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秦姑娘,请等等。”杜子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秦明月脚下顿了一下,抬起脸,让风吹干面颊上的泪痕,这才缓缓地转过身,佯装出一副淡淡的模样,“请问杜公子,、还有什么事儿要嘱咐吗?放心,我不会透露你的身份的。”

     杜子腾的心轻轻地一揪,眼中跳跃的阳光碎成星星点点。他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递给她,“这是秦家的,还给你。从此,从此,各不相欠。”

     秦明月往回走了几步,从他手中接过册子,原来是秦家祖传的植桑养蚕秘籍。

     她抬眼,疑惑地望着他,“你费尽心思潜入秦家盗去的秘籍,就这样还给我?”

     “用不到了。我也不希望再用到它了。”

     “那么,你可否告诉我,你当初潜入秦家,为何要盗走这本册子?”

     杜子腾摇头道:“我也不甚明白。当时是我父亲要我去取的。如今看来,或许杜家和拓跋臻有解不开的关系。”

     他话锋一转,凝视着近在眼前的秦明月,声音突然变得低柔,“明月,如若,如若我上门提亲,你可会答应于我?”

     秦明月蒙住了,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调调?不是要上演伤感离别的调调吗?怎么他突然这么一问。

     杜子腾见她满脸茫然,并未拒绝。他心中一喜。只要她不拒绝,那么他就会努力争取!流连花丛十数年,他从未,从未有过,方才秦明月转头离去时,伤心欲绝的难过!

     “明月,你不是说半年后才及笄吗?你等我,我会亲自上门向秦家提亲的!”杜子腾声音轻快起来。

     秦明月点了点头。OMG!这是条件反射好不好!秦明月发现自己竟然却鬼使神差地点头了,她抬头对上那双灿烂如阳的双眸,刷得双颊发烧,掉头跑掉了!

     杜子腾爽朗地笑了起来。秦明月,果然是他的克星!既让他如此这般心神难安,却有让他如此心情愉悦!

     ~~~~~

     秦明月脸上火辣辣的,离别的愁绪被杜子腾的一番话,给吹得烟消云散。身后,还隐隐约约能听见杜子腾爽朗的笑声,她忽然发觉日子过得美好起来。

     她转过一个街角,刚要从沁园的正门入内,抬头却瞧见街道另一头,焦俊磊和秦明媚双双骑着一匹骏马而来。秦明媚一身玄衫,笑意妍妍地坐在焦俊磊的身前。焦俊磊一袭青衫,面容冷淡地扯着缰绳。

     焦俊磊远远地看到了秦明月,他翻身下马,一双深沉如海的眼睛,甚是狐疑地盯着她上下打量着。

     “明月,你如何回来的?那些蒙面人是谁?他们可有对你做了什么?”他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秦明月突然不想答话,她想继续装哑巴。这次是真的要装哑巴了。她心中灵光一闪,从怀中掏出杜子腾方才还给她的秦家植桑养蚕秘籍。

     焦俊磊目光触及秘籍,眼中甚是诧异,“这是谁给你的?”

     秦明月比划着,那意思是说,将她掳走的蒙面人,并不是坏人,他们只是请她过去喝茶,顺便把这本册子还给了她。

     焦俊磊明白她手势的意思,可是他心中的疑惑更浓。

     秦明媚从马背上跳跃下来,“大姐姐,你可算回来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这本秘籍可是大姐姐给寻回来了的?”

     秦明月朝她微笑点头。

     “姐姐可有伤到哪里吗?姐姐为了取回秦家秘籍,以身涉险,莫要伤了哪里才好!”秦明媚疾步走到秦明月身前,眼眸触及焦俊磊手中的册子,那果然是如假包换的秦家秘籍。

     秦明月竟然将秦家秘籍给寻回来了!她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不悦。她以为她昨日因祸得福撞上大运了,却不料秦明月却更是走了大运,竟然轻而易举地拿回了秦老太太心心念念挂念之物!

     昨日,她被蒙面人掳走,却没有料到那些蒙面人的主人,竟然是一个风情万种的美貌女子。

     那美貌女子原是要蒙面人抓秦明月,却阴差阳错地把她抓了去。她反而因祸得福地,巴结上了那名美艳的女子。

     当然,巴结是有条件的。她答应了那美艳女子的一个条件,那便是她要促成秦明月尽快嫁人。美艳女子答应她,秦明月顺利嫁人后,她定当确保她绝对不会被秦家赶出门,而且还会帮她达成她的心愿。

     秦明媚本因着暗中毒害秦明月之事被揭发,惴惴不安地生怕被沈氏赶出秦家,更怕的是她怕柳姨娘被她连累也要被赶出去。如今,她阴差阳错地遇上了大好的机会,真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即便秦明月嫁给表哥,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他们圆房。而且,表哥的把柄不是还拿捏在她的手中吗?她会让表哥再纳了她为妾室。哼!只要她也嫁给了表哥,哑巴秦明月还不是任由她搓圆捏扁嘛!

     秦明月对秦明媚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是惊愕无比的!无缘无故地改变了性子,非奸即诈!她颇觉得诡异,可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秦明媚见秦明月呆呆地站立着,她就热情地挽起她的手臂,笑着便说:“大姐姐,想必你为了取回秦家秘籍,也是折腾了一夜。走吧,咱们快些回去。”

     焦俊磊被秦明媚的热络的举动生生吓了一跳,他斜眼看了笑靥如花的秦明媚。昨日她被人掳走后,到底发生了何事?竟然和平日完全不同了!

     秦明媚见自己这一招果然好使,便朝焦俊磊笑道:“表哥,快些走吧。父亲和母亲担心我们姐妹俩整夜了,我们速速回去。”

     焦俊磊在外人面前,本就是冷冰冰的模样,他听秦明媚如此说,也只是颌首一下。三人便朝沁园大门而去。

     沁园的大管家和三管家正皱着眉头双双从大门出来,瞧见大小姐和二小姐相携着有说有笑地回来了,他们相对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大小姐,二小姐,你们可总算平安归来了。桑椹,你速速去禀报了夫人吧。”

     桑椹一夜未眠,她太过担心小姐,硬是要跟着大管家们到门口等候着秦明月才安心。此时,她一见到秦明月,喜极而泣,喜出望外地掉头去报沈氏去了。

     沁园偏厅里,一夜未眠的沈氏,正用手撑着额头,面容憔悴,心神俱惫。一旁的秦伯堂时不时地瞥向她,不知她为何不理会于他。

     柳姨娘坐在一旁抹着眼泪。昨天秦明媚被掳走,她求沈氏定要求救回女儿。沈氏却要她把秘密说出来。柳姨娘迫于担心女儿的安危,她对沈氏和盘托出了她所获悉的秘密。

     沈氏听完后,却面无表情,枯坐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了,秦伯堂寻不到秦明月和秦明媚回来,沈氏还是没有说一句话。柳姨娘又是忐忑不安,又是担心不已

     秦明月和秦明媚手挽着手,一同进入偏厅的时候,引起了屋中众人的一阵惊呼。

     “大小姐,二小姐,你们可算回来了!”

     沈氏听到声音,缓缓抬起头,盯着秦明月瞧。只见她并无大碍,脸色也不见得差,她悬了一夜的心,这才缓缓落了地。

     秦明媚拉住秦明月,双双跪在了地上,秦明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道:“父亲,母亲,女儿让您二位担心了。”

     沈氏双眸精光一闪,声音虽低,却甚是威严,“可是何人将你带走?”

     秦明媚从袖中套出一封信,赵妈妈从她手中取了信,递给沈氏。沈氏打开信件,看着信笺上娟秀的字迹,她的眉头不禁皱起。

     秦伯堂见她如此,凑过去,沈氏把信件递给他,他看完信,也是一脸诧异地望着秦明媚。

     沈氏和秦伯堂的反应看在秦明媚的眼里,秦明媚这才放下心来。那人果然答应过她,秦伯堂和沈氏只要看到她的亲笔信,绝对不会责罚于她。

     秦明月从怀中掏出那本册子,递给赵妈妈,赵妈妈脸上一惊,连忙将册子递给沈氏。

     “月儿,这秘籍可是从哪里寻回的?”沈氏的声音有些颤抖。

     秦伯堂也是一脸惊诧地盯着秦明月,“月儿,这秘籍是你寻回来的?“

     秦明月对上秦伯堂和沈氏的目光,又将方才对焦俊磊比划的动作,重新比划了一番。

     “原来如此。”沈氏深深地看了一眼秦明月。她派人打听的消息是,秘籍的确是杜家的人盗走的。可是,杜家的人又将秘籍还给了秦明月。难道,女儿果真是和杜家四公子有什么吗?

     “回来了便好,回来了便好。”她将手中的秘籍递还给秦伯堂,眼睛却不瞧他一下。

     秦伯堂见沈氏神色有异,心中虽甚是疑惑,却又不好发问,便转头对众人说道:“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平安归来了。大伙儿也累了一个晚上,都先下去歇歇吧。”

     屋中的丫鬟婆子各自扶起跪在地上的秦明月和秦明媚,向秦伯堂和沈氏告退而去。

     沈氏站起身来,扶着赵妈妈和桑榆的手,作势要离去。

     秦伯堂出声问:“夫人,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吗?”他发觉秦明月平安回来后,沈氏脸上的神色却依然苍白,并未好转,这才有此一问。

     沈氏淡漠的视线在秦伯堂儒雅清俊的面容上转了一圈,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淡淡地说道:“老爷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明日我要带月丫头回京城了。”

     话毕,沈氏扶着赵妈妈和桑榆的手离去。

     剩下满心狐疑不解的秦伯堂。秦伯堂看向柳姨娘,柳姨娘眼神闪烁,匆匆丢下一句:“老爷,妾身去看看媚儿。”说罢,逃也似地离去了。