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
    回到班里,盏盏知道了这件事情,恨不得去找温子初拼命,但是她还是极力拦下了盏盏,但是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谷仰出现了,却带着对她无尽的嘲笑。睍莼璩晓

     走进教室,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我说苗火火,你真的去了,还真是自不量力,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竟然去向子初表白,我明白的告诉你吧,子初是我的,也只可能是我的,你这个贱人,为了整你我真是煞费苦心了,不过,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好爽,终于不用再和你这样的人交往了,恶心巴拉的,多和你说一句话我都觉得倒胃口。”

     谷仰尖锐的声音说着,苗火火彻底的愣住了,自不量力……原来,这一切,都是谷仰的一计。

     “你***说什么?谷仰你个贱货,火火把你当做真的朋友,你就这样对她的?”

     “呸,她的朋友,我不稀罕,都不过是廉价的地摊货,我就侮辱她怎么了?真当自己是丑小鸭啊,不过就是掉进了泥潭里的鸡,我告诉你吧,我谷仰就是杀鸡给猴看,让那些肖想子初的贱人都看清楚,别到时候老娘整的她娘都不认识她哭着求着来找我。”

     砰……随着一记重物落地,谷仰倒地。

     “贱人,欺负火火,我杀了你。”

     那是第一次,盏盏为了她打架。

     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教室都打了起来,火火为了护着盏盏也加入了打架,但是她从小习武,一路所向披靡。

     最后的结果很戏剧,她和盏盏被记大过一次,但是谷仰却没有任何的处分,为此武阳武馆的人还跑到学校大闹,但由于武阳武馆的身份特殊,校长还是个胆小鬼,立刻取消了火火和盏盏的处分。

     但是这件事情却成为了学校的笑柄,而她和盏盏也集体受到学校的冷暴力。

     收起回忆,苗火火努力了几次想自然的微笑,却憋出一个比笑更难看的动作。

     “谷仰,温学长,好巧。”只是打着招呼却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一个侍者端着一盘子的香槟从这边经过,谷仰故意一推,那侍者将所有的酒洒了出来,而目标正是苗火火,惊呼一声,她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但就在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后退了一步,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酒真好撒在了他们的面前。

     “小傻瓜,小心点。”萧炎温柔的声音传来,原本不知所措的她突然间只感觉到委屈,但是萧炎的声音却让她镇定了下来。

     谷仰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掩饰,正大光明,很多人都看到了。

     “这位小姐,虽然慈善舞会的酒是限量的,但却不是让你用来泼人的。”萧炎的声音骤然提高很多,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刚才那个侍者见差点泼到人立刻道歉:“小姐对不起,您没有事情吧。”苗火火摇了摇头。

     得到苗火火的回答,那侍者然后转过身厌恶的瞪着谷仰:“你这个人怎么搞的,我有哪里得罪你吗你非要推我,如果不是这位先生的话,那位小姐的礼服必定脏了,真恶毒的心。”

     这时管理人员走了来,看到中间的侍者立刻点头哈腰的走上去。

     “哎呀经理,您怎么在这,我说找遍了都找不到您呢。”

     那男子回过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往里放。”嘟囔了一句也不再追究,转身离开。

     谷仰失了面子更加愤恨的看着苗火火。

     “哼,我以为你出息了呢,也还不是巴结着男人。”谷仰讽刺的说道。

     却不等苗火火说话,萧炎继续开口:“咦,谷小姐的意思您不是巴的男人?如果不是温先生,凭您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进来这慈善晚会的吧。至于我家火火,很抱歉,是我巴结的她。”

     一句话,谷仰愣住了,苗火火愣住了,就连温子初也愣住了。

     我家火火,萧炎,是在对她表白吗?

     “她?她有什么身份?一家子的蛮子。”谷仰然后不屑的冷笑,虽然苗火火家里的武馆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以武会友什么的,又不是黄飞鸿时代,难免会被人所鄙夷。

     苗火火抬起头看了谷仰一眼,她生性软弱,但是对于家人和朋友,即使明知道自己会害怕,会紧张,但还是不容许有人诋毁他们。

     而谷仰显然被苗火火的眼神惊了一下,她突然想起来那次全班大战,就是因为自己站起来给了木盏盏一巴掌,那个时候,她的眼神也是这样的。

     “啧啧,我竟然不知道出了全球武术一等奖的武阳武馆里的人竟然都是一群蛮子,你说,这个消息要是被脾气不大好的苗师傅知道会怎么样呢?”萧炎反问道,一脸的疑惑。

     谷仰结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几年前的武阳武馆她压根不放在眼里,可是自从谷智隆得了全球武术大赛之后名气如日中天,绝对不是她的罪的起的,越是这样想谷仰越是觉得不公平。苗火火有什么?什么都没有的她凭什么得到的却是最好的,懦弱无能,胆小如鼠,还没她漂亮,即使现在的苗火火很惹火,她也全部规划为化妆技巧高超。

     谷仰侧身看了看一旁的温子初,计上心来,冷笑哼了一声,开口:“唉,你看我们说了这么久的话子初哥也不说一声,做不了情侣也是可以做朋友的对不对啊火火,虽然你喜欢子初哥被狠心拒绝他也不对啊,但你也不能这么小气吧。”

     此话一出苗火火忍不住颤了一下,那场初恋,让她想起来都全身战粟,而温子初也面露不满之色,气氛一下子僵持了起来,萧炎并未开口说话,却观察着苗火火的脸色。

     她从无所适从变为无地自容,对,是无地自容,她的眼里已经闪起了泪花。

     以前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很明显,这两个人都或多或少的给了苗火火伤害,想到这,萧炎的眼神冷了几分。

     谷仰看到苗火火的反应十分的满意,嘴角挂起嘲笑的笑容,她夜细心观察着萧炎的反应,见他脸色冷了几分,于是更大声的说:“唉,活在女人之下真是可怜,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个破鞋,不要脸。”

     苗火火攥起拳头,怒气涌上心头,她可以侮辱自己,但是,却不能伤害她身边的人。

     突然,她的手里被塞上一小碟的醋,苗火火疑惑的看着萧炎,见萧炎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苗火火露出一个笑,突然间感觉有了主心骨。

     她上前两步,谷仰也发现苗火火有点不对劲。

     “你想干嘛?”声音有几分疑惑。

     苗火火将手里的醋全部向着谷仰泼过去。

     “啊……”一声尖叫,众人看过来,就见一个女人全身脏兮兮的,醋从头上往下滴。

     “这是给你一点教训,我的男人,你还没资格操心,至于你的男人,很抱歉,一点兴趣也没有。”后面几个字苗火火咬着牙说出来。

     温子初一直站在一旁不帮不偏,但是突然间听到苗火火的话,却稍稍的一愣。

     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苗火火,那次的拒绝完全是因为谷仰。

     他家和谷仰家从小时世交,谷仰便从小就以自己的未婚妻自居,但是对于这个世家的女孩,他只有厌恶,所以,当苗火火向她表白的时候,对于这个谷仰最好的朋友他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那个时候的他虽然没有多么喜欢苗火火,但是向她如此纯净的女孩很少见,不自觉中他还是关注了她。

     谁知道,她会像别的那些女生一样,所以那次表白彻底摧毁了苗火火在自己心中的形象。

     也是之后,他才知道发生了一切,不过是谷仰的一计,他想道歉,却已经来不及了,苗火火再也没有出现在过自己的面前,即使是一个学校,相隔不远,她都躲得自己远远的,那个时候他才突然感觉一股苦涩,于是开始极力搜寻她的身影,到最后,竟然成为了习惯,他时常嘲笑自己,这算什么?他竟然,喜欢上了——苗火火。

     而今天的聚会他完全是被谷仰和父母缠烦了才会带她来,却没想到会碰到苗火火,谷仰的话毫不客气,他也感觉到几分恼怒,正准备帮苗火火出口解围的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将她护在臂弯里。

     他始终相信,苗火火是喜欢他的,但是她的话也让她瞬间明白了过来,她已经不是十六岁的苗火火。

     而自己,却永远都是她喜欢的那个温子初。

     “你个贱人,你在做什么?你……你竟然敢泼我。”谷仰彻底爆炸了,竭斯底里的喊道,说着就要要扑上来,却被苗火火很容易的躲过去。

     一切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谷仰却突然摔倒了。

     苗火火看着谷仰眼露不屑:“谷仰,你难道忘了我从小习武,你以为你会得逞吗?”

     “啊……苗火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谷仰丝毫不顾忌礼仪站起来就要打苗火火。

     就在她已经做到准备的时候,苗火火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