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
    苏辰眯着眼眸看着一脸愤怒的老头,心中一阵嗤笑,老不死的这些年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他眼里有没有他,这还用问么?

     要不是宋七夕在这,他索性直接把他气死就算了,当然这个老不死的脸皮那么厚,估计也气不死。

     像是压根就没看到苏卫国似的,苏辰放下已经醒了的宋七夕,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额头,“走,我先带你上去休息。”

     苏卫国到底不是什么普通的老头子,眯着锐利的双眸,他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温和的幼子,疑问终于压过了他心中的怒气,让他暂时冷静下来。

     虽然苏辰还没介绍,但宋七夕猜也能猜得出这个此刻一身军装,浑身散发出上位者凌厉沉稳气息的老人是谁。

     原来,他跟他爸爸关系真的不好啊,虽不想卷入他们父子间的矛盾,但是面对长辈,礼节不可废。

     松开苏辰拉着她的手,宋七夕冲着苏卫国有礼一笑,“叔叔您好,我叫宋七夕,冒昧打扰了,真的很抱歉。”

     不得不说,宋七夕落落大方、进退有礼的气度还真让苏卫国的心气顺了那么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这么接受了她,或者他压根就没把苏辰要结婚当一回事。

     当然,苏卫国接不接受宋七夕这并不在苏辰的考虑范围,一看到他,他的耐心就会迅速地流逝,强忍着心中的烦躁与恶心,他拉着宋七夕的手就想往楼上走。

     “别理他,我们走。”

     饶是谁在外人面前被自己的儿子这么不给面子,脸上也挂不住,就更不用说苏卫国这样高高在上的国家栋梁了。

     刚刚被宋七夕安抚下的怒气再一次腾升而上,额头的青筋暴突,他抓起茶杯就冲着苏辰摔去。

     而苏辰竟然躲也不躲,任茶杯狠狠地砸在他的后背,一声闷响后,茶杯弹在了地上炸出刺耳的碎裂声。

     宋七夕怎么也没想到苏辰的父亲竟然会动手,她的耳膜被那尖锐的碎裂声狠狠一刺,她不可置信地猛地回头看向苏卫国,停滞了几秒钟后,这才焦急地看向苏辰,担忧道。

     “怎么样,有没有事?”

     苏卫国也没想到小儿子竟然连躲都没躲,他是受过搏击训练的,灵敏性也比一般人强,重要的是以往他不仅不会让他打到,有的时候他还会反过来跟他动手。

     可是这次的苏辰不仅没躲,也没暴怒地跟父亲动手,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先是对宋七夕安抚一笑,“没事。”

     这才终于转过身面向苏卫国,只见十分讽刺一笑,“是爷们就别娘娘唧唧地在女人面前吵架。”

     苏卫国自然也不想在小辈面前失了威严,但他这个幼子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分分钟钟地能把他逼疯。

     娘娘唧唧?他在军队摸爬滚打一辈子,还没人敢把他跟娘娘唧唧这个词扯一起。

     想着他就又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几个大步就要冲上前。

     看着苏卫国这副好像要把苏辰打死的气势,饶是宋七夕平日再淡定不禁也有点吓到,也忘记了要对长辈尊敬,下意识地她竟然把苏辰扯在了自己的身后,就冲着来势汹汹的他喊着。

     “您要干什么?”

     苏卫国很清楚自己发怒的时候,就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都会害怕,可没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女人(咳,没办法在军队呆了一辈子的苏爸比看哪个女人都觉得娇滴滴的)竟然敢挡在他儿子的面前,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此刻宋七夕的眼神无比闪亮而建议,好像他要再敢上前一步,她就要跟他拼命似的,这不仅让苏卫国愣在了当场,更看得她身后的苏辰,一阵恍惚。

     三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移动一下,直到不知多久后门口传来了一个沉稳的声音,才终于打破了这沉默。

     “父亲,您在做什么?”

     大家一致把目光转向了门口,门口站着的不是风尘仆仆的苏寅又是谁。

     苏寅也是听到老头子连夜赶回京城的消息后,这才连忙赶回来的。

     毕竟平时小辰再怎么闹腾,父亲也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结婚,他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苏寅也不愧是掌控大局多年的上位者,立刻就把持了局势,“小辰,先带宋小姐去休息,父亲,我们去书房坐坐。”

     苏辰是一秒钟都不想跟苏卫国呆在一起,一听大哥这么说,他二话没说,立刻就拉着宋七夕上了楼。

     早就吩咐了保姆准备好了卧室,他直接把她带了进去。

     看着焕然一新的卧室,他倒是像没事的人一般,还笑着问宋七夕,“怎么样,看缺什么,我让人送过来?”

     刚刚经历了那么个场景,此刻宋七夕哪里有心情去看房间好不好?

     她担忧地看着苏辰,不知该说些什么?

     倒是苏辰看着她担忧的目光,轻皱的眉头,他不禁扑哧一笑,捏了捏她的脸颊。

     “瞅你那傻样,没事儿,我跟老头子就这样,他又不可能真的打死我。”

     看苏辰还能这样不在意地笑出来,宋七夕的心不禁也松了那么一点,她无意打听苏辰的家事,只是一想到他爸爸竟然这样对他,她的心不禁揪成一团。

     看了苏辰一眼,她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了口。

     “你跟你爸,关系不太好?”

     呵,岂止是不好,简直是恨不得对方都赶紧死了干净,反正苏辰一直都想过,他就是死应该也会拉着这个把他推向地狱的老不死一块去死。

     当然这样的话他自然是不会跟宋七夕说的,毕竟他知道宋七夕是个非常重视孝顺父母的人。

     只拍了拍她的脸颊,他露着大白牙安抚道。

     “没事儿,不用担心,他阻止不了咱俩结婚。”

     宋七夕哪里想的是这个啊,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她没好气道,“整天瞎扯什么,不过下次你爸再打你,你别不躲,真打坏了怎么办?”

     说着宋七夕还忍不住轻轻按了按苏辰的后背,皱着眉道,“疼不疼?”

     苏辰受过的罪有比这惨烈几百倍,几千倍的,但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疼不疼,垂眸看着她眼中带着点点担忧与心疼的目光,又想起了刚刚她挡在他身前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心中的某一处正在慢慢塌陷。

     就这么静着眸子看了她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像是急于逃离某些莫名的情绪一般,他草草地对宋七夕道,“没事儿,我先下去了,你好好休息。”

     没注意到苏辰异样的目光,想着他父亲还有哥哥可能还在下面等他呢,宋七夕便点了点头,“恩,那你小心点。”

     苏辰点头,然后便匆匆地离开了客房。

     而此时,正在书房中的苏卫国正怒气冲冲地不顾茶水的滚烫,一口一口地就往嘴里灌。

     看着父亲眼中几欲喷薄而出的怒火,苏寅倒是冷静的很,“您到底在气什么?”

     气什么?苏卫国睚眦目裂地瞪着长子,“我气什么?是不是老王没告诉我苏辰在吊户口,等他婚礼都举行完了,你们才准备告诉我啊!”

     苏寅倒是没这么打算,毕竟是弟弟的终身大事,自然是要父亲来参加的,只是他忙得忘记了有人会提前把消息传给父亲。

     沉着冷静的又替父亲斟了一杯茶,苏寅道,“您多虑了,我本来就打算跟您说一声的,但是您忙,我也忙,时间就叉开了,而且只是吊户口而已,又没有已经完婚。”

     长子虽从不像幼子那般忤逆他,但他却总是有本事让他憋着一口气,说不出话来。

     这么多年了,他也知道虽然长子嘴上不说,但他心里还是怪他的,想着苏卫国不禁心中一阵悲凉,哪里还有什么怒火了。

     闭了闭眼睛,顺下心中的那口气,他有些疲倦问道。

     “那姑娘什么来头?”

     对于宋七夕,虽然未正面接触过,但是通过这些日子的资料来看,苏寅对她的印象非常好。

     就更别提,自从弟弟把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后,他的病情就越来越有好转,所以苏寅对于这个马上就要成为他弟媳的姑娘,真是满意到不能再满意。

     “不是什么有来头的姑娘,但胜在家世清白,人也努力上进。”说着苏寅又把宋七夕的家庭情况以及她个人的情况简单地给苏卫国介绍了一遍。

     听到一贯胡来的幼子竟然看上这么个正了八经的姑娘,苏卫国不禁满意地点点头,但是想到一点……

     “她知道苏辰……”

     知道父亲要说什么,苏寅也没隐瞒他,“不知道。”

     一听到长子竟然这么说,苏卫国不禁又怒了,狠狠地拍着桌子,几乎把茶台上茶杯震弹到地上,他冲着长子吼道。

     “不知道!那你这不是坑人家么!啊!”

     说完,他又失望又恶狠狠地看着长子,“苏寅,什么时候你也这么丧尽天良了?”

     面对父亲的怒骂,苏寅依旧面不改色,但看父亲越来越激动,他便冷声地打断了他的话。

     “您看到小辰变化了么,看到了么?”

     长子的话让苏卫国一滞,不禁也静下来心回想了下刚刚幼子的表现。

     他好像真的不一样了,至少整个人安静了不少,好像也不再那么暴躁,恨不得跟整个世界同归于尽了。

     见父亲终于能够安静下来思考了,压制住心中的激动,苏寅继续宁声道。

     “就是因为这个宋七夕,因为小辰喜欢她,所以他已经好久没伤害自己了,我知道您不在乎小辰怎样,但您至少想想母亲!”

     苏寅的话简直就像是一把锋利地尖刀,毫不留情地直接插入了苏卫国的心脏,亡妻已经去世二十余年,但是那个场景却让他至今记忆犹新,仿佛不过是昨天的事而已。

     而且,他不是不在乎幼子,是他一次又一次地胡作非为伤透了他的心,他甚至已经不认他这个父亲了,甚至还希望他立刻就死,这样他如何能不难过,能心平气和地待他。

     想着苏卫国不禁喃喃道,“那也不能就这么坑了人家姑娘,苏辰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敢说张易的事不是他做的?”

     他刚回来就接到了一个消息,张家独子今晚要不是拼命反抗,险些就被人割了舌头,但这也没躲得过被割了喉,要不是有人把他扔到了医院,不用一会儿就是一具尸体。

     而敢在京城就这么嚣张的,除了苏辰他想不到别人,就更别说听说张易在出事前还见过苏辰。

     苏卫国在部队奋斗了一辈子,自然也是见惯了诸多肮脏事的,如果苏辰选了个知情知底的世家姑娘也就算了,反正整个京城没人不知道他什么样,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不济他就是娶个不怎样的小明星,他也无所谓,但他要娶这么个家世清白,人又好的姑娘,他就不能任他祸害人家。

     只是长子一提起亡妻便让他没有力气,也不想再去发怒,他只有气无力道,“不管怎样,不能坑了好人家的姑娘。”

     他这一辈子已经犯了太多的错,也造了太多的孽,能阻止的他就一定要阻止。

     好在苏寅早已预料到了父亲的固执,他没有继续反驳他,只是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了他。

     “美国方面说,小辰虽然没有痊愈的可能,但是照现在的情况下去,他有非常大的希望能够控制住病情,归根结底是因为谁,我想您应该清楚!”

     长子的话让苏卫国狠狠一窒,他飞速地翻起了资料,越翻越激动,最后抬起头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长子,此刻这位戎马一生的上将声音竟然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这是真的么?”

     他承认早在最初的时候,他一直都坚信一定能给把幼子的病治好,但是整整二十年过去了,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幼子不仅没有变好,反而变本加厉,这让他在伤心之余不禁也慢慢地死了心。

     别人都以为他不关心幼子,可是又有谁知道他带着最绝望的心情随时随地准备着接到幼子的死讯。

     可是现在长子告诉他,他的小儿子有希望了,这不禁让他早已绝望的心再次生出希望。

     见状,苏寅知道父亲已经动摇了,收回资料,他望着父亲十分坚定,“对,只要有宋七夕在,他就有能够正常生活下去的可能。”

     长子坚定的言语让苏卫国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慢慢消失了,他想起了小时候那个活泼可爱的幼子,不禁悲从心来,这些年终究是他对不起他。

     又闭着眸子想了一会儿,最终他还是无力地摆摆手。“随你们吧。”

     作为一个父亲,他终究还是自私了。

     而此刻在监控室中看到这一切的苏辰,将自己全身都放松在椅子上,吐了一口烟圈,他的思绪飘回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想着想着,他的眼神便在一片血雾中恍惚而迷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