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杜子腾颇不自然地看了一眼秦明月,说道,“皇上说,如若这次为太子举办的选秀中有适合我的女子,皇上便会要为我指婚。”

     秦明月却突然想起了电视剧中指婚戏码,甚觉好玩,便幸灾乐祸地说道,“指婚是好事儿呀。皇帝老儿的指婚,多么荣耀至极。”

     杜子腾额头一抽,迎风洒泪状,瞪着眼睛瞧着秦明月,这就是你听到此事应有的反应咩,

     秦明月这才发觉自己听到杜子腾说要指婚,竟然没有很配合地露出难过之情,她便挤眉弄眼地朝杜子腾做了个鬼脸,“皇帝给你指婚了,那,那某个女子,可怎么办?”

     杜子腾假装没听出她话中的意思,背着双手,望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叹了口气说道:“你是指赵茹盈对吧。听说赵家会安排她入宫选秀。”

     秦明月瞪大了眼睛,赵茹盈要入宫选秀?万一赵茹盈对着皇帝撒娇,说杜子腾和她有过婚约,那她秦明月不是得靠边站了吗?不行不行!

     “喂,喂,杜子腾,我问的可不是赵茹盈!”她连忙出声说道。

     “哦?不是赵茹盈还有哪个女子对我杜某人如此钟情?”杜子腾含着一抹笑意,凝睇着秦明月。

     秦明月昂首挺胸,神色庄重地如同当年小学生红领巾仪式上的那一刻一般。她抬起手,指向自己,心不跳,气不喘地说道:“当之无愧就是秦明月小姐!”

     杜子腾绝对没有料到她竟然如此落落大方地就承认了自己的爱慕之情,他冷不防地咳嗽了几声。这秦家大小姐果然是奇女子。不过,他喜欢的便是她这种不扭捏,不做作。

     “如此说来,小生深得姑娘深情厚谊,不知如何报答?”杜子腾双手抬起,朝秦明月微微作揖,面上笑容绽放。那灿烂耀眼的笑容,使他整个面容看上去神采飞扬,还凭添了一丝俊逸出尘。

     秦明月看得不禁有些呆了。她虽不是“颜控”之人,但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大言不惭地说道:“杜公子不如以身相许吧。哈哈哈!”

     “如此便好。只不过,秦姑娘要参加十日后的选秀,不知道愿意可不愿意?”

     “我要参加选秀?”秦明月不解地问道。

     “对。皇上说过,选秀之中,如若有我中意之女子,便立即给我指婚。”

     “可是,可是……”秦明月这下犯难起来。她和焦俊磊已有婚,该如何说服沈氏呢?

     “怎么犯难了?”杜子腾一双明亮的眸子凝视着秦明月。

     秦明月索性也不隐瞒,一切坦白总是对的。

     她便说道:“你或许也听说过,我和表哥有过婚约。再过三个月,我及笄之日,便是表哥迎娶我之时。不过,我对表哥更多的是妹妹对于哥哥的感情,并无男女之情。可我娘身子不好,秦家男丁稀少。是以,秦家必定是要招女入赘。”

     “秦家可还有女儿?”杜子腾问道。

     “秦家还有一个庶出的女儿,名叫秦明媚。她倒是一向喜欢表哥。可是,我娘说,秦家是她一手发扬光大,她不想秦家的家业落在他人手中。”

     “这倒也是。明月,待我再想个两全之策。”杜子腾忽得低头,握住秦明月芊芊玉手。

     “那个,那个,我可能参加不了选秀。”秦明月面上有些发烧,低锤着头,盯着黑乎乎的地面,心中一阵狂跳。

     “我杜子腾此生阅女无数,可这一颗浪子之心,只对明月动情。”杜子腾好不知晓何为羞耻感,他一手抬起秦明月的下巴,燃情的双眸紧紧地盯着秦明月闪烁的眸子。

     秦明月没有想到杜子腾此时摆出一副纨绔模样,她反而没了折。下巴被他霸道地抬起,双眸被迫对上他那对燃着火焰的眸子。那双若星辰的眸子,使得原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杜子腾变得愈加地风流多情。

     秦明月承认自己喜欢的男人正是如杜子腾这种敢说敢做的男人。她还记得上辈子谈的对象,简直是一个闷骚得不得了的男人。她当时还感叹着,和闷骚男谈恋爱真是伤不起。他什么都不说,偏要她去猜测他的心意,一个猜不准,那恋爱可就半途而废了。

     她一想到这儿,自己也不打算做一个闷骚女,敢爱敢恨才能真正把握住幸福。她便踮起脚尖,在杜子腾薄薄的、暖暖的嘴唇上迅速印上一吻。她如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他一下后,便往后退了一步,眸子中带着满满的笑意,看着面前露出意外表情的杜子腾。

     嘴唇上传来的酥酥麻麻令杜子腾心跳失速,便觉得心窝之中仿佛被人重重地撩了一把。他猛然抬起头来,目光盛亮地凝睇着明月,瞧着她唇畔边儿调皮的浅笑,他亦勾起笑来。

     他长臂一伸,便将秦明月娇小的身子,整个地揽入了怀中。接着,他便俯下头,探出舌挤进了明月的香甜的口中。香甜柔软的感觉使得他的心中一阵燥热。

     第一次亲吻秦明月时,赵茹盈在边上。当时,他心中只想着赶紧激走赵茹盈,是以抓过明月,一把拥住,便演戏般地重重地吻下去。他根本无暇细细体会亲吻的美好。

     而此时此刻,花前月下,他又知晓明月的心意,二人便缠绵在唇舌之间。他吻住了明月,明月亦是热情地回应着他。

     男人在谈情说爱的行动上本便是无师自通的。杜子腾一接收到明月的热情,他便展开了攻击。灵活的长舌缠绕着明月的丁香小舌,肆意地掠夺着她口中的每一寸柔软,每一寸美妙。他用心地汲取着属于她的芬芳,也愈发用力地*着她柔软的唇瓣。

     天地间的所有声音似乎都远去了,小小的空间里只余下不容侵占的二人天地。

     秦明月闭着双眼,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唇齿间满是他的气息,他亲吻时的热气抚在面颊上,那每一下碰触和靠近都似透着柔情蜜意,自然而然的爱慕,虔诚而真挚。她只觉得一切都如此真实,如此美好。

     明明一切都很美好,可秦明月的脑海里却突然蹦出一个冰凉凉的面孔。他怒目圆瞪似要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着她看着,不言不语。秦明月忽然松开了环抱住杜子腾的双臂,仿佛偷.情被抓到似地,左右环顾,呼吸有些急促。

     那个人明明被舅舅们喊去喝酒了,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秦明月拍着剧烈跳动着的心,直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么胆小如鼠了。

     “明月,你怎么了?”杜子腾不解地望着眼前一脸后怕却又迅速恢复平静的脸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我方才听到一丝声响,还以为是有人来了。”秦明月掩饰着面上的尴尬之色。

     “明日起,我便要随同师父住在宫中了。我会尽快想一个万全之策。你自己千万要保重!”杜子腾再次将秦明月揽入怀中,在她秀发上轻轻地摩挲着,喃喃地说道。

     “好。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混到皇宫中去的。哪怕不是选秀,我也会想办法混进去的。只是,我得要想一个两全之策,以免我娘伤心难过。”

     秦明月一直想着如何混入宫中,这边便有皇后娘娘举办赏花会,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偕同家人都在邀请之列。

     沈安礼和沈安世的夫人均收到了皇后娘娘的邀请。沈家男丁居多,女子甚少。沈安礼育有四子。沈安世育有三子一女。沈安礼夫人廖氏眼红沈安世夫人黄氏携带着如花似玉的么女沈云卿,便向沈芝兰讨了秦明月。

     沈芝兰对于大嫂的要求,便也只是微笑点头答应。廖氏便兴高采烈地谢了沈芝兰,带着秦明月回到揽月居,命丫鬟婆子给秦明月好生打扮。

     时值五月,暖意融融,皇宫御花园中,香依鬓影,环佩叮当,好不热闹!

     皇宫端坐在御花园中,面朝众人,清越的声音响起,“前些日子,阴雨连绵,本宫头痛旧疾发作。昨儿个终于老天爷放晴,百花齐放,本宫这才觉得心情舒畅,邀请众位爱卿来御花园一同赏花。”

     众夫人皆笑意盈盈地应声称是。

     皇后扶住额头,又说道:“今日来的不少京中名媛,本宫觉得甚是热闹。众爱卿赏花一圈后,便开个赏花诗会,倒是如何?”

     众夫人及年轻的女子们喜笑颜开。她们本就是要参加太子继妃选秀,如今皇后既然要举行赏花诗会,这正称了她们的心意。尤其是其中有些个外貌普通的才女们,原本还担心皇后和太子会以貌取人,将失去先机。皇后如此提议,她们便个个跃跃欲试。

     皇后含笑的目光落在众女身上,头痛旧疾也仿若好了一大半。大乾朝最有权势,最美丽、最有才气的女子,想必今日都汇集在此了吧!真是个个美貌如花呀!

     她的目光落在了左侧薛氏母女三人身上。赵如玉和赵茹盈一对姐妹花,大的娴雅温婉,小的艳丽妩媚,果真是赵家嫡出的好女儿。想必太子也会中意这对姐妹花的!

     她的目光在众女身上一一扫过,目光被右侧靠后一个姑娘所吸引。那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子,年约十四五岁,面有俏丽笑意,整个人若一朵娇艳盛开的芍药,明媚鲜艳之极。

     这是谁家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