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阿思饶了挠头,一脸无奈地挪着步子,走到门口,摆着手说道:“这位小姐,你是要找子腾哥哥对不?他已经许久没有来这里了。你不要问我他去哪里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嗯,那个啥,哪怕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你且回去吧。”

     阿思那口说辞仿佛是已经背熟了的台词一般,又急又快地倒了出来。说完这番话,她抬起头朝门外瞧瞧,子腾哥哥,你这会儿可千万不要回来呀。你又有麻烦了!!

     难道?平日里有很多姑娘家来这儿找过杜子腾吗?秦明月心中颇觉好笑。看来这杜子腾,平日里拈花惹草的,绝对是一代大纨绔呀!咦!古代原来也有主动追求帅哥的大胆女子呀?

     “阿思姑娘,咱们早上见过面的!你不记得我了吗?”秦明月见阿思转身作势往里走,她赶紧出声喊道。

     阿思听到她的喊话,脚步一顿,回过头来,一脸不解地瞧着秦明月。早上刚见过面?她怎么一下子想不起来!

     她往回走了几步,来到门扉前,仔仔细细打量着。她这下子才看明白,原来这眼前的年轻姑娘是早上那位女扮男装的秦家小姐。她换了一身衣裳,却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难怪她方才没有一下认出来。

     她认出了秦明月,心中却浮起一丝酸酸涩涩说不出的味道。这秦家小姐长相未免太好看了吧!

     她对上秦明月的眸子,那双眸子那么美丽,莹亮清澈,澄净灵秀。她身着碧色绣宝蓝忍冬青的长褙子,下着月白色百蝶穿花的马面裙。碧色,正是子腾哥哥最喜的碧色!为何这身碧色衣裳,穿在她身上会如此的清丽绝俗!

     阿思心中无端生出一丝无法言语的酸涩。

     秦明月见阿思愣愣地站着,不说一句话。晶亮的双眸忽然暗淡下去,面上神色复杂。

     秦明月早上便发现了阿思的小心思。此时,她不想徒惹赶紧问道:“我不是来找杜子腾的,我是想问问阿思姑娘的姥爷在家吗?”

     原来她不是找杜子腾的呀!阿思面上一红,仿若心事被人窥见了一般,她说道:“姥爷,姥爷和一个友人出远门去了。”

     “啊!老先生出远门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秦明月心中一着急,一把抓住阿思的胳膊。

     “晌午走的。什么时候回来,他倒没有说。”阿思蹙着眉,想抽回秦明月双手钳制下的胳膊。她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那怎么办才好?”秦明月忽然有些垂头丧气。她想起沈氏突发病情时吓人的模样,心中甚是担忧。

     焦俊磊跨门而入,瞧见秦明月一脸担忧。他蹙眉,转眸看到阿思姑娘,惊异地问道:“阿思姑娘?”他这才发现原来是阿思的家。无怪乎,方才一路走进来,甚是熟悉。

     阿思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头来,看到焦俊磊,显然楞了一下。她连忙小跑而来,对他行礼道:“焦大爷,您怎么来了?”

     她今日有些糊涂了,怎么今日什么人都上门来了?今个儿是什么好日子?

     焦俊磊淡淡的眼神扫视过阿思,又不解地望向秦明月,“表妹,你要找的大夫是住在这儿?”

     秦明月点点头,“阿思姑娘说,老先生晌午时分就出远门了。”

     “阿思,你家姥爷懂医术?”焦俊磊脑中显现出一个白胡子老头儿来。去年,走访养蚕户时,也来过这里。

     “姥爷只是赤脚医生,平日里没事儿就给村里的乡亲们,医个头痛脑热的。”阿思如实回答。她有些怕眼前这个冷冰冰的焦俊磊。她以往见到他时,都跑的离他远远的。

     “阿思,有客人来了?”杜子腾的声音从门扉外传来。

     阿思高兴地迎了上去,“子腾哥哥,是秦家小姐来找姥爷。”

     秦明月转身,只见杜子腾牵着一匹健硕的黑马翩翩而来。夕阳洒金般的灿烂下,黑色骏马浑身闪烁着亮晶晶的水光。黑马打了个响鼻,喷得一地的水珠。

     杜子腾含笑地看向一声女装的秦明月,打着招呼:“明月,你来找师父?”

     秦明月点头道:“我娘好似中了毒,所以想请老先生给瞧瞧。如今,顾老神医都束手无策了。”

     杜子腾挑眉,“哦?顾老神医都束手无策了?可是中了什么毒?顾老神医可是大乾朝最有名望的神医!”看来这沈氏中毒不轻!

     秦明月眸光一暗,“我娘本就患有哮喘之症,可是她居住的园子里却常年种有乌桑花。屋子里也日日摆着乌桑花……”

     “哮喘之症,怎可屋里放乌桑花。”杜子腾打断了秦明月,惊愕之色溢于言表。

     秦明月摇摇头。据她所知,沈氏的哮喘之症只是幼时发作,后得到顾老神医的悉心照料,成年后并未发作。可是,秦伯堂到底从何处获悉了这个秘密?三十年来,沈氏日日生活在乌桑花包围的环境中,犹如慢性吸毒。

     焦俊磊冷眼旁观着秦明月和杜子腾二人。他们二人竟然无视了他在一旁!从表妹和杜子腾的一问一答中,他的心一直往下沉,他们果然有…有…瓜葛!

     “表妹,既然老先生不在,时候不早了,咱们尽快回桑镇吧。”焦俊磊冷冷地说道。“咱们”两个字咬字特别地重。好似特意为了拉近和明月的亲昵一般。

     杜子腾这才注意到秦明月身旁的焦俊磊。他蓦地想起,那晚他去给秦明月送药,在屋顶上追逐他的男子。他听到他称呼明月为表妹,又听到“咱们”两字说得特别地重,忽然明白了那晚是怎么回事了。他便抬头望向焦俊磊,一副淡然的神色。

     站在二人当中的秦明月,发觉杜子腾和焦俊磊对视的眼神不对劲,一阵强烈的电流在他们二人之间迸发。只是他们二人表情各不相同。杜子腾面带淡定的笑容,气定神闲地看着焦俊磊。焦俊磊面容冷若冰霜,眼神亦如寒冬腊月。

     OMG!两个人又对上了!秦明月心中大喊了一句。她颇觉无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两个雄性动物要为一个雌性动物决斗的节奏吗?她在心中捂脸,扶额,叹息!

     她此行的目的是为沈氏寻求解毒的大夫,不想节外生枝。她便给二人做了简单的介绍,然后对杜子腾说道:“既然老先生不在,那么我…我们就先回去了。”

     她一句“我们”仿若一阵春风吹散了焦俊磊冷冻如冰的面容,他嘴角微微一勾,难得露出笑意,“表妹,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秦明月额角一抽,原来冰人也会笑!笑得还挺好看的嘛!只是,他并非是她的菜!

     “杜公子,请问老先生是去了哪里?”秦明月问道。她想知道老先生的行踪,也许还有机会替沈氏解毒。

     “师父午后刚刚随皇....黄老爷去京城了。”杜子腾差点脱口而出。他意识到说漏嘴,赶紧改口。

     秦明月点点头,黄老爷就是皇上,只是现在不能对外透露皇帝的行踪。

     她理解地点头说道:“那就是说,如若去了京城,还是可以找到老先生的,是吗?”

     “对。我过两日也要去京城。”杜子腾说道。

     “那就太好了。我娘过两日也要回京城。那我去找你。”秦明月莞尔一笑。

     秦明月话音刚落,焦俊磊冰冰冷冷的声音响起,“这点事儿表妹就不要管了。杜兄,届时我去找杜兄。还望杜兄不嫌我打扰。”

     秦明月眼角一抽,这声音怎么听都觉得别扭。她心中一阵叹息。

     杜子腾云淡风轻地一笑,朝焦俊磊抱拳道:“没有问题。焦兄如若有什么事儿要找小弟帮忙,小弟定当旁无责贷。”

     焦俊磊依然是冷冷地回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们就不叨扰了。时候不早了,表妹,咱们走吧。”

     秦明月抚了抚额,这个男人太霸道,不舒服。有了对比,才能有偏向。此时,秦明月发觉自己倒真是更喜欢杜子腾这般看似花花公子,其实却是云淡风轻的性格。

     “杜公子,阿思姑娘,我们先走了,京城再见。”她对杜子腾和阿思说道。

     “京城再会!”杜子腾抬手作揖,目光扫过秦明月,看着焦俊磊。

     焦俊磊也是同样作揖告别,“京城再会。”说罢,转过身子,大踏步往外走去。

     桑椹和于妈妈连忙扶好秦明月往外走。二人心下嘀咕着,表公子太冷傲了,还是杜公子看起来讨人喜欢!

     阿思抬起头看到杜子腾含笑目送着秦明月,她心中不是滋味儿。她心思飞快地转动,咬了咬牙说道:“姥爷离去之前,嘱咐阿思随子腾哥哥去京城呢。”

     杜子腾剑眉一挑,问道:“真的?”

     “嗯嗯,姥爷说,他怕吃不惯京城的饭菜。况且,我娘也希望我去京城见见世面。”阿思见丽娘走出来,她赶紧朝丽娘使着眼色。

     方才院子里的众人,丽娘都在眼里。她没想到,秦明月果然是秦伯堂的女儿。秦明月她娘沈氏当年夺走了她的青梅竹马。她不会再允许沈氏的女儿再夺走她女儿的青梅竹马!

     此时,阿思如此说,她便赞同地点头说道:“子腾,义父的确说过。他老人家习惯吃阿思做的饭菜了。出门在外,挺不容易,就让阿思跟着去吧。”

     杜子腾想了一瞬,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