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27章

     ”喂,盏盏,你怎么了?”木盏盏没有解释,一脸疑惑的宋昱也追了上去。睍莼璩晓

     一行三人来到一条街上,很寻常的一条街,只是这个环境酒吧多一些,但不是火火常来的,反而是盏盏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进出。

     ”奇怪,怎么不见了?”木盏盏进去一个酒吧,然后出来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盏盏?这样风风火火的。”

     ”我看见萧炎和……”话说到一半木盏盏就打住了。

     萧炎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样的话说出来是对火火多大的打击啊,而且,说不定只是一个误会,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她这要是说了算不算破坏闺蜜的幸福?但是不说,如果是真的呢?火火就真的是往火坑里跳了,一时间让她纠结不已。

     ”萧炎?萧炎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哎呀,不就是你和萧炎要结婚了,我想给你践行,请你喝酒呗,我请客,宋昱掏钱。”说着,拉着苗火火进了最近的一个酒吧,宋昱一脸冤大头无辜的眨着眼睛,被苗火火一瞪立刻蔫了下来。

     ”老板,啤酒给我来十五听。”木盏盏喊着,刚拿上来就自顾自的喝着,想要将一片混沌的脑子清明一些,而苗火火和宋昱坐在一旁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盏盏啊,你是不是不开心啊,还是有什么困难的事情,你说出来,我一起帮你想办法啊。”火火担忧的问道,宋昱也跟着点着头。

     但是她哭丧着脸,这件事情没有证据怎么能乱说呢,这一刻木盏盏宁愿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过,也不用这么为难了。俗话说的好啊,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

     火火没想到,带进来的是两个直立行走的人,但是等到要往出托却是两个醉的一塌糊涂的醉鬼。盏盏还好说,十几听啤酒一个人喝了,但是宋昱却让她大跌眼镜,只是两口,就彻底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说好的付账也没做到,无奈火火只要付了款,一手架起一个走出酒吧。

     ”呃……”刚将木盏盏放在门口的沙发上宋昱就捂着嘴一脸的难受,苗火火无奈只得架着宋昱返了回去。

     迷迷糊糊中木盏盏睁开眼,见不远处纠缠着一男一女,好像再争论着什么,当然现在木盏盏只能看到腿部,渐渐往上看,背影虽然模糊,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一男一女上了一辆车离开,她又缓缓的闭上眼,喃喃道:”火火,萧炎出墙。”

     楚西尧本来打算跟着萧炎离开,却发现自己被抛下,一个转身,就见睡成一滩泥的木盏盏指着离开的车呢喃着什么。

     ”喂,你一个人怎么在这?”楚西尧看着周围,却没见到一个熟悉的,难道这个丫头自己跑到这里喝了个大醉?

     摇晃了几下木盏盏的脑袋才发现这个丫头已经睡死过去了,无奈之下只能架着她离开,以免被人盯上,还别说这丫头睡着了还挺有吸引人犯罪的性质。

     将她扛上车,以免担心他还是翻出了木盏盏的手机,正好火火打来了电话,楚西尧蹙起眉,原来苗火火也来了,楚西尧又看向木盏盏,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想着他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你是谁?我要找盏盏。”陌生人接起了电话苗火火语气生硬的问道。

     ”火火,我是楚西尧,刚才在酒吧门口看到木小姐以为是她一个人,所以就擅自带她离开,不过放心,我只是会帮她找一个就近的酒店,如果你不放心我带她住下给你地址。”

     ”哦哦哦……好……好吧。谢谢你哦,那请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楚西尧竟然也在这里出现,虽然有小小的疑惑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等到宋家来人接走宋昱苗火火才按照楚西尧发给她的信息找了去。

     因为一个晚上都太过忙碌以至于都忘记了萧炎每日都会打的电话,就在今天晚上却意外的没有响起。

     --

     最终婚礼地点被选在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内,采用的是全自助式,虽然没有达到苗人谷要求的豪华,但也算得上是非一般档次,楚西尧特意请了一支乐队来提升气氛,万事俱备如今只欠东风了。

     苗火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几分不可置信,只是几个月她竟然从一个单纯,甚至还有几分土气的女孩子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想着想着脸色就有几分潮红。看的木盏盏直瞪眼。

     ”我说,你这是在害羞么?”

     原本羞红的脸刷的变得更红了。看着苗火火的笑盏盏竟然感觉有点心堵,自己是忘记什么了吗?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给忘记了。

     ”好了好了,快睡吧,我今天陪你最后一天,明天过后,可就有人陪着你了。”说着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对啊,明天就是她和萧炎结婚的日子了。

     坐在新人房里苗火火摩擦着手掌,看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哎呀,别再咬嘴唇了,口红都被你吃完了。”木盏盏无奈的说道,但是脸上也是欣喜。

     苗火火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任由化妆师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的粉刷。

     一身黑色燕尾服潇洒俊秀的伴郎楚西尧走了进来。

     ”哇,看看,都说女人最美的时刻就是她穿婚纱的样子,一点也不假啊,恩,很好看,萧炎这家伙,平时不吭不响的,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木盏盏本就看不顺眼楚西尧翻着白眼没好气的反击:”我怎么记得伴郎的职责是现在守在新郎的身边呢?喂,你是怎么回事啊。”

     说起新郎楚西尧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对了,萧炎有没有来找你。”

     ”没有啊,他没有来找过我。”苗火火回答道,但是因为楚西尧的话有几分不安的感觉袭来。

     ”怎么了?萧炎不见了?”木盏盏也问道。

     ”哦,当然不是,可能是去卫生间了吧,火火,妆有点花了,补补妆,我去找他啊。”说着蹙着眉推了出来。

     而木盏盏不放心,其实苗火火也是不放心的。

     ”我去找找看,你自己可以么?”

     ”没事的,你快去吧,可能萧炎有什么事情绊住了呢。”

     木盏盏离开,整个屋子里只剩下苗火火一个人,她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空中花园里人潮人海,而由苗人谷和苗智隆代领的大家一个个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不觉噗嗤笑了出来,简直像是黑社会。

     当地的习俗不容许父亲或者弟兄进入新娘子的屋子,所以他们只能等在外面,即使隔着很远她都感觉得到父亲和哥哥的焦急,但是没办法,只能委屈他们了。

     有人进来了。虽然动作很小很谨慎,但是她还是发现了,等到来者站到她身后前一秒她猛然转身,却硬生生收住了手下的动作。

     ”HI。”来者竟然是一头金发,性感*的艾薇。

     ”艾小姐,你好。”她记得自己没有邀请过她,哦,可能是萧炎吧。但是想起萧炎和她的关系她有感觉浑身不舒服。

     ”火火小姐,虽然我知道自己此刻来的不是时候,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炎,是不会和你结婚的。”

     此刻苗火火只想笑:”艾小姐,如果你是来参加我和萧炎的婚礼,那么很感谢,不过对于你的提醒,很明显,是不可能的,这是一场属于我们的婚礼。”

     苗火火以为只是一场恶作剧,艾薇只是和自己开玩笑,但没想到她却只是冷冷一笑:”是吗?我们不妨打个赌?”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兴趣。”苗火火转过身不去看艾薇。

     ”那好吧,我们就赌你今天这婚结不结得了,至于赌注么,就用你的身上的一件东西算好了?。”

     说完,艾薇便转身就走。

     苗火火转过身看着门口,心却如雷般的跳动了起来,她不应该怀疑的,她不应该怀疑他的,他们都要结婚了不是么,手攥成拳头做回到梳妆台前,昂首挺胸的等待着自己全心信任的那个人。

     只是艾薇的赌注是什么意思?身上的一件东西算好了?苗火火压根没有往那么血腥的方向去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萧炎没有出现,木盏盏没有出现,楚西尧也没再出现,而时间也逐渐的指向了十二点那一刻,她坐不住了,天知道这样的等待对于她来说是何等的煎熬。颤抖着拿起手边的手机拨出去萧炎的电话,却只响了几声便被挂断了。

     苗火火深吸一口气,往门口处跑去。

     '砰……'随着开门声,一声枪响响起,在整个走廊里回荡起来。

     门打开,一个影子压了过来,而苗火火下意识的去扶这个影子,感觉双手一片湿漉,她逐渐瞪大眼睛,洁白的婚纱逐渐被红色的血所覆盖。

     ”啊……”一身尖叫响起,而刚听到枪声的人赶来,正好听到一声尖锐的尖叫声,苗智隆跑在最前面,一脸诧异的看着满身是血的苗火火,和压在她身上是一名满头金发的性感女郎,竟然是艾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