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赵茹盈随着皇后停驻的目光望去,只见众女之中,站着亭亭玉立的秦明月。

     她穿着一件烟柳色银错绣芍药织锦短袄,套着蜜合色大朵簇锦团花芍药纹锦长裙,头挽如云的朝月髻,插着翡翠镶金琅环步摇,面有俏丽笑意,整个人若一朵娇艳盛开的芍药,明媚鲜艳之极。

     赵茹盈只觉得那一抹艳丽明媚刺痛了双眼,她蓦地想起对她态度冷冰的杜子腾,不禁把所有的恨意都转移到了秦明月身上。她见皇后盯着秦明月半响,一脸惊艳欣赏的模样,心中更是咬牙切齿、恨恨不已。

     皇后的目光在秦明月身上转了一圈,便又扫视了一眼兴致盎然的众姑娘,笑着说道:“本宫身子容易乏,便不陪同姑娘们去赏花。这些年来,御花园遍植了大江南北各种奇花异草。如今天气晴朗,花儿开得特别地好。姑娘们且去好好赏花吧。”

     薛氏一心想巴结皇后,便朝皇后说道:“妾身也觉得乏了,便不同姑娘们去赏花了,妾身就留在皇后娘娘身边,陪皇后娘娘聊天解闷吧。”

     其余的夫人们见薛氏一副巴结的模样,虽然知晓赵家和皇后的关系,可这次皇后放出话过,要挑出十名女子填充太子东宫。于是,众夫人们也一个个地向皇后表示愿意留下来,陪皇后聊天解闷。

     皇后对于众夫人的巴结,甚觉受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人巴结,便是这种感觉!要不了多久,她便会成为皇太后。到时候,连受万人敬仰的皇帝都要日日向她请安,那她便真正成为万万人之上!

     秦明月和京中名媛不熟,她便只跟在沈云卿身边,二人相携着在御花园中穿梭赏花。沈云卿性子端庄娴静,在京中名媛中甚是受欢迎。秦明月跟随在沈云卿身旁,相携赏花,一路上便有不少京城名媛热情地和她们打着招呼。

     当众女问及沈云卿,她身边聘婷女郎是谁时,沈云卿只是笑着介绍,这是来自于玉州城的秦家嫡长女。京城名媛中不少人都是冰雪聪明之人,一听并非是来自于京城的名媛,便不是她们的竞争对手,她们便朝秦明月露出和善的笑意。

     人性便是如此,一旦彼此之间有了竞争,便会互相嫉妒、互相踩压。一旦彼此没有竞争,便会君子之交淡如水。秦明月深明其中道理。

     方才赵茹盈射向她的两道灼热的目光,她只当是没有看到。她和沈云卿赏花的路线,亦是尽量避开赵家姐妹花。赵家姐妹花如众星拱月,在一群衣香鬓影中,特别地显眼。尤其是赵茹盈那张如花的笑颜,银铃般的笑容,老远都能充斥于耳。

     在奇花异草间,秦明月一双眼睛,目不暇接。京城虽地处偏北之地,却能见着各色花卉。有雍容大气的牡丹,有艳丽妩媚的芍药,还有艳美高雅的海棠花……御花园中百花齐放,香味弥散。加之众女衣香鬓影,形成一道独特的美丽风景。

     大半个御花园逛下来,众女面色红润如盛开的石榴花,额头冒着细细的汗水,兴致未了地相携着回到了皇后和众夫人处。

     众夫人陪同皇后聊了大半个时辰,心眼儿细的夫人们,便已经从皇后的话语中知晓,如今圣上龙体欠安,过不了多久便要由太子登基。无论是太子继妃,还是良娣,哪怕是等级不甚高的,封妃封嫔也是指日可待。

     众夫人有了皇后这么一番海口,又见赵家如日中天的权势,心中便都有了一番计较。当然,也有些夫人是持观望的态度,她们信奉的是,狠辣如汉朝的吕氏,也未曾有过一个好结果。是以,她们虽随声附和着众人,但是心中却如明镜一般。

     持这些想法的大多是朝中清流一派,沈安礼的夫人廖氏和沈安世的夫人黄氏便是其中之一。

     皇后见众姑娘陆陆续续地回来,命众女在宫娥摆好的座位后各自落座。

     “众位姑娘,正是如花一般的妙龄,本宫看着真是艳羡不已。今日本宫便请各位姑娘们以花为题,琴棋书画,各自献艺。末了,便由众位夫人评出今日最佳才艺,获此殊荣者本宫便答应其一个愿望。”

     皇后话音刚落,下方的妙龄姑娘们个个面带喜色,一脸跃跃欲试。

     秦明月对诗词歌赋一窍不通。虽然前任秦明月的记忆中还保留着这个时空赖以生存的语言习惯,但是附庸风雅的诗词歌赋却没有给她留下来。刚才她就听到皇后有此一说,她就故意拖着沈云卿慢吞吞地走在最后,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

     沈云卿的性子亦是对选太子继妃不感兴趣,她今日也只是冲着皇家园林中的奇花异草而来。既然百花已经赏完,便没有了其他的兴致。如此一来,便坐到最后一排,看着各位姑娘们使出十八般“武艺”。

     对于看戏这种事情,秦明月倒是擅长的。她便拉长了脖子,看到各位姑娘们使出各种才艺。古代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中规中矩的姑娘们,便只是站起身来,用甜美的声音,即兴作诗一首。机灵喜欢搞花样的姑娘们,便使出了各种心思。

     有的姑娘,拿起毛笔,刷刷刷地或写下一副赏花感想的诗句,或画出一幅栩栩如生的百花图。秦明月看不太懂那如篆书般的字体,兴致缺缺,却觉得绘画倒是极美的。

     有的姑娘跳起了百花蝶舞,翩翩起舞中,边歌边舞地赞颂着百花的美丽。秦明月看的起劲儿,发觉这古代的女子,如果穿越到现代,虽然语言不太通,但绝对是明星级的人物。

     她正兀自胡思乱想间,笛声响起,她随着笛声望去,只见娴雅温婉的赵如玉玉笛横吹,婉转高昂地吹奏一曲。罢了,她便用柔美低沉的嗓音唱着《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赵如玉一曲唱毕,向皇后曲身行礼后,袅袅娜娜地坐了下来。

     皇后带头鼓起掌来。赵如玉虽然身子孱弱,歌喉却是清新宛转。好一派婉约温柔的女子。众女便随和着皇后纷纷鼓起掌来。

     薛氏见皇后用欣赏的目光久久注视着赵如玉,她心中一阵不痛快。她便用胳膊肘碰了几下赵茹盈。赵茹盈正撅着嘴。前些日子,她也想通了一些事儿。今日来参加皇后的赏花会,虽非她的本意。她也想趁此机会亮相。

     赵茹盈思忖片刻,这才柔声地说道:“皇后娘娘,如盈有个不情之请。可否在百花间,摆放一把古琴?焚香弹琴乃是雅事一桩,是以,如盈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请皇后娘娘用西域玫瑰点在古琴旁,可好?”

     皇后笑着颌首,并嘱咐宫娥按照赵茹盈的方式,摆上古琴,点上玫瑰香。

     这种架势,把秦明月看得一愣一愣的,看来这赵茹盈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女人呀。焚香弹琴,难道还会招蜂引蝶不成?

     过了一盏茶功夫,赵茹盈翩翩如蝶般地步入百花丛中。她自小便得到名师传授过良好的琴艺,且她在混迹各大青楼时,她无意中获得不少焚香的偏方。那些方子,均是花魁们为了吸引住优质客人而自创的。

     只见她开始弹琴之前,从头上拔下一只金钗,将金钗在玫瑰香中搅拌了数下,这个过程中,金钗中暗自含着粉末便洒在了玫瑰之上。她回到了古琴后,十指流动间,清扬的歌声响起。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众人正沉醉在她动听的歌喉中,忽见得彩蝶翩翩而来,围绕在皇后、众夫人及众姑娘身旁,引得众人一阵惊呼!惊呼声刚刚落下,却闻得箫声响起。悠扬的箫声伴随着叮咚的琴声,丝丝扣扣,婉转清雅。众人不觉被箫声吸引。

     皇后闻到箫声,便已猜到是谁人来了,她侧头含笑望去。只见穿着一件紫金团花蟒袍,足登青缎黄底朝靴,头束鎏金冠的太子麒站在花丛间,一把玉箫置于唇边,动情地吹奏着这首曲子。

     一曲罢了,太子麒这才含笑地望向花丛中,被彩蝶围绕的赵茹盈,真真是人比花娇呀!

     “表妹,许久未见,歌喉更是有长进了!”太子麒放下玉箫,朝赵茹盈打着招呼。

     赵茹盈闻声望去,目光却在瞬间凝固住了一般!太子麒的身旁竟然是一身白衣的杜子腾!杜子腾竟然到了皇宫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