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番外二:
    苏辰觉得,虽然他已经成功从冷宫出来了,但是好像还没有复宠,他媳妇儿怎么好像对他爱答不理的呢,苏贵妃表示很幽怨。

     至于真实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要从那天他们打大哥家回来说起。

     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苏辰整个人兴奋得眼睛都亮了,刚一进门,脚跟还没站稳,他就一把把宋七夕拦腰抱了起来在那大力地转圈圈。

     “嘿,媳妇儿,想死我了,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突然被他抱起来跟个麻袋似的转来转去,宋七夕吓了一大跳,想到肚子里可能已经有了宝宝,她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死玩意,要把宝宝给转掉么?

     无意识用力地紧掐着他的手臂,她尖叫着。

     “放我下来,快点!”

     情急之下情绪就有点失控,宋七夕的声音也显得分外尖利,听得苏辰手臂一抖,心一颤,心底那把激动兴奋的火焰也被无情地浇灭了。

     他小心地把她放了下来,有点怯生生地。

     “媳妇儿,怎么了呀?”

     苏辰小心并不安的神色也让宋七夕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似的不太好。

     但毕竟他们才刚刚和好,甚至连和好都算不上,只是处于一个过渡期。

     一想起起先他对孩子的态度,她的心情也有些不好了。

     有些冷淡地推开他的手臂,她淡淡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洗洗澡睡吧。”

     说着也没管苏辰,她弯下腰摸了摸凑过来的momo,自己就率先走进卧室去换衣服了。

     看着她冷清的背影,苏辰心里顿时觉得闷闷的,蹲下*身子摸了摸抬着头看着他的momo,他小声地问着它。

     “小畜生,你说你妈什么时候才会原谅我啊?”

     当然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反而不知为何还有些不屑地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好像在说,你活该!

     没好气地狠狠地揉了揉它毛茸茸的小狗头,苏辰这才站起来忐忑不安地往卧室里走去。

     其实刚才无意间对苏辰吼了那么一嗓子,宋七夕已经后悔了。

     就更别提他现在还站在门口,做出了一副想进又不敢进的可怜样儿,她的心立刻就软了。

     看着他,叹了口气,她冲着他招了招手。

     “站那干嘛,还不快进来换衣服。”

     苏辰倒是没嫌弃宋七夕那招小狗的手势,反而真像个听话的大狗狗似的,得到她的允许后,立刻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小心地环着她,他不安地抿了抿唇。

     “媳妇儿,刚是不是吓到你了,对不起。”

     他这副乖巧的模样让宋七夕觉得又好笑又可人疼,但这可不代表她已经完全原谅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了。

     当然以前的事既然已经过去了,追究也没有任何意义,但以后她得让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可能让他再像以前那样肆意妄为了。

     哎,怎么感觉这不是在管老公,而是在管儿子呢?

     嘀笑皆非地摇了摇头,她踮起脚在他唇上骄矜地亲了一下,然后就推开了他。

     “好了,我先去洗澡了。”

     说着,不等苏辰反应,她转身就往浴室走去。

     宋七夕身上还穿着苏辰给她买的性感睡衣呢,看着她露在睡裙外面那两条白嫩嫩的长腿,他的眼中不禁升起一抹火辣辣的欲念。

     刚想像以前那样赖汲汲地缠着她跟她一起洗,但一想到之前的一切,以及刚刚她淡淡的眼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立刻犹豫了。

     而就在他犹豫的空挡,宋七夕已经走进了浴室。

     走到卧室门口,盯着浴室门,最终苏辰还是决定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否则真的惹翻了她,再把他打入冷宫可就不好了。

     不过现在这么想归这么想,等到晚上一起上床睡觉的时候,苏辰的心态可就没这么好了。

     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只穿了一条小裤裤,他就迫不及待地往卧室里跑去。

     此刻宋七夕早已保养好皮肤,坐在床上看书了,听到他回来,她抬起头瞥了他一眼,看着他较之以前干瘦了不少的身体,她不禁有些心疼。

     不过苏辰可没意识到自己在生死门走了这么一遭,能动弹后又立刻折腾回国,把自己折腾得有多瘦弱。

     总之,他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他香喷喷白嫩嫩的媳妇儿给抱在怀里,然后那啥那啥。

     好在宋七夕也没排斥他的拥抱,只是当他想再进一步的时候,她却按住了他的手。

     “好了,累了,赶紧睡吧。”

     说着,她还起身把床头灯给关掉,然后就缩在苏辰的怀里自顾自地开始睡了。

     打他们结婚开始亲密以后,这还是媳妇儿第一次拒绝自己,苏辰觉得又受伤又忐忑。

     她是不是已经厌烦自己了啊,他像个青春期的小孩在胡思乱想着。

     但这时宋七夕又突然往他怀里拱了拱,那柔软香嫩的感觉又让苏辰觉得分外满足。

     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贵妃苏舒服地忍不住悄悄喟叹了一声,同时也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不要着急嘛,《甄嬛传》里的华妃娘娘跟熹贵妃复宠都那么难,更何况是“罪行累累”的他啊。

     其实吧,宋皇帝倒不是真的厌烦苏贵妃碰她,事实上,她也很想他。

     只是一来他折腾了一大顿才回国,一定累的要命,二来,她可能有孩子了,哪能这么胡来。

     不知为何,虽然还没有到医院确诊,但是直觉告诉宋七夕,宝宝就在她的肚子里。

     依偎在苏辰的怀中,宋七夕双手护着小腹,幸福地缓缓进入了梦乡。

     垂眸看着恬静安然的她,苏辰的心也安静了下来。

     小心翼翼地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轻轻的一吻后,他也终于开始了这一个月来的第一个好觉。

     (づ ̄3 ̄)づ╭~——————我是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分割线——————————

     久违的相拥而眠让两个人都一夜好梦,一觉到天明。

     不过醒来后,苏贵妃发现自己又失宠了,因为早上,皇帝陛下还是没有让他碰她。

     一听苏辰不仅抢了他早就看中并打点好的地,竟然还要捷足先登也建六星级酒店,贺东航脸上的从容终于挂不住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站在一旁淡然的江默,又看着苏辰道。

     “呵,的确不过是一块小地而已,不至于伤了咱们兄弟的和气,不过江城突然抽出这么一大笔资金来,会不会周转不过来啊,江总,如果有需要小弟的地方,凭我跟苏少的关系,小弟我是万万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江默身居江城掌门人多年,如果能被这么几句话别难倒了,那江城早该倒了。

     只见他冷着眸子淡然一笑。

     “多谢贺总好意,江城还忙得过来。”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自然无需再多说了,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贺东航。

     苏辰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总之贺东航,这第一局,你输了。”

     第六十一章:行贿

     “总之贺东航,这第一局,你输了。”

     看着春风得意,嘴角还带着讽刺笑容的苏辰,贺东航的眼眸忍不住微微一眯,放在身侧的拳头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了起来。

     呵,他这是在向他宣战?他不知道,他正求之不得么?

     松开握紧的拳头,贺东航扬起一抹十分标准的微笑。

     “苏少,你也说了,这只是第一局。”

     停顿了一下,他的笑容更加迷人了。

     “正所谓先胖不算胖,后胖才叫胖,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你觉得我说得对么,苏少?”

     鹿死谁手?根本不用再多问一个字,苏辰立刻领会了他所指的是什么。

     他的眼眸立刻闪过了一丝渗人的冰冷,表情也随之一起冷了下来。

     这让一旁的林在睿与江默看得有些担心,毕竟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这样挑衅他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那一瞬的冰冷后,苏辰竟绽放出比贺东航还温暖灿烂的笑容,那感觉仿佛他们真的是好兄弟好朋友一般。

     可与这表情相反的,却是无比嚣张的言语。

     “鹿死谁手?贺东航,我现在就能告诉你答案,死的,只有你。”

     还鹿死谁手?他先把他那群烂摊子收拾完,再惦记不该惦记的吧。

     不过他这条命能不能保得住还两码事呢,想着苏辰不禁冷冷一笑。

     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不想再跟他多啰嗦,像是压根就没说出刚才那些话似的,转过头苏辰若无其事地跟林在睿与江默笑道。

     “好了,估计贺少这会忙着呢,咱们就别打扰他了,那我们就先走了,贺少,改天再会。”

     说完,压根都没等贺东航说什么,他就直接甩头离开。

     看着苏辰那肆意嚣张的背影,贺东航的眼眸也终于彻底地沉了下来。

     ————我是感觉自己文笔越来越差的分割线—————

     不过苏辰有一句话没说错,贺东航这回的确有的忙了。

     就苏辰刚刚离开还没有一分钟的时间,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赵云的二弟,也就是贺东航血缘上的叔叔,赵鸣的来电,他的眼中不自觉地就升起一抹掩饰不住的厌恶来,可接起电话时,那声音却无比的温和恭敬。

     “二叔,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比起贺东航的谦逊,那头的赵鸣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晏城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东航啊,当初可是你信誓旦旦地说这个项目没问题,董事会才批的,可这才几天啊,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航远名义上虽然是股份制企业,但是实质上却是赵家的家族企业。

     而他虽然是航远的总经理,但他拥有的股份却不是最多的,这让他在整个集团中简直是处处掣肘。

     盯着他的,恨不得他马上死的比比皆是,而这些人绝大多数正是他所谓的“亲人”。

     面对赵鸣这一番连呵斥带讽刺的,贺东航倒是不慌不忙,反正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他早就习惯了。

     “二叔,你也知道,项目越大涉及的细节就越多,难免会有出差错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解决,绝对不会让航远蒙受一点损失。”

     赵鸣自诩正统赵家人,自然是从来都不屑于贺东航这个外来的私生子。

     但是也没办法,现在大哥就剩这么一根独苗了,不过就算如此,他想在赵家彻底站住脚跟,也没那么容易。

     眼中闪着冰冷的厌恶,但赵鸣的语气却已经缓和下来了。

     “东航啊,你也别怪二叔说你,毕竟现在你是你爸唯一的儿子,将来可是要挑起赵家大梁的,所以我希望你了解我的苦心。”

     他的苦心?贺东航讽刺地冷笑着,这些年来,他陷害他还少么?

     要不是赵云对他还有那么点重视,他们估计分分钟钟就能把他给吃得骨头都不剩吧。

     这样不仅赵云的仕途他的大儿子能继承,就是航远,他跟他的女儿,也能掌握。

     当然了,赵家不止他们一家,除去他,还有的是人跟他们争。

     想起赵家那表面一派亲密和谐,背地里为了利益却什么肮脏事都能做的出来的做派,贺东航就一阵作呕。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得跟赵鸣虚以为蛇着,好像两人真的是一对亲密的叔侄一般。

     “二叔,您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您是我的长辈,教训我是应该的,而且咱都是一家人,说这些不就太见外了么?”

     听到贺东航这么说,那头的赵鸣同样冷笑着,却也同样十分虚伪道。

     “我就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孩子,好了,二叔也就是给你提个醒,这个项目可千万别再出纰漏了,行了,那你赶紧去忙吧,我们在□□等你的好消息,挂了。”

     贺东航嗯了一声,然后就听到电话那头嘟嘟地响着。

     终于不用再听这些人恶心的声音了,直接把电话甩在了车座上,他往后倚着,疲惫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