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其实,方才匆忙之间,杜子腾什么都看见了!

     清幽的月光下,秦明月浸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中,面如芙蓉,肤若凝脂。她玲珑诱人的身子,在温泉热气腾腾中,若隐若现。

     身后追兵迫近,他来不及思索,跳入温泉中。生怕她惊叫出声,他紧紧地拥住她,捂住她的樱桃小嘴。抱的温香满怀,触手可及的是她光滑裸/露的背部,手臂从她身后绕向前去,触及到的是两团诱人的柔软。

     杜子腾心下一阵慌乱地跳动起来,顿时周身燥热起来。

     追兵终于远去,他果断地放开了她的身子,半仰起头,望着满天璀璨的星光。他的心却依旧“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身下某物在急速地膨胀起来。心中苦笑不已:误以为自己无能,却不料是庸脂俗粉根本入不了眼!

     “咳咳咳,杜子腾,你……”秦明月缓缓转过身来,一双美目紧盯着他,眼神喊着几分羞涩,又浮动着怒气。

     清辉月色下,她那张被温泉热水熏红了的脸蛋儿,那双媚眼如丝的娇俏模样,却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她并不知道,她这副娇媚的模样,反而撩起了杜子腾好不容易按捺下冲动。

     她望着愣愣发呆的杜子腾,刚要继续说话,却不料他突然游了回来,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将下来。

     秦明月蒙住了,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仍由他拥紧她,抱着她,吻着她。那疾如骤雨的吻,落在她的脸庞,她的朱唇,她的锁骨上。

     她一阵意乱情迷,情不自禁地反手也抱住了他,热烈地应和着他。全身奇痒无比已经全部消失,可是她却觉得四肢百骸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酥痒。

     杜子腾显然也感受到她热切的应和,他将她身子转过来,亲吻着她的项颈,一路吻住她□在亵衣外的肌肤。

     意乱情迷之间,秦明月发觉身下某个硬邦邦之物,隔着她单薄的亵裤磨蹭着。啊!不行,不行,如果再这样下去,那么,她和他,以后怎么办?毕竟,这是古代,这里不容得男女苟且之事的发生。

     她猛地一个转身,脱离了他的挑/逗,隔着热气腾腾的温泉,红着脸,眼睛落在温泉的水汽上,轻声地说道:“我们,我们不能这样。”她的声音虽然柔和,却仍然散发出激情过后的暧昧。

     杜子腾见怀中的人儿如泥鳅一般地逃脱而去,刚想追上她,却听到秦明月这样一番话语,猛然清醒过来。

     “明…月,抱歉。”他将身子浸在温泉中,剑眉一皱,这才感觉到右肩上有一阵疼痛。他忙伸出左手去触摸右肩,左手上一片血红。

     秦明月瞧见他左手上的血红一片,不禁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喂,那不是我咬的。”

     “可能方才不小心中了暗箭。”杜子腾回想了一下说道。

     “箭伤?可伤得重吗?”秦明月这才想起,方才他是遭人追杀,这才情急之下跳入了温泉里。

     “应当没事儿。这温泉之水,有疗伤的作用。只是,现下这温泉之水,确实被我弄脏了。”杜子腾讪讪地笑道。

     秦明月翻了一个白眼,嗔道:“你先转身,我要穿上衣服出去了。”

     杜子腾依言转身,脑子中却浮现方才她只穿一件亵衣的诱人模样,身下又膨胀了开来。哎,这该死的小兄弟,从未见它如此饥渴!!

     秦明月跳出温泉,找到一处树荫,迅速地穿好了衣裳。她遥望了一眼温泉中的杜子腾。他正半仰着头,双目紧闭。俊逸中带着一丝不羁,清朗中夹杂着邪魅之惑,对于女子的确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

     只可惜,只可惜,她早就不是吴妍,她是秦家的嫡长女,早已婚配给焦俊磊的嫡长女——秦明月。

     她穿好衣裳,坐在皎洁的月光里,静静地发着呆。

     不知何时,杜子腾已经从温泉中出来,“喂,别愣着了,老头儿还在等着呢。”

     秦明月抬起头来,只见杜子腾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襦袍,一副湿身男的模样,不免觉得好笑!

     “你,你可找到吃的了?”她问。

     “喏,在这里呢。三只野兔子。够咱们吃了。”杜子腾从一棵大树后找出方才猎到的野味。

     二人一前一后地在丛林中穿梭了一炷香的功夫,这才爬到了半山腰。

     “你去跟老头儿说,一会就有的吃了。”杜子腾头也没有回地去找枯柴,兀自打起架子,用打火石点燃了一堆火,烤起野兔子来。

     皇帝正在假寐,听到声响,睁开眼睛说道:“去了挺久的。秦姑娘身上的痒毒可都去除了?”

     秦明月却仿佛怕被他窥出方才的那一幕,耳朵一直烧着滚烫滚烫,“皇上,方才我和杜子腾半路遇到了拓跋臻的手下,他们连夜在搜山,是以,我们回来晚了。”

     “哦。原是如此呀。哎,秦姑娘,此次连累你了,朕真是过意不去。”

     哎!是连累得惨了!过意不去又能怎么样?日子还不是要照旧过下去吗?!秦明月苦笑了一声,说道:“能和皇上共患难,这是千载难逢的,民女哪里谈被连累了呢。”这果然是一千年也难以遇到的事儿。

     二人正说着话间,杜子腾拿来用树枝串好的野兔腿儿,一个递给了皇帝,一个递给秦明月,说道:“春天野味不多,将就着吃吧。”

     秦明月从他手中接过香喷喷的野兔腿儿,闻了闻,赞叹道:“真香!”

     杜子腾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秦家大小姐过奖了!”

     秦明月去不去理会他,只是拿着野兔腿儿吃了起来,边吃边赞叹。她前世,算是“吃货”之列。闲暇时光,和驴友们四处旅游时,也是吃尽当地美食的。可是,却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烤肉。

     她摸了把油滋滋的嘴巴,边嚼着肉,边含糊地问道:“你这烤兔腿儿,可是放了什么东西吗?为何这么好吃?”

     “只是撒了把野兔的尿而已。”杜子腾故意说道。

     “什么?野兔尿?”秦明月顿时喷饭。

     皇帝看了眼正在斗嘴的年轻人,笑道:“你别信他的。这兔肉只是涂抹了一层松子油。所以,显得特别地美味。”

     三个人边吃,边说着,三只野兔也就下了肚。吃完后,三人便藏身山洞小寐。

     半夜时分,皇帝却毒性发作,一直不停地抽搐。

     秦明月生生地吓了一跳。杜子腾却是一股冷眼旁观的模样。真是自作孽不可饶!

     可是,皇帝抽搐越来越频繁,面色惨白。

     杜子腾终究于心不忍,跳到他的身旁,两只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仔细地辨认。原来,皇帝被人下了子夜散!

     子夜散,药如其名,中毒之人,每夜子时毒性发作。种此毒之人,痛苦难当,却又不会要了人命。只是不停地折磨着中毒之人,折磨他的身体,折磨他的意志力!

     杜子腾蹙着眉心,他没有解药,爱莫能助地看着皇帝在不停地抽搐,不停地发抖。

     待到过了子时,皇帝的身子这才慢慢不再抽搐。他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到杜子腾冷漠中带着关切的眼眸,说道:“朕中子夜散数年了。以往,子夜到时,全身只是微微抽搐。近日以来,才抽出地越来越严重。你不必担心朕。”

     杜子腾撇了撇嘴,硬着声音说道:“谁担心你了。你这是恶人有恶报,罪有应得。你一人掌握着生杀予夺之权,多少人死在你的一念之间。”

     皇帝闻言,低垂下头,面容悲戚。

     秦明月只觉得他仿佛一夕之间,老了好多岁。

     皇帝抬起头,苦笑道:“你说的也对。朕的确做过很多错事。只是,如今外敌入侵,朕真不希望生灵涂炭,再发生祸事了。如若,大权旁落,大乾朝必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这,这,并非是大乾朝百姓所希望看到的。皇后他们,只想夺权。如若此时,内忧加上外患,大乾朝定当亡国呀。”

     “皇上所言极是。民女多嘴,民女觉得,皇上虽是万人之上,权力之巅的当权者,但是,皇上也有很多事儿是情非得已做出的决定。民女非常理解。”秦明月插嘴道。

     也许是这个夜晚,她亲眼目睹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的无助,她同情心泛滥起来了。

     杜子腾仿若也是有些触动,他低头一瞬,“这儿不安全。明天一早,估计拓跋臻会派更多人来搜山。此处离双溪村还有两个时辰的路程,如若,如若,皇上觉得能撑得住的话,我就背你去双溪村。我师父就住在那里。”

     “好,好,朕撑得住。”皇上面露喜色。

     杜子腾转身弯下腰,说道:“上来吧。”

     秦明月扶着皇帝,上了杜子腾的背部。秦明月随在他们身旁,小心翼翼地朝双溪村而去。

     幸好已经吃饱了肚子,夜风习习,三个人走了整整两个时辰,到了双溪村。

     双溪村门口,正趴在地上酣睡的大黄狗,耳朵贴着地,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来,它猛地跳起来,狂吠起来。

     等来人走进,它立即摇着大尾巴,来到了杜子腾跟前。

     杜子腾对着它说道:“大黄,带路。”

     秦明月白了他一眼,这个人这么遭狗喜欢。

     三人跟着大黄狗来到一处农舍小院,大黄的叫声早就吵醒了睡眠浅浅的李豫安。他听到大黄的声音,就知道肯定是杜子腾来了。可是,这天未亮,大半夜的来做啥呢?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穿好衣服,披了件外套,来开门。打开门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老眼昏花,擦了擦眼,既激动又诚惶诚恐地喊了句,“皇,皇..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朋友们的订阅,婉约会努力写好这个故事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