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如若你敢玩什么花样,我可就亲你了。”顿时让秦明月抓狂起来!她大半夜出来是抓奸的好的不好!遇到采花贼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剧情!

     前世只在虚构的小说和电影中见过采花贼,秦明月身临其境地遭遇采花贼是第一遭。要说她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她的一双小腿儿此刻正颤抖地厉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哎呦妈呀!她上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穿越已经够悲剧了,如果……

     如果,今夜不幸被采花贼玷污了,那么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不是焦俊磊和秦明月被浸猪笼,浸猪笼的人就变成了她秦明月了!

     极度害怕过后,秦明月壮起胆来。那个啥,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吗?既然今天姐姐我落在你这个采花贼的手里,别怪我自卫反击了!

     她脑补完毕,猛地张开嘴巴,狠狠地咬住捂住她嘴巴的大手掌。两只手也不闲着,左手胳膊肘猛地击向身后之人,右手用上女子防身术中的“海底捞月”招式,猛地朝他两胯之间袭去。

     黑衣男子显然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么一招。他吃痛地收回手掌的同时,人已经往后跃出两步,躲过了秦明月抓住他要害的那一招。

     他疼得皱起剑眉,一面甩着被她咬痛的手掌,一面不可置信地紧紧盯着秦明月,声音里充满着愤懑:“喂!喂!你…你….你是小狗呀!为何咬我?”

     他本来想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能使出这么阴狠又臊人的招式。可是他转念一想,是他方才措辞不当,这才引起了误会,于是只得临时换了说辞。

     秦明月终于摆脱了魔爪,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立马掉头跑路。刚跑出数米,却被他充满怨恨的声音给拉了回来。

     她转过身来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才手舞足蹈地朝他比划着:你才是小狗!本来想配合地发出“汪汪汪”的狗叫声,却无奈地只发出三声难听得要命的沙哑声!

     黑衣人本还担心她咬了他的手掌后,立即会大呼救命。却不料,她往前跑了数米后,转过头来只是一个劲儿地朝自己比划手势,嘴里发出低哑的“呜呜”声。他心中一惊,抬头凝神望去。

     但见如水月华笼罩住她娇小的身躯上,月光映得她的脸蛋儿苍白无血色。此刻,她龇着牙,咧着嘴,眼里却满是玩味儿。他见她一直在比划着相同的手势,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在骂他是小狗!

     他勾了勾被黑布蒙住的嘴角,斜睨着她,不免觉得好笑,可是又深深地蹙着剑眉,不确信地问了一句,“姑娘,你不会说话?”

     秦明月朝他撇撇嘴儿,一副本小姐干嘛告诉你的模样。她心中却在腹诽:我要会说话,早就大喊救命了。还容得和你这个采花大盗在这里多啰嗦。

     他见她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他的右眼皮剧烈地调到了数下,心下嘀咕:难道自己认错人了?为何两个人长得如此相像?

     前些日子和他发生口角的姑娘,性子冷艳高傲,讲话尖酸刻薄,处处和他不对付。是以,方才他转身乍见到眼前的人,顿时如遇鬼魅般地吓了一跳。如若真遇到那位姑娘,他今晚可别想从这里竖着走出去了。

     可是,眼前这个长得如此相似的姑娘,却判若两人。她不仅浑身冒着傻乎乎的劲儿,而且还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秦明月从他的眼中看出了蔑视的眼神。她顿了顿脚,气呼呼地转头飞快地跑起来。秦家上下那么多人,怎么现在一个个都躲到哪里偷懒去了?哼,如果以后让她来掌管秦家,她一定要实行24小时不间断的巡逻制度!

     她一边飞快地跑去搬救兵,一边恶毒地想着整人的手段。今天运气实在太好,遇到了传说中的采花贼。哼哼,等下救兵来了,把采花大盗给拿下,撕开他盖住脸的黑色抹布,给他灌入辣椒汤,让他尝尝口不能言的滋味!

     黑衣男子当然不会让她这样跑走,万一她喊来了人,他可就无法逃出去了。

     他大步流星地追了上来,一把抓住秦明月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姑娘,你别误会,我不是采花贼。我只是,我只是来这里取一样东西。”

     秦明月听到他的这番话,手被他牢牢地抓住,她不得不放慢脚步,停下来,一脸狐疑地望着比她高一个头的男子。

     黑衣男子见她配合起来,他这才松开她的手腕,手握成拳,诚心地说道:“姑娘,抱歉,冒犯之罪,来日另当解释。如若姑娘能帮我脱离困境,在下感激不尽。”

     可是秦明月却使劲儿地摇摇头。她凭什么要帮他!一个夜闯民宅,还口口声声说来取东西的人,绝壁不是好货!

     黑衣男子见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心中甚是着急。他抬起头,远处星星点点的火把朝这边汇集而来。显然是他的不小心惊动了秦家。他迟疑了片刻,这才解下蒙住脸庞的黑纱,对她说道:“姑娘,你不记得在下了吗?”

     他面纱揭下来的瞬间,秦明月只觉得眼前骤然一亮。她自诩在前世还算是见过各路美男子的,国内外娱乐圈里帅哥云集。然而,她跟前的这个男子,却亮瞎了她的眼!!!

     神马“貌似潘安,美如宋玉”这些词儿统统OUT了!春日月夜的朦朦胧胧之中,他周身散发着一种诡异的魅惑之美。他身材颀长如芝兰玉树,明明给人云淡风轻般的感觉,可他面上却挂着一丝冷峻邪魅的笑意!

     秦明月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对他摇摇头。自她穿越到了古代,总共才见过两个男人:一个是秦老爷,另一个是焦俊磊。

     咦?难道他是前任秦明月的老相好?她想起“老相好“三个字的时候,忽然顿悟了一般。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面上做出很疼痛的模样。

     蹙着眉头紧盯着秦明月反应的男子,见她如此动作,一个忍俊不禁,“噗”地笑了起来!他敢断定眼前的姑娘,和之前与他纠缠不清的女扮男装的姑娘,肯定是同一个人!

     想明白了这点,他又困惑了。为何冷傲孤高的她,突然被变成这副呆呆傻傻、口不能言的模样?他心下好奇,突然往前靠近秦明月,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果然脉象紊乱。

     “姑娘,你的哑症是中毒引起的。”

     不明就里的秦明月,没有想到他突然欺身而来,更没有料到他竟然还懂医术。此刻,他给她号完脉后,就放开了她的手,面色沉沉地望着她。

     秦明月朝他使劲儿地点头。手上比划着:如果,他能治疗她的哑巴之症,她愿意放他一马,并给他指明这大宅子的出路!

     可是她还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远处火把的亮光越来越亮,如长蛇阵般的火把朝这边汇集而来。

     杜子腾没能看懂她比划的意思,火光越来越近。他不悦地四下打量,打定了主意后,跃到她跟前,压低声音说道:“后会无期。”每次遇到她都没有好事发生!

     他剑眉一蹙,再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就朝东南方向飞奔而去。

     秦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奔出几十米远。秦明月顺着他的身影,朝东南方向望去。东南方向的水榭外,闪过两条身影,一条高大,一条纤细。两条身影一路朝水榭里行去。

     发现目标了!秦明月浑身又充满了力量,她使出全身的力气追上杜子腾,扯住他的衣袖,朝他比划着出口在东北方向。杜子腾迟疑了一下,见她的神情不像是捉弄他,他抱拳致谢后迅速离开了。

     秦明月朝他挥手作别后,火速朝水榭方向奔去。经过刚才那一番插曲儿,她今晚的抓奸行动有些打乱。但是,总算让她等到他们来了!

     “听泉水榭”三面环水,还有一面是由一条狭长的堤岸连接着岸边。秦明月四处环顾,观察好地形,绕到一处假山背后。

     她抬起头,估摸着假山高度二三十余米。她松了口气儿,从怀中摸出一个未成形的巴掌大的小型孔明灯。她三下两下把孔明灯撑开来,又掏出丝线扎好。紧接着拿出打火石,点燃了灯芯。小小的孔明灯缓缓上升,飞到二十多米的距离后,就随风往东北方向飘去。

     这是她和桑椹约定好的方法。如果目标太远,她就放飞小型孔明灯作为信号。

     正在卯足劲儿往东北方向飞奔的杜子腾,忽然觉得头顶出现了一道亮光。他一抬头,发现头顶上出现一个小小的孔明灯。他往东北方向奔去,孔明灯也一路追着他往东北方向飘去。

     难道方才她故意放走他,又点燃孔明灯去引人过来抓他吗?这是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理由。他突然心中愤愤,果真是“唯小人和女人难养也”!他低头踢起一颗石子,朝孔明灯射去。一会后,头顶上的孔明灯燃烧着掉下了天空。

     他正觉得出了一口气儿,却没有料到,后花园方向,升起一只更大的孔明灯。

     他惊愕之余,脚下打滑,险些摔倒。心中已经把她咒骂上百遍、千遍。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子,活该哑巴一辈子!

     他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把身影隐匿起来,顺势躲入路旁的树林,跃上了树梢,他倒要看看她到底玩什么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