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方才,秦明媚早已发现了三名黑衣人将秦明月掳走,她明明可以大喊“救命”,喊来更多的人来救下秦明月。可是,当时她被各种羡慕嫉妒恨冲昏了头脑,她只顾着自己躲了起来,并不去理会秦明月的生死。

     而此时,三名黑衣蒙面人放开已经抓到手的秦明月,掉头朝自己躲藏的地方飞速地奔来,她心中大惊,大喊着“救命”转身要逃,却不料被身旁的树杈绊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三名黑衣蒙面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正是此人”的神色,动作迅速地将她搀扶起来,往她嘴里塞入一块褐色的布团,迅速地将她带走。

     三名黑衣蒙面人刚走出几步远,迎头撞上两个青衣蒙面人。三名黑衣蒙面人显然愣了一愣!啊!有接应的呀!可是,青衣蒙面人腰间束着藏青色的腰带。这不是他们统一的装束呀!

     趁三名黑衣蒙面人发愣之际,秦明媚猛地甩开黑衣人之手,狠命地朝最靠近的秦明浩的方向奔去。

     两拨蒙面人拔腿便追了过去。秦明浩挡在秦明媚身前。一旁嬉戏的琴儿飞奔而来,守在了秦明浩的身旁。另外一边,焦俊磊扶着摔倒在地上的秦明月坐好,便迅速地奔去护在秦明浩跟前。

     “来着何人?”焦俊磊大喝一声。

     黑衣蒙面人瞧瞧青衣蒙面人,青衣蒙面人又盯回黑衣蒙面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不是一伙的。”

     青衣蒙面人中为首一人,目光在桃花林里转了一圈,目光扫过秦明媚,又将目光落在不远处正扶着桃树站起来的秦明月。他对身旁的同伙轻声说道:“他在那里!”

     话音刚落,两名青衣蒙面人动作迅速又一致地奔向秦明月。

     秦明月看到蒙面人去而复返,可蒙面人靠近后,又和刚才的蒙面人穿着不同的衣服,刚才的明明是黑色,现在怎么又出现穿青衣的蒙面人?

     明月心中惊呼:菩萨呀,俺早上刚给您上过香,磕过头,怎么您老人家不灵验呀。哎呦喂!您今日太忙了,看来顾不上我呀。我,我,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她扭头要跑,却因为刚才被前一波黑衣蒙面人放开时,不小心摔倒在地,崴着了脚。如今,想跑远,又跑不远。而焦俊磊却正在和另一波黑衣蒙面人打斗正酣,顾不上她了。

     青衣蒙面人中为首一人见秦明月目中露出惊慌之色,他忙朝她抱拳道:“公子勿惊,我等是受主上之命,请公子去山庄喝一杯茶的。”

     请我喝茶,还要蒙面?真是吓死人了!秦明月拍了拍胸脯。

     可她瞧见面前两名青衣蒙面人有礼有节,不似方才那三名黑衣蒙面人,一上来就不由分说,架起她就要走。于是,她朝他们便打着手势:你们的主上是谁?

     可这两名青衣蒙面人完全看不懂她的手势,只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主上要请的人,因为主上特别嘱咐,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公子。

     为首的青衣蒙面人便对秦明月道:“我等看不懂公子的手势。公子脚崴了,如若不嫌弃,我等架着公子过去更加快。”

     话音刚落,他们二人架起秦明月,迅速地朝桃花林北面而去。

     这边和黑衣蒙面人打斗正酣的焦俊磊,猛然发现秦明月被另外两名青衣蒙面人掳走了,心中焦急万分,却是被三名黑衣蒙面人缠着脱不开身去追。

     正在他分神之际,一名黑衣人一拳击打在他的心口,另一个黑衣人跟着一脚踹过来,焦俊磊重重地摔倒在地。三名黑衣人抓住秦明媚,火速地朝着桃花林西边遁去。

     秦明浩双脚不能走路,顾不得被黑衣人掳走的秦明媚,转动着轮椅,急急地来到焦俊磊身旁。焦俊磊捂着心口,皱着眉头站了起来,看着两拨蒙面人分别消失的方向,大喊道:“来人哪,快来人哪,大小姐和二小姐被人掳走了。”

     可是此次随同沈氏上香的大多是婆子丫鬟,还有四五个马夫和两三个小厮,众人听到声音,纷纷追着跑出桃花林,却没有了大小姐和二小姐的身影了。

     正在凉亭闭目养神的沈氏,忽然听到焦俊磊如雷一般的大吼,猛地撑开眼睛,惊慌失措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首在凉亭门口的柳姨娘连忙站了起来,急急来到沈氏跟前,说道:“太太,太太,阿磊说有人掳走明月和明媚了!”

     沈氏一听,气急攻心,晕厥过去。柳姨娘一介内宅女眷,虽工于心计,却从未见过此等场面,她双腿发抖,对着众位婆子和丫鬟,不知所措。

     焦俊磊从桃花林里出来时,见到晕厥过去的沈氏,和不知所措的柳姨娘,只得先安稳这边的众人再说。

     却说秦明月被青衣蒙面人带走,出了桃花林,早有一辆马车在候着了。为首的青衣蒙面人恭声对她说道:“公子,请恕我等得罪,请公子蒙上眼睛,我们便带公子去一处山庄。”

     秦明月知晓如今自己被绑架了,嗯,绑匪很有礼貌。但是,如果自己不配合,还真怕有什么不好的事儿会发生。所以,她接过青衣蒙面人手中递过来的青布,将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嘿嘿!露出一条缝隙吧!

     青衣蒙面人见她面上的蒙眼纱布松松垮垮,又重帮她给系好。这下子,明月只觉得眼前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坐着马车,心情忐忑不安。马车忽而左转,忽而右转,急速地飞奔着。不知道马车奔走了多久,秦明月昏昏欲睡的时候,马车总算停了下来。

     秦明月被人扶下马车,摘下眼睛上的青布,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庄子。青衣蒙面人也摘下了自己面上的青布,一个面容清瘦,一个微微发胖,年龄都在三十岁上下。

     “公子,请这边走。”面容清瘦的那位说话甚是有礼貌。

     秦明月撇了他一眼,既来之,则安之吧。她便大踏步地跟着他们二人,进入到山庄里。

     二人引领着她来到山庄的正厅,正厅里一名身穿藏青色襦袍,八字小胡须的一名瘦高老者正站在窗前赏花。听到脚步声,他缓缓转过身来。

     两名青衣人对这位瘦高老者甚是尊敬,拱手说道:“王总管,主上要的人已经带到。”

     王总管朝二人透过赞许的目光,挥挥手道:“陈五,王六,你们果真动作迅速。你们暂且退下吧。”

     陈五和王六推下后,王总管双手击掌,内间出来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那少年看到秦明月,朝她拱手作揖:“多谢公子半山亭一饭之恩!”

     秦明月愕然地望向这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眉目清秀,举止高雅,自己哪里认识这等人士?少年对上她狐疑的目光,浅浅一笑,说道:“公子是否还曾记得,半山腰赏给一个小乞丐食盒?”

     秦明月这才恍然大悟状,指着少年,呵呵地乐了起来。原来,原来是遇到一个试探者了!

     少年见她明白过来了,这才转向王总管,说道:“父亲,此人就是主上要找之人了。”

     王总管会意,朝秦明月点头道:“我们主上要请公子帮一个小忙。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公子多多包涵。”

     秦明月挑眉望向王总管,眼里满是惊疑,所表达的意思是:我能帮上什么忙?

     王总管“呵呵”一笑,抚了抚八字山羊胡,对明月恭敬地说道:“公子,里边请。”

     秦明月随着他入内,内堂里,坐着一位华服中年男子,他正低头品茗。王总管对他异常地恭敬,“主上,人已经带到。”

     华服中年男子微微抬起头,触及到秦明月的脸,有一瞬的恍惚,这张脸太像一个人了!他对王总管说道:“你且先退下吧。”

     王总管应了一声是,退着出了内间。

     “想必,你很诧异,为什么会被人带来见朕,是吧?”华服中年男子似是对明月说,又似自言自语道。

     他自称“朕”!秦明月愣了一瞬,不可置信地盯向他!

     过了半响,他没有听到明月答话,勾了勾嘴角,抬起头对上秦明月惊疑不定的双眸,低声说道:“哦,朕忘记你不会说话了。来,坐到朕的身边来。这儿有笔墨纸砚。朕问一句,你答一句,便是了!”

     秦明月心中苦笑不已。天哪!今天早上八宝寺的香真是白上了,头也白磕了!菩萨今天太忙,压根儿没有听见她的祈祷!难道,哑巴的祈祷,菩萨听不见吗?!!她看看眼前五十多岁的皇帝,又想起白胡子老方丈的那番话。白胡子老方丈的话,不会应验了吧!!

     她只得挪着小步子,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靠近大乾朝最巅峰的人物——皇帝!

     皇帝示意她坐下,她依言端坐下来。

     “你是如何结识杜子腾的?”皇帝的第一个问题。

     啊?!又和杜子腾有关系?果然,每次只要和杜子腾扯上关系,看来都不是好事情!

     秦明月苍白着小脸蛋儿,轻咬着嘴唇,目中露出纠结无比的神色。

     ——要不要出卖那个轻薄过她、又有断袖之癖嫌疑的、杜子腾童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