的他可没有机会穿这么不正式的衣裳。“这就是那身衣裳?妮儿穿上看看,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别致的衣裳呢。”

     贾琮精致的小脸也带着兴奋,巴巴的看着一脸纠结的姐姐,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姐姐,不想穿就给我,我一点都不嫌弃。

     言诺一个将近三十的老女人,就是再有少女心也不可能高兴的穿这样婴儿宝宝的衣裳!带着肉窝的小手纠结的捏着手上软滑的熊猫连体衣,哼!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为了家里的未来,自己也不会打扮成这样!唉!都是命运的捉弄啊!

     田氏一脸谨慎的伺候在一边,只是看着贾琮的眼里带着有别于对言诺的畏惧的柔和。言诺时时刻刻都能听到别人的心思,却也不喜欢日日耳边不清净,所以屏蔽掉是一定的。

     只是在小丫鬟的伺候下换衣服的言诺,余光看到了田氏的目光,心里一冷,这个母亲可见是被自己吓怕了。自己表现得太过强势了些,但是对于自己的生身母亲却也有些亲情。言诺刚刚决定对田氏再好一些,就听到了田氏的心思。

     当即粉嫩的小脸儿变得煞白,一直笑嘻嘻看着言诺的奶爸和小弟立刻就察觉了。贾赦就是再不务正业,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两个孩子是真的上心。当即脸色黑沉,“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你们怎么伺候的?”

     伺候的小丫鬟战战兢兢的跪下求饶,自己心里也委屈的很。自家的姐儿那是出了名的娇气,又是出了名的得宠,自己伺候的时候都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田氏也听到了贾赦的话,扭头看向言诺,见言诺黑漆漆的眼睛带着寒光看着自己,心里就是一紧。手脚上就有些迟疑,被贾赦狠狠瞪了一眼。

     贾赦一边麻溜的把闺女抱在怀里,大手摸摸脑门,“哎哟,妮儿是怎么了?说句话,别叫爹担心。”

     又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田氏,“你个蠢东西,自己的闺女都这样了都不心疼,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叫人去找太医过来,要是妮儿有什么事,小心我拔了你的皮。”

     这话吓得田氏脸上发白,忙不迭的应了,只是言诺却感受到了来自田氏的不满和深深地怀疑。“爹,没什么事儿,只是坐的久了,有些不舒服罢了,哪里用的着太医。”

     贾赦由自担心,但是一直听惯了自家闺女的话,奶爸虽然忧心却也听话的很,只是手上紧紧抱着闺女,和宝贝儿子一起看着言诺,更是叫田氏手足无措,感情人家才是亲爷三,她就是外人。所以田氏看着言诺的眼神儿更加奇怪了。

     当晚言诺就试穿了衣裳,两个娃子正是可爱讨喜的时候,白嫩嫩,胖乎乎的穿着国宝熊猫连体衣,衣服上还绣着熊猫吃竹子的可爱萌态,再带着有着圆圆耳朵的帽子,简直是漂亮极了。

     惹得贾赦手痒,挨个亲了亲,贾琮更是开心的在榻上小跑着转圈子,这孩子也是高兴的傻了。次日一早,爷三个意气风发的给老太太请了安,老太太虽然不喜欢贾赦,但是这样给府上增光的事情,倒也是满意。

     早早起了床等着,叫贾赦很是感动了一把,觉得自家的老娘还是重视自己的。于是在一群人羡慕、嫉妒和不怀好意的眼神儿下,贾赦一手抱着一个萌娃麻溜的进宫了。

     一路上倒是顺利,只是贾赦还要上早朝,于是萌娃就被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戴笠接去了偏殿,等着一会子早朝结束了,一起去慈宁宫见太后。贾赦万分不舍,一句句嘱咐着戴笠。

     “戴公公好,您老是皇上身边的人,最是细心不过。可怜我这颗慈父心,两个孩子又这样幼小,有些事还是要再给您说一遍。劳烦您老记着些。”

     贾赦不过是个袭爵的一等将军,明面上好看,实际上没有权力,但是戴笠也不会伸手打笑脸人。“贾大人只管说就是,咱家自然记得。”

     于是戴笠悲催了,奶爸加女儿控的爹爹最是罗嗦,从闺女喜欢喝什么水,多热的水,不喜欢什么茶,最喜欢什么点心,不喜欢什么样的摆设,抬起右手轻拍桌子是什么意思,左手捏着小下巴又是为了什么。

     还有就是儿子是个宝贝,就是不会说话,什么意思都是靠眼神儿,饿了、渴了、困了都是有情况的,嘟嘟嘟嘟的贾赦说起来如数家珍,戴笠脑袋上却冒出了一串的问号。

     那些个上早朝的官员见到贾赦和戴笠聊了那么长时间,一直猜测贾赦这是要走运了,不仅孩子得了皇上的喜欢,就是太监总管也喜欢和贾赦聊天,以后还是敬着些吧。所以贾赦莫名奇妙的就有了一帮子年兄年弟,感情还不错,到是让贾赦以后的仕途平顺了许多。

     只是现在说的口干舌燥的贾赦还不知道以后的命运,正接过来小太监递过来的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唉,就先这些吧。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先紧着重要的说。劳烦公公了。”

     说完从袖子里拿了一个精致的荷包,塞给了戴笠,转身去了大殿,把一众小太监看傻了眼。戴笠抽搐着嘴角,捏着手上轻飘飘的荷包,抬手给了抱着孩子的徒弟一下,“还不赶紧抱着进去,外面太阳大的很,再晒着了。没听见贾大人说妮儿最讨厌夏天的太阳。”

     说着自己个儿抱了言诺在怀里,又看着抱着贾琮的徒弟,带着一群人进了偏殿后边的小榻上。言诺和贾琮起的这么早,一路上早就睡着了。隐约听见有人说话,声音还挺有磁性,当作催眠曲不错。

     肉嘟嘟的小手动动,揉揉鼻子,言诺醒来就见到一群白嫩可爱的小太监看稀罕物似的看着自己。“哥哥们好!今天天气不错。”言诺挥着小手甜糯的说道。

     “噗嗤”“噗嗤”好嘛,一句话惹笑了一群人。戴笠正在前面悄悄看着正殿的局势,猛的听到有笑声,赶紧拨脚过来,就看到笑做一团,忍笑忍得双肩乱颤捂着肚子的小太监。“你个臭小子,叫你看着他们,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要是让皇上听见了怎么办?”

     戴笠的徒弟周舟觉得今天可倒霉了,接连被师傅敲了两次脑瓜壳,虽然不痛,但是很委屈好不好?“师傅,姐儿醒过来了。”

     戴笠一听赶紧拨开众人一看,可不嘛,一个披着大红色小披风,粉雕玉琢的女娃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张手。戴笠一下就被萌坏了,皇上也有孩子,只是一个个规矩的很,要么就是调皮捣蛋,可没有这样乖巧的。

     “哎哟,姐儿醒了,要不要喝热牛奶,还是吃点心?”

     戴笠笑着抱起软乎乎奶香扑鼻的娃子,看着女娃亲昵的搂着自己的脖子,甜糯的说:“谢谢公公,我想喝牛奶,吃椰子糕。”

     戴笠赶紧叫人拿去,心里想着不愧是当爹的,看看人家准备的,要是贾赦没有带过来椰子糕,现在自己可就为难了!宫里可没有人做什么椰子糕,说起来椰子是什么东西?

     戴笠公公发散思维想着吃的,一边还能哄着言诺说话,一会儿工夫贾琮就醒了。小家伙一个鸽子翻身利索的起来,吓坏了一群人。周舟抱起贾琮上上下下检查一遍,好在没闪着小腰,虽然不知道小孩子的腰在哪儿。

     贾琮黑漆漆的双眼看着戴笠,忽然伸手叫抱,叫戴笠稀奇的同时也笑了出来。看看,小兔崽子们,还是老子受小孩子喜欢,都放着,让我来。

     所以年仅三十岁的戴笠大总管今日可是享受了一把儿女福,一手一个伺候着,那叫一个尽心,关键是娃子还特有孝心的拿着点心给自个吃,心里那叫一个熨帖。所以,短短一个时辰的早朝,姐弟俩就收获了一群的奶爸,奶哥哥。

     尤其是戴笠,在看到飞奔着过来接孩子的贾赦,眼里怨念颇深。“贾大人上朝辛苦了,姐儿和哥儿乖巧,就叫奴才抱着吧。”

     说着话就要走,被贾赦巴巴堵住了。“嘿嘿,怎么敢劳动戴公公,还是我自己抱着吧。”两人互不相让,恰巧皇帝夏侯渊过来了。

     “你们争什么呢?赶紧的去慈宁宫,一人抱一个就是了。”

     贾赦这才不闹腾了,接了言诺过来,神气的跟在皇帝后边走了,气的戴笠狠狠瞪了贾赦一眼,还对贾琮说以后一定不要孝顺贾赦,得了贾琮一个白眼。说起来太后至今也有五十岁了,每日里就是看看花草,听听戏,最喜欢的就是新奇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