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沈氏本就非寻常女子,一阵沉默之后,她抬起素手,握住秦伯堂的手,苦笑道:

     “你我成亲至今二十载有余,彼此是怎样性格,难不成还不清楚吗?只是当我见到月儿身受如此苦痛,心中万般滋味。当年,我冒着万分凶险,拼尽性命产下月儿。老爷,你是否还记得,月儿出生时不足月,差一丁点儿就要随诚儿去了。如今想来月儿性子虽是倔强了些,但是,如若……如若月儿她遭遇不测,我这白发人再次送黑发人,情何以堪哪!”

     秦伯堂闻言,脸上动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愧疚与后怕。他凝望着神色不宁的妻子,她当初的满头青丝,如今两鬓却已染霜白,心中自升起深深内疚,情不自禁地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安抚道:

     “夫人莫要责怪自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月儿虽遭此劫,如今看着性子倒也收敛许多。从今往后,多劳夫人抽出时间好生教导月丫头。家中的大小生意,就交由为夫吧。如今有阿磊和大山从旁协助为夫,夫人勿再要多操心了。”

     沈氏点点头,秦伯堂的话,她是听进去了。秦家的大小物事,哪比得上女儿重要。她凝神片刻,思索一番,说道:“老爷说得这些我都明白。如今阿磊已然长大成人,他勤勉好学,于生意之道,更是深得要领。有阿磊从旁协助于老爷,我也多些时间教导月儿了。”

     她忽又抬起头,问道:“月儿此次果真把老太太给气坏了?”

     秦伯堂重重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我细细盘问过顺昌家的,她说,月丫头出事那天,母亲原本正在礼佛,可不知为何,当时母亲手中的念珠线突然断了,珠子撒了一地。事有凑巧,正逢下人去禀报母亲月丫头出事了。母亲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冷不防地踩到满地的珠子,重重地摔了一跤。”

     沈氏瞪大了双眼,忍不住轻唤了声“啊。”

     秦伯堂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说道:“所幸的是,这一摔跤母亲并未伤到。匆匆忙忙间,母亲担心月丫头出事儿,硬是让人从佛堂抬去月丫头的屋子。母亲到时,正巧瞧见到月丫头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母亲年纪大了,受不得惊吓,摔过一交,又见到月丫头那个场景,母亲顿时昏死过去。待到母亲苏醒来,她就谁也不理会,只是日日夜夜在佛前祈祷,大夫开的汤药,她也不愿意喝。晌午和傍晚我去佛堂见过母亲,想方设法想哄母亲喝点药,可她连我都不愿意见。”

     听完秦伯堂的这番话,沈氏深深感到后怕与头痛。自嫁入秦家三十载,她算是了解了秦老太太的性子。秦伯堂之父早逝,秦老太太含辛茹苦一手带大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幼年吃过诸般苦滋味的秦伯堂,长大成人后对秦老太太极为尊敬。爱屋及乌的沈氏,平日里对秦老太太亦是尊敬有加,早请早安,晚请晚安,一丝一毫的礼节都不敢马虎。

     然而,秦老太太却自沈氏嫁入秦家以来,对她的态度既不亲近,也不疏远,总是保持着无法靠近的距离。初嫁秦家的沈氏心中惴惴不安,暗自揣测,或许是她的出身门第,让秦老太太无从适从。丞相独女下嫁商贾之家,哪怕在民风开放的大乾朝,亦是凤毛麟角的稀罕事儿。

     可是在婚后数年,沈氏发现秦老太太仍然保持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不仅如此,秦老太太素日里不甚喜欢嫡孙女秦明月。不仅因为秦明月是姑娘家,而且秦老太太认为秦明月被她“过度宠溺”,性子太过清高孤傲。如今,偏偏又让秦老太太碰到秦明月此番作为,只怕今后…

     “母亲年事已高,身子骨又虚弱,如今被月儿吓得不轻,本应该卧床休养,她却日日顾着礼佛,这该怎生是好?”沈氏眉心紧蹙,略带愁容道。她更加担心,万一秦老太太被秦明月气着的事儿,被七嘴八舌的下人们传出去,她倒没有关系,只怕明月就要遭受不孝之名的唾骂了。

     秦伯堂同样愁容满面。知母莫若子!如今看秦老太太这态度,她定然是被秦明月给气得郁结。只是母亲不方便开口提出让以家法惩罚秦明月。毕竟,沈氏对秦明月的万分宠溺,秦家上下皆知。

     当年母亲曾强烈反对娶高门媳妇儿,她担心无法在高门媳妇儿面前立威严。成亲之后,他才逐渐懂得母亲这些话。于是,他不得已夹在母亲和妻子之间,一边是含辛茹苦的母亲,一边是舐犊情深的沈氏,,左右为难,百般头痛。

     秦伯堂沉默片刻,觑着沈氏的神色,缓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为今之计,赶明儿让月丫头亲自去向母亲负荆请罪,母亲或许会”

     沈氏蹙眉不语,经过反复斟酌,才道:“月丫头身子虚弱。夜里还发起高烧来。如若去了母亲那里,万一,万一母亲要以家法惩罚,该如何是好?”

     秦伯堂道:“这事儿请夫人放心。母亲并非是无理之人。让明月亲自去向母亲负荆请罪,如此一来,多少会让母亲心中舒坦些。如若明丫头醒过来了,却不去看望被她气病的祖母,一来怕母亲对月丫头的嫌隙日渐加深,二来月丫头如若被冠上不孝之名,是极为不妥的。”

     “老爷说得倒也是一个理儿。母亲最关心月丫头的亲事了。如今,月丫头答应阿磊的亲事。看在这份上,母亲应当会消消气儿了。这招赘的事儿,也是母亲同意的。如今,月丫头也答应了,母亲又是素来喜欢阿磊的。”

     “对了,夫人可问过月丫头是否是真心实意地愿意嫁给阿磊?还有杜家公子是怎么一回事儿?”

     “今早我询问过月丫头。或许流言总归是流言。当我向月丫头提及杜家公子时,她确实对杜家公子一无所知的模样。此外,我再三问她是否同意和阿磊的婚事,她也未成拒绝。想必,月丫头遭此一劫,倒能想通了。”

     ……

     秦明月一夜高烧,直到清晨高烧终于退了。她一觉醒来,顿觉神清气爽了许多。尽管依然不能言语,不过头不痛了,肚子也不疼了。住在沈氏的屋子了,没有阴冷的表哥和妖娆的庶妹的打扰,这一觉睡得也踏实了很多。

     可坐在她跟前一直用婉转说辞劝服她去向秦老太太负荆请罪的沈氏,却是一脸的菜色,撑着一对乌黑黑的熊猫眼。沈氏已经把昨晚春水被人推下莲池的事儿告诉了她。她心中是不无惊讶的,毕竟在刀口浪尖上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肯定是“狗急跳墙”了。看来沈氏昨晚显然没有睡好。

     “月儿,一会你随娘亲去看望祖母。祖母可被你吓坏了。你要当面向祖母道个歉。祖母对你一直是极好的。你这次把事情闹出来后,她也病倒了。”沈氏温柔地劝说着。

     沈氏一直知晓不受秦老太太待见的女儿,亦不喜欢秦老太太。以往,她每次叫上明月去给老太太请安。明月老不情愿不说,在秦老太太屋子里稍坐片刻,她总是如坐针毡,没喝几口茶水,就找各种借口溜走。如今,犯下如此大错,她深怕明月会做缩头乌龟,于是苦口婆心地劝导着。

     却不料,秦明月异常乖巧地点头,眨巴着眼睛,一脸恭顺的模样,没有一丝勉强。她不知道,昨夜发高烧时,她彻夜衣不解带的照顾,让明月享受到了无微不至的母爱关怀。这种关怀是前世的明月可望而不可求的。

     ——世上只有妈妈好!

     明月暗下决心,无论前路如何,她要为了沈氏,更为了自己,只能前进,不能退缩。

     明月痛痛快快地答应却让沈氏心中惊诧不已。不过,她明白,明月此番犯下如此大错,把祖母给吓病了,性子自然会收很多。如若真是这样,因祸得福收了性子,倒也值了月儿遭的这番罪。

     “桑榆,你去隔壁屋子把桑椹和于妈妈喊来,让她们二人扶小姐回屋梳妆打扮。另外,你告知赵妈妈准备软轿子,半个时辰后,出发前往老太太的东篱斋。”桑榆领命而去。

     不一会,秦明月在于妈妈和桑椹的搀扶下,回到了布置一新的屋子。桑椹动作麻利地给秦明月穿上一件莲青色绣折枝梅花的缎面小袄,下面配上一件葱白底绣红梅八幅湘裙。于妈妈动作娴熟地给秦明月梳了个端庄的双螺髻,戴上一只琉璃梅八宝翡翠钗。

     桑椹和于妈妈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眼中虽有疑惑,眼角却跳跃着欢喜:秦老太太平日里最喜姑娘家作这番打扮!只是以往的大小姐并不喜欢这种温婉,她更喜欢的是冷艳素色,招致秦老太太的冷眼。

     待梳妆打扮妥当,正好赵妈妈派小丫头通知轿子已到。秦明月望着菱花镜中的自己,一身装扮大方、得体、婉约,她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前路不可知,不变应万变吧!

     秦明月随着沈氏坐上软轿,左转右转,约摸半个时辰才抵达秦老太太居住的东篱斋。

     东篱斋位于秦家大宅的西南角,依山而建,环境清幽,离秦家正宅稍微有些远。当初秦老太太选择这个位置时,亦是有过考虑的。

     自从儿子娶了当朝丞相之女,她自不愿意再去秦家的大小事儿了。然,她虽不愿意再管,麻烦事儿却偏偏不断地找上门。就比如说,眼下这嫡孙女那番闹剧,让她伤了不少的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