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西河村,地处桑镇和双溪村之间,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西河村村尾西河畔,一处二进的小宅子的北厢房里,烛光摇曳,映照着两条人影。

     “丽娘,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不早些告诉我?”秦伯堂蹙着眉头,语气虽重,声音里却充满着喜悦。将要知天命的他,知晓心心念念了数十年的青梅女子怀上了他的孩子,他怎能不喜悦?

     丽娘听出他声音中的喜悦,她越发低垂下头,双颊红透,声音无比温柔,

     “秦郎,丽娘原先并不知晓怀上孩子了。也就是昨儿傍晚,送别了阿思,我便发觉头晕、恶心,饭也吃不下去。我一推算月信的时日,这才想到应当是怀上孩子了,可是……”

     丽娘的话还未说话,就被秦伯堂搂入怀中。他的下颌抵着她的秀发摩挲着,轻叹道:“丽娘,别可是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真的很高兴,很高兴。只是要难为你了。如今你身子大不如前,年纪渐大,怀个孩子不容易呀!”

     丽娘本要吐出的后半句话,硬生生地噎在喉咙里,吞回到肚子里。

     她明明日日服用李豫安给她配置的驻颜汤药,却不曾想怀上了孩子。李豫安曾与她说过,驻颜汤药虽能驻颜,但服食时日渐长,对身子是有损的。如若日后怀孕,定当保不住孩子。

     心中这些念头在丽娘心中一闪而过,她紧紧地靠秦伯堂的怀中,便改口说道:

     “丽娘当年偶遇高人,向高人讨得一个法子,不仅可以驻颜,且能保持月信不断至知天命之年。只是,只是丽娘没有想到,如今竟然意外地怀上了孩子。”

     “丽娘,如今阿思去了京城,你就不要回双溪村了。这处宅子里,有丫鬟婆子伺候着你,我便放心些。我也会时不时地来探望你。”

     “秦郎,你果真会时常来探望丽娘吗?如若被沈氏发现,该怎么办?”丽娘仰起头,凝睇着秦伯堂的双眼,担心地问道。

     和秦伯堂重逢后日子,她一直患得患失。她当然知晓,秦伯堂的正室沈氏,不仅娘家势力强大,而且样貌出众、心思玲珑,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奇女子。这么多年,秦家要不是沈氏,自然不会如此发扬光大。

     “傻丽娘,脚长在我的身上,我自会想办法出来看你的。莫要担心!”秦伯堂在丽娘额头应下一吻。丽娘将他抱得更紧了,仿佛只要她一放手,他就再也不会来了似地。

     门上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秦伯堂皱着眉头,新买来的婆子丫头可真是一点儿规矩都没有。丽娘抬起头,正要应门,却被秦伯堂拥入怀中,紧紧抱住。

     门外的婆子见屋中没人应答,她心中甚是焦急,便更加用力地敲门,提高了嗓门喊道:“老爷,老爷,来客人了!”

     这个时候怎么来客人了?不对呀!他在此处买的院子,本该没有人知晓。一大清早的,到底是谁呢?

     秦伯堂心中狐疑,便朝门外说道:“是哪里来的客人?”

     婆子回答道:“老奴问了,可客人不愿意说。客人只说要见老爷,是以老奴赶紧着来请老爷移步前厅。”

     秦伯堂不解地望了一眼丽娘,“可是来找你的?”

     丽娘摇摇头道:“双溪村认识的那些人,并不知晓此处。阿思也是不知晓的。”

     秦伯堂思索了片刻,便道:“你且先在这里歇着。我去前头瞧瞧是回事儿。”

     “秦郎,还是我随你一起去瞧瞧吧。”丽娘不甚放心,坚持要同他一起。

     秦伯堂想了一想,便答应下来。或许是西河村的村民来找他套近乎的吧。

     二人一前一后地踏入前厅,秦伯堂一触目到来人,他的身子如遭雷击,浑身颤动。

     沈氏在明月的陪同下,正在慢条斯理地品尝着丫鬟端上来的碧螺春。茶味清新爽口。果然是上等的碧螺春。难怪,近日来秦家账目有些模糊不清,有些物事莫名地少了些许。

     原来,都搬到这里来了!

     沈氏抬起头,装作并不在意地看了一眼秦伯堂,眼睛却被秦伯堂身后一位美艳动人的妇人所吸引。

     她穿着一件家常的素莲色灰鼠里的绣银丝白玉兰长褙子,下套一条颜色更为素雅的石青色白玉兰花缎面马面裙,头发随意挽起,鬓角别了一朵白玉兰,映着那眉眼间的清雅,微微发白的面色,显出几分柔美娇艳来。

     好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怎么看都不像与她差不多岁数的人!沈氏心中又诧异又惊愕,情不自禁地冷哼了一声。

     她回忆起连番遭受的一切,低头抿了一口碧螺春,随着一口茶水下肚,心中翻江倒海般翻滚着的恨意给强压了下去。

     她再次抬起头时,只淡淡地瞧着正左右为难、进退两难的秦伯堂。

     秦伯堂面色通红,神情闪烁。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尚在病中的沈氏忽然造访。他更想不到的是,沈氏何以知晓他这处小院?

     他目光四处搜寻,却找不到李顺敏。沈氏却随着他这样闪烁的目光,心又往下沉了一沉。

     “老爷,你不用找了,李顺敏陪他老娘回山东老家了。你莫要怪他。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氏的语气极其淡然。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的心中像是有猫爪子在抓,抓得她的一颗心,布满了累累伤痕!

     她强自忍着心中的疼痛,一阵头痛袭来,随之猛然一阵咳嗽。不能动怒,千万不可动怒。她在心中不停地喊着这几句话。

     秦伯堂显然被沈氏的话吓了一跳,难怪近日李顺敏神色有异,原来是沈氏背后做了手脚!

     “李顺敏要走,怎么不知会我一声?他身为秦家三管家,管着桑镇的大小事务。如今人一走了之,这么多事情能找谁来做?”

     “哼!老爷到底是惦念着沁园没有人打理呢,还是担心日后没有人再给你从中牵线搭桥了。”沈氏冷哼一声,一语双关。

     秦伯堂看了看冷嘲热讽的沈氏,又回头瞧了一眼楚楚动人的丽娘,他终究狠了狠心,说道:

     “既然这事儿你都知晓了。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我二人成亲三十余载,可我这良心也谴责了三十余载。”

     秦伯堂说道这儿时,顿了一顿,转身扶住丽娘,继续说道:

     “丽娘与我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我当年却为了一时的荣华富贵,答应了和你的亲事。丽娘自那以后,便流落他乡,尝遍冷暖。我不求你能原谅我的所作所为。我只希望你能答应让我纳她为妾,让她进入秦家。这也算是我愧对她的一番补偿。”

     默然观战的秦明月,被秦伯堂的这番话给生生地吓了一跳。他竟然否定了当年娶沈氏为妻是无可奈何!不仅如此,他竟然还提出让沈氏给他纳妾!

     她余光瞥向丽娘。今日的丽娘打扮如一个寻常人家的小娘子,淡雅中不失妩媚。尤其是她那张显得相当年轻的脸蛋儿,看起来仿若二八年华。

     相比之下,沈氏却因着连日来的发病,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她原本美丽的容颜,早就被岁月洗礼成一幅沧桑的模样。

     她的心揪成了一团!在古代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杜子腾又是当朝皇帝的皇六子,论样貌有样貌,论家境有家境,简直是一个炙手可热的皇二代!难道,他会愿意只娶一个?

     沈氏听了秦伯堂的这番话,她反而面露微笑,上下打量起丽娘来。秦伯堂呀秦伯堂,你就这么爱这个女子吗?你为了她,不惜自己的名誉,不顾自己的结发妻子。

     丽娘经不住她那双精明的双眼的刺探,低垂下了头。

     “你我二人成亲之后,你便答应于我,此生此世,便不会再娶。当年,我因着不能再生育,为着秦家传宗接代的大事儿,这才同意让你娶了芳芸。可那只是为了秦家的香烟延续。如今,你毫无由头,却贸然提出要纳妾!”

     “芝兰,我…我…”秦伯堂一时语噎,侧头瞧见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丽娘,他不得不咬着牙说道:“芝兰,丽娘的肚子里有了孩子。”

     他的话音一落,沈氏端着茶盏的手剧烈地颤抖一下,手中的茶盏跌落在地,茶盏碎成一片又一片,茶水、茶叶洒满了一地。

     “芝兰,你怎么了?你可烫到手了?”秦伯堂一惊,一个大步,跨到沈氏跟前,就要抓过她瘦弱无骨的双手。

     沈氏却拼劲了全身的气力,使劲儿地甩开了他的大手,自己握住被热水烫着的手腕,默然不语。

     在一旁冷眼旁观了半响的丽娘,心中突然有了一计,她“噗通”一声跪将下来,轻启朱唇,

     “太太,秦郎无意伤害太太,太太莫要动怒!秦郎只是看在丽娘怀了孩子的份上,这才想着要求太太给丽娘一个名分。”

     丽娘口口声声的秦郎,唤得情深意切,听在沈氏的耳朵里,却是如针刺般地刺耳。

     沈氏淡淡地扫视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丽娘,“我们夫妇俩谈论家务事,尚且轮不到你插嘴。”

     秦伯堂一脸尴尬地站在二人之间,丽娘怀着身子,不能久跪。可是,沈氏也没有发话让她站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发了高烧,一日没有工作状态,也没有码字。

     今天,总算退烧了,赶紧把今天的一章码出来。。。

     新鲜出炉的,,热气腾腾的。。。

     看官们,,留个言,撒朵花,给点动力哈!!

     本周每日更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