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皇帝见她半响不语,便朝她温和一笑,说道:“别怕,你就实话实说,朕对杜子腾没有恶意。”

     秦明月翻了个白眼。电视剧里,所演的皇帝,哪个不是老奸巨猾之人?

     他们希望从别人嘴里套出话来的时候,总是说的好听。什么你说吧,我不会怎么怎么样。可是,当告知了所知道的秘密后,那知道秘密之人,最后都是再也见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了。

     她一念及此,便提起笔,写下一行字:和他不熟,请另寻他人再问。

     皇帝显然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回答。他愣了一愣,上下打量着她,“朕耳目众多,暗卫前些日子,向朕禀报过,杜子腾和你关系比较密切。咳咳咳!此外,杜子腾为了你,宁愿放弃赵家之女不娶。”

     闻言,秦明月大惊失色!

     难道那日在莺燕楼里的一切都被皇帝派的暗卫看到了?

     她清秀绝丽的脸庞上,情不自禁地浮起两朵彩霞来。想起那天杜子腾将她紧紧抱入怀中,当着另一个女子的面,那么肆无忌惮地和她基情四射地舌吻。哦!MY GOD!

     原来,原来如莺姑娘是赵家之女!赵家之女能这样为了杜子腾,杜子腾却为何不珍惜?

     还有,她自己一不小心,踩到了大乾朝鼎鼎大名的赵家的地雷!呜呼哀哉!这往后的日子,貌似不太、不太好过!

     秦明月又提笔写道:皇上今日派人找我仅仅是为此事?

     她忽然发现今日皇帝请她来山庄,并非是向她询问杜子腾的事情这么简单了。他既然是大乾朝最有权力的当权者,他要了解什么情况,何必找她来问呢!

     皇帝不由赞许地扫视了她一眼。他嘴角含笑,却是不语。过了一会,他这才说道:“你嘴紧得很,看来朕要问你,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不如,一道喝茶吧。”

     秦明月推辞不得,只得遵命喝茶。

     她端起皇帝亲手给她倒的茶水,受宠若惊!她大脑中出现了两个小人!

     第一个小人说:我说,哥们儿,咱们主人入宫选妃不是一件好事儿吗?

     第二个小人立即否决:哥们儿,你也不看看咱们主人真实想法是什么?她哪里看的上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呀!

     第一个小人又说: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体重不是压力!关键是这人是皇帝!

     第二个小人说:皇帝值多少钱?你这丫的,太粗心了,你就没有发现,主人她的芳心有些走火入魔了吗?!

     第一个小人说:走火入魔?

     第二个小人故作玄虚地说道:嗯!正所谓:恨之深,爱之切!

     秦明月好不容易赶走了大脑里冒出来插科打诨的两个小人,她才发觉自己已经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了N杯绿茶,把一个满满的茶壶喝了个底朝天。

     她抬起头,冲皇帝露出不好意思的一笑:不好意思,把您的茶水喝完了!

     皇帝却仿佛很高兴有人能与他同饮,“朕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这么轻松地喝过茶了!”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落在袅袅上升的龙诞香,往事如烟消失殆尽了!哎!

     秦明月嗅嗅鼻子,屋子里点燃的龙诞香,果然很特别。

     二人正各自陷入沉思时,王总管在门口恭声禀报:“主上,杜公子来了!”

     皇帝眯了眯双眼,沉思片刻,对王总管回答道:“后花园布置好了吗?”

     “回禀主上,已经布置妥当!”王总管恭敬地回答。

     “好。朕稍后便去后花园。”皇帝对王总管说道,转而又对秦明月说道:“一道去后花园坐坐。”

     皇帝起身,抬起双手,左右转动了数下案几上的青花瓷瓶。屋子侧面的墙打了开来。皇帝双手背在身后,朝后花园行去。秦明月只得默默地跟随在他的身后走入后花园。

     后花园里,柳绿花红,莺啼鸟鸣,甚是清幽。

     秦明月默默地跟随在他的身后,在一处石桌石凳旁坐定。

     她四下打量,这才发现,原来这座山庄是建立在悬崖峭壁之巅。远离尘嚣,是一处安静的世外桃源!

     过了片刻,一脸惊慌之色的杜子腾出现在后花园里。当他瞧见秦明月安然无恙地坐在石桌旁,优哉游哉地欣赏着风景,他便打算掉头就走!

     “来者可是杜子腾?”皇帝见杜子腾掉头要离开,出声问道。

     杜子腾停下脚步,转头回答:“请问阁下是谁?阁下想约在下的话,以后请你不要把她抓来当人质。在下和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秦明月这才明白,她被请来和皇帝喝茶,原来是她仅仅是一个诱饵,一个引诱杜子腾来这里的诱饵!她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气得通红。无缘无故地被抓来当诱饵的自己,没有生他的气已经算是好的了!

     她一念及此,脱口而出一句话:“喂,喂,喂,你讲不讲理呀!我好端端地被人家抓来,只是为了给你做诱饵。你就这样抛下我于不顾。你,你,你太过分了!”

     这个声音,虽然还不是很清脆,却是沙哑中带着一点磁性。秦明月脑中想的一番话,却冷不防地说了出来,她吓楞住了!——我能说话了!!

     杜子腾也是明显地眉心一抖,剑眉一挑,“你方才说什么?”

     秦明月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她稍微提了提声音,说道:“我说,我这个被抓来当诱饵的人都还没有生气,你生什么气?”这回,她的声音却变得婉转起来了。

     皇帝显然也是愣住了,过了半响,他才笑着说道:“今日真是歪打正着了。方才喝的茶水有清凉解毒之功效。但是,朕却没有听说那茶水能治疗哑症呀!”

     秦明月瞥了一眼杜子腾,好吧。看在他昨夜给她送的药丸有效果的份上,且还他一个人情吧。她想到这里,自顾自地坐了下来,不再理会他。

     杜子腾听到眼前的华服之人自称“朕”,他的心中猛地一跳,不可思议地望向他去。难道,他就是拓跋臻口中提到的那位大人物?他原先确实猜想过会是当今圣上微服来到桑镇,但那只是一个猜想!

     皇帝见他面露这样的表情,知晓他已经才出来,他便不再打哑谜,问道:“杜子腾,你可知,今日朕为何约你在此见面?”

     杜子腾摇头道:“请皇上明说。”

     皇帝目光扫视了一圈,后花园里,仅仅只有他们三人。王总管及王总管之子在花园入口处把持着。

     “你师父可好?”皇帝目光落在围绕着山谷间腾腾升起的雾霭。

     杜子腾心下一惊,知晓他师父的人,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您认识他?”

     皇帝哈哈大笑,“一别十八年的故友,怎能不认识?杜子腾,杜子腾,这是杜家给你取得名字?”他话锋一转,“你可知,你原本的名字姓甚名谁?你的师父可都告诉过你?”

     这也是杜子腾一直憋在心中的疑问,他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和杜家的人是不同的。每当他有疑问时,他去请教师父,师父却只是淡淡的跟他说:“自是不同。你是庶出的。”

     此时,他听到面前的皇帝如此问,他便朝他抱拳,朗声说道:“请皇上明示。”

     “十八年前,皇宫里发生了一次变故。宠冠后宫的贵妃,得罪了皇后,即将要被打入冷宫前早产了!皇上跟前试毒的宦官,念着贵妃对其有恩,冒死换走了刚出生的六皇子。当年,皇帝昏庸,并没有发现贵妃是遭人陷害哪!”

     “皇上,您告知子腾这个故事,所谓何意?”杜子腾惊讶于他的这番话。

     “因为,因为,我就是当年那个一时昏庸的皇帝呀。子腾!朕的儿子。朕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皇帝转过幽深的眼眸,深深地凝望着眼前龙凤之姿的儿子。

     杜子腾大惊之下,他回想着皇帝刚才说过的那个故事!如果,如果他自己真是皇帝的儿子,那么,他的生身母亲,其实就是被皇帝给害死的。他的心突然揪成了一团!

     “不,不,不可能的,你说的不可能是真的。我自小就生活在桑镇,我是杜家庶出的儿子。我和师父相依为命十八年。我不可能是你的儿子,绝对不可能。”

     “朕就怕你不来见我,所以,这才请了这位姑娘来做客。朕当时也只是打算试下看看,却没有料到,她的作用还真是挺大的。子腾,不管你如何想,你都是朕的儿子。这是事实!朕会补偿你这么多年流落民间所受的苦的!”

     杜子腾听他这么一说,仰天长笑了半响。天意弄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意弄人吗?他心中一直存在的疑问,今日倒是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说法!可是,可是为什么,他的杀母仇人,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如今口口声声地说要给他补偿,可是空白了十八年的父母之爱,岂是一朝一夕能补偿回来的吗?他年幼之时,他曾经深深地怀疑过,自己到底是不是杜家的儿子。那时候,他多么想向杜家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承欢于父母膝下!

     杜子腾低下头,黑着一张脸,盯着皇帝,一字一句地说道:“如若你说的都是事实。那么,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死了,你能补偿得了吗?”

     皇帝黯然失色:“子腾,朕对不起你,对不起阿悠呀。”

     皇帝黯然神伤了片刻,抬起头,看向杜子腾,继续道:“子腾,你可知朕为何要暗中来桑镇找你吗?”

     作者有话要说:哦!耶!明月终于开口说话了!天雷地火滚滚起来。。鲜花,鸡蛋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