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蝠怪
    陆云在两公里范围的丛林秘谷中寻找小女孩踪迹,一刻过去了,他没有任何发现。

     叮!

     陆云右手黑色手表型智能光脑浮现出周边十里的山林地形图,上面有动植物分布和气味收集。

     “附近山林两个时辰内出现过三个人类,青年男子,中年男子和小女孩。小女孩气味在50米的空中消失了,抓走她的是一个蝙蝠类动物。”

     智能光脑15分钟的精细扫描,让陆云得到了新情报。

     青年就是他,中年男子是王恒辉,小女孩是红儿。附近山林没有太凶猛的食肉动物,未见到蝙蝠洞穴,这头白天觅食的大蝙蝠出现的古怪。

     ‘追踪大蝙蝠气味,启动百里搜索模式。’

     智能光脑显示出模糊图像,一个红色箭头旋转不休,不久它指向南方。

     没有犹豫,陆云运行追风步,全速向南方山林行进。

     小女孩被大蝙蝠抓走,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如果等到智能光脑解析出清晰的位置地形图,再赶去救人可能为时已晚。

     一路上,陆云根据光脑上箭头指的方向不断调整行进路线。

     这头大蝙蝠向南飞行三里后,又向西面飞行,接着向北飞行,没有目的。

     “它不是本地动物,如果它有巢穴,捕猎后会直接回洞穴。大蝙蝠正在寻找栖身洞穴,小女孩暂时安全。”

     陆云想到。

     在山中绕来绕去半个小时,光脑确定了蝙蝠位置,就在陆云前方一里外的峭壁山洞中。

     嗖!

     陆云加速飞奔,上层身法轻功交替使用,力求最快速度到达山洞。

     几分钟后,陆云找到山洞,光脑上显示此山洞面积不大。

     陆云运行国术狮吼功,大喝道,“蝙蝠,出来。”

     超强音波穿入洞中,洞口山石草木晃动。

     陆云没有进洞,洞内战斗施展不开而且容易伤到小女孩,最好直接引出蝙蝠。

     昂!一头全身乌黑有金色斑点,眼睛泛红光的庞大蝙蝠吼叫着,展翼飞出山洞。

     在蝙蝠出现的那一刻,陆云认出这是成长期嗜血吞金蝠,它脖子上套着青环,是有主人的宠物。

     陆云右手执木剑,神情谨慎观察着它。

     嗜血吞金蝠迅猛扑咬而来,口中牙齿尖利闪光,陆云侧身闪开,它咬到空地,山石泥土如豆腐裂开了。

     “刺剑。”

     陆云回身迅捷一刺,正中蝙蝠脖子。

     木剑如扎在金属中,仅突破几寸,这头蝙蝠的防御很强。

     陆云抽剑向后闪出10米,避过了蝙蝠翅膀的拍击。

     嗜血吞金蝠张口吐出一道金色光柱,she向陆云。

     轰!

     陆云跃至半空避开,金色光柱竟然拐弯向上追袭。

     陆云双脚互踏,运行国术梯云纵升起10几米,光柱追了一段距离消散。

     扑扑~~距陆云仅两米的半空中,嗜血吞金蝠张大嘴巴,口中一团金色旋涡孕育。

     陆云剑眉微皱,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常识错误,不能和飞行凶兽在空中战斗,最好地面战。

     现在情况危急,两秒内分生死。

     陆云眼神坚定,右手木剑向后甩,作出斩剑姿势。

     陆云调动全身气力到达右臂,输入木剑中。

     “形意飞旋斩。”

     陆云旋身怒斩,手中木剑带着强大力量,快如闪电,惊天一击劈向嗜血吞金蝠脖颈。

     剑风呼啸,嗜血吞金蝠红眼闪动,急忙向后退。

     它口中金柱渐成形,半秒就能发动攻击。

     在这关键时刻,陆云领悟到了随风剑法第二层境界,风袭剑至。

     他的身法变得空灵,身随剑走,刹那间追上嗜血吞金蝠。半招形意飞旋斩变成全招,木剑重重的斩在嗜血吞金蝠脖颈。

     “死!”

     陆云眼神明锐,他运用虎劲发力决,加强剑力。

     昂~~嗜血吞金蝠惨叫着,脖子裂开一个巨大口子黑血涌出。砰!它的头颅像皮球般滚了出去,一道金色光柱从它口中飞出。

     形意飞旋斩、随风剑法和虎劲发力决,连用三种国术,陆云击杀了这头强大怪兽。

     陆云运行燕翔轻功向地面飞去,不久回到了山洞外。

     庞大的嗜血吞金蝠身体向下掉落,他并未理会。现在重要的是救人。

     陆云右手智能光脑闪烁着蓝光,很快他在山洞中找到了昏迷过去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绿色裙子,脸圆圆的,和王恒辉描述的红儿一模一样。

     经过光脑扫描,红儿只是受惊过度晕了过去,身上有一丝抓痕,并没有其他伤势。

     陆云把红儿抱出山洞,他从空间背包中取出应急医疗药物,对红儿身体的抓痕做了细致处理,并喂了她一些水。

     陆云抱起红儿,运行追风步在山中赶路。

     她的父亲王恒辉现在很着急,陆云必须尽快把红儿送到他父亲手中。

     翠湖旁。猎户王恒辉来回踱步,他眼睛红肿,脸上全是泪痕,心中无比悲伤。

     红儿是他和秋兰活着的唯一希望,辰武学子陆云出发寻找红儿快1个小时都没消息。他心中快绝望了,但还保留着一丝希望,名校出身的陆云或许真能帮他找到红儿。

     陆云到达翠湖,他阳光笑着喊道,“王叔叔,我找到红儿了。”

     王恒辉瞬间悲喜交加,他激动的看着陆云抱着红儿来到他身边。

     “红儿受了惊吓,暂时睡过去了。不久就能清醒。”

     陆云把红儿递给了王恒辉,走到一边。

     王恒辉哭泣着,抱着红儿亲了又亲。

     “小兄弟。太谢谢你了,你救了红儿,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恩公可否留下姓名?”

     王恒辉非常感激道。

     陆云淡笑道,“王叔叔,您不用客气。火星辰武老师常教导我们要见义勇为,帮助弱小。这是习武者应该做的。王叔叔,我要去赶飞船,祝您家庭美满。再见了。”

     现在是下午5点多,还能在山中赶路一段时间。

     王恒辉眼中闪着精光,说道,“恩公,留步。你是去坐岳安商会的飞船吧。此地离花木小镇180里山路,花木镇交通工具速度太慢,你可能会误了飞船,来不及回校报道。”

     “王叔叔,您猜得真准。”陆云惊讶道。

     王恒辉微笑道,“恩公。我做人理念是滴水恩,涌泉报。你救了红儿仗义行侠,对我王家有大恩。我现在隐居山林,家里有一个不常用的交通工具,能助你赶路。请恩公务必收下。”

     陆云婉拒道。“王叔叔,我连夜赶路,还是能赶上飞船的。”

     “借你的,恩公下次回来还我就是。长者赐,不可辞。”王恒辉板着脸道。

     见王恒辉一脸坚持,陆云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哈哈。”王恒辉左手抱着红儿,大笑着和陆云一道离开翠湖,向山林中走去。

     陆云没有向王叔叔透露姓名,他的师傅袁不锋隐居神农原始深林二十余年,肯定有原因。他不想因为一时疏忽给师傅和自己带来不必要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