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第22章

     ”恩,其实我并没想到要这么快,我原本预计的是从结完案子三个月内完成这一切,不过,我好像没有多少时间了。睍莼璩晓”最后一句话萧炎压低声音,以至于苗火火没有听清。

     ”呵呵,三个月,很好很好。”他不说还好,一说更怪,突然,一个念头跃入她脑海。

     ”你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吧。”因为没有恋爱过所以以至于将所有的一切规划好,按部就班的来。

     萧炎稍稍一愣,揉着她的头发:”傻瓜,开什么玩笑。”他不是没有谈过恋爱,而是这么多年来,这是唯一一次渴求的感觉。

     突然,萧炎一脸认真的看向苗火火:”到现在你都没有答应我,现在呢?在了解了我的一切之后。”

     这一刻苗火火只想翻白眼,吻都吻了,自己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笨死了都。”

     萧炎看着她笑的越发温柔,原本刚毅的脸上现在充满了柔和的线条,现在他的这幅样子被队友们看到一定跌破眼镜。

     天色暗了下来,萧炎将苗火火送到大门口,却见宋昱刚从武馆出来,看到苗火火和萧炎脸色稍稍变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朝着两人笑了笑。

     ”火火,明天开始我们就要相处愉快了啊。”

     ”咦?”苗火火一头雾水。

     宋昱眼神暗了一下,但随即恢复正常:”你忘了,我说过回来武馆学习的。”

     苗火火由疑惑变为惊喜:”真的啊,那太好了。”突然她想起盏盏说的三个月让他升级的事情,又有些担忧。

     ”如果,三个月后你没有……”

     ”没关系的,不管未来如何,我都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坚持,哪怕是一个小时。”即使三个月后他不得不离开警局,只要曾经努力过他也无悔了。

     萧炎一直板着一张脸看着两人说话,虽然他除了在火火面前脸上的表情也并不比现在丰富,但是因为带上一股淡淡的幽怨,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黑暗光线的发射源。苗火火忍不住搓了一下胳膊,而宋昱也感受到了萧炎的不善,却还是没有打算离开。

     因为三个人站在门口,苗智隆走了出来。

     ”宋先生,您还没走?”这是很明显送客令。宋昱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下来,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苗智隆这才看向萧炎。

     ”你也走吧,我爸说,你不适合我妹妹。”

     苗智隆此话一出,苗火火脸瞬间红了起来:”呵呵,哥,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们……”

     ”别撒谎了,你一撒谎手指就搅在一起,这么多年来还是不改这个习惯。”

     萧炎低下头,果然苗火火下意识的玩着手指,苗智隆一说立刻藏到了身后。

     ”我会好好保护她的。”

     ”她自己也可以保护好自己,我们想让她获得的不是保护,等你能给她幸福的时候再说吧。”说着苗智隆不等萧炎说什么拉着苗火火就转身离开。

     ”喂,哥,放开我,你干嘛啊。喂,萧炎,你先回去,我给你发信息啊。”苗智隆砰的一声将门关住,将她和苗火火阻隔开,听着她的喊声萧炎蹙起眉。

     幸福?那是什么东西?

     圣洁咖啡店,萧炎坐在一个角落里用手撑住脑袋蹙着眉。

     楚西尧推门走进来,还转着手里的车钥匙朝着角落走去,果然发现了他。

     ”我说,大半夜的找我出来什么事?”

     ”你说,幸福是什么?”

     ”噗……”楚西尧刚喝了一口水因为萧炎的话彻底喷了出来。

     ”你你你……你是萧炎么?”

     萧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样,楚西尧一副受了惊的样子拍着胸脯:”你说你没事吓人玩啊,怎么突然感性了起来。”

     ”苗人谷说我不适合火火,还说我给不了她幸福。”萧炎既然找他出来就没打算隐瞒。

     ”你……不会是表白了,还被她爹发现了吧。”

     ”恩。”

     ”呃……如果我是苗大叔也不愿意把女儿交给你这个'低能儿',而且苗大叔还是一个标准的女儿控呢。”

     ”皮紧了是吧。”

     ”唉唉唉,还想不想听我给你分析啊。”有了他的把柄楚西尧变得格外嚣张。

     ”说。”

     ”其实啊,幸福就是狗吃肉,猫吃鱼,奥特曼打小怪兽。”

     砰……

     萧炎握紧拳砸了一下桌子,众人都看过来。

     ”得得得,说的这么深奥你也不懂,我简单说啊,就是,合情合理,是她生命中最正常不过的东西,却是最幸福的。”

     萧炎更加蹙起眉,这还不如什么都没说,他越发的疑惑。

     见萧炎没反应楚西尧接着说:”其实,我才苗大叔不满的是你这份工作吧,毕竟你这是枪口下的日子,就是结婚了和火火也是聚少离多,而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翘翘了,哪个父母也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女婿是个随时都可能死掉的人。”

     ”我不会死。”

     ”废话,每个人死之前都觉得自己不应该死。”楚西尧翻着白眼。

     ”我绝对不会死。”对于这点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行行行,我相信你不会死,但是呢,万一啊,我就说万一啊,哪天你要是死了,火火怎么办?”

     心猛然一紧,莫名的烦躁了起来,他从未想过自己死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之前不想可能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值得他观念,死了只是少了他这么一个人,但是经过楚西尧这么一说,他的脑海里竟然出现的是苗火火一脸泪痕绝望的脸庞,仅仅是想就有够他喘不过气的。

     ”我……不会死。”萧炎好似说着一个誓言般。

     楚西尧无力望苍天:”好吧,你不会死。竟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只要去苗大叔那里表明你不会因为工作忽视了火火,还有,你不会死,你绝对就成了苗家的上座女婿了。”

     萧炎听得出来楚西尧的话更多的是揶揄,但是却无从反驳,上警校,进特种部队,一切顺其自然的未来,突然间成为了他和她之间的一个鸿沟,紧紧的握住拳没有理会楚西尧便走出咖啡馆。

     如果是她呢?她会怎样想。萧炎突然间十分的想知道苗火火的想法。

     拿出手机刚想将电话打给苗火火一则陌生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

     ”喂。”冰冷着声音接起来。

     ”达令,我们的Time到了。”萧炎的瞳孔紧缩了一下,没想到,一切来得那么快。

     萧炎不见了,彻底消失了,第一天,她以为他有事情要忙。第二天他以为他还在忙,第七天她感觉到不对劲,直到现在,一个月过去了,他好似人间蒸发了似的,从刚开始的疯狂找他到现在渐渐的心灰意冷,原来,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喂,苗火火同志,到底要不要陪我去啊。”木盏盏在苗火火勉强摆手,却被彻底的无视掉了。

     ”那个,盏盏,我就不去了吧。”木盏盏竟然突然提出来要去特警队,说什么找以前的朋友,但是她很清楚,盏盏是想帮她去找萧炎,自己的失常让家里人肯定很担心吧。

     强压下心里的感觉苗火火对着木盏盏笑了笑:”盏盏我没事的,不过是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不见了罢了。”

     细细的数起来,他们认识的这几个月里,他已经是第二次彻底消失不见,从她的周围,她的生命力。

     一切和以前还是一样的,和萧炎没有出现的时候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她的心而已。

     原来,一个人一开始喜欢另一个人真的可以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

     苗火火留了长发,还可以去烫卷,在盏盏的硬拽下添置了几条裙子,看着周围人赞美的眼光火火突然感觉到自己或许很适合这样的装束,也就由着盏盏折腾自己去了。

     萧炎的失踪不是所有人都怕她不开心,每天都有一个人在她的耳边夸赞着自己懂事,数落萧炎,让她相忘也没法彻底忘掉,想当做一场梦也做不到,这个人还说不得,凶不得,这个人就是她那最有权威的老爹。

     实在听不下去她只能放下碗筷离开餐桌,毕竟他能絮叨自己的地方也就是餐桌上。

     也许是吃的少了,短短一个月苗火火发现自己比以前又瘦了不少,苗人谷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再说了,但是她也已经吃不了再多的东西了。

     苗人谷急了,现在天天让木盏盏拉着火火出去走走,顺便吃点东西补充营养。但明显两个女孩子都不是那种特别能吃的,所以火火倒是没有胖,不过和已经变得不一样的,最起码变得时尚了,原本牛仔裤扎堆的衣柜多了一些色彩鲜亮的衣服。

     盏盏甚至为了火火的事情打电话给楚西尧那个大流氓,并且就连他都不知道这家伙消失到哪里去了。

     一句话也不留,一点音讯也不给,真是--差劲。

     最终盏盏也没扭过火火,看着火火的这幅样子盏盏没由来的一阵火气。

     ”他是死是活,去确定一下不就成了,实在不行,当面给你一句话啊,这样不出现,吊着就是他的方式?这人,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